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广 陵 剑   作者:梁羽生

第二十二回 啼笑非非谁识我 坐行梦梦尽缘君

  陈石星吃了一惊,想道:“这人别的本领如何,虽然尚未知道,但只凭他这身轻功,江湖上已是罕见了。”

  本来这人的轻功虽好,要追的话,陈石星也还可以追得上的,但因为不想泄露自己的行踪,只好由他去了。

  发现了这样一个轻功高明的人偷入云家,陈石星不禁大起思疑:“想必是那人冒充段府家人的了,他当然不会是段剑平派来的,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呢?哼,莫非又是第二个章铁夫?”

  想到此处,蓦地心头一动:“龙家耳目众多,消息灵通,莫非他们是得到了风声,知道云瑚已经回来?故此偷入她的家中侦察?”

  陈石星心头怦怦乱跳,几乎按捺不住,他想偷入云家去看一看,看看云瑚是否真的已经回到家里。

  虽然云瑚必须等待段剑平的伤好之后才能离开桂林,但她却是很有可能赶在陈石星之前回到大同的。因为他们有日行千里的骏马,而陈石星则是步行。段剑平受伤虽是不轻,但他内功深厚,十天半月之内恢复如初,那也并不稀奇。

  陈石星心情矛盾非常;他害怕碰见云瑚,却又希望云瑚真的是单独回家。

  一阵冷风吹来,陈石星吸了一口凉气,不禁心头苦笑:“我何必如此胡乱猜度,瑚妹回来也好,不回来也好,我都是应该替韩姑娘办妥她的事情的。她可是真正和我有八拜之交的兄妹呢!我可不能因为害怕碰见瑚妹,就不去替她找金刀寨主了。”但要找到金刀寨主,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雁门关外,是数百里的无人地带,在起伏的群山之中,也不知金刀寨主的山寨是在哪座荒山,哪座野岭?

  他出了雁门关,第三天了,连一个人影也见不着,要打听也无从打听。幸好他准备的干粮相当充足,路上还可以猎取鸟兽充饥。

  虽然有信心迟早可以打听得金刀寨主的下落,但在荒山里独行,接连三天都不见人影,也是不禁暗地泄气了,运气可是真坏,上次还能够碰见江南双侠,这一次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着一个知道金刀寨主下落的人了。

  不过,也幸亏上次有江南双侠带他走过一段路程,他的方向总算没有走错。

  这一天正当他自叹运气太坏的时候,忽见有两个人从树林里走出来。陈石星大喜过望,连忙迎上前去。

  可是要打听金刀寨主的消息,却不能随便向人开口的,他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对方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即使他们知道,恐怕也未必敢告诉他。

  他正在考虑如何开口,那两个人已经和他打招呼了。

  第一个先自笑起来道:“今天运气总算不坏,碰着一个人了。”

  第二个跟着就问他:“你是山里的猎户吧。贯姓是——”他见陈石星手里提着一只刚刚射下来的大雁,但又没有背着弓箭,脸上不觉现出一点诧异的神情。

  这两个人的口音听得是同一个地方的人,但腔调却是有点阴阳怪气,听来颇觉得刺耳。

  陈石星怔了一怔,大为失望,“听他们的口气,他们似乎也是外来人,和我一样,他们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也是要找金刀寨主?”

  “我姓陈,是一个收买山货的小商人。你们贵姓?”陈石星只好先行对他们进行试探了。

  “我姓张,他姓王,我们是从大理来的。对不住,我见你拿着这头大雁,好像是刚刚打下的吧?我误会你是猎户了。原来你是一位老板,失敬,失敬。这可更好了!”

  陈石星不懂为什么是“老板”就比猎户更好,但听得他们说是从大理来的,却是不禁心头一动,分外留神了。

  陈石星故意说道:“我不过是在大同开一间小小的山货铺子,还是用朋友的钱开的。那算得是什么老板?”

  那自称姓王的人说道:“对了,我真糊涂,一听你的口音,就应该知道你是住在大同城里人。做你们这行生意的在大同城里是很多的,对吧?不论大小,总是一个老板。咱们今天能够在这个地方相会,也总算有缘。要是不嫌弃的话,咱们交个朋友如何?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向我们开口。”。

  稍加试探,陈石星立即发觉他们说的竟是连篇谎话。

  第一,他们自称是从大理来的,他们的口音却完全不像大埋人。

  这一点也许还可以解释为他们是客居大理的外地人,第二个破绽就更大了。陈石星只说他在大同开店,那姓王的却说一听就知道他是大同城里人。陈石星的桂林口音和大同的口音,正是所谓“南腔北调”,相差甚大的。

  第三个破绽,他们为何“对一个初相识的人,就说到要帮忙的话。虽然可以解释为他们听到陈石星是借钱开的铺子,故而有此表示,但这份热心,不也嫌过份了一点么?“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看来他们是有甚图谋的了。我暂且不忙揭破他们,听听他们还有什么谎话。”

  剑及履及,那自称姓王的汉子说过了要帮忙陈石星的话头之后,就拿出两封银子送他,说道:“陈兄,这一百两纹银,你拿去使用。”

  陈石星眉头一皱,“你我萍水相逢,我怎能就要你的银子?”

