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广 陵 剑   作者:梁羽生

第十七回 恩怨难分悲侠士 琴萧合拍觅知音

  云瑚诧道:“你怎么看得呆了?”

  陈石星把信递过去给她,说道:“你看看吧,这不是很奇怪么?”

  云瑚笑道:“嗯,这人的文笔倒是不错,书法更佳。他想和你结交呢。”

  陈石星道:“我不是欣赏他的书法,我是奇怪,他怎么知道我要找的是谁?你听过葛南威这个名字么?”

  云瑚摇了摇头,说道:“爹爹在生之时,和我说过的一些武林人物,都是成名已久的的人物。这姓葛的年纪比咱们大不了多少,爹爹自是不会知道他了。爹爹没有说过,我也不知他的来历,不过从他这封信的语气看来,他却是知道你是什么人,也知道你要我的是什么人。我猜他所指的人不是一柱擎天雷震岳,就是铁掌金刀单拔群了。莲花峰离此远吗?”

  陈石星道:“莲花峰是阳朔境内的名山,就像独秀峰之于桂林一样,阳朔离桂林不到一百里,快马一天就可来回。”云瑚说道:“照他信上所说,雷大侠用和单叔叔可能就是在莲花峰上相会,而不是在桂林相会了。”

  陈石星道:“依你看,他这话可以相信吗?”

  云瑚沉吟半晌,说道:“这个葛南威乃是咱们昨日在路上碰的,那‘八仙迎客’中最后‘二仙’的那个男子,这是可以确定的了。”

  陈石星道:“他的信上已经写得清清楚楚,是在湘漓分界处听到我弹琴的,他又带着玉萧,当然一定是那个识得我这焦尾琴的少年无疑。”

  云瑚说道:“八仙迎客,定有盛会,葛南威既是‘八仙’之一,他约你到莲花峰相见,可知这个盛会定是设莲花峰上。那么一柱擎天雷大侠和铁掌金刀单拔群偕同赴此盛会,那也是意料中事了。”

  陈石星点头道:“你说得有理,咱们碰上的‘八仙’,每一个都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高人,那主人自必更是奢拦人物。也只有能够称得到‘八仙’的人物,才请得到雷大侠和单大侠这样的客人。”

  云瑚说道:“说不一定雷大侠就是那个主人也未可知。”

  陈石星道:“好,那么这个约会我是应该去赴的了,好在阳朔离此不过一天路程,咱们最后一天才去世还不迟,今晚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先去侦查那帮在我旧家的瓦砾场中翻泥动土的是谁。趁着还有两个时辰,咱们小睡一觉,先养好精神吧。”

  云瑚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陈石星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做了一会吐纳功夫,待到三更时分,轻轻一弹墙壁。们们的房间乃是相邻的,云瑚早已换上了夜行衣,一听到声音,便即穿窗而出。两人施展超卓的轻功,神不知鬼不觉的便溜出了那间客店。

  不过半个时辰,他们已是来到那片瓦砾场中,周围静悄悄的但闻虫声唧唧。

  云瑚说道:“似乎没人来过。”

  陈石星道:“咱们本来是守株待免,那‘野免’不定今晚就会自己撞来。不过希望虽属渺茫,也还是耐心守他一守吧。”

  云瑚说道:“好,咱们先找个地方躲藏。”

  好在山上到处是奇岩怪石,就在瓦砾场的不远之处,便有两块形如情人拥抱的石头,中间恰恰有可以让人们容身的空隙。

  过了一会,云瑚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咦,好像是当真有人未了。”陈石星道:“先别声张,且看来的是什么人吧!”

  片刻之后,瓦砾场中出现一个黑影。月色朦胧,看得不很清楚。但由于是陈石星很熟的人,定睛看了一会,还是认出来了。

  他认出这个人以后,不由得惊奇之极!

  云瑚悄悄问道:“是谁?”她从陈石星的神色之中,已经知道他认出此人。

  陈石星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是一柱擎天雷震岳!”

  来的竟是一柱擎天,非但陈石星没有想到,云瑚也是始料之所不及。低声问道:“出不出去会他?”

  陈石星道:“别忙,且看他做什么。”

  陈石星本来已是不再怀疑一柱擎天的,但想不到来的竟然是他,这刹那间,他不由得又是暗暗生疑了。

  “丘迟说过,一柱擎天嗜武如狂,少年时候,也曾想过拜张大侠为师。他是并不知道云大侠已经把刀谱和那几页无名剑法交给我的……”

  心念未已,早见雷震岳手里拿着一柄铁铲,果然就在瓦砾场中挖掘起来。

  陈石星心道:“好呀,原来一柱擎天果然是个伪君子,真小人。他是不是和尚宝山等人串谋害我爷爷,我还未有确切证据,不过他觊觎刀谱剑法,却是行为可耻了。他既是这样的人,那么害我的爷爷也不为奇。”他还未决定应该怎么做,忽见一柱擎天停下来了。

  月色朦胧,隐约可以看见一柱擎天乃是弯下腰来拨弄泥土。

  云瑚和陈石星咬着耳朵说道:“那个地方是咱们挖过的,他大概是看出咱们经来过了,奇怪,他今晚的行事……”

  陈石星冷笑道:“这有什么难猜,当然是来找寻刀谱和剑法的了。”

  云瑚说道:“纵然如此,内中恐怕也是别有因由。一柱擎天雷大侠我想是不至于贪图别人的东西的。”

  陈石星道:“哦,你还相信他是好人?”不过,他的心里虽然不能同意,却也不愿在此时此地与云瑚有所争辩,以防一柱擎天听见。

  云瑚用细如蚊叫的声音说道:“好吧,咱们先莫乱猜,且看他究竟干啥?”

  只见一柱擎天哼了一声,伸直腰躯,冷冷说道:“我只怕你们不来!”接着好似侧耳细听什么声音似的。

  陈石星吃了一惊,心里想道:“他心目中的‘你们’是指谁呢?难道他已经知道我和云瑚到了桂林,难道他已察觉了我们的声息?”

  一柱擎天忽地跑出瓦砾场,陈石星心头一震,只道已经给他发现,慌忙手按剑柄。云瑚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不可造次!”

