双冰版萍踪  

 

高山绝响 | 云宵一羽 | 风裳田田 | 倩与谁传 | 柏舟论剑 | 荷塘诗话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论剑一言——《萍踪侠影》面面观(二)

剑心  2004-2-5

(二)谈谈剧本

初看《萍踪》的时候感觉还好,就像看文章,觉得文笔很好,意境优雅,看完了却觉得怅然若失,总觉什么东西不对劲儿,别扭的很。细细想来,其实问题就出在节奏和布局上面,四十集的电视剧失去了对节奏和布局的控制,结果肯定是灾难性的,足以使所有人的努力付诸东流,就像人民大众常说的:“费力不讨好”。

《萍踪侠影》是梁羽生的名作之一。在金庸古龙梁羽生这武侠小说三大家中,金庸胜在场面宏大,人物生动,是高手中的高手;古龙胜在故事诡谲,剑走偏锋;而梁羽生则跟他们有很大差距,基本上是中规中矩。

梁羽生所有的故事共同的特点是人物较少,线索单一,像《天龙八部》那样人物、线索众多,场面宏大的故事绝对不可能出现。《萍踪侠影》也是一样。原著里面所有的故事都围绕张丹枫和云蕾的爱情进行,所谓的张家复国,所谓的种种波澜,全部为张云二人的爱情服务。张云爱情的起起伏伏,分分合合,就是珠串上的明珠,完全抓住了读者的视线,读者的感情是连贯的,不受打扰的。

电视剧对原著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大胆的让我觉得他们不是在改编原著,而是在重新创作。好在我不是梁羽生的书迷,所以怀着平常心去等待着他们给我一个惊喜。编剧们给了我无数小小的惊喜,像是毛宁的移动小镇,像是调皮可爱的张丹枫,像是滑稽的七花和尚,然而许许多多的小惊喜串联在一起,竟然连成了失落。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此时期望已经被惊喜抬到顶点,而最后的失落却把期望砸得粉碎,以至于生成了莫名的愤怒。

我想编剧们也应该注意到了原著小说的故事结构过于单一的缺陷,他们做的头一件大事就是增加了几条贯穿全剧的线索。

第一就是张宗周的复国大计。原著里面这只不过是一个阻碍张云爱情的大背景,因为张宗周的野心,才有云蕾一族的遭遇,也因为此,张丹枫对云蕾的爱受到了来自家庭的阻力,一句话说来,复国只是张家的野心,根本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执行。在电视剧里,局面颇为不同。张宗周有计划有步骤地实行着他的复国大计,招兵买马,囤积实力,甚至企图杀死明朝的和亲公主以挑拨两国矛盾,从中渔利。这条故事线索实质上已经超越了张云的爱情,他们的瓦迟相识,神兵山庄相知,以至于后来的携手同心快活林,都和张宗周的复兴大周计划紧紧相连,似乎只是这个计划的计划外附属品而已。

第二条主要线索是黑白摩珂的飞驼国,这在原著里是没有提到过的,而电视剧花了十集左右的篇幅去讲这个故事,让我们见识了一下自大狂的主要症状和可能造成的破坏,最后张云情定小山洞,黑白兄弟共同登上了皇位,这里的故事告一段落。

第三条主要线索是静公主和云重的爱情,这段跨越阶级的爱情层层深入,一次次让观众看到曙光,又一次次让男女主人公被生生分离,最后静的死悲壮凄美,荡气回肠,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这三条线索和原来的张云爱情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现在的电视剧《萍踪侠影》的主干,初衷是好的,然而现实和理想往往有些差距,《萍踪侠影》并未如预想的那样长成挺拔参天的大树,而是变成了一大片灌木,虽然修整的勉强赏心悦目,却没能成材。

究其根源,还是由于原著小说本来的缺陷,它并没能提供一个张弛有度的节奏,能够使人有序的调动每一个场面,让每一个人物充分地展示他独特的个性和故事,梁羽生小说中的人物都有脸谱化,简单化之嫌(这不是我说的,是公论),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改编的幅度——一旦人物个性灵动起来,那么故事本来的框架就会被撑的分崩离析,不成样子。

为了使故事好看,编者塑造了灵动的丹枫,重义的灭明,等等;与此同时,为了加固故事的框架,编者加了三条线索,希望能够弥补原有故事的缺陷,然而没想到结果更惨。他们迷失了中心,把本来就不堪重负的节奏拖的更加没有章法,所有的小点子和小细节像一盘散沙,或者客气一点,一盘碎钻,只是没有被组合起来的碎钻,每一颗都在闪光,可是一盘子放一起也不是艺术品。

除了原著的局限以外,编剧本身的水平不高也是整个《萍踪》剧本失败的重要原因。感觉上编剧们比较擅长单线作战,对几条故事线索的交叉纵横有些力不从心,让他们在宽阔的高速路上开车那是绝对没问题,上了繁复的立交桥就不成了,很快就迷了路,找不到出口。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最上等的丝线,可却没法织出锦缎,最后拧了几股粗绳子就算交差。

比如神兵山庄这个大的段落,有着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无数可以挖掘的戏剧冲突,编者显然被诱惑了,他集中精力去挖掘复国理想和眼前利益的矛盾,集中精力去刻画可歌可泣的老忠臣石英,完全忘了真正的主角是张丹枫。张丹枫呢?这个家伙似乎迷了路,好多集不见踪影,真是“萍踪侠影”!就算是张丹枫来到了神兵山庄,男女主角的戏也并未展开,在这个段落里,这对俊男靓女充当了导游,他们揭开了神兵山庄一团和气背后的种种矛盾,而自己的感情却停留在虚浮的一刀上。说实话,看到云重在后面一推云蕾,长剑刺入,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可笑,觉得云重可笑,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么孩子气?还推推搡搡!何况女主角扎了男主角一刀,随后发现自己早就爱上了这个被伤害的男人,这种桥段是早就被武侠剧用滥了的。

这种例子太多,我懒得一一描述,相信读者自己也已经察觉,不需要我再次罗嗦。

电视剧《萍踪侠影》不能成为精品,不是被那些不经意间的疏漏所害,也不是为了某个情节的不合理,更不是为了某个演员,真正的问题就在于编者和导演,他们想说得太多,而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好。

▉▏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