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广 陵 剑   作者:梁羽生

第四十六回 故园寻梦心应碎 异域惩奸胆更豪

  倒是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一路上并没发生什么事情,但也没有追上龙文光这一班人。

  这一天到了云瑚的故乡——大同。

  大同劫后苍凉,几家比较大的客店都歇业了。入黑之后,街头巡逻的士兵比在城中逛的市民还多。

  大同有云瑚的老家,回到大同,云瑚自是不禁思念她的故居了。

  她的家是被官府当作“逆产”抄了的,上一次她回来的时候,大门上还贴有封条。

  入得城来,刚是交黑时分。

  陈石星要去找寻客店,云瑚忽地说道:“不用去找客店了。”

  陈石星沉吟片刻,说道:“不错,咱们二人未投店住宿,只怕会引起别人注意,但你却有什么好去处呢?”

  云瑚笑道:“你忘记了我的老家就在这里吗?”

  “但你的家已经被封了两年多了,只怕早被当作逆产变卖了也说不定。”

  “去看一看何妨。要是当真已经易主,那时再找客店不迟。”

  颇出他们意料,只见大门的封条虽然已经破烂,衙门的官印亦已模糊,但却并未“揭封”,门前也没有官兵看守。

  他们跃过墙头,院子里也并没有像云瑚想像那样的乱草丛生。

  云瑚踏入她的卧房,卧房的布置竟然和从前一样,再去看一看书房和几间客房,也是一样。虽然并非窗明几净,却也并没尘封。

  云瑚又喜又惊,“看来好像经常有人打扫似的。”

  陈石星道:“何以他们对‘逆产’照料得如此周到,此事例是有点可疑。”

  云瑚笑道:“反正咱们只住这一晚,管它是甚来由;在这里住宿,总比在客店好得多。”

  半夜时分,忽听得车马声音,有一辆马车停在她的家门。

  “咦,他们推开门进来了。什么人这样大胆呢?”

  方自惊疑不定,只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云家是我当初交代大同知府照料的,他们照料得果然还算小心。唉,但我如今——”

  说话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龙文光的侄儿龙成斌。

  原来他一向爱慕云瑚,当时还想骗取云瑚做他的妻子的。故而虽然把云家当作逆产封闭,但却暗中叮嘱地方官替他看管,不许有所损毁。希望得到云瑚之后,与云瑚一起回来,让她有个意外的欢喜。

  云瑚此时的确是又惊又喜,欢喜比吃惊更多。不过她这个“意外的欢喜”却刚好是和龙成斌当初的设想相反!

  她喜悦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小贼竟会自投罗网。

  跟着一个人说道:“公子何必伤心,令叔受的不过是一时挫折。到了和林,大汗定将重用。公子还怕少得了荣华富贵吗?他年打回北京,令叔岂仅只是当一个区区的兵部尚书而已。”

  这人说的汉语甚为生硬,正是一向潜伏在龙家的那个瓦刺武士濮阳昆吾。

  跟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大同丁总兵是龙大人当年保存的,其实公子即使住到总兵衙门,也不会出事。”这人是呼延兄弟中的老大呼延龙。

  龙成斌苦笑道:“今时不同往日,他身为边关总兵,消息自然灵通,你以为他得知咱家的消息,还会顾念旧情?”呼延龙道:“正因为他消息灵通,穆统领料想早已扼密使通知他了。俗话说得好: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他即使不顾念旧情,也得预防老大人东山再起。老大人在大同并没出事,恐怕也是他暗中保护之功。他放老大人过去,又怎会加害公子?”

  龙成斌说道:“不怕人知,最怕人见,咱们要是大摇大摆的跑到总衙门住宿,反而令他难做。不如避忌一点的好。所以我宁可“冒犯私揭封条之罪,跑来云家过这一晚。”

  呼延龙笑道:“公子计虑周详,往在这里,没人打扰,可要比住在客店舒服多了。”

  说话之际,他们已经踏入客厅。呼延蛟早已点起一盏马灯,前头引路。

  陡然间只听得一声冷笑,剑光耀眼,云瑚已是抢先出来,喝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龙成斌你睁开狗眼瞧瞧,看我是谁?”

  只见陈石星与云瑚并肩而立,龙成斌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

  呼延龙忙道:“公子快走!”呼延蛟把马灯抛开,铮、铮、铮、铮,四兄弟闪电拔剑,布成剑阵。

  濮阳昆吾叫道:“公子,你要是逃不脱,快把文书毁掉。我去找援兵救你!”他说这话,是怕陈云二人不肯放过他,故而特地点明龙成斌身上藏有机密文书,其实最重要的文书,他早已取去了。

  龙成斌大为着急,可是他未来得及“抗议”,陡间,只听得一片断金碎玉之声,四兄弟的长剑已被陈云二人的宝剑同时削断!

  龙成斌身上受了七八处剑伤,其中倒有五六处是误中了呼延四兄弟的剑。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他倒在地上,血流如注,眼见不能活了!

  云瑚抹干了剑上的血渍,还剑入鞘,冷冷说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龙成斌这个小贼的下场可以作为你们的鉴戒!”

  陈石星接着说道。”念在你们四兄弟的身份只是帮凶,尚非大奸大恶,但愿你们今后能够改过自新,你们走吧!”

  呼延四兄弟想不到陈石星竟肯饶了他们,呼延龙道。”多谢陈少侠不杀之恩,我们自听从少侠的吩咐,从今之后,是决不会再出江湖的了。”

  天快亮了,云瑚叹口气道:“咱们也该走啦!”虽然是英雄儿女,对旧家总不免多少有点依恋之情。

  陈石星道:“不错,听他们口气,大同总兵已经放走了龙老贼。金刀寨主就在雁门关,咱们先去禀告他老人家吧。”

  出了大同出是一路无事,云瑚乃是旧地重来,带领陈石星到了山寨。

  接风宴上,陈石星把与皇帝谈判的经过,以及出京之后的遭遇,都说了出来。

  金刀寨主说道:“你们是想到瓦刺去找龙文光这奸贼报仇吗?目前似乎尚未是时候。”

  云瑚道:“我们前往天山,可能取道瓦刺。倘若机缘凑巧,我们就动手报仇。否则我们就只是经过和林,便即往天山了。伯伯放心,我已经踉韩姐姐学会了改容易貌之术,在瓦刺也未必会碰上熟识我们的人。”

  陈石星道:“山寨最近大概不会打仗吧?”