  一柱擎天身形一闪,躲在一块岩石后面,就在瓦砾场边,距离陈云二人藏身之处不过数丈之遥。

  过了片刻,陈石星听得有脚步声跑来,来的是两个黑衣人。手中也是各自拿着一柄铁铲。

  陈石星方始明白,原来一柱擎天是早已听见夜行人的声息,他说的“你们”,是说的这两个人。陈石星不禁又是诧异、又是惭愧:“这两个人跑得这么近我才发现,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本领我和一柱擎天相比真是差得太远了!只不知这两个家伙又是何等样人?但看这情形,大概不会是一柱擎天的党羽。”

  心念未已,只见那两个人已是踏进瓦砾场中,不约而同的都是“咦”了一声。

  “看这情形,好像刚刚有人来过?”一个说道。

  “咱们可要小心一些,不知是何缘故,听说各地的高手纷纷来到桂林呢。其中有渭水渔樵,有湘江双侠,有市隐人屠,有黄石道人,甚至还有人说一柱擎天也回来了!”另一个人道。

  “啊,那不是正邪两派高手,差不多全都来了?”

  “就是呀,所以咱们非得特别小心不行。这些正邪两方的高手,不论哪一个人,都比咱们的本领高强得多!”

  “但也正因如此,咱们非得赶快把宝物挖出来不行!否则只要有一个知道这个所在,那就糟了。”

  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陈石星亦已听得清清楚楚。声音似曾相识,陈石星蓦地想了起来,云浩在他家中养伤的最后一晚,在地下的密室中打死了一个闯进来强盗,云浩就是因此将凝聚起来的真气全都耗掉以至不治身亡的。在他刚刚断气之后不久,有一帮强盗又来搜查,幸好未曾发现那个密室,就不知怎的似乎是给什么人吓走了。这两个人就是那帮强盗之中的两个。

  “怪不得他们知道跑来这里发掘,他们是抱着侥幸之心,希望可以找得到云大侠留下的‘宝物’。不过我也别忙对付他们,且看一柱擎天怎样?”陈石星心想。

  那两个人发觉刚刚有人来过,不觉有点害怕起来。正当他们在瓦砾场中嘀嘀咕咕,不知是赶紧发掘的好,还是暂且离开的好,一柱擎天雷震岳突然跃出,说时迟,那时快,一下子就到了他们的面前了。

  “你,你是谁?”那两个人大吃一惊,想要动手又不敢动手。

  “我是雷震岳。陈琴翁是我的好朋友,你们为什么跑到我的朋友家中翻泥动土?快说!”雷震岳喝道。

  “啊,原来你老是一柱擎天雷大侠,真是失敬了!我们是黑虎帮的,和毒龙帮也有点交情。”

  “我不管你们是毒龙帮还是黑虎帮,也没功夫和你们拉交情、套关系,快回答我的问话!”

  “雷大侠,我可请问你来这里作甚吗?说不定咱们都是……”其中一个慑慑嚅嚅说道。

  一柱擎天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什么东西,也配管起我来啦?现在是我向你们问话,你们赶快回答,你们来这里挖掘什么?你们背后还有些什么人?”

  “好,好,我都说给你听。雷大侠,请你耐心听我们禀告。”那两个汉子装作非常恭敬的样子,让一柱擎天放松戒备之心。听他们“禀告”,忽地不约而同的突然举起铁铲,向一柱擎天当头砸下!他们并非不怕一柱擎天,恰恰相反,而是恐怕说出真情,一柱擎天也不会放过他们。倒不如突施偷袭,说不定侥幸成功,杀掉一柱擎天,他们也可以名扬天下了。只听得当的一声,一柱擎天双臂一振,两柄铁铲都飞上了半空!

  一在擎天的掌力不但把两柄铁铲震得飞上半空,那两个大汉的胸口也同时如受铁锤一击,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呼声惨不忍闻!

  陈石星看得不禁暗暗吃惊,“一柱擎天果然名不虑传!就不知他是友是敌?”自忖自己虽然练成了无名剑法,只怕也是未必就能胜得过他。

  就在此时,忽地又有一条黑影捷如飞鸟的来到了瓦砾场中,身法之快,比起一柱擎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两个黑虎帮的汉子如遇救星,连忙向这人跑去,齐声叫道:“章师傅救我!”

  这个人不是别个,正是从前御林军中的第二名高手,如今则是龙府总教头的章铁夫!

  一柱擎天似乎并不认识他,脚步不停,长臂一伸,仍要抓那两个汉子,喝道:“旁人给我滚开,否则可休怪我不留情面!”

  章铁夫纵声笑道:“你想杀人灭口么?”笑声中双掌猛的劈出,四掌相交,发出郁雷也似的声音,震得躲在数十步之外的陈石星都感到耳鼓嗡嗡作响。

  看来双方竟是功力悉敌,一柱擎天晃了两晃,章铁夫倒退三步,方能稳住身。

  云瑚说道:“大哥,你还在犹疑什么?咱们当然应该出去帮一柱擎天!”

  陈石星尚在踌躇未决,低声说道:“一柱擎天不会输给他的,咱们看一看再说吧!”不料就在这一瞬间,当前的形势又是突然一变。

  那两个汉子躲到章铁夫背后,正自以为有了护身符,不料章铁夫突然反手一掌,把这两个汉子一齐击毙!临死之前的惨叫吓得云瑚也是不禁为之毛骨惊然!

  一柱擎天喝道:“好呀,原来是你想要杀人灭口!你是何人?”

  章铁夫笑道:“雷大侠,我是帮你下手。反正这两个人亦已给你的掌力震伤内脏,决计不能活了,何必还要让他们多吃苦头?”

  一柱擎天冷冷说道:“阁下好狠的手段,雷某还要领教数招!”

  掌风呼呼,砂飞石走。闪电之间,双方已是拼了三掌,最后一次双掌并不相交,章铁夫侧身一让,两股掌力向同一方向扫去,“轰”的一声,把一块石头打得粉碎。

  云瑚正想叫陈石星出去,场中却忽然罢手不斗了。章铁夫闪过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一柱擎天怒道:“你笑什么?”

  章铁夫笑道:“久闻一柱擎天刀掌双绝,今日幸会,果然名不无虚。只是你和我拼掌,却是未免有点不聪明了!”

  一柱擎天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打不过你?”

  章铁夫道:“不是这个意思。咱们已经对了四掌,料想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何人了吧?咱们再比下去,或许是我斗不过你,你要胜我,恐怕少说也得三百招开外吧。再过三两天,你还要赶莲花峰之会呢!在那个场合里,说不定还会有人与你为难的。我对你却并无恶意,你何苦为我耗损真力?”