  那汉子笑道:“咱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常言道得好,朋友有通财之义,阵兄,你刚刚说过,宝号是借钱开的,这笔银子你就拿去还债吧,要是不够,咱们还可商量。”

  陈石星道:“纵然你们把我当作朋友,但常言道得好,无功不受禄,我也不敢要你的银子呀!”

  那汉子哈哈一笑,说道:“陈兄,你真是君子,那么,这样吧,你也帮忙我们一件事情,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收下这笔银子了。”

  陈石星道:“不知两位要我帮忙什么?”

  那姓张的男子慨声说道:“金刀寨主在什么地方,你可以告诉我们么?”

  陈石星假装吃惊的样子说道:“我,我是一个做小买卖的正当商人,可、可不知道什么金刀寨主、银刀寨主。”

  那姓王的汉子笑道:“陈兄,你不用害怕,我们不是公差,不会把你捉去坐牢。实不相瞒,我们是来投奔金刀寨主的。”

  陈石星道:“我委实是不知道呀!”

  那汉子眉头一皱,说道:“陈兄,这你就不老实了。我们是诚心和你交朋友的,请你也打开天窗和我们说亮话吧。”

  陈石星道:“你们要我说什么呢?我、我,委实是——”

  那姓张的汉子道:“别说你不知道了,倘若你不是和山寨有往来,你怎敢到这里来收买山货?”

  陈石星这才说道:“好,那我就和你们直说吧。不错,我是认识山寨的人,也可以带你们去找金刀寨主,但我可得先知道你们……”

  那姓王的汉子连忙说道:“陈兄,你要知道什么?”

  陈石星说道:“两位是从大理来的,大理段府的小王爷,不知两位可认识吗?”

  那姓王的汉子哈哈笑道:“实不相瞒,我们正是段府的门客。这次前来投奔金刀寨主,事先也是请准了小王爷的。本来小王爷也要来的,不过他是树大招风,暂时还不便轻举妄动。”

  陈石星缓缓说道:“原来你们是段府小王爷的亲信,失敬,失敬。”,

  那姓王的汉子哈哈笑道。”陈兄,如今你已知道咱们都是自己人了,你可以放心告诉我们了吧?”

  不料笑声未已,陈石星忽地出手,只听“卜通”一声,那姓张的汉子先给他点着穴道,倒在地上。跟着就抓那个姓王的汉子。

  那姓王的汉子本领高强一些,陈石星一抓竟没抓着他,他身躯一矮,霍地就是一个摔角中的招数“肩车式”反扳陈石星双肩,只要陈石星脚一离地,就要给他摔了出去。

  “摔角”是蒙古武士的看家本领,陈石星懂得中土的各派武功,摔角可没有学过,冷不及防,竟然被他举了起来。

  可是陈石星虽然脚已离地,那汉子却是抛他不动,肩头就像压着千斤重物似的。突然间肩头痛如刀割,琵琶骨已给陈石星抓着。

  陈石星陡地喝道:“你们不是汉人,你们是瓦刺鞑子!”

  那两人的身份突然给陈石星喝破,不觉都是大吃一惊,面色倏地变了。

  那自称姓王的汉子强辩道:“你的眼力不错,我们的确不是汉人,我们是大埋的彝人。只因知道小王爷和金刀寨主甚有交情,是以冒认他的门客。”

  陈石星冷笑斥道:“胡说八道,我刚从大理来,能够瞒得过我?我已经知道你们的身份了,你还不说实话,那只有自讨苦吃。好,先给一点厉害你尝尝!”

  陈石星手上加了把劲,那两人觉得浑身的关节都好像给利钉刺插一般,那自称姓张的汉子首先难以忍耐,叫道。”好汉,饶命!你松一松手,我说实话。”

  陈石星减轻抓他的力道,那人颤声说道:“我们是从瓦刺来的,但我们是奉命而来,身不由己。”

  陈石星道:“奉谁之命?所为何事?”

  在他减轻抓这姓张的汉子的力道之时,同时加重了抓那姓王的汉子的力道,那人杀猪般的大叫起来:“我,我也说实话了!”