  金刀寨主说道:“瓦刺新败之余,逼迫大明天子屈辱求和的计划又已失败,依常理推测,他们必须重新整军经武,安顿内部,一年之内,相信不敢南侵。”

  陈石星道:“那么这一年的时间,已是足够我们从天山回来了。小侄是张丹枫大侠关门架子,但想必亦己知道?”

  金刀寨主道:“可是令师临终之命,要你去天山一趟和同门相认的么?”

  陈石星道:“同门相认还在其次,家师晚年,创立了一套剑法,我想把它交给大师兄。”

  金刀寨主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应该的。”跟着说道:“你的大师兄霍天都是天山派的创派掌门,他也是当今武林中公认的天下第一剑客。我知道令师在你入门那天便即仙去,你有机会见见你的大师兄,求他指点也好。”

  谈完了正事之后,金刀寨主忽地想起一人,说道:“瓦刺的百姓和许多士兵也是不想打仗的。据我所知,瓦刺有八个各统一军的大将,其中一员大将名叫阿璞,就是反对大汗穷兵黩武,主张与汉人和好的。要是你们在必要之时,也不妨去见一见他。”

  第二天,陈石星随云瑚到她母亲墓前告别,跨上坐骑,便即下山。

  紫塞黄云望眼遮,征鞍未解又天涯,黄沙滚滚之中,骏马嘶风,越过草原,奔驰大漠。

  过了大戈壁,又是截然不同的天地,进入了冰雪世界了。

  这天他们从一座雪山下面经过,这座雪山形如宝塔,高耸入云,正中间一个晶莹的雪峰好像擎天玉柱,山坡上隐隐可见一道纵横交错的蔚蓝色闪光,好像河流,但却看不见它们流动。他们知道乃是冰川。

  云瑚啧啧称道:“真是人间仙境!”

  陈石星笑道:“人间仙境,我辈凡人是无福消受的,还是走吧!”

  话犹未了,只见一匹马从林中飞逃出来,后面紧紧追出来的原来是一只通身雪白的独角犀牛,比陈石星见过的最大的水牛还大得多。

  那只犀牛快逾奔马,眼看就要追上,骑着那匹马的是个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吓得大叫“救命”!

  陈石星无暇思索,立即唰唰两鞭,催他的坐骑向山上跑去。

  说时迟,那时快,山坡上那头独角犀牛已经追上那个少年,少年的坐骑猛地一跃,斜窜奔去,少年跌下马背了!

  陈石星急忙也从马上飞身掠出,他使出超卓轻功,疾如飞箭,人在半空,便即一个鹞子翻身;手中的宝剑亦已出鞘,俯冲而下,向那犀牛刺去。

  千钧一发,幸好刚刚赶得上,陈石星一剑刺将下去,刺着那独角犀牛的眼睛,左手一抿,同时把那少年推开,。他使的是股巧劲,少年在雪地上打了个滚,恰恰避开了犀牛的践踏。

  犀牛瞎了眼睛,狂冲乱撞,“轰隆”巨响,撞碎了一块横伸出来的巨石,它也撞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翻翻滚滚,终于摔下山沟,死了。

  那少年惊魂未定,虽然并未受伤,却已吓得双腿酸软,爬不起来。

  陈石星将他扶起,用新学会的蒙古话说道:“那只凶恶的犀牛已经死了,没事啦。你——”忽地觉得这少年的相貌好熟,这刹那间,两个人都是不禁呆了一呆,跟着不约而同的“咦”了一声。

  那少年好像碰着老朋友似的,大喜如狂,握着陈石星的手,用汉语说道:“陈大哥,你还记得我吗?你送给我的那头雪里红,我还养着呢,它唱得越发好听了。”

  这个少年正是两年前跟随父亲出使北京的那位瓦刺“小王爷。

  云瑚笑道。”小王爷,你好吗?”

  “小王爷”定睛瞧着云瑚,半晌笑道:“陈大哥,原来你这位朋友是这么漂亮的一位姑娘,你不说我几乎不敢认她。”

  云瑚取出那把“御扇”,摇了一摇,说道:“你送给陈大哥的这份礼物,陈大哥让我替他保管。这把扇子曾经帮了我们不少的忙,我们更要多谢你呢。”

  “小王爷”道:“这算不了什么,这把扇子是你们的皇帝送给我的见面礼,我不过借花献佛而已。”他自小就兼习汉文,不但汉语说得流利,一些普通的成语他也用得不错。

  云瑚说道:“小王爷,你怎的独自一人跑到荒山野岭上来,也不带随从?”

  小王爷道:“你们听见过雪山上有冰宫的传说吗?”

  陈石星道:“曾听得牧人说过,但那也不过是传说罢了!”

  小王爷道:“不,我相信那是真的!”

  陈石星见他语气如此肯定,不禁有点奇怪:“你怎么知道是真的?”