  一柱擎天呆了一呆,说道:“阁下的混元一忌功也是我生平仅见,你太客气了,再斗百招或许是我输给你也说不定。当今之世,有如此深厚的混元一忌功的只有一人,敢情阁下就是二十余年之前,与丘迟并称御林军中两大高手的章铁夫么?”

  章铁夫笑道:“多谢雷大侠给我脸上贴金,章某愧不敢当。现在咱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吧?实不相瞒,二十年前,我已是想结识你了,只恨无缘识荆。”一柱擎天缓缓说道:“多承抬举,你想和我说什么?”

  云瑚诧道:“怎的雷大侠好像和他越说越客气了?”

  陈石星冷笑道:“什么大侠,我看他们乃是一丘之貉!”他自忖双剑合壁,要胜章铁夫虽然能够,已是不易,倘若一柱擎天当真与章铁夫是“一丘一貉”,那只怕双剑合壁也是要败给他们联手的了。

  云瑚摇了摇头,看来她还是不敢相信一柱擎天竟然和章铁夫是“一丘之貉”,但发生在眼前的事她却无法解释,只好依从陈石星的话,先看下去再说了。只听得章铁夫说道:“你一定怀疑我来这里做什么?”一柱擎天道:“不错,我正是要问你这句话!”

  章铁夫笑道:“雷大侠,你又来这里做什么?”一柱擎天哼了声,说道:“你这是明知故问!”

  章铁夫笑道:“如此说来,雷大侠是承认了来此的目。是和这两个黑虎帮的目的相同了?”

  一柱擎天道:“你也是这个目的吧?”

  章铁夫哈哈笑道:“雷大侠,你猜错了。看来你是未曾知道!”一柱擎天怔了一怔,说道:“知道什么?”

  章铁夫道:“张丹枫的剑法早已有了得主,你还在这里发掘,翻遍了每一寸泥土都是没有用的!”

  一柱擎天似乎吃了一惊,亢声问道:“得主是谁?”

  章铁夫道:“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

  一柱擎天道:“二十岁左右的少年。他是不是姓陈?”

  章铁夫笑道:“我知道你已经猜着是谁了。但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这小子是你老朋友的孙儿的!”

  一柱擎天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得主?”

  章铁夫说道:“就在不到十天之前”,我刚和他交过手。”

  一柱擎天道:“哦,你这次来桂林,为的就是要找这小子吧?”

  章铁夫淡淡说道:“那也并非全是为他。”

  一柱擎天道:“啊,对了,听说你是在龙大人那儿得意?”

  章铁夫哈哈一笑,看来甚是得意,却不回答一柱擎天的问话,半晌说道:“雷大侠,你和我可能不是一条线上的朋友,但有一桩事情,咱们要是能衷诚合作的话,却是对大家都有好处的,你愿意和我谈这宗交易吗?”

  一柱擎天道:“请说!”

  章铁夫笑道:“桂林三花酒我是闻名已久的了,你请我喝一杯好吗?”

  一柱擎天翟然一省,笑道:“对,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你来到桂林,我也该稍尽地主之谊,就请你和你的朋友到小处喝一杯吧。”

  章铁夫哈哈笑道:“雷大侠,人真聪明,一猜就猜到了这宗交易还有别的朋友也要插手。好,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陈石星待到不见他们的影子之后,叹口气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话当真不错。瑚妹,你还说我错疑一柱擎天么?”

  云瑚说道:“我还不敢相信雷大侠当真如此之坏?”说不定另有用意?”

  陈石星道:“什么用意?”

  云瑚说道:“我也猜想不透,不过从章铁夫的口气之中,却可证明雷大侠并非早就和龙家有勾结的。他不是说他和雷大侠本来不是一条线的。”“

  陈石星道:“但他们却要合谋害我!”

  云瑚说道:“他们没有如此说呀?”

  陈石星道:“他们谈的什么交易,还能是别的么?”

  云瑚说道:“虽然我亲耳听见他和章铁夫的谈话,亲眼看见他和章铁夫一同离开,但我还是不能相信一柱擎天竟与章铁夫同流合污,串谋来害咱们,好在反正最多不过三天,事情就可以水落石出。”

  陈石星道:“你是指三天之后的莲花峰之会?”

  云瑚点了点头,说道:“葛南威说,你在莲花峰上会见到所要会唔的人,我想十九就是一柱擎天了。说不定单叔叔也在那儿。那时你可以当面问个明白”。

  陈石星微喟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云瑚本来是相信一柱擎天的,但她也是不能解释刚才所见所闻之事,陈石星是如此疑虑,她的信心也不禁有点动摇了,半晌说道:“那么莲花峰之约,咱们去呢还是不去?”

  陈石星道:“去当然是要去的。不过,却也不能不小心提防。葛南威是怎样的人,咱们也还一无所知呢。虽说看来似乎是个侠义道。”

  云瑚沉吟半晌,说道:“你是害怕说不定是葛南威也是和一桂擎天串通了的?”

  陈石星道:“但愿不是如此。”

  云瑚说道。”倘然他们真是合谋,你这一去岂非自投罗网?”

  陈石星道。”我正在想个法子要怎样去呢?”

  云瑚不敢打断他的思路,走了一会,不知不觉之间,已是踏过花桥,就将回到他们那间客店了。云瑚问道。”想出法子没有?”

  陈石星笑道:“明天早上我和你说。”云瑚嗔道:“你卖什么关子?”陈石星笑道。”不是卖关子,这法子是否可行,要到明天早上方才知道。”

  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那间客店,已是五更时分。云瑚胡乱睡了一觉,醒来之时,已是红日当窗。

  梳洗过后,过隔邻敲陈石星的房门,房门却没回答。店主人走来说道:“陈相公一早就出去了,他说待会儿就回来的。你老先用早点吧。”

  吃过早餐,云瑚在房间里等了又差不多半个时辰,栋石星方始回来。

  “啊,你到哪里去了?”云瑚问道。

  “我雇了一条船,待会儿咱们就动身到阳朔去。房饭钱我已结算清楚了。你收拾行囊吧。”

  “马上就去吗?为什么不走陆路?”云瑚不禁有点诧异了。

  陈石星笑道:“你听过‘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这句话么?从桂林到阳朔,溯江而上,那是风景荟萃之区,咱们一叶轻舟,徜徉山水之间,可以从容浏览。倘若骑马从陆路走,那可当真是走马看花了。”

  云瑚说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样闲情逸致。”

  陈石星笑道:“反正咱们留在桂林,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做。不过,我之所以要从水路去,当然也并非只是为了浏览风景。”

  云瑚笑道:“你别以为我胡涂,我也猜想到了,葛南威约你三日之后在莲花峰相会,咱们要是从陆路去,恐怕难逃他们的耳目,你是害怕这个,对吗?”