  那冒称姓王的汉子说道:“我们是奉了将军之命来侦查金刀寨主的下落的。”陈石星所料不差,果然是瓦刺派来的“细作”。

  陈石星心念一动,赶紧便问:“那么金刀寨主原来在什么地方,你们料想是应该知道的了?说得详细一些,谁说得详细,我就减轻谁的惩罚。”

  那姓张的汉子道:“不错,我们来的时候,官长有张地图给我们看的,不过,不过……”

  那姓王的喘过气,抢着说道:“这张地图在我身上……”

  陈石星喝说:“好,你拿出来,你先说!”

  那人解下身上穿的皮袄,把皮袄撕开,拿出一张地图交给陈石星。陈石星心想:“收藏得如此秘密,要是我自己去搜,只怕还当真的搜不出来。”

  这两人争着说话,陈石星从他们的口中方始得知,原来瓦刺的内争已经平息,由三王子毛里核继承汗位,称这延可汗。整军经武,义图南侵。他们不怕明朝官兵,却怕金刀寨主。上次他们围攻大同,曾遭金刀寨主切断他们粮道之苦。是以这次定下计划,先要消灭金刀寨主,方敢长驱直人。

  可是金刀寨主深通兵法,他庸无定址,行踪飘忽,兵力固然是分散在荒山野岭之中,发号施令的“总舵”也是经常搬移的。瓦刺细作要想刺探军情,谈何容易。

  这两人是瓦刺边关守将巴尔塞元帅的手下,巴尔寒挑选这两个人来做细作,不是由于他们的武功好,而是因为他们都很机灵,而且会说汉语。

  那自称姓张的男子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请好汉手下留情。”

  陈石星冷笑道:“你们可以冒充汉人,这句汉人的成语,你却用错了,你们是刺探军情的细作,也敢自称使者?”

  那自称姓王的汉子忙哀求道:“我们虽然不是使者,也是奉命而行。请好汉念在我们说了实话!”

  “三天之前,你们是否到过云家?”陈石星问道。

  “实不相瞒,我们根本没有到过大同。凭我们这一点本领,也决计不敢去招惹云大侠。”那自称姓王的汉子说道。听他的口气,似乎还未知道云浩已经死了。

  陈石星不觉猛然一省,“这话倒有几分可以相信,他们若然是到过大同,应该听得出我的口音绝对不是本地人的。”

  陈石星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用力一捏,捏碎了两人的琵琶骨,喝道:“给你们金创药,你们自己敷上。不杀你们,已是便宜你们了,快给我滚!”

  打发了那两个奸细后,陈石星按图索骥,过了两天,果然找到了金刀寨主的旧日总舵,大大小小。约有十几座营垒散布在深山老林之中。但见两头黄鼠狼从一个碉堡中跑出,另一个营帐则飞起了一群乌鸦。陈石星见此荒凉景象,不由得心中慨叹:“想不到这个曾是英雄们叱咤风云的地方,如今却变成了禽兽牺息的所在。”

  此时早已是入黑的时分了,那些营垒是分布在方圆数里之内的山头的,陈石星料想无人,也无心踏遍每个营垒去视察了。他连日来奔波,颇有倦意,于是随便进入一个营帐,打扫干净。纳头便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忽地听得似是马嘶之声,陈石星惊醒过来,定一定神,知道自己没有听错,不觉喜出望外,“我的运气可还当真不坏,我只道守株待象,不知要守多少天的,谁知第一天晚上,就有山寨的人来了!”

  他听出是两匹马的嘶鸣,蹄声并不急骤,好像是有人牵着它们走,而不是骑着他们跑的。而且走的方向是离此而去,而不是朝此而来。

  陈石星不禁疑心顿起:“看来不像是山寨的弟兄重来旧地,难道是瓦刺另外派来的细作?”

  由于敌友未明,陈石星不敢便即露出行藏,当下披衣而起,悄悄地向刚才听到声音来处走去。

  马匹的嘶鸣声早已听不见了,但当他走过几座营垒,走到密林深处的时候,却忽地听见似乎是一个人在叹息的声音,从远处隐隐传来。

  陈石星伏地听闻,荒林夜静,他是具有深厚内功的人,听觉也比常人敏锐,声音虽远,也还可以听得清楚。

  只听得一个稍微有点苍老的声音叹道:“想不到还是找不着金刀寨主,像这样子守株待兔,不知何时才能够遇见山寨的弟兄?”

  谜底揭开,这个人原来是和他一样,都是来找金刀寨主的。

  一阵冷风吹过,陈石星似是被这阵冷风吹醒,忽地心念一动,“听这声音,竟是似曾相识,这人是谁?”

