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广 陵 剑   作者:梁羽生

第十回 九州铸铁终成错 一着棋差只自怜

  陈石星道:“云夫人,你会好起来的,请莫胡思乱想,试一试把真气凝聚丹田。”又过一个,只听得云夫人断断续续的呻吟,叫道,“热、热、热死我了!我,我不行啦!”原来云夫人凝聚的真气,未能如意运行,而陈石星只凭本身的功力,又不足以替她打通奇经八脉。她的心情越发焦躁,“虚火”也就越发上升。

  陈石星在剧斗之余,费尽心力,替她治病,渐渐也是累得筋疲力竭了。

  陈石星无计可施,忽地想起爷爷曾以半阙“广陵散”替云浩恢复生机之事,后来虽然因为贼人突来侵扰,功败垂成,但云浩却的确是曾借琴声之助,恢复了几分精力的。

  美妙的琴声可以令人忘掉愁烦,甚至还可以进一步替人治病,这是陈石星早已懂得的。

  “我何不试试?”陈石星心里想道:“纵然我的本事不及爷爷,或许也还可以令她心神宁静。”

  陈石星把炉中余下的檀香燃起,把古琴放在云夫人女儿的梳妆台上,美妙的琴声就从他的手指中流泻出来。

  好像在炎炎夏日吹来了一阵清风,像在片草不生的沙溪上发现了一道甘泉,云夫人忽地感到遍体清凉,燥热之感渐渐被“清风”吹散,心头之火也被“甘泉”浇熄。

  “广陵散”的上半阙是思念好友之情,而云夫人则想起了花样年华,想起了在花样年华的新婚之乐,在那时候她是满足于自己的英雄夫婿的,虽然偶尔也会想起另一个曾经尝试来敲开她的心扉的男子。

  回忆的帷幕拉开了,十八年的,她是和她现在的女儿一般大的少女。

  她的父亲是御林军的副统领,而云浩则是当时的武状元云重之子。

  两家门当户对,是以在她十六岁那年,就由父母作主,替他们成了婚。

  但另外还有一个追求她的男子,这个人就是兵部侍郎龙耀奎的儿子龙文光。

  龙文尤和云浩一样长得甚为英俊,武功不如云浩,但比云浩更多几分儒雅风流。他的父亲官居兵部侍郎,却是三甲进士出身的。

  两个男子,在她未定婚之前都曾见过。当时来说,她恐怕还是喜欢云浩多些。

  十八岁那年她结了婚,新婚的画眉之乐,在十八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她的心里还是感到甜丝丝的。

  婚后第二年她就有了一个女儿,龙文光的影子更是在她心头渐渐淡了。她满足于宁静、安逸的少奶奶生活,安心在家里做个贤妻良母。唯一令她觉得美中不足的是,她的丈夫不求“上进”,虽然是武状元之子,却不愿意凭借父荫和本身的武艺去博取功名。

  可惜美满的生活过不了几年,云家的情况就发生了变化,而她也开始在人生的旅途上遭受考验了。

  她的公公云重看不惯朝廷的腐败,不愿同流合污,得罪了当权的太监王振,自知难以立足朝廷,于是辞官不做,告老还乡。忧心国事,不久就病死了。

  她的丈夫云浩在父亲死后,更是无心仕途,结交的都是江湖上的侠义人物,在他的朋友之中,甚至有一个被朝廷列为“叛逆”的金刀寨主周山民。

  周山民的父亲周健本是明朝的边关总兵,由于他要坚持抵抗瓦刺的入侵,违背了朝廷的“和戎”政策,被王振迫反,在雁门关外占山为王,被称为金刀寨主。不过他虽然反出边关,却仍然是明朝的中流砥柱。瓦刺几次入侵,都是被他击退的。在他死后,他的儿子周山民继任寨主,也继承了他的父亲“金刀寨主”的称号以及他父亲的遗志。(周健父子故事详见拙著《萍踪侠影录》。)

  云浩的朋友都是江湖中人,自然而然的,他自己也变成了江湖人物了。他为金刀寨主奔走四方,联络各路豪杰,在家的时候少,在外的时候多。随着生活的变化,夫妻之间的感情也就渐渐起了变化。丈夫不能时常陪伴着她,她不满意。虽然心里明白,她的丈夫还是像新婚时候那样爱她的。而更重要的还是,她不愿意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也不愿意和丈夫一同去过江湖上的生涯。她在担忧,如果朝廷知道她的丈夫和金刀寨主的关系,总有一天,她们夫妻要被迫离家出走,闯荡江湖的。