  陈石星笑道:“你很聪明,一猜便着。咱们提早坐船去,他们可能是想不到的。小船可以直达莲花峰下。我已算准时间,恰好在第三天的晚上到达。咱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上山。

  云瑚道:“咱们的坐骑怎办?”

  陈石星道:“可以留在桂林。”

  云瑚说道:“托这间客店的主人照料么?你就敢这样相信他?”

  陈石星低声道:“那个舟子是我的少年朋友,小时候我在漓江边常常和他一起玩的。”接着笑道:“他初时觉得我似曾相识,可还不敢相认。后来我唤他的小名,他才大喜如狂。这个朋友是绝对可以相信的。”

  云瑚说道:“你是要把这两匹马寄养在他家中?这是咱们从江南双侠借来的坐骑,万一失了怎办?”

  陈石星道:“也只好冒个险。要说万一碰到意外的话,咱们骑马到阳朔去,可能碰上的意外说不定会更多更大。”他这么说,云瑚只好同意了。当下陈石星带领云瑚从客店出来,走到花桥底,他那舟子朋友,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

  那少年舟子看见云瑚这样俊秀人物,更为诧异,不过他却是相当机灵,陈石星又是与他先说好了的,是以也没多问,完全像招待客人一样招待他们。陈石星把两匹坐骑交给他的家人带回去,便即下船。

  小舟开行之后,那舟子方始笑道:“陈大哥,一别数年,你阔起来啦,这几年你是在哪里得意?怎的今日方始荣归?”陈石星笑道:“什么得意?什么荣归?这几年我不过是靠着这张琴在江湖上混饭吃罢了。小柱子,说实话,我还羡慕你呢。你有这条小船,不必受人家的气,凭自己本领就有饭吃,在江湖上混,那苦处却是不足为外人道的。”

  那舟子道:“这话也说得是,我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江里有的是鱼虾,虽然有时辛苦一些,倒也穷得快活。小石子,那年你家遭受火灾,听说你爷爷烧死了,又没见你,不知你生死如何,我心里真是非常难过。好不容易盼到今天,终于把你盼回来了。小石子,你有钱也好,没钱也好,我对你都是和以前一样。你不如回来吧。咱们哥儿俩一同捕鱼,不很好吗?我还想跟你学弹琴呢。”这番话说得十分诚挚,陈石星不觉眼角沁出泪珠。

  “我不是回来了吗?将来我是准备重建家园,就像爷爷一样,在七星岩下过这一生的。不但我要回来长往,这位朋友也要在这里住下去的。”

  “真的?嗯,你这位朋友高姓大名,我还没有请教呢?”

  云瑚捏了一个假名,说道:“对你们贵地的风景,我是早已仰慕的了。我是真的想做桂林人的。不过我恐怕还要回故乡一趟,然后再来。”

  舟子笑道:“你先看一看桂林阳朔的风景也好,看过之后,你更想来了。你是小石子的朋友,我是十分欢迎你来的。”

  云瑚道。”陈大哥,原来你的小名叫小石子,我现在才知道。”

  舟子笑道:“我和陈大哥小时候都是互相叫对方的小名的。他的名字是陈石星,我唤他作小石子,我的名字是刘铁柱,他就叫我小拄子。”

  说话之间,小舟已是顺流而下,在平如镜面的漓江之上,滑行于波光流影之间了,叠彩山、还珠洞、伏波山等等奇峰异洞,随着船身的移动,缓缓向后退去。不多久已是过了穿山和斗鸡山。穿山矗立江心,有岩洞可容小舟通过,据说是汉朝的大将军马伏波一箭射穿的。斗鸡山形如振翅昂头的公鸡、气象峥嵘。云瑚不禁欢喜赞叹,说道:“我以前读韩愈的诗,水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还以为是诗人的夸张,天下哪有这样清丽的山水?如今身立其境,果然是如在画图。”

  陈石星道:“写漓江这一带风景的,还两句名诗:高眠翻爱漓江路,枕底滂声枕上山。是明初俞安期写的。”

  云瑚躺在舱中,仰望山景,笑道:“果然是枕底涛声枕上山。写得真妙。”

  舟子忽然笑道。”你们谈的什么诗词歌赋我都不懂,不过喜欢坐船到阳朔去看漓江风景的外地客人可真不少,尤其是这两天。”

  陈石星正想向他打听,乘机问道:“这两天的许多外地的游客雇船到阳朔去吗?”

  舟子说道:“是呀。前天就有几个北方口音的客要雇我这条船,后来他敢情嫌我这条船太小,改雇了贺老三的那条大船。”

  陈石星道:“阳朔有什么奢拦人物吗?我的意思是说像一柱擎天雷大侠这样的奢拦人物。”

  舟子说道:“不错,我想起来了。阳朔有个富豪,听说家里养有许多武师,他本身也会武功。当然没有雷大侠的名头那么响,但也远近知名。听说他过几天做六十大寿,说不定那些外地客人是从各处赶来给贺寿的。”

  陈石星忙道。”那个人是谁?我却不知阳朔有这么一位奢拦人物。”

  舟子说道:“这人姓杨,名虎符。听说他的家就在碧莲峰上。我也是这两年常去阳朔,才听人说起他的。”

  陈石星心里想道:“在江湖上我可没有听人提过杨虎符此人,恐怕只是阳朔的土皇帝一流人物吧?以他的身份,恐怕也还不配请得动八仙迎客?但也许是我见闻不广。待到了阳朔,再查个明白。”当下问道:“今天有没有外地的客人坐船到阳朔去?你知道吗?”