  正当他想跑去看个明白的时候,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了。

  声音清脆峭拔,是一个女子的斥骂声。

  “哼,你这个老狐狸的胆子可也算得真大,竟敢跑到这里来骗我!”

  听她的语气,那个人似乎是对她说了几句话来,不过陈石星没有听见。

  陈石星使出八步赶蝉的轻功,不过片刻,那个人说话的声音也听得清清楚楚了。

  “我说的可都是真话!”

  “哼,你骗别人可以,骗我可是不成。我早就知道有人冒充段府的家人,如今才知是你。”

  “我不是冒充的,你听我讲——”

  那女子的声音似乎十分急躁,没有听他分辩,唰的一刀就斫过来了。

  “姑娘,你莫动手!你若不信,可以请我们的小王爷来。我知道小王爷已经到了你们这里!”那人嚷道。

  那女子冷笑道:“见你的鬼!我看你的小王爷是瓦刺人吧?”

  那人“咦”了一声,说道:“你这么说,敢情是我们的小王爷还未来到?那就请你带我去见金刀寨主吧,金刀寨主会明白的!”

  那女子冷冷说道:“你要我和你去见金刀寨主,那也成呀!是你自废武功,还是让我代劳?”

  此时陈石星亦已来到近处,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只见那女子左手一把长柄金刀,右手一把短柄银刀,发话之后,双刀盘旋飞舞,着着进逼。

  她要把那人的武功废掉,将他当作俘虏,那人涵养再好,也是不由得动起气来。“我且把你的双刀夺下,再和你说。”他一出手,令那女子也不禁吃了一惊。他使的竟然是十分高明的七十二招大擒拿手!

  这晚是农历初七,一弯眉月,月色不是怎样明亮,但陈石星已是认出这个人来了。

  这人是曾经和陈石星在苍山之上交过手的那位老武顺宁广德。

  宁广德是段府在去年由“小王爷”段剑平亲自去礼聘来的教头,这次段剑平的桂林之行,他也曾一同去的。不过在段剑平约会陈石星那天,让他先回大理。陈石星也想不到他会在此出现。

  只见宁广德展开了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在刀光笼罩之下,依然是一派进手的招数。那少女以金刀主攻,银刀防守,一长一短的两柄刀,竟然使出不同的招数。宁广德失声叫道:“姑娘,请问金刀寨主可是令尊翁?”

  宁广德没有猜错,原来这个少女正是金刀寨主周山民的女儿周剑琴,周剑琴是一个性子好强的姑娘,突然给人喝破她的身份,她也无暇去仔细思量对方能够看出她的来历是何缘故,要是她肯这样想的话,她应该可以猜得中对方多半会是友人的。但她第一个反应却是:“他已经知道我是金刀寨主的女儿,要是我的双刀还斗不过他的一双肉掌,岂非连我爹爹的面子也要给我丢光了!”此念一生,攻得更急。

  一条黑影如飞将军从天而降,插在他们中间。来的这个人不用说就是陈石星了。他手里拿着一根刚刚折下来的树枝,身形一落,立即一招“分花拂柳”,树枝搭上银刀,把周剑琴那柄银刀引过一边,同时右掌一推,硬授了宁广德的掌力。

  宁广德身形一晃,陈石星退了两步,周剑琴也要脚尖打了一个盘施方能稳住身形。

  这刹那间,宁广德和周剑琴都是不由得大吃一惊!陈石星已改容易貌,宁广德认不得他。

  陈石星说道:“两位都是自己人,何必如此恶斗?”

  周剑琴道:“你凭什么这样说?”

  陈石星说:“因为我知道令尊是金刀寨主,我也知道这位老英雄是谁。”

  周剑琴哼了一声,说道:“老英雄,据我所知,他是冒充段府家人的奸细!”

  陈石星道:“周姑娘,你误会了。这位宁老师不是冒充的,他是如假包换的段府教头。”

  周剑琴吃了一惊,说道:“什么,你说他是‘宁老师’?有一位以鹰爪功驰誉武林的宁广德老前辈,莫非,莫非……”

  宁广德缓缓说道:“老前辈这三个字不敢当,宁广德正是在下。”

  周剑琴道:“你当真是那位宁老前辈?怎的我……”

  宁广德道:“周姑娘,你还有什么怀疑,请尽管问好了。”