  小王爷道:“我爹爹说的。不过我是偷听爹爹的说话,只听到一点儿。这次我也是瞒住爹爹偷出来的。”

  于是他说出事情的经过:“我早就听得那个传说了,很想去看一看。可是没人敢带我去,有一次我透露心愿,还给爹爹骂了一顿。他说莫说所谓‘冰宫’的传说当真不得,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座冰宫,他也决不允许我去冒这个险。以后我就不敢再提了。

  “可是他不许我去,我心里说越想去。前天晚上,我在无意中偷听到爹爹和一个新来的卫士说话,爹爹好橡是吩咐他去找一个人,那个人是到雪山的冰宫去的,我偷偷跟踪这个卫士,想去一探冰官之秘,不料在这边的山上迷了路,凶恶的犀牛也出来欺负我了。陈大哥,幸亏碰上了你!救了我的性命。”

  陈石星道:“你现在已经看得见那座高耸入云的雪峰了,你爹爹的话没错,就算山上真有冰宫,你也是决计攀不上去的,你还是回家吧。”

  小王爷吃了许多苦头,已生悔意,叹口气道:“莫说雪山我爬不上,这崎岖的山道我也走不惯,万一再碰上独角犀牛那样凶恶的野兽,更哪里去找救星?那个卫士又已失了踪迹,我不想回去,也只得回去啦。你们将来会到和林吗?我真希望能够在和林好好招待你们。”

  陈石星笑道:“即使到了和林,我也不能到你的王府去拜访你的。”

  小王爷敲了敲脑袋,“我真糊涂,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好朋友,却忘记了你曾经和我们的国师打过架了。你们当然不能住在我的家里。不过你们若是到了称林,我可以给你们安排另外的住处的。”

  陈石星道:“多谢小王爷的好意,有件事情,我想请小王爷帮忙。”

  小王爷道:“陈大哥,你这次救了我的性命,我正不知如何报答你才好。你说吧,只要是我做得到的,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陈石星道:“请你不要把碰上我们的事情说给任何人知道。”

  小王爷道:“陈大哥,你放心,我懂得的。”

  他的那匹坐骑乃是久经训练的战马,刚才躲避犀牛,此时已从林中出来了,小王爷跨上坐骑,再一次向陈石星多谢救命之恩,这才走了。

  他们走了一遥,忽见有两个人在前面跑,后面四个蒙面人在追逐他们。

  前面那个少年人给一个蒙面人追上了。少年的伙伴也给另外三个人围攻了。

  给围攻那个人武功似乎不弱,和三个对手打得难分难解。

  跑在前而那个少年则在大叫:“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何要追杀我?”

  紧追不舍那个蒙面人哈哈笑道:“不错,我与你并无私仇,但谁叫你是阿璞将军的儿子?”

  陈石星听得“阿璞将军”四字,连忙跑去。

  蒙面人已追上那少年了,他飞身一掠,恍如饥鹰扑兔,朝着少年,凌空抓下。

  陈石星的马跑得最快,恰好及时赶到。陈石星飞身下马,挡在少年身前。

  陈石星见蒙面人轻功超卓,不敢怠慢,唰的一剑便刺出去,喝道:“斩断你的狗爪!”这人凌空扑下,本是很难避开的。不料他的手臂竟然会像蛇一般扭曲,陈石星对准他的虎口刺去,只道非中不可,哪知刺了个空。

  双方动作都是快到极点,那人脚尖尚未沾地,立即抓向陈石星肩上的琵琶骨,用的是极为古怪的分筋错骨手法,这种手法和中土的各大门派都不相同,陈石星见所未见。当身形滴溜溜一转,避招还招“七星伴月”使出,同时刺对方的七处穴道。

  那人中了一剑,知道陈石星的厉害,立即逃走。但陈石星没刺着他的穴道,对他的武功之强,也是颇为诧异。

  陈石星忙于救人,无暇追他,叫道:“瑚妹——”

  他想叫云瑚截住这人,不料云瑚尚未出手,那人已是丧命。

  他是给那少年的伙伴杀的。

  那人给三个蒙面人围攻,本来已是有点应接不暇,不知怎的,忽然大发神威,一口气就杀了三个敌人,快如闪电。

  最后那蒙面人给他追上,大惊叫道:“暴容圭,你——”话犹未了,已是一剑穿心,被那人杀了。

  陈石星扶起那个少年,那少年道:“我叫阿坚,多谢壮士救命之恩……。”话犹未了,见那蒙面人骨碌碌的从山波上滚下来,蒙面巾已给荆棘撕破,露出真相。阿坚顾不得和陈石星说话,失声叫道:“啊,原来是——”

  那同伴叫道。”少爷!”似乎是想阻止他说出来。

  阿坚笑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这人是右贤王手下的第一号武士,名叫赫天德。”

  陈石星道:“怪不得他的武功这么了得!”

  阿坚说道:“你是汉人吧?你也知道右贤王?”

  陈石星道:“右贤王大名鼎鼎,在贵国权势仅次于大汗,早在来到贵国之前,我已经知道了。”心里暗笑:“我不仅和他相识,还是他的老对头呢!”

  阿坚接着介绍那人:“他是我爹爹的卫士,名叫幕容圭。”

  幕容圭道:“多谢你帮了我们少爷的忙。”伸手与他相握。

  陈石星知道他是有心试自己的武功,故意不露声色,慕容圭把内力加到了八九分,只觉有如泥牛入海,一去无踪,对方却没运劲反击。他是个武学的大行家,知道陈石星武功在他之上,连忙松手说道:“佩服,佩服!”

  阿坚越发欢喜,说道:“你们是到和林去的么?”

  陈石星道:“不错。”

  阿坚道:“有什么事?”

  陈石星道:“我们是逃荒来的,想找事做。”

  阿坚喜道:“我爹正想请个护院,要是你不嫌委屈——”

  陈石星心道:“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了。”当然便即应承。

  “你已经知道我的爹爹是谁了吧?”

  “刚刚听得这强盗说的,令尊敢情是阿璞将军?”

  “不错。”

  “我一到贵国,就听得人人称颂阿璞将军,想不到在这里得遇公子。”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别这样客气。

  这位姑娘是——”

  “她是我的妹子。”

  “那么请你们兄妹一起到我家中。我的爹爹和别的将军不同,他对汉人、蒙古人都是一视同仁的。”

  慕容圭见小将军对他们这样好,对他们也客气多了。

  “少爷,今日之事,回去只能禀告你爹知道。对别人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

  “我懂得的。陈兄,请你们兄妹也代我们保守秘密。”

  陈石星佯作不解,说道:“不知我该不该问?”