  舟子说道:“雇船的外地客人,昨天起就没有了。你知道的,走水路到阳朔要三天两夜,比走陆路慢得多,走水路的客人,大概都是想从容浏览风景,所以提早动身。要是今天才坐船去,就赶不上那位杨大爷的寿辰正日了。”

  陈石星正是担心走陆路会碰上江湖人物,惹起注意,才走水路的。听了舟子朋友这番话,方始放心。

  那舟子忽地又想起一事,说道:“你刚才说起一柱擎天雷大侠,我倒想起来了。你爷爷不是他的朋友吗?在你家遭遇火灾之后,他还来向我们打听过呢。”

  陈石星道:“不是听说一柱擎天在那一年也不知怎的失踪了吗?”

  那舟子道:“是呀,这件事可是有点古怪,就在你家失火之后的第二天晚上,雷大侠的家也给一把火烧干净。随后也就没谁见过雷大侠啦。”

  陈石星道:“那他是几时向你们打听的?”

  那舟子道:“那是雷家失火之后的第三天。不过不是雷大侠自己来,是他的一个老家人来向我们打听你们祖孙。”陈石星道:“他不去找寻主人,反而来关心我们,这倒真是有点奇怪了。”

  舟子说道。”雷大侠人称一柱擎天,这外号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知?”

  陈石星道:“我听爷爷说过,他这外号包含有两个意思,一是将他比作桂林的独秀峰,乃是天南一柱;二是说他爱护朋友,如擎天一柱,抱庇有难之人。”

  那舟子道:“是呀,你既然知道,那就没有什么奇怪了,雷大侠可真是个够朋友的人,据那个老家人说,在你家失火之后的第二天,他本来要亲自来看的。只因午后方始得到消息,适值家中又来了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是以无暇抽身。他特地嘱咐那老家人来打听你们祖孙的消息。那老家人就在当晚离开雷家,到东门外一个亲戚家里住,准备第二天一早,就近到七星岩你家察看和打听消息,不料当晚雷家也遭火灾,那家人侥幸逃过一场灾难,也不知主人生死如何,由于这个突发的意外,所以他才延迟至第三天方才找着我们,打听你家的消息。

  “那老家人说,不管主人是生是死,他的嘱咐还是要照办的。首先要知道你们祖孙确实的消息,是生是死,生养死葬,他都要替主人完成心愿,照顾你们。只可惜他向我们打听,我们却是不知。唉,雷大侠对朋友如此义气深重,我虽然不觉得特别奇怪,也是不禁为之感叹了!”陈石星冷笑道:“他这样关心我和爷爷,我也是感激莫名,不知应该如何报答他了。”

  那舟子似乎没注意到陈石星的态度有异,继续说道:“最近我听到风声,说是雷大侠尚在人间,前几年他是在失火之后到外地去的,如今已回来了。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愿天怜善人,这是真的。”陈石星不由得又是心中冷笑:“昨晚我还见过他呢,但这个许多人心目中的‘善人’,却是和豪门的鹰爪同在一起。”当然这件事情,他还是不便告诉这个舟子的,虽然这个舟子是他少年时代的好朋友。小舟续向前行,到了宽阔的江面。江上有六七艘“渔鹰竹筏”,正在捕鱼,云瑚未曾见过,看得出了神。

  “渔鹰”即是鸬鹚鸟,漓江的渔民善于训练鸬鹚鸟潜水捕鱼,故此唤作渔鹰。但见竹筏上一只又一只的鸬鹚。按照主人所发的讯号,一探头便钻到波心,当它们从水里冒出来时,嘴里已是衔着肥大的鲜鱼,跃上木筏,乖乖的献给主人了。云瑚笑道:“真是有趣,鸬鹚为什么不吃鱼呢?”

  那舟子道:“它的颈上是套着铜环的,大鱼吞不下去,只能吃小鱼。你瞧,它的主人现在不是换了一条小鱼让它吞食吗?”

  那只鸬鹚,给主人献上大鱼,换来一条吞得下的小鱼,又心满意足的潜到水里去了。

  云瑚说道:“你们渔民真是聪明,会训练鸬鹚捕鱼,这种鸟也真有用。”

  陈石星淡淡说道:“我可不喜欢鸬鹚!”

  云瑚翟然一省,说道:“不错,它像是豪家所蓄的鹰大。专欺负弱小的人,好换取主人的冷饭残羹。”

  舟子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比喻可有点不伦不类,渔民怎能和豪家作比?”

  云瑚笑道:“我只是就鸬鹚本身来说,对不起,我忘了鸬鹚是你们渔家的宠物了。”

  陈石星忽地冒出一句话来:“但愿咱们不至于变成鸬鹚口中的鱼!”

  舟子似懂非懂,点了点头,说道:“这两年渔税又加重了许多,我们做渔民的也真是有点害怕会像小鱼一样给别人吞下去呢。”

  第二天小舟出了临桂县属,开始进入阳朔县境。朝阳透过红霞,两岸群峰都给映照得红艳艳的。彩云倒洒江面,水天一抹,天水相连,简直分不出是水是天。

  过了两个浅滩,奇峰突起,舟子抬着一座形如紫金冠的山峰,说道:“这就是阳朔的第一座名山冠岩了。”

  冠岩是一座临江的岩洞,陈石星虽没游过,却也久闻其名。对云瑚说道:“我读过一段前人评述桂林诸洞的文字,背给你听:大抵桂林岩洞,爽朗莫如龙隐,幽逮莫如楼霞(即七星岩),而寒冽清幽,兼山水之奇者,则莫如冠岩之胜!嗯,小柱子,听说这冠岩是可以乘小舟进去的,是么?”

  舟子说道:“水涨的时候,洞口淹没,无法深入。现在水浅,或许可以进去,咱们试试。”

  小舟缓缓划入洞门,内部开朗,钟乳纷呈,如剑如戟,蔚成奇观。洞内一脉清泉从暗处流出,入口清冽,沁人脾腑。陈石星道:“从前有个诗人名叫蔡文曾的,写过一首咏冠岩的待,诗道:‘洞府霏霏映水门,幽光怪石白云堆,从中一脉清流出,不识源头何处来?’这诗句倒是显然描述冠岩的实景,不似老杜吟咏桂林的诗是向壁虚构。”

  内洞狭窄,无法深入,但微弱的天光,自顶照射,也可看见周围高峭的石壁,苍苔石乳五光十色,奇丽无俊。云瑚赞叹道:“冠岩能与七星岩相提并论,果然名下无虚!”