  她在怀念往日在京城的安乐日子,那个儒雅风流、温柔体贴的龙文光的影子)不知不觉的又偶尔会在她的梦中出现了。

  她都不满意于自己的丈夫,她那势利的父亲自是更加不满意有这样一个“不求上进”,“自甘堕落”的女婿了。于是有一年她归宁娘家,她的父亲就不肯放她回去。而她也就无可无不可的在娘家住下。

  龙文光尚未成亲,得知她回娘家,三天两天的就来一趟,他的父亲已经升任兵部尚书。

  她的父母对这位兵部尚书的公子奉承备至,这位龙公子则对她仍是像从前一样,在她的面前样样陪小心,讨好她,就像她的父母对他一样。

  她离开了丈夫,未免有时感到寂寞,也乐得有这样一个懂得温柔体贴的贵公子陪她。渐渐也就经常和他练武或者出外游玩了。

  虽然和龙文光日益亲密,她还是没有忘记丈夫的,更没有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她的父母经常在她的面前说“龙公子”的好话,不过也并没有劝她改嫁。

  她在娘家不知不觉住了两年多,她是和女儿一起归宁的,女儿也有七岁了。

  在这两年当中,她也曾几次想要回转夫家,总是给她的父母借故留下。她的母亲说:“要是你的丈夫当真舍不得你,他会来接你的。要是他不来接你,就是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她想想也有道理,她要考验她的丈夫,决意等她大夫来接才肯回去。

  她的大夫一直没有来接她。她也曾想到,是不是丈夫恐怕朝庭知道他和金刀寨主的关系,不敢踏足京城呢?

  她没有对父母说出丈夫秘密,偶尔试探父母的口风,似乎他们也还未知道她的丈夫和金刀寨主有往来。

  她又在想,丈夫如果爱她,冒险也该来的,退一步说,即使不敢冒险前来,也该托人带个信儿。可是两年过去了,人没来,信息也没有。她赌了气,索性不提要回夫家的事了。而真正的原因,还是她舍不得抛弃在京师安逸的生活。

  终于到了这么一天。

  这一天她和龙文光到西山去赏红叶,玩了整整一天,玩得很是高兴,晚上回到家里,却发现她的女儿不见了。

  她问母亲,母亲一言不发,拿出一封书信,她一看,就认得是丈夫的笔迹。

  可是拆开来看,这却是一封休书!

  她又惊又气,险些晕过去。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待她哭过之后,母亲方才告诉她道:“他来过了。小瑚他带回去了!”

  “为什么他要休我?”她茫然的问她母亲。

  “他说,他和你性情不投。他喜欢过江湖上的生涯,你又是不能跟他一起的,他想了两年,觉得不如还是分手的好!”

  “而且,”她的母亲又再低声说道:“有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你不敢说,据我们打听到的消息,他已另外有了人了。听说这女子姓周,是一个什么寨主的妹妹。当然他不肯承认,不过我猜想一定是为了这个女子的缘故。我们打听得还不是十分清楚,你如果要知道的话,我们还可以托人打听的。”

  她知道金刀寨主周山民有个妹妹,立即说道:“妈,你叫爹爹别多事了。他休了我,难道我还能乞求他覆水重收吗?既然不能复合,又何必管他和什么人相好?”要知她虽然恨她丈夫,可也还有旧情未断,她怎能让丈夫遭祸?假如那个女子当真是金刀寨主的妹妹,给她爹爹打听出来,杀了那个女子不打紧,她的丈夫只怕最少也要被关入天牢。

  她的母亲替她抹干眼泪,微笑说道:“对,这才是我的有志气的女儿。说老实话,我才不稀罕有他这样一个女婿呢。他不要你,有比他好十倍的人要你!”

