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冰版萍踪  

 

高山绝响 | 云宵一羽 | 风裳田田 | 倩与谁传 | 柏舟论剑 | 荷塘诗话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论剑一言——《萍踪侠影》面面观(一)

      剑心  2004-2-4

我对于《萍踪侠影》的评价不高,认为它远比不上过去的《武林外史》,《日落紫禁城》,甚至缺乏像《中国足球》那样层层叠叠的情节和张弛有度的节奏,不过它仍然强于《英雄》或者《王中王》,至少《萍踪侠影》还有个像样的故事,还有水墨画一样的意境,最重要的,还有个那么迷人的张丹枫。

(一)只谈演员

如果用百分制来衡量男主角的表现的话,我愿意给海冰八十五分。张丹枫的扮相很漂亮,刚刚出场的时候一袭白裘华贵中见飘逸,在涿州雪后的树林里纵马行来,那一刻真的完美的注解了“玉树临风”这个过于理想化的成语;片尾划过十渡的灵山秀水的镜头也悠远而美丽,穿着披风的丹枫有着藏不住的贵族气质。至于化妆,则有近些年来难得的清爽,可怕的眼影和浓重的粉底全部消失,而灵动的黑眼睛和世界级的长睫毛却依旧迷人。总体来说,只要丹枫不穿他那件臃肿的蓝色旧袍子,他的扮相就是魅力无穷的。

表演中规中矩,没看到沈浪的灵气,也没看到放鹤的神韵,倒是看到了海冰本人的小聪明小狡猾,看戏的时候情不自禁的会想起那些娱乐节目里面的他,想起见面会上的他,总体来说个人的痕迹很浓厚,但暗合了剧本对张丹枫的刻画,也算是完成了任务,曲线救国。

亮点还是集中在眼睛上,海冰是用眼睛演戏的演员,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能藏千山万水,温润的像最上等的宝玉,而各种或悲或喜,都会在上面静静流动;而不论悲喜,却都无法改变那双眼眸的干净和清澈。特别难忘的是在移动小镇里面,丹枫忘我的去救白摩珂的那一段戏,所有的浮躁,所有的虚妄都不见,只看见利落的身手,决然的神情,那一刻刀光剑影,火光在眼眸中闪动,焦虑,疑惑,还有义不容辞的决心,全都清清楚楚,层次分明而又自然,那一刻的丹枫,实在令人动容。

很多人对范冰冰不满意,甚至用“厌恶”来形容这个本剧的一大卖点,说实话有些过了,《萍踪》有今天的成绩,她还是功不可没的。

范冰冰的扮相不错,男装英俊,女装俏丽,尤其是红润可人的唇,无论是冰天雪地还是沙漠酷热中,都是一样的娇美,跟海冰站在一起,俊男靓女,养眼指数很高。然而范小姐可能是太红太忙了吧,演戏并不用心,范冰冰游离在云蕾以外,眉目里都是装出来的深情,让我有时候不得不怀疑,云蕾其实另有所爱,对张丹枫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的。

云蕾的身世,云蕾的故事,本来应该是个很出戏的角色,然而所托非人,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无可救药的花瓶,我只能怀着无限悲悯的心态,看着张丹枫兴高采烈的走在成为护花的傻瓜的道路上,还越走越远。

静公主有一对猫似的眼睛和一张玩偶般的甜美笑脸,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像是那种悲剧似的人物——怀着天真善良的心去待人接物,却没法被尘世所容。她永远都是含着笑的,可是带给人的震撼,却远胜于那些终日以泪洗面的没用女人。

她的扮相一般,没法跟几万千宠爱在一身的云蕾张丹枫比。堂堂公主,到塞外和亲居然没件像样的衣服,就是那么件中年寡妇似的蓝袍子,这令我十分疑惑:难道大明朝只有一件像样的公主礼服,被云蕾抢了去就没有了吗?不过静的扮演者孙菲菲有非常个性的面容,虽说不是国色天香,却有令人一见难忘的潜质。

孙菲菲应该是个新人吧,她的表演很稚嫩很吃力,台词念得有些奶声奶气,然而这些恰恰是她强过范冰冰的地方,她没有那些演戏套路,基本上就是认认真真地去演,她的稚嫩和羞怯自然的勾勒出了一个初入人世,充满好奇的失意公主。她跟丹枫一样,靠本色演戏。

在公主之死的那场戏惊心动魄,似乎看云蕾张丹枫的爱情被压抑住的感情都在那几分钟决堤而出,一场戏干了两场戏的活,称得上是亮点。

云重是这场爱情的另一个主角,号称本剧的男二号,但是我实在不能相信范冰冰那样的美人能有一个民工似的亲哥哥。原谅我,我对广大的民工兄弟没有任何歧视和偏见,只是孙浩饱经沧桑的长相配上灰不溜秋的袍子,给人的联想信息实在只有这个,如果在肩上添上一条毛巾,真的可以进入建筑工地卧底了。想来云重出身世家,义父张风府也是国家干部,照今天看来,怎样也是公安部长级的大人物。养出来的儿子怎么这样土里土气,缺乏基本的气质呢?我很疑惑,很不满!