  出了冠岩,前面就是阳朔一个著名的风景绣山了。

  绣山,山如其名,远远看去,有如一幅高悬七彩锦绣,红、黄、褚、绿、青、蓝、紫……山上各种颜色的岩石,在峭壁上织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图案!

  云瑚衷心感叹:“啊,真美!陈大哥,好在我听你的话走水路,否则可是错过眼福了!”

  舟子忽道:“小石子,请你弹一弹琴给我听好么?你知道小时候我是很喜欢听你爷爷弹琴的,我还记得他老人家最喜欢坐在七星岩上那个石台,面对漓江弹琴。他说要在好山好水的地方,才能弹出好听的琴音。”

  这段江面乃是漓江中游,渔鹰筏子早已没有了,远处只有几只渔船,料想去给杨虎符拜寿的客人,决计不会坐这种渔船,不怕给江湖人物听见。

  陈石星在这如画的山光水色之中,也是不禁逸兴纷飞,好友之请,难以推辞,于是为他弹了一曲“水乡吟”。琴声宛若与水声拍和,听得云瑚与那舟子都是心神如醉。一曲告终,那舟子说道:“小石子,真有你的,你弹得这么好听,就像当年你的爷爷一般。”云瑚则在笑道:“陈大哥,你今天弹的,可当真是不折不扣的高山流水之音了!”

  余音袅袅,散在山巅水涯,忽地远处隐隐传来一声长啸,好像是为这美妙的琴音喝采,陈石星吃了一惊,好生后悔。那舟子道:“咦,小石子,你怎么啦?神色好像有点不对?”

  陈石星道:“没什么。小柱子,你听见啸声么?”那舟子道:“我没有留意。恐怕是你听错了吧?”

  陈石星道:“没错,我听见的真是人的啸声,不是水声。”

  那舟子笑道:“真是啸声,也不值得奇怪。这里的人最喜欢唱山歌的,据说古代柳州的歌仙刘三姐也曾到过这里唱歌呢。小伙子和姑娘们在山里对歌,唱得兴高彩烈之时,高声呼啸,是极寻常之事。”

  陈石星不知啸声是从何处山头传来,远近既难判断,发啸之人是否具有内功也就难以推测了。他只好希望是如这舟子所说了。

  这一天风平浪静,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只不过陈石星的心情稍微受了影响,对跟着的水色山光,也只是如走马看花了。

  第三天江面的水流转急,接连经过几个险滩。云瑚兴趣颇高,笑道:“我也想起两句诗:滩走奔雷因石急,峰回残雾倚风行。虽然是咏巫峡,此处也颇有这个意境呢!”

  陈石星赞道:“滩走奔雷因石急,峰回残雾倚风行。气象雄奇,意境超脱,真是好诗。我也想起两句吟咏漓江的佳句:几程漓水曲,万点桂山青。却记不起是谁写的了。”说至此处,忽地如有所触,半响,微微说道:“我想人的一生,恐怕也是有点像这漓江一样,有时是水平如镜,有时却难免波涛起伏。’”

  云瑚笑道:“好端端的你又生起什么感慨来了。”

  陈石星道:“你说不是吗?前几年我和爷爷在七星岩下隐居,日子过得何等平静安宁,这几年在江湖上过的日子却是涛惊波紧!”

  云瑚说道:“漓江到底是平静的时候多,要是我的一生能够像漓江一样,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舟子笑道:“你们说的什么我不懂,我却喜欢这里的江流湍急。像这样的顺风顺水,中午时分就可以到阳朔了。”上船之时,他们本来是准备今天晚上才能到达的。

  陈石星道。”不,我倒不想太早就到阳朔。还是按照咱们原来的计划,最好是入黑时分,泊舟莲花峰下吧。”

  舟子怔了一怔,说道。”啊,你是想多点余暇,观赏风景?”

  陈石星道:“是呀,要是想赶路的话,我们早已骑马从陆路走了。倘若乘船也如走马,走马看花,那还有什么意思?”

  舟子笑道:“要船走得如同奔马很难,要走得慢那还不易,你看我的手段吧,你要入黑的时分靠岸,我就给你刚好入黑的时分靠岸。”

  陈石星为了免致舟子起疑,把要小舟走得慢的原因说成是为了从容浏览风景。但当小舟过了几个险滩,进入引人入胜的二郎峡之时,他却当真是给眼前幽美的风景吸引了。

  进入二郎峡,江流重又惭复平静。陈云二人倚船栏眺望“九马画山”,但见九处高峰相连,眼前展开的好像一幅瑰丽的七彩长卷,绣山和它相比,又如小巫之见大巫了。

  云瑚说道。”这山名倒是有点古怪,为什么叫做九马画山?”

  陈石星道:“你仔细瞧瞧,那九座山峰,是不是都像奔马?”

  云瑚说道:“那么那个‘画’字呢?”

  陈石星道:“也许是说这里的奇山异水好像画图吧?”

  舟子说道:“这倒不是,它的得名是有一个传说的。”云瑚甚感兴趣,问道:“这传说想必是很有趣的了?”

  舟子说道:“不错,很是有趣。据说古代有一个巧夺天工的名画师,画了九匹奔马,那九匹马变成神马,跑到这里,变成了九座山峰。”

  过了九马画山,不多一会,舟子指着一座山峰说道:“这是画僮山,过了画僮山,就是阳朔县城了。”在淡金色的晚霞中,云瑚凭栏眺望,只见那座山峰果然像是一个梳头的书僮,双手垂立,姿态文静。

  舟子把时候拿捏得准确之极,刚好入黑时分,舟泊碧莲峰下。那碧莲峰也是和独秀峰一样,孤峰突起,一柱擎天,但似乎比独秀峰高得多。天已入黑,山谷看得不很清楚,但仍然隐约可以看见一峰之上又分为五瓣,形似盛开的莲花。石壁磷峋,含青吐翠,意态幽绝,云瑚赞道:“碧莲峰果然是名不虚传。阳朔山水甲桂林这句俗话,虽然或许稍为夸张,但有此一峰,亦已足以和桂林的名山分庭抗礼了。”

  舟子将船靠岸,说道:“天已黑了,你们还是在船上过一晚吧。省得去找客店麻烦。我抓两尾鲜鱼给你们做晚餐!”

  陈石星笑道:“小柱子,我倒想看看你捕鱼的手段,不过在吃过晚饭之后,我们还是要上岸的。”

  舟子说道:“你们要游玩地方,也总得白天才行呀。何必麻烦去找客店?”