  阿坚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右贤王的卫士来行刺我,大概你觉得很奇怪吧?”

  陈石垦点了点头。

  阿坚说道:“右贤王一向妒忌我的爹爹,不过这次他竟然差遣卫土来行刺我,这倒是我料想不到的。”

  陈石星和云瑚的坐骑是金刀寨主所赠,阿坚与暴容圭的坐骑更是大宛名驹,第二天就赶到和林了。

  阿坚回到家中,老仆人见他带个汉人回来,不觉有点诧异,说道:“老将军正在后面练武,请两位客人稍候一会,少爷,我和你去请老将军。”

  阿坚说道:“不必这样麻烦了。这两位汉人朋友不是外人,而且又都是懂得武功的朋友,我和他们一起到后面看爹爹练武,爹爹也不会怪我的。”

  阿坚说道:“家父数十年如一日,只要不是生病,每天他都要练武两次的。”当下带陈云二人,悄悄走入花园。

  只见一个年约五旬开外的将军,把一柄厚背闽刀舞得呼呼风响,使到疾处,附近树木的叶子籁簇而落。

  陈石星定睛细看,见阿璞将军的刀法使得迅疾无比,变化也很奇幻,心里想道:“如果他不做将军,在武林中也算是一位高手。”同地又不禁有点诧异:“他这刀法我虽然没有见过,十招之中,却也有三五招似曾相识,看来不像是西域的武功,倒像是中土所传的武学,许多招数,变化虽然有异,蛛丝马迹,却是可寻。”

  使到疾处,只听得“咋嚓”一声,阿璞斫断了一株粗如儿臂的树枝,由于刀法极快,看去只是一刀,给斩断的树枝却已断为三截。

  陈石星情不自禁的赞道:“好刀法!”

  阿璞将军抱刀凝立,说道:“阿坚,你回来了。这位朋友是……”

  阿坚道:“这两位汉人朋友是孩儿的救命恩人。”

  阿璞听罢儿子所述,目光炯炯,打量陈石星,忽地说道:“坚儿,你出去吩咐登马诺,谁都不许进未,你回来的时候,顺手关上园门。”

  “陈兄,你和令妹当真只是为了谋生来和林的吗?”阿璞问道。

  陈石星道:“实不相瞒,我们是金刀寨主的朋友。”

  阿璞又惊又喜,呆了一呆,说道:“我与金刀寨主神交已久,只恨无缘会面。”

  “金刀寨主对将军也是十分仰慕,时常和我们谈及将军的。”

  “他怎样说我?”

  陈石星道:“他说将军是汉人的真正朋友,是贵国身届高位而最有见识的人!”

  阿璞忙道:“金刀寨主太夸奖我了。”

  陈石星道:“这可不是空泛的赞辞,以将军的地位,而能主张汉蒙友好,实在难得。”

  阿璞说道:“要和汉人友好,这是我们祖宗的家训。我虽然没有到过汉人的地方,但说起来我们这一家可是和你们汉人颇有渊源的。”

  阿坚已经回到父亲身边,说道:“真的吗,你都未曾和我说过呢。”

  说至此处,忽地回过头来,问陈石星道:“贵国的风家快刀可有传人?”

  陈石星怔了一怔,说道:“晚辈孤陋寡闻,中土各家各派以快刀著称的,我只知道孟家快刀和石家快刀,风家快刀可没听过。”

  阿璞将军叹了口气,“如此说来,恐怕早已失传了。”接着再问道:你么贵国武林中有关‘风、云、雷、电’的传说你可听过?”

  陈石星是张丹枫的关门弟子,张丹枫本来是武林中见闻最为广博的一位大宗师,但可惜他入门之日,张丹枫便即去世,因此有关武林的掌故他所知甚少,根本就不知道“风、云、雷、电”是什么,当然答不出来了。

  云瑚蓦地想起,说道:“凤、云、雷、电的故事,爹爹曾经和我谈过一些,他们是三百年前在武林中齐名的四位高手,对么?”阿璞说道:“不错。”

  陈石星道:“哦,原来风、云、雷、电是四个人。”

  云瑚说道:“风是风天扬,曾创下追风刀刀法;云是云中燕,是个女子,以剑法、轻功著称。雷是一个绰号叫做‘轰天雷’、名叫凌铁威的人,内功最强。‘电’也是绰号,是‘闪电剑’耿电。这四个人都是南宋初年的刀客。听说风云二人乃是夫妇,可惜经过了几百年,如今他们各创一家的武功恐怕是早已失掉了。”(有关“风、云、雷、电”的故事详见拙著同名小说。)

  阿璞笑道:“云姑娘倒是记得很清楚,但你可知道云中燕是哪一族人吗?”

  云瑚道:“她不是汉人吗?爹没和我说过,年代太远,恐怕他也不知。”

  阿璞道:“她是我们蒙古的公主,云中燕是她自己取的汉人名字。她称那位风大侠两情相悦,抛下公主不做,与他私奔的。”

  云瑚心念一动,恍然大悟,“将军,你的刀法可是那位风大侠传下来的?”

  阿璞说道:“不错。三百年前我的那位祖先和风大侠是异国朋友,他的妻子更是汉名云中燕那位蒙古公主的侍女。我那位祖先夫妇二人都曾跟云中燕到过中国的,风大侠也曾来过我们这儿。我家本曾和风家相约,以后世世代代,后人都要往来的。可惜过了一百多年,由于战乱频仍,这个约定大家都不能遵守,音讯就此中断了。”

  云瑚道:“原来将军的家训有这么一个动人的故事,待我们回到中原,自当替将军打听风家后代的消息。”

  阿璞笑道:“故事中的异国友谊固然感人,但还是谈目前的事要紧。对啦,我还没有请问你们,你们是金刀寨主派来的吗?”