至于表演,云重的表现前后迥异,让我不得不怀疑云蕾的家族有间歇性神经分裂症的历史。前半部分很不错,云重做事张弛有度,有勇有谋,对待感情慎重而且冷静。而后来莫名其妙的就变了,不光是火山喷发般的爱的执著,更表现在对待张丹枫和朝廷大事上的气度,云重的智商好像一下子从三十岁的水平上降到了十二三岁,完全变成了任性的孩子。在见到张风府之后,更是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就成了个办事冲动鲁莽,有勇无谋的负面典型。等静公主一死,更成了个自闭症患者,目光呆滞,别说独立思考,就连思考的能力都丧失了。看着云重躲在狗窝似的佛龛里那场戏,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想把他拎出来痛殴:你瞧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孙浩作为一个歌手应该是没什么演技可言,由此前半部分很收敛,好歹是在演着云重,我蛮喜欢他的笑容:嘴角慢慢的露出一个弧度来,憨憨厚厚的样子,很稳重,很像个单独出来执行任务的行政干部,压得住场面。后来的歇斯底里不太好,为情伤神,说哭就哭,目光呆滞这种戏不是什么人都能演得跟琼瑶戏里的男主角一样可怕一样无所畏惧的,看着孙浩的笨拙和吃力,我只能摇头叹息。

黑白摩珂。这对摩登兄弟比较可爱,刚出场时的移动小镇,舞蛇人,阿拉伯风情的音乐,还有水晶球和奇妙的配饰衣着,都透着妖气,诡异而有着神秘的吸引力。表演上就差些了,随着剧情的深入,诡异的气氛飞速消散,才发现所谓的“异人奇士”不过就是个变戏法的,水平还不高,时间长了也就是个平凡的武林人,何况毛宁对于念台词没什么心得。

澹台镜明本来是个可爱的女孩,不过可爱的像个洋娃娃实在有点儿假了。一出来就穿件红色带白色毛饰边的衣服,跟圣诞老人的小跟班一样,说话造作的柔声细语,我看着就发寒——张丹枫要是喜欢你才奇怪呢!

后来镜明非常神奇而突然的变成了坏人,这种转变速度惊人,比白飞飞的气急败坏还缺乏必要的理论基础和现实支持,这以后就穿上了以棕色和蓝色为主色调的裙子,怎么看都像个被抛弃了的小妇人,满脸怨毒,倒是符合了剧本的要求,只是比较吓人。说来说去我就是不喜欢她的扮相。表演上由于剧本的突兀也有些突兀,不过若是只看演员,还算可以,虽然我老是觉得造作。

说完了妹妹在来说说哥哥,申军谊彪悍的扮相让人眼前一亮,他做张丹枫的大哥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他的强悍和男子气魄正好和张丹枫文秀儒雅的外表互补,让两个人的对手戏精彩,协调。澹台灭明在正义,忠诚,亲情,友情上的挣扎一点儿也不比张丹枫少,如果能在眼神和小动作的细节上更深挖掘,相信会更好。

说完了家臣说主人。张宗周的扮演者达适常是出名的老帅哥,据说年轻的时候曾经迷倒了一片少女,不过他没能如唐国强陈宝国一样成为真正的戏骨,到现在还跟岳跃利等人一道,到处扮演主角的父亲。这戏里也一样。张宗周的扮相中规中矩,挺符合一个宰相的要求,只是不够华贵,无论如何朴素,绸缎是不能省的,穿棉袍的宰相会给人种种关于沽名钓誉的联想,这可不好。表演上很稳,收放自如,显然强于那些年轻人,然而仍然不能达到圆满。在父子情和与家臣的感情上,仍旧有着不少的欠缺。写到这里我又想到唐国强那丰富的眼神和肢体语言,若是他来扮演,想必又是一番天地。

张风府是张宗周的对头,这个人的面无表情让我很惊诧,开头赐死云靖的一场戏很见功力,只是导演和摄像都只盯着殉国的老头儿,没注意刻画这个人物。其实张风府有他的正义,恭谨和平淡遮住了他的锋芒,可是他的坚韧,他的正义却很深刻的凸现出来,并不比常讲道理的张丹枫差多少,在那双金鱼一样的眼睛里面则可以看到很深刻的睿智。我觉得这个演员不是功力深厚就是天性如此,不太了解,没法妄下评论。综合看来,除了在云重之死一场戏中有些失控,对于表情的控制不太到位,这个演员已经算得上出色。

还有个人不得不谈,他就是寇占文扮演的周山民。我记得以前看过他演展昭,彼时人还年轻,身材瘦削,眼神俊朗,看上去还像个文明人。后来不知怎的就走上了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奇怪戏路,专到各戏中扮演有勇无谋的坏人,这次的“嘟嘟”似乎还挑战了一下自我,居然扮猩猩!?我晕!没啥好说的了……

剩下的角色还有很多,比如老辣的石英,痴情的莹莹,幽默的七花和尚,或者是眼神儿不太好的石翠凤,鉴于篇幅就不一一分析了,我想读者您,也该累了吧。

▉▏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