  陈石星道:“我们另有去处,不必住客店的。”

  舟子说道:“什么去处?”

  陈石星道:“实不相瞒,是有个新相识的朋友约我们来的。”

  舟子不便再问下去,心头却是隐隐有点疑惑,心想既是有朋友相约,为何一定要待到天黑时分方才靠岸,早点来到不更方便吗?

  陈石星也知道舟子已是起疑,吃过晚饭,说道:“小柱子,你我是从小一起玩到长大的朋友,我本不应该对你有什么隐瞒的,实不相瞒,我这次来阳朔,并非只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还有别的事情,但这件事情,你知道了无益有损,所以我要请你原谅,不能告诉你了。三天之后,我准备回到你的家里,但也说不定,万一不能回来,那就要请你替我照料那两匹马,将来会有人向你取回的,只要他说得对,你就给他。”当下将江南双侠的姓名、相貌说给舟子知道。掏出一锭约莫十两重的银子,给他当养马的费用。

  舟子吃惊不已,呆了好一会子,方才说出话来。

  “小石子,银子你收回去。我虽然穷,两匹马还养得起的。但我可在担心,为什么你有准备不能回来的打算。你老实告诉我吧,你做的事情是不是可能有性命之忧的?”舟子问道。

  陈石星笑道:“天有不测之风云,我不过是在作万一的打算罢了,大概还没有这样的危险。你也不必太过担心。”

  舟子说道,“小石子,你不要去了,好吗?”

  陈石星道,“这次的约会对我关系很大,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去的。现在我不能够告诉你,但要是我能够回到你的家里,我会说给你听的。”

  舟子说道:“好,那我也不回去了,我在碧莲峰下等你。”

  陈石星道:“不,我不想你卷入这个漩涡!”

  舟子摇了遥头,说道:“不,这次请恕我不能听你的话,咱们从小就常常说过的,有福同享,有祸同当,你还记得吗?”

  陈石星见他坚持,只好说道:“那么这样吧,你等到明天日出之时,我不回来,你就一定要回去。千万别打听我的消息!”

  舟子听他说得如此严重,也只好退一步答应了。

  此时已是开始进入二更时分,陈石星与小柱子分手,带领云瑚,弃舟登陆,选择最陡峭的北面,爬上碧莲峰。

  云瑚叹道:“怪不得古人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你这个舟子朋友真够义气,龙成斌这小贼饱读诗书,行为却是那等邪恶不堪。”

  陈石星笑道:“要不是我知道他可堪信任,我怎敢把江南双侠的宝马给他照料。不过你说的话恐怕也不能一概而论,仗义每多屠狗辈这话不错,但读书人也有根多好的,好比你的段大哥,‘小王爷’段剑平,他文武全材,武功自然比龙成斌高,读的书也比龙成斌更多,他不是很好吗?”

  云瑚说道:“约你来此赴会的那个葛南威,他也算得是个文武全材的人,就不知他是好是坏了,只盼他也是个好人。”

  陈石星道:“我相信他是好人。”

  云瑚说道:“那你为什么不能相信一柱擎天雷大侠呢?”

  陈石星道:“那天晚上的事情,太过令我起疑,除非他杀了章铁夫,否则我是不能相信他的了。”

  说话之间,两人已是爬上山腰,云瑚说道:“你听,好似有弦歌之声!”

  是晚月色朦胧,陈石星聚拢目光,凝神细听,指着一处说道:“你看,下面这座巨宅,隐隐有灯光的光亮透出,弦歌之声就是从该处传来的,我还听得有猜拳喝彩的喧闹之声呢,想必那就是寿星公杨虎符的住宅了。祝寿的宾客,闹酒闹到现在还没有散。”

  云瑚说道:“一柱擎天想必也会来,我只盼单叔叔也是宾客中的一个。”

  不知不觉之间,到了碧莲峰上,峰上峻松挺秀,怪石嶙峋,在黯淡的月光下更多一重神奇幽秘之感,俯眺漓江,一水如带,渔火星星,渔帆隐没,翩如白羽。

  云瑚说道:“我游过天台雁荡两座名山,若论高拨出云,雄奇壮丽,那自是天台雁荡远胜此峰,但若论秀拔空灵之胜,此峰却是我生平仅见了。”

  陈石星记挂着葛南威的约会,却是无心观赏碧莲峰的夜景。“他一定料想不到我会在三更半夜到来的,想必是不会在峰上等我了。我怎样找他呢?”

  心念未已,忽见前面一块草坪出现两个人影,云瑚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主人已来,咱们怎样?”原来出现的那两个人正是葛南威和那个那天和他并辔驱驰的少女。

  陈石星道:“看一会再说。”

  只听得少女说道:“如今已是将近更时分,我看你那位朋友恐怕不会来了。”

  葛南威道:“月亮未过天心,就还是今天。我既然约他今天相会,就只能再等一个时辰了。”

  少女说道:“你为了等他,可错过了今天寿筵的盛大场面了。各处来的名人可真不少呢。”

  葛南威道:“我知道,盛筵的主人,名义上是杨虎符,实际乃是一柱擎天雷大侠。凭着雷大侠的面子,各路朋友,哪有不来给他捧场之理。”

  陈石星吃了一惊,心里想道:“我的所料不差,果然真正的主人是一柱擎天。”

  那少女道:“你知道雷大侠因何要借杨虎符祝寿为名,邀请这许多朋友赴会吗?”

  葛南威道:“我虽然给他充当‘八仙迎客’中的一个,却也不知他是甚来由。”

  那少女道:“你有将你约会那位朋友之事告诉雷大侠么?”

  葛南威道:“他的事情忙着呢,这点小事何必告诉他?何况那位朋友的来历,我也还未知得清楚。”

  那少女道:“他却向我问起你来了。”

  葛南威道:“你怎么说?”