  云瑚道:“不是。不过我们此行的目的,则是曾经和金刀寨主说过,并且得到他的同意的。”

  阿璞道:“请耍喊味,不知你们的来意可否让我知道。”

  陈石星道:“我们本来就准备禀告将军。”当下将他们追踪龙文光而来到和林的经过,简单扼要的告诉阿璞将军。

  阿璞道:“他们已经到了和林了,如今是住在右贤王的家里。据我所知,你们说的那个龙老贼正在等候我们大汗的召见。”

  陈石星道:“他一定会挑唆你们的大汗又动干戈。”

  阿璞道。”这是当然的了。你们想必亦已知道,右贤王是主战最力的人,故此正要借重他呢。”

  阿璞咬牙说道:“这种卖国求荣的小人,怪不得你们恨他。他不但祸害汉人,来到和林,只怕也要给我们蒙古人带来一场灾祸。”

  云瑚问道:“跟这老贼来的有个绰号东海龙王的司空阔将军,你们要刺杀地,我当然是不能阻拦的。不过我恐怕也不能帮你们什么忙。”

  云瑚道:“将军,我们也懂得你的处境,不会令你为难的。要去刺杀龙文光,人多反而不妙,就只我们两个便行了!”

  阿璞道:“东海龙王如今虽然是不在右贤王的府中,他手下本领高强的武士可还当真不少……”

  陈云二人齐声说道:“我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阿璞道:“我是希望你们能够一举成功的,不过此事非同小可,总得做点准备功夫,比如说右贤王家住何方,你们都尚未知道呢。你们初到称林,人地生疏,不如再过些时,伺机行事。反正东海龙王也不会这样快回到右贤王那里。”

  第二天,阿璞找了个曾在右贤王王府当过差的心腹家人来,不但绘了王府的地图,而且把他所知的一切有关王府的情形都详详细细的说给陈云二人知道。

  第三天,陈云二人乔装打扮,扮成了蒙古人跟那人到王府附近察看地形。云瑚的改容易貌之术得自韩芷所传,虽然未必青出于蓝,亦已是甚为精妙,化装成蒙古人,果然维妙维肖。他们尽量避免和外人说话,谁也看不出他们乃是汉人。

  应该做的准备功夫都已做了,第四天晚上,他们就按照计划,到右贤王府中去行刺了。

  这晚天公作“美”,无月无星,正是适宜夜行人活动的天气。

  王府花园的后面,是一面峭壁,拔地而起,不下十丈,由于峭壁如削,料想王府的卫士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人能够从峭壁过来,陈云二人就正好乘虑而入了。

  他们以超卓的轻功,攀登峭壁,偷入王府后园。

  园子里静悄悄的倒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按照那个曾经在王府做过下人所说的情况,右贤王通常是在三处地方过夜,一处是他的“福晋”(正室)的寝宫,一处是他最宠爱的一个妃子的住处,还有一处是他审阅机密文件的书房。

  王府的建筑少说也有几百间,无月无星,风向也都难辨,确是难找。而且他们并非要行刺右贤王,也不想去找他。

  陈石星笑道:“咱们只好碰碰运气,一路侦察过去吧。”

  他们蛇行兔伏,借物障形,走到一个所在,忽见小楼一角有灯光透露。

  这个所在像是大园子里的小园子,另有短墙隔开,周围并没发现守卫。

  纱窗现出人影,陈石星凝眸一看,不觉又惊又喜,看这样子,可不正是小王爷是谁?

  只听得小王爷哺哺自语:“真的会是他们,我可不敢相信。但倘若真是他们,真有此事,我该不该将我所知禀告父王呢?”

  陈石星起了疑团,咬着云瑚的耳朵说道:“咱们去冒个险!”

  他一个“黄鹊冲霄”的身法,身形平地拔起,落处无声,上了那座小楼。

  小王爷忽见窗子无风自开,一个人跳了进来,这刹那间,不由得惊得呆了。

  “你,你是——”

  一个“谁”字尚未吐出唇边,陈石星己是掩着他的嘴巴:“别嚷,是我!”

  小王爷听出了陈石星的声音,莫说他对陈石星本来是有友谊,即使没有友谊存在,他是深知陈石星武功的厉害的,当然不敢叫嚷了,说时迟,那时快,云瑚亦已跟着上来,进了他的房间。

  陈石星道:“多蒙小王爷把我们当作朋友,实不相瞒,我固然是应约而来,但也确实还有别的事情,想请小王爷帮个不大不小的忙。”

  小王爷越发吃惊,说道:“什么事情?”

  难道、难道——

  云瑚问道:“难道什么?”

  小王爷把眼睛望着陈石垦,好像想说又不敢说的神气。

  陈石星笑道:“小王爷,你刚才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我都听见了。多谢你没有将碰见我们的事情,告诉你的父亲。但好像有人曾经在王爷面前谈及我们,是不是?”

  小王爷道:“不错。陈大哥,请恕我问得率直,你们不是要来刺杀我的爹爹吧?”

  陈石星道:“当然不是!你想想,假如我们要刺杀你的爹爹,怎能还请你帮忙?”

  小王爷这才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说道:“陈大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只要你们不是要杀我的爹爹,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帮你的忙。”

  陈石星道:“我想先知道,你的爹爹怎的会知道我们到了和林,又怎的会以为我们要来行刺他呢?”

  “有人在我的爹爹面前告密。”

  “告密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我是无意中偶然听到的。我躲在屏风背后,不敢出来,只听见那个人的声音。”

  “那人怎样说?”

  “告密的人说,阿璞将军找来了两名武功高强的汉人刺客,要行刺爹爹。他说刺客是一男一女,年纪很轻。他没有说出你们的名字,但爹爹已经猜想到是你们了。这人对你们到了和林之后的一举一动,似乎了如指掌,陈大哥,你大概应该猜得到是谁吧?”

  陈石星早已心里有数,说道:“不必猜。目前我们有紧要的事情立即要做。”

  “是要在我们王府做的么?”