  周剑琴想了一想,却不问他,回过头问陈石星。

  “你是什么人,你凭什么身份证明他是宁广德老前辈?”周剑琴问道。

  这一问把陈石星问住了,暗自踌躇,不知是和盘托出的好,还是暂时不告诉她好。

  “周姑娘,我来替宁师傅做保人总行了吧?”忽地有人说道。

  这个人牵着两匹马从树林中走出来,正是陈石星曾在七星岩见过的那个段剑平的书僮。

  周剑琴初时怔了一怔,看清楚了,大喜道:“啊,你是小洱子!长得这么高了!”原来段剑平的书僮出生在洱海之滨,段剑平就取“洱”字作他的名字。四年前曾经到过金刀寨主那里送信的。杜洱说道:“我们是昨天来的,因为不知你们搬到什么地方,只好在这里等待,希望你们会有人来。刚才我牵两匹马到山涧洗刷。我才一离开,想不到你就来了。”

  周剑琴道:“我是听得有人冒充段府家人,特地下山打听的。我想奸细或许会找到这个地方,所以来了。”

  杜洱笑道:“哦,有这样的事,怪不得你和宁师傅动起手来。这位宁师傅今年春天才到我们‘王府’的。”

  周剑琴向宁广德道了个歉,笑道:“不打不成相识,请恕我刚才冒犯。”

  杜洱道:“周姑娘,我们的小王爷和云女侠已经到了你们的总舵吧?”周剑琴道:“还没有呢。我正想问你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要知倘若只是云瑚来投奔她的父亲,她不会觉得奇怪;段剑平也来,这可就出她意料之外了。

  杜洱也觉到奇怪,说道:“咦,他们是骑着江南双侠的宝马来的,怎的还没有到?这件事说来话长……”

  说到这里,不自觉地向陈石星望了一眼,他回来的时候,刚听到周剑平在盘问陈石星,但他却还未曾知道陈石星的身份。要是外人的话,可就不便当着他的面说话了。

  周剑琴也倏地想了起来,说道:“对,你们‘小王爷’的事情可以迟一点告诉我。你先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杠洱说道:“奇怪,我好像见过他,又好像没见过他。”

  陈石星道:“小洱子,你的脚伤好了没有?”

  杜洱呆了一呆,又惊又喜,叫道:“你,你是……”

  陈石星向他使了个眼色。杜洱聪明伶俐,登时会意,说道:“周姑娘,我们小王爷的事情让宁师傅说给你听吧。我和这位朋友先叙一叙。”

  周剑琴听说是他的朋友,放下了心,说道:“好,你和这位朋友去叙叙吧,我在这里等你。”

  杜洱和他走到溪边,说道:“陈相公,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上你,你,你当真就是他?”看来他还是有点半信半疑。

  陈石星微微一笑,把衣袖在山溪里弄湿,抹了一把脸,说道:“对不住,我还不能尽露真相,但相信你也可以认得是我吧?”

  杜洱又惊又喜,说道:“陈相公,果然是你,你为什么扮成这个样子。”

  陈石星苦笑吟道:“行迈靡靡,中心遥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彼何人哉?”

  这是那日七星岩之会,陈石星临走之前弹奏的曲辞,弹完此曲,就把家传的古琴给这书僮,托他转赠给当时尚在昏迷中的段剑平了,杜洱听他重念这段曲辞,心里更无怀疑,叹道:“陈相公,你那天其实是不应该走的。你、你不知道!”

  陈石星道:“知道什么?”

  杜洱说道:“那天云姑娘找了你一整天呢!她踏遍桂林每个角落,晚上回来,形容都憔悴了,后来我家的小王爷,知道了你把他送到殷家,自己却走了之事,还把我骂了一顿呢。骂我不该让你走。”陈石星心里一阵凄酸,说道:“多谢他们对我关心,相信时间久了,他们就会慢慢忘记我了。”杜洱说道:“不,他们不会忘记你的!”

  陈石星摆一摆手,说道:“小洱子,咱们还是谈些别的吧。‘小王爷’的伤全好了吗?你确实知道他是和云姑娘来这里吗?为什么你又不跟他们一起?”杜洱说道:“好,我把别后的事情都告诉你吧。”

  “我家‘小王爷’中的毒虽然很深,但幸亏得到云姑娘的照料,殷宇又请名医给他医治,第二天就醒来了。接着几天他一面服药,一面自己运功疗伤。不过七天,就完全好了。

  “那天早上,他叫我把你送他那张古琴给他,弹了一曲,我跟了他许多年,从未见他流过眼泪的。那天他弹完琴后,我却见到他的眼角有泪珠沁了出来,在他弹琴的时候,云姑娘悄悄进来,他也没有发觉。”

  陈石星听了这话,眼角不觉也沁出晶莹的泪珠,强笑说道:“他喜欢我这张古琴,我很高兴。”