  那少女道:“你和寿星公怎么说,当然我就这么说了。”原来葛南威一大清早便即提前与杨虎符祝寿,推说是往探冠岩之胜,晚上回来参加寿宴,但怕万一不能如时赶回,先告个罪。”

  葛南威一来尚未知道陈石星的来历,二来也不知道陈石垦是否赴约,是以不敢把话说得太实在了,以免有什么变卦。他是准备在和陈石星会面以后,才决定是否可以带这位新朋友参加寿宴的。

  这次来给杨虎符贺寿的宾客,大都怀着两个目的:其一是想见忽然在江湖上失踪了四年的一柱擎天雷大侠;其二就是想游览阳朔的山水了。这天虽是正日,但寿筵晚上方开,所以许多宾客都是和葛南威一样,一早就计划好了约伴同游。葛南威若非“八仙”之一,根本就无须和主人先说。

  葛南威以为一定可以在入黑之前回到杨家参加寿宴的,不意等到将近三更时候,还没有看见陈石星来赴约。如今听说雷大侠也曾问起他,倒是不禁颇有歉意了。

  “雷大侠是怎样问起我的?”葛南威问道。

  那少女道:“有位宾客在酒酣之际,击筑(古乐器名)助庆,雷大侠忽然想起了你来。”

  葛南威道:“当世擅于击筑的寥寥无几,这位宾客想必是冀北人豪赵燕然。”那少女道:“不错。”葛南威道:“他的筑击得如何?”那少女道:“你知道我是不懂古乐的,但听他的击筑之声沉郁苍凉,却是令人悲从中来,难以断绝。”

  葛南威道:“筑声本来以沉郁苍凉为上,昔日荆轲刺秦王,朋友们给他饯行,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传诵千百。赵燕然的筑击能令人悲从中来,难以断绝,可以说得是当今之世的高渐离了。雷大侠大概是因为听了他的萧声,想起我的吹萧吧?”

  “不错,他还提起了另一个人呢。你猜是谁?”

  “雷大侠相识满天下,我怎么猜得着。”

  少女笑道:“他提起的正是你今日所要约会的人!”

  葛南威又惊又喜,说道:“原来这位姓陈的少年,也是雷大侠的朋友吗?”

  陈石星听到这里,也是不禁暗暗吃惊了。

  “这少年是雷大侠的晚辈,他的爷爷才是雷大侠的好朋友。你不是想要知道他的来历吗?现在我就告诉你吧,他的爷爷正是——”

  “且慢,让我猜猜,他的爷爷一定是天下第一琴师陈琴翁!”

  “你真聪明,一猜就着。据雷大侠说,陈琴翁晚年隐居在六星岩下,和他是时常往来的。可惜前几年死了,他的孙儿亦已离开桂林。我想他所说的这个陈琴翁的孙儿,恐怕十九就是你所约的这个姓陈的朋友吧?”

  葛南威道:“那一定是了。”跟着苦笑道:“你还说我聪明,其实是我糊涂了,我早就应该猜得到是陈琴翁的后人的。除了陈琴翁的后人,谁能弹得那样好琴?只可惜我不知道陈琴翁晚年是隐居七星岩下,否则早就可猜着了。陈琴翁的孙儿叫什么名字,雷大侠可有说么?我想他在客店所用的名了,恐怕乃是假名。”

  少女道:“说了,那少年名叫陈石星。雷大侠还说,他听说陈石星亦已回到桂林了,叫我们帮他留意呢。他很想找着这位老朋友的孙儿。”

  “那你告诉他没有?”

  正当时有好几位贵宾来和雷大侠说话,我见他应酬正忙,心想不如待你见到了那位朋友之后,假如是陈石星的话,再和他一起去见雷大侠,给雷大侠一个意外的惊喜,不更好么?”

  陈石星躲在岩石后面,听到这里,也是暗暗吃惊,“好在我没有露面。哼,雷震岳之所以急于找我,那还不是为了要帮章铁夫的忙,想把我捉去向他们的龙大人领功吗?这个葛南威虽然是好人,但他尚未知道雷震岳是伪君子,我现在还是不能和他见面的。且听他们在说什么?”

  陈石星想知道的是章铁夫来了没有,但葛南威和那少女说下去的却是另一件事情,他们并没有提起章铁夫。

  葛南威叹口气道:“可惜如今已是将近三更,陈石星还没有来,恐怕是不会来了。你是来找我回去的吧?我也是令你等得太心焦了。”那少女笑道:“这次你只猜中一半。”

  葛南威诧道:“什么叫做猜中一半?”少女说道:“我等你等得心焦,那是真的。但并非找你回去。相反,我要你留在这里,说不定要留到明天天亮。”葛南威道:“过了三更,就是过了今天之约了,你以为陈石星还会来吗?”

  少女说道:“不是为了等候陈石星。真正说来,要你留在这里的也不是我,我不过是替他传话。”

  葛南威越发诧异,问道:“是谁?”

  少女说道:“就是寿翁杨庄主。”

  葛南威大为奇怪,说道:“他要我留在这里做什么?”

  “我亦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席散之后他叫我进一间静室,悄悄告诉我,要我在三更左右,到碧莲峰上,有一件大事可能发生。我问他是什么大事,他说到时你就会知道。总之有一场好戏可看。他又问你回来没有,要是回来的话,就约你也到碧莲峰上相候。我本来想告诉他,你已经在碧莲峰上的。但他还有许多约会,想来是和约见我一样,要知会其他朋友,他神色匆匆,交代几句话便端茶送客,我也就只好马上赶来这里了。”

  “他交代什么?”

  “他叫我不论见着什么怪异的事情都不要出声,待他击掌为号,大家方才可以现身。”

  “啊,他说的是‘大家’二字?”

  “是呀,所以我敢推测他约来此处‘看好戏’的一定不止咱们二人。”

  “这事可也真是神秘右怪,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少女笑道:“我怎么知道?我和你一样,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既然是有好戏可看,咱们也不妨待下去。”

  她尚还未知,除了她和葛南威之外,就在他们的身旁,还有两个人是想要知道这个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陈石星疑惑不已,在云瑚耳边悄悄说道:“会不会是为了我呢?”

  云瑚说道:“我想该不会吧。葛南威和这位姑娘并没泄漏出和你在此相会的消息,杨虎符又怎能知道你会在三更左右来呢?何况若是为了对付你的话,一个雷大侠就已经够了,又何需约那许多人?”

  陈石星笑道:“那咱们也只好待在这里,等着看好戏了。”

  云瑚说道:“是呀,反正现在已是三更,好戏就要上演了!”他们咬着耳朵说话,前面的二人可听不见。

  刚说到这里,忽听得那少女低声说道:“好像有人来了,咱们躲起来,别作声。”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两个人走到那块草坪,陈石星一看,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一柱擎天和章铁夫。正是:

           午夜峰头睹奇事,是邪是正未分明。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