  “不错。”

  小王爷道:“那么我要先告诉你们,爹爹为了防备你们行刺,在他平时起居之所,共有三处地方,早已安排了埋伏,不但有伏兵,而且设有机关。你们要是误闯的话,危险之极。这三处地方是——”

  陈石星道:“这三处地方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并非要来行刺你的父亲,当然也会避开危险处所的。”

  小王爷松了口气,这才完全放下了心。原来他虽然相信陈石星,但还是不能不有点戒惧于心,因此他把父亲设伏之事说了出来,一方面固然是为了提醒朋友,另一方面未尝不也含有吓阻的用意在内。

  “好,那你赶快说吧,你要我怎样帮忙?”

  “容易得很,只要你告诉我,龙文光是住在那里?”

  小王爷道:“爹爹拨了一幢房子给他们这班人居住,在园子的西北角,前面有个池塘,那个姓龙的客人住在‘喜雨楼’上,‘喜雨楼’这三个字是用汉字题匾的,漆金大字,要是有月亮的话,隐约可见的。”

  陈石星道:“好,我们会找得到的。”

  小王爷蓦地想起一事,“要是过了三更,你们还未找到喜雨楼的话,那还是趁早出去的好。”

  陈石星道:“为什么?”

  小王爷道:“那人走了之后,爹爹还在和粘布达商量。粘布达是我们家的总管。爹爹要入宫觐见大汗,叫粘布达准备车马。那时已是黄昏时分——”

  云瑚道:“你的爹爹去见大汗,那和我们又有什么相干?”

  小王爷道:“爹爹虽然可以陪大汗饮酒作乐,但按照往常习惯,至迟三更之前”,他必然回来。”

  云瑚道:“那又怎样?”

  小王爷道:“前两天我已经听得爹爹说过,他恐怕府中高手不足,尤其是那个龙文光带来的武功最强的东海龙玉给国师请去切磋武功之后,他恐怕贵宾缺乏高手保护,万一出了事情,大汗也会降罪他的。他要粘布达替他物色高手来当侍卫,但急切之间却又哪里去礼聘高手?因此据我猜测,爹爹这次人宫,一来是要将阿璞将军找来了汉人刺客的事情禀告大汗,二来很可能是要大汗借用几名金帐武士。你们想行刺龙文光,要是在三更之前未能得手,危险就大得多了。”

  云瑚笑道。”多谢你告诉我,但要是我们害怕危险,我们也不会来了。”

  离开了小王爷,陈石星抬头一看天色,虽然还是乌云盖月,但却可以看见天边的北斗星了,天色没有他们刚来的时候的阴沉了。

  陈石星辨明方向,立即去找喜雨楼。

  途中云瑚在他耳边悄悄说道:“那个告密的人你猜是谁?”陈石星道:“咱们同时把心中所疑的人说出好不好?”

  云瑚笑道:“好,一、二、三——”他们同时在口中轻轻的吐出三个字来,果然大家说的都是“慕容圭”!

  云瑚道。”那怎么办?阿璞将军身边藏有这样的奸人可是危险得很啊!”

  陈石星道:“目前最紧要的事情是要在三更之前刺杀龙老贼,任何事情都要等到得手之后再说了。”

  云瑚轻轻一技他的衣袖,在他耳边说道:“噤声,你瞧那边。”

  只见那边隐隐有金光闪烁,陈石星大喜道:“不错,是喜雨楼了!”他用的是传音入密功夫,把声音凝成一线,送入云瑚耳内,即使有人站在他的旁边,也不会听得见的。

  云瑚道:“右贤王既然设了埋伏,等待咱们自投罗网,恐怕就不只在他通常所在的那二个地方设埋伏了,喜雨楼可能也有机关的。”

  陈石星道:“好,那么我试一试投石问路。”

  陈石星随手在地上拾起一颗石子,用弹指神通的功夫轻轻一弹,飞上楼头。

  猛听得“轰隆”一声,栏杆折断,楼面裂开,喷出火光,靠近栏杆的一角竟然塌了。

  一颗小小的石子,如何能够造成如此惊人的破坏力量?原来这楼上果然是装有机关,来人必须从内院的那道楼梯登楼,方可安然无事。

  随着那“轰隆”一声,乱箭纷纷射出,倘若真的是一个人跳上去的话,即使轻功多好,能够迅速避开爆炸之处,只怕也要给乱箭射成刺猬!

  心念未已,只听得四面八方响起了“捉刺客,快来捉刺客啊!”的呼喊!同时黑漆的夜空,也出现了载浮载沉的点点火光,那不是星光,是楼中放出来的孔明灯,少说也有数十盏之多。

  “天有不测之风云”,刚刚云开月现,此时天色又变了,恢复了乌云掩月的阴暗天色,而且下起小雨。不过天空上的数十盏孔明灯却还是飘飘荡荡,照得见地面的景物,有如特别光亮的繁星。

  陈石星人急智生,抓起一块石头,用力一捏,捏成无数碎块。以弹指神通的功夫,接连弹出,不消片刻,空中的孔明灯给他打落十之八九,待到第三批第四批卫士赶到之时,孔明灯全都打灭了。

  天黑如墨,对他们大大有利。孔明灯熄灭之前,他们早已认明方向,当下施展超卓的轻功,绕过假山,穿过花丛,避开卫士,乘机逃走。

  卫士从四面八方赶到喜雨楼前,他们却已逃到没有卫士巡逻的角落了。

  云瑚松了口气,忽地问道:“大哥,你看小王爷的话是否全都可靠?”

  “我想他不会对我说谎的。你是怀疑他哪一点?”

  “右贤王已经入宫去见大汗?”

  “他恐怕咱们今晚进来行刺,虽然他已经布下陷阱,只怕也还是要预防万一的。他离开王府,依我看那也是在情理之中。”

  “那他不怕龙文光万一会有意外吗?”

  陈石星霍然一省:“哦,你的意思是龙文光这老贼可能也跟他入宫去见大汗了?”