  杜洱继续说道:“琴声一止,云姑娘忽地说道:‘剑平,我的心思和你一样。’此时我方始发现她在旁边。我很奇怪,小王爷还没和她说过话,她怎的就知道小王爷的心思?”陈石星道:“琴音达意,何用语言?”杜洱说道:“小王爷抬起头来,说道:‘不错,咱们一定得找着他。”

  陈石星心情激荡,只听得杜洱继经说道:“第二天,他就和云姑娘离开桂林了。我本来要和他们一起去找你的,可是小王爷坚决不许,要我回去替他完谎,我没法,只好奉命。”

  陈石星诧道:“既然小王爷差道你先回大理,怎的你又能够这样快就和宁师傅来到这儿?”

  杜洱说道:“我离开公子不过三天,就在路上碰见了宁师傅了。”陈石星道。”宁师傅不是早就回去的吗?”

  “不错,宁师傅本是在你们约会那天,奉公子之命先回家的。我见到他也很诧异。”杠洱说道。”后来方始知道,原来他也没有回到大理,就在路上碰上王府派来的人。那些人是奉王太妃之命,来催小王爷回去的。据说老王爷病重,要他马上回去继承。”陈石星吃了一惊,“那他是非回去不可的了。”杜洱说道:“是呀,老王爷病重,我当然也不能替他说谎了。宁师傅本是快马赶回桂林报讯的,我也只好把真相告诉宁师傅,马上和他到这里来找小王爷了。”

  说到这里,杜洱忽然笑了起来。

  陈石星诧道:“你笑什么?你的老主人病重,还要笑?”杜洱笑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能泄漏秘密。宁师傅骗得我好苦。”

  “骗你什么?”

  “老王爷病重乃是假的。我把真相告诉宁师傅,宁师傅却到昨天,才对我说实话。原来老王爷最担心的正是他和江湖好汉在一起,王府派来的人最初也是不敢和宁师傅说真话呢,不过,因为有求于他,又知他的耿直脾气,后来还是说了。”

  “这里恐怕不久就有战事,为你们的小王爷着想,他也是回去的好。”

  杜洱叹了口气,说道:“要是我一个人的话,我倒巴不得在这儿赶赶热闹。但现在无论找不找着小王爷,我也要回去复命了。陈相公,要是你碰上我们的小王爷,可千万不要泄漏老王爷是假病的消息。”

  陈石星道:“你放心,我不会碰见他的。”

  杜洱若有所悟,半晌说道:“哦,你是要避开我们的小王爷。”

  陈石星默然不语,点了点头。

  杜洱又叹了口气,说道。”你是要避开他,我们却是特地来找他也找不着。真是奇怪,他和云姑娘比我动身早了三天,骑的又是江南双侠日行千里的竣马,怎的反而是我们先到。我,我真有点担心。”

  陈石星道:“也许他们是在路上有事耽搁几天。小王爷的功夫和云姑娘的武功都是十分了得,他们二人联手,千军万马也奈何不了他们。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的。”他虽然劝慰杜洱,却也不由得暗暗担心。

  杜洱继续说道:“本来我是一心希望我们的小王爷得到云姑娘的,说老实话,那时我对你一点也没有好感,巴不得你越早离开云姑娘越好。但现在我不是这样想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你是世上难得的好人,我也知道云姑娘真正爱的是你!请你听我劝告……”陈石垦打断他的话道。”你最初的想法并不错,我们的小王爷和云姑娘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我配不上她!”杜洱说道:“不,这只是你的想法。我们的小王爷和云姑娘都不是这样想。你要知道云姑娘是怎样谈论你吗?”

  陈石星连忙摇手道:“不,我不要听。他们对我这样好,我很感激,但我也该自量,我不能给人家笑话,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杜洱面上一红,“陈相公,你还在责怪我那天在背后说你的这句话?我真该打嘴巴,但请你大人莫记小人之过。”说罢,当真就要自打嘴巴。陈石星连忙将他拉住,说道:“我并没怪你,我是自己这样想的。”

  杜洱还要劝他,陈石星道:“小洱子,你不要说了。我是但求心之所安。我求你一件事情。别对小王爷和云姑娘说是你曾遇上我,也不要告诉宁广德。”

  杜洱叹道:“你救过我的性命,你一定要我这样做,我只好答应你。还有什么?”陈石星道:“还有一件事情,也要请你帮忙。”

  杜洱说道:“陈相公,你尽管吩咐好了,别说帮忙二字。你的事情,我小洱子就是赴汤蹈火,也要替你做到。”

  陈石星道:“多谢你的义气。我这次来找金刀寨主,并不是仅仅为了打听你家小王爷的消息,另外还有一位朋友的事情的。”当下把韩芷要投奔金刀寨主之事说给杜洱知道,请他转告金刀寨主的女儿,派人到那间茶馆去接韩芷。

  杜洱说道:“这点小事我一定替你办妥。但请恕我多嘴问你一句:你可是喜欢这位韩芷姑娘吗?”陈石星为避免他再罗唆,说道:“不错,我是很喜欢她,我们是结拜兄妹。”杜洱道:“你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到这里来?”