  “我只是如此猜想而已。假如小王爷的话可信的话——”她话犹未了,忽听得群马嘶鸣。

  原来他们已经到了王府的马厩,厩中的马匹受惊,嘶鸣不已。而且有几匹马逃了出来。

  职司管理牢马的王府马监亦已在梦中惊醒,连忙叫他的两个手下帮忙约束马匹,陈石星听得他嘀嘀咕咕的说道:“今晚真是倒霉,送了王爷出门,刚想睡一好觉,不知又在闹什么事情,害我没有一觉好睡。”

  话犹未了,陈石星已是倏地现出身形,一把将他抓住,那两个马夫亦已给云瑚点了穴道。

  马监失声叫道:“你,你是什么人?”陈石星是蒙古武土的打扮,马监还以为他是王府的人来开自己的玩笑。

  陈石星用蒙右话冷冷说道:“我是刺客!”

  马监吓得魂飞魄散,哀声求告:“我不过是个低三下四的奴才,好汉你可不要杀我!”

  陈石星道:“你说老实话,我就饶你,否则——你瞧!”腾的一脚横扫过去,把三根碗口般粗大的用来系马的木桩扫得同时倒下,断为六段。

  马监颤声说道:“好汉,你,你要知道什么事,小人不、不敢遮瞒。”

  陈石星道:“瑚妹,你过来问他。”他的蒙古话比不上云瑚,是以叫云瑚代问口供。

  “王爷和谁一起出去?”

  “那两个人我认不得的。”

  “是汉人还是蒙古人。”

  “好像是汉人。”

  “其中一个是否上了年纪的?”

  “有个花白胡子的,看来恐怕是有六十左右年纪了。”

  “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王府的?”

  “初更时分。”

  “什么时候回来?”

  “小人不知,王爷没说。”

  陈石星道:“不必问了,那人定是龙老贼无疑。”

  云瑚说道:“好,我让你睡一好觉。”点了马监的昏睡穴,说道:“咱们替他迎接‘贵宾’大哥,你挑两匹好马。”

  他们跨上坐骑,从花园的后门冲出,后门虽然有几名卫士,却哪里能够拦阻他们?除了一个比较机伶的卫土早就躲起来之外,其他的卫上都给陈石星用碎石子打着了穴道。

  摸黑走了一会,天色稍为好一些,天边的北斗星隐约可见。云瑚道:“不知到了三更没有?”

  陈石星在这方面较有经验,抬头看着天色,说道:“斗转星移,恐怕三更已经过了。”

  话犹未了,忽听车声辚辚,有一辆四匹马拉的马车,正从山坡上下来。车头挂有风灯,看得出是辆华丽的大马车,决非普遍人家所能有的。

  云瑚大喜过望,悄声说道:“一定是右贤玉的马车,只不知龙老贼在不在车上。咱们过去截住他!”

  陈石星道:“先别露出身伤,冒充王府家人,见机行事!”

  他们两匹马迎着那辆马车奔去,雨后斜坡,那辆马车缓缓前行,车上有人喝道:“来的什么人,想找死么?快快勒住坐骑!”说的是蒙古话,声音似曾相识。

  两匹马停在马车前面,马车亦已戛然而止。云瑚捏着嗓子说道:“王府的人,来向王爷报信的。”

  车帘揭开,右贤王探头外视,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府中出了何事?”他觉得云瑚的口音甚为陌生,听得出不是他的心腹手下。

  陈石星和云瑚下了坐骑,走到马车前面,在距离十步之内,半弯着腰,向右贤王行参见之礼。

  云瑚故意装作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气喘呼呼的急促说道:“王府闯进刺客,请王爷暂时不要回去。我,我是——”说到后面,装作力竭声嘶,右贤王已是听不真切。

  右贤王哈哈笑道:“刺客早已在我意料之中,料他们也跑不了,我正要回去审问他们。嘿,你叫什么名字,说清楚点,我听不清——”

  话犹未了,陈石星已是倏的一个“黄鹘冲霄”,身形平地拔起,一抓向右贤王抓下。

  右贤王做梦也想不到他家的“奴才”会偷袭他,“啊呀”一声,刚刚叫得出来,就绘陈石星一把抓着。

  坐在右贤王身边的是个披着大红袈裟的番僧,出手也是快,极。几乎是在同一时候,“呼”的一掌,向陈石星天灵盖劈下。

  陈石星陡觉劲风飒然,已知此人的功力只有在他之上,决不在他之下。当下霍的叮个“凤点头”,说时迟,那时快,已是把右贤王的身体举了起来,喝道:“有胆的,你打!”

  他只道右贤王已经落在自己手中,这个番僧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伤害他们王爷的性命。哪知这个番僧竟是毫不踌躇。哼的一声,喝道:“有什么不敢!”果然说打就打,一掌拍向右贤王后心。

  红衣番僧一张口说话,陈石星这才听了出来,原来这个“胆大包天”的对手不是别个,正是瓦刺的第一高手弥罗法师。

  原来弥罗法师擅于“隔物传功”,这一掌的掌力,其实已是传到陈石星身上。

  陈石星胸口一震,一个鹞子翻身,从马车上跃出去,手中仍然牢牢抓着右贤王。

  弥罗法师本来以为这一掌打下去,对方绝对来不及伤害王爷,就会给他的“龙象功”震得重伤的,对方一受重伤,右贤王自然就可以脱出他的掌握,哪知陈石星居然还是能够抓牢右贤王跳下马车,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云瑚跳下马车,手中宝剑疾挥,把拉车的两匹马前腿斩断,马车登时倾仆。马车翻倒,风灯熄灭,在这混乱的一刹那,陈石星和云瑚都未发现另一个人。

  陈石星脚尖落地,运气三转,消解了胸中的烦闷之感,喝道:“右贤王,你要不要性命?”右贤王惊得呆了,急切之间,竟然说不出话。

  弥罗法帅跳下车来,拾起两块石头,先把陈石星和云瑚骑来的马击毙,喝道:“你们胆敢伤害王爷,你们也决计逃跑不了!”陈石星笑道:“谁说我们要逃?”