  这一问又令到陈石星难以回答了,半晌,只好说道:“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暂时我还不想在这里露出身份,我只能在外面帮金刀寨主的忙。”杜洱笑道:“这我就放心了。”

  陈石星诧道。”放心什么?”杜洱笑道:“我是替云姑娘放心。你怕见到她,而又不愿和那位韩姑娘一起与她见面。这证明你心里真正喜欢的是云姑娘,嘴里说的话却是假的!”

  陈石星忙道:“小洱子,你莫胡说!嗯,时候不早,我要走了,那件事拜托你啦。”他没有回去和周剑琴见面,便即悄悄下山。”

  在归途中他可是心乱如麻!

  小洱子的话在他心里掀起波澜,“云姑娘爱的是你,她不会忘记你的!”要不是小洱子告诉他,他还不知云瑚爱他竟是如此之深,不过他还是尽力把心底的波澜压下去:“纵然她永远忘不了我,我也并不后悔我这决定。爱一个人就该使她得到幸福,她做段剑平的‘王妃’当然是比嫁给我幸福得多!”

  压下心底的波澜,仍然带着几分惆怅,陈石星终于回到大同。

  已经是万家灯火的时分了。劫后的大同,有点钱的人们,似乎都已忘记了战争的创伤,更加追求享乐。夜市不逊白天,大街上还是人来人往。

  陈石星在热闹的大街走过,心境却是比在荒山里还更寂寞。

  用颤抖的手指,敲了敲茶馆的门。像是一个走进考场的书生,心中慌乱之极:“我怎样和芷妹说呢?”

  出乎他的意外,他没见着韩芷,他刚一进门,那老汉就对他说道:“我正要告诉你,就在你走了的第二天,韩相公也离开我们这里了。”

  陈石星吃了一惊,说道:“他为什么不等我回来?我是和他约好了的。你可知他去了哪里?”

  那老汉子笑道:“你别担心,他说他已找到了金刀寨主了。”

  陈石星大为诧异,说道:“他怎么会找到金刀寨主?金刀寨主那座山头我也未曾知道呢!难道他会跑到大同来吗?”

  那老汉道:“不是找到了金刀寨主本人,而是他碰见了一位知道金刀寨主所在的朋友。”

  陈石星道:“那位朋友是谁?”心里不禁甚为奇怪,“他根本就不认识江湖上的什么人物,却哪里来的这个朋友?那老汉道:“他没有告诉我。不过,他有一封信留给你。他说你看了就明白了。”

  陈石星接过韩芷留给他的那封信,拆开一看,信上写道:“我不想连累居停主人,他这茶馆也是要做生意的,每天人来人往,我女扮男装,若住得久了,恐怕也会给人看破。云家大屋反正没有人住,我权且做几天云小姐吧。住在她的绣房比在这里要舒服得多,对我也更方便,但我不便对主人明言,你不会怪我戏弄你吧?你一回来,请你到云家找我。”

  看了这封信,陈石星才知道她是故弄玄虚,不觉暗暗好笑:“她也真是顽皮,想了这个搬家的主意。其实住在云家恐怕比住在这里更加危险。”当下问那老汉道:“我走之后,可有公差去搜查过云家烧剩的房子吗?”那老汉道:“没有。自从云家那次出事之后,烧剩的房子就给官府贴上了封条,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开封,陈相公,你为何有此一间?”陈石星道:“没什么,我因为上次听你说过,有人自称是大理段王府的人来过这里打听云家的消息,是以问问。”

  陈石星和那老汉闲聊,知道在他离开这段期间,大同平静无事,更加放心。吃过了面,不知不觉已是三更时分。陈石星道:“我该走了,和茶馆的祖孙二人道别之后,便即悄悄偷入云家。”

  这是他第二次偷入云家,想起上次与云夫人相会的情形,心中不无感慨。“那次我以为会见着云瑚的,不料却是见着她的母亲。不过这次我是知道得清楚了,我将会见着的是冒充的云瑚。嗯,芷妹与瑚妹倒是有许多相同的地方,芷妹冒充她倒是很适当。不知她现在已经睡了没有?他正自胡思乱想,不知不觉走进了他曾经进去过的云瑚从前那间卧室。忽听得有琴声从房间飘出。陈石星一听,登时呆了。

  弹的正是诗经《黍离》篇的一节,正是那日他在七星岩上,在把他的家传古琴托杜洱送给段剑平之前,临别所弹的那一曲。不过在房间里的人并没有唱出曲辞而已。

  “行迈靡靡,中心遥遥。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悠悠苍天,彼何人哉?”