  另一个从马车上跳下来的人此时亦已向他们走近,哈哈笑道:“果然不出所料,是你这个小子和姓云的臭丫头。好吧。你们不想逃跑,咱们就再决雌雄!”

  这个人是东海龙王司空阔。陈云二人虽然早已料到右贤王身边必有高手保护,可还料不到竟是这两个顶尖儿的高手。陈石星心里想道:“好在先抓着了右贤王,否则今晚可是难斗。”

  “如今我们可没功夫陪你打架,你要一决雌雄,待我们此间的事情了结之后,可以另约日期。”陈石星笑道。

  右贤王惊魂稍定,此时方能说出话来:“你们要什么?”

  云瑚说道:“要龙文光这老贼的性命,你要保全自己的性命,就得拿这老贼来换!”

  右贤王没听见龙文光的声音,心道。”这老几倒是乖巧,躲起来了。”

  “不错,他是和我一起入官的,但大汗见他年老体弱,将他留在宫中过夜。”他用的是缓兵之计,虽然知道龙文光终于会给对方发现,但拖得一时就是一时,弥罗法师和东海龙王武功高强,说不定会有手段救他脱险。

  陈石星半信半疑,“龙文光叛国求荣,大汗为了笼络他,说不定真会将他留在官中。我答应小王爷决不伤害他的父亲的,怎么办呢?”心里踌躇,目光一瞥,忽见东海龙王已是悄悄向云瑚走近几步。

  陈石星叫道:“瑚妹,小心偷袭!”

  云瑚立即走到右贤王身边,剑尖指着右贤王的脑袋,喝道:“谁敢再动一动,我立即要了你们王爷的性命!”东海龙王本来是想依样画葫芦的把云瑚抓作人质的,云瑚警觉得早,他只好乖乖的听从云瑚的吩咐,停下脚步了。

  云瑚把宝剑平贴右贤王颈项,冷笑喝道:“你的鬼话骗得了谁,我数到三字,你不把他交出来,可休怪我剑下无情!”

  右贤王感到颈背一片冰凉,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叫道。”我,我说,我先把剑移开。”

  他话犹未了,躲在一块岩石后面的龙文光却已跨上坐骑,纵马疾奔。

  右贤王大叫:“龙文光,你怎能如此不够朋友,快,快回来!”龙文光当然不会听他呼唤,唰唰几鞭,催促坐骑,跑得更快。

  云瑚当机立断,说道:“大哥,我去追他,你看牢人质!”

  陈石星抓着右贤王的琵琶骨,右掌贴着他的背,朗声说道:“在云姑娘回来之前,谁都不许离开这里一步,否则可休怪我对你们的王爷不客气!”

  弥罗法师道:“要是云姑娘回不来,那又怎样?你总不能永远扣留我们王爷?”

  陈石星说道:“最多一个时辰,不管她回不回来,只要你们没有异动,我自会释放你们王爷。”

  云瑚的影子不见了,马蹄声也听不见了。陈石星心里好像悬了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生怕云瑚的轻功迫不上奔马。

  正自忐忑不安之际,一阵风吹来,陈石星的内功深湛,听觉特别灵敏,风中送来了好像是人的叫声,像是受了重伤的惨叫!陈石星吓得连忙叫道。”瑚妹,你怎么啦?”他用的是传音入密功夫,估量云瑚若是在三五里内,应当听得见他的呼唤。云瑚是向山上追去的,若算平地的距离,她走了不过半枝香时刻,很可能还在这个范围之内。

  他屏神静气,等待云瑚回答。俗语说度日如年,此时他的焦急心情,已不仅是度日如年,而是分秒如年了。

  空林寂寂,听不见云瑚的回答。

  云瑚怎么样了?

  右贤王那四匹拉车的马,都是千挑百选的名驹,若在白天,云瑚轻功再好也是追赶不上的。

  “好在”这是晚上,而且是刚刚下过雨的晚上。山路本就崎岖,雨后的斜坡更是滑不留足。那匹马是久经训练的战马,黑夜奔驰,也会躲避危险,好像人一样的小心翼翼。但这么一来,可就比在大好天气之下的平地上跑得慢多了。

  云瑚施展“八步赶蝉”的轻功,越追越近,一声长啸,抽出父亲生前所用的那把宝刀,说道:“求爹爹在天之灵保佑,孩儿今晚要用你的宝刀替你报仇!”

  龙文光吓得魂飞魄散,颤声说道:“云姑娘,求你看在母亲的份上。”

  云瑚大怒喝道。”你敢再提我的娘亲,我在你身上多加十刀八刀!”此言一出,龙文光登时噤若寒蝉,只知狂挥马鞭,催他的坐骑快跑了。

  瓦刺那队骑兵的急骤蹄声云瑚听得见了,再过片刻,龙文光也听得见了。

  云瑚飞石打去,此时距离已经又近了一些,但还是打不着。

  龙文光大叫:“快,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忽地失声尖叫,马失前蹄,把他摔倒,像个人球似的从山坡上骨碌碌的滚了下去。原来他狂抽马鞭,打得那匹马发了脾气,久经训练的名驹是最不喜欢受人鞭打的,而他的骑术又很普通,哪里控制得住。马跃过一排石笋,登时将他抛下马背。

  云瑚喝道:“往哪里跑!”几个起伏,循声觅迹,追上了还未滚到谷底的龙文光。

  此时已是雨过天晴,月亮又钻出云居,云瑚借着星月的微光,发现龙文光躺在地上,有一堆乱石挡住了他往下滚动。

  云瑚喝道:“起来!”脚尖一踢,龙文光动也不动,云瑚擦燃火石一瞧,只见龙文光遍体鳞伤,浑身是血,把手一摸,气息早已没了。

  云瑚目睹他的惨状,倒是不忍再加一刀。当下插刀归鞘,说道:“自作孽,不可活,用不着我杀你了!”

  陈石星终于听到了云瑚的回答:“大仇已报,你快走吧!”

  正是:

           联剑同仇诛国贼,拼将热血染胡沙。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