  陈石星呆着了:“我从来没对芷妹说过这件事情,怎的她恰巧在我来的时候,会弹出此一曲来,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

  但令他吃惊得呆了的还不是由于这首曲辞,而是由于他听到的琴音。

  不同的木材制成的琴会有不同的音质,寻常的人听不出来,经验丰富的琴师却能分别。

  他家的那张方琴是琴书上有记载的“焦尾琴”,音色音质都和普通的琴不同。陈石星突然听到焦尾琴弹出的琴声,吃惊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弹琴的技巧不是很熟练,但曲辞的感情却是很能表达出来,一种彷徨的心情化为琴音,引起了他的共鸣,“唉,芷妹怎的也有和我那天相同的心境。

  韩芷精于吹萧,颇通乐理,陈石星只道是她弹的无疑,上去轻轻敲门。“芷妹,我回来了,你弹的这张琴哪里来的,让我瞧瞧。”

  琴声戛然而止!房门便打开。可是出现在他的面前的却并非韩芷。

  他不由得又是呆了!

  刚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今他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竟然是他要避开的云瑚。

  云瑚倒没有他这样惊诧,打开房门,微笑说道:“我早就知道你来的,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好几天了。”

  陈石星讷讷说道:“你真的是云姑娘么?”

  他想起韩芷适于改容易貌之术,这刹那间,不由得疑心眼前的云瑚乃是韩芷所扮。

  云瑚笑道:“陈大哥,我和你分手不过一个多月,你就不认得我了?人可以冒充,你家传这张古琴是假不来的。”

  陈石星拿起那张古琴,仔细一看,可不正是他家传那张焦尾琴?其实他也无须再细看,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的。

  这张焦尾琴是他已经送了给段剑平的,段剑平和云瑚同来大同,这张方琴当然是只可能在云瑚手里,而不可能在韩芷手里。

  陈石星这才确信站在他面前的少女不是韩芷,不由得又惊又喜,“啊,你果然是瑚妹!”

  云瑚微微笑道:“你以为我是谁?”

  陈石星想起自己本来是要找韩芷,准备将她义父那封遗书给她看的,不禁面红,讷讷说道:“我以为你是我的一位朋友假扮的。”

  云瑚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问道:“什么样的朋友?”

  陈石星道:“是一位姓韩的姑娘,她,她……”

  他正要把韩芷的来历说给云瑚知道,云瑚已是先自说了出来:“她是丘迟的义女,丘老前辈不幸身故,你奉了她义父的遗命,和她结为异姓兄妹,是吗?”

  陈石星呆了片刻,愕然说道:“原来你已经见过了韩姑娘了?”

  云瑚笑而不答,忽地问他道:“你离开这里,到今天刚好是第十天,对吗?”

  陈石星道:“咦,你怎知道这样清楚?’他屈指一算,果然刚好十天,云瑚却说道:“那天晚上,你曾在我家门口经过,是吗?”

  陈石星恍然大悟,说道:“原来那晚我看见的那个人影是你。”云瑚说道:“那晚三更时分,我还没睡觉,忽然隐隐听得外面似乎有人。一声长叹,不知怎的,我就猜想可能是你。但我出去寻觅,却已经不见你了。”

  陈石星道:“我也曾经怀疑可能是你,但也怀疑可能是龙府派来的人。我不愿意惹事,因此我就赶紧走了。”云瑚叹道:“你不是害怕生事,你是要躲避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陈石星无言可对,低下了头,脸上神情尴尬之极。云瑚笑道:“那晚你没进来,但过了不到一个时辰,你那位芷妹却进来了。”

  陈石星道:“原来这样,怪不得你什么都已知道。”

  云瑚半嗔半笑的说道:“你现在还要躲开我吗?”

  陈石星啼笑皆非,说道:“我上了你们的当了。”

  云瑚说道:“你的芷妹是第二天搬到这里来的,她给你那封信也是在这间房间里写的。不过把你骗到这里来,却并不是我的主意,你不会怪我吧。”陈石星低声说道:“其实我也想见你的。”云瑚笑脸如花,说道:“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听了你这句话,不枉我在这里等你十天。”正是:

           但教情似金铀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