  “妈,你不要说这个话好不好?我不是稀罕他,但我这一生是不会再嫁的了!”说了这话,不觉又哭起来了。她气恨丈夫,也气恼母亲不懂她的心事。

  唉,她哪里知道她的丈夫是诚心诚意来接她的。假如她知道真相的话,她只有恼恨她的父母,决不会怪她丈夫写下这封休书的。事情的真相是:她的父母早已知道女婿和金刀寨主有来往的了。”

  两年来她的丈夫好几次托人带信给她,都给她的父母没收了。

  这一天云浩来到她家,她的父亲就说出他和金刀寨主来往的秘密来恐吓他。她的父亲还说这个秘密是女儿亲口告诉他的。

  云浩哪里知道兵部早已派有奸细在周山民的山寨卧底,他与周山民交往之事,正是兵部尚书的儿子告诉他的岳父的。而他对岳父的话又怎能不信以为真?

  “你别连累我的女儿,你要你自己的女儿,我可以让你带走!念在曾经有过翁婿之情,我不会向朝廷出卖你。不过你可得写一封正式的休书!”他的岳父终于要迫他休妻了。

  云浩给这记闷棍打得气沮神伤,还不相信妻子就会变心,说道:“可以。请你女儿前来,我当面写休书给她!”他要亲耳听听他的妻子是怎样说。

  “这大可不必了。”他的岳父淡淡说道:“大丈夫理当拈得起放得下,无谓的纠缠,对你对她,都没好处。”

  云浩忍住气说道:“纵然恩断义绝,夫妻分手,见最后一面也是应当。”

  他的岳父冷笑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见她的好。在这里你要见她也见不着!”云浩惊疑不定,连忙问道:“她到哪里去了?”

  “你当真要知道?”

  “我要知道!”

  “好,你一定要知道,我就告诉你吧!”他岳父缓缓说道:“今天一大清早,兵部尚书的龙公子就亲自来接她去西山看红叶去了。你要见她,这个时候赶往西山还来得及,他们不会这样快回来的。不过,请你先把休书写下,西山上可不容易找到纸笔。”

  说话之际,一个女仆已经把他的女儿带出来。七岁大的云瑚,一见父亲,就扑进父亲怀中,叫道:“爹,你带我回家吧!我不喜欢住在外婆家里,妈很少和我一起玩的!”

  云浩心痛如绞,揽着女儿问道:“妈呢?”

  “妈一早就和龙叔叔一起出去,她常常和他一起玩的,不理我!”

  听了女儿的话,云浩又是气愤,又是伤心,忍住眼泪,抓起笔立刻写了休书。

  可是他还不死心,还想见妻子一面。

  他把女儿放在朋友家里,立即赶往西山。

  唉,他见着妻子了,可是他没有勇气露面,和妻子作个诀别了。

  他的岳父没有骗他,他的妻子果然是和龙文光同在一起。

  他们正在并肩下山,他的妻子笑靥如花,看起来比新婚的时候对着他还要高兴。

  还用得妻子开口说话么?他只有黯然神伤,悄悄溜走。第二天就带女儿回家去了。

  云夫人却是一点也不知道,她的丈夫曾经偷偷的来看过她。

  不过三个月,云夫人就变成了“龙夫人”了。开头她是不想改嫁的,但可惜她并不是一个意志坚强的女子。在伤心之余,终于“蝉曳残声过别枝”!

  事情的部份真相,直到她父母相继去世之后,她方才知道。是她奶妈告诉她的。她的奶妈说:“小姐,老夫人生前我不敢说。她警告过我,我说出来,她会打死我的。那天老夫人叫我把小瑚带出去交给姑爷,他们和姑爷说的话我全部听见。小姐,你的心事别人不知遁,我知道你在想念着姑爷的。姑爷是好人,我不能让他受冤枉。”她的奶妈是最疼她的人,也是在她家里唯一同情云浩的人,虽然她的“小姐”如今已是变成了“龙夫人”,但现在,在她和小姐私底下说话的时候,她还是把云浩叫做“姑爷”。

  奶妈把那天耳闻目睹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云夫人听了,欲哭无泪,咬着嘴唇,问她奶妈,“那姓周的女子又是怎么回事,那女子是不是已经、已经嫁给他了?”

  “哪有这种事情,全是老夫人捏造出来骗你的。”奶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的一个侄儿前两天才从乡下出来,他说姑爷一直没有再娶,他父兼母职,人都瘦多了。这几年他也没有出门。现在云瑚比较长大一点,他托一个寡居的堂姐照顾她,今年方才开始出门的。”

  “云瑚今年十岁了吧?”她不知说些什么话好,唯有把话题转移到她的女儿身上。做母亲的还有不知道女儿年岁的么?当然是明知故问了。为的是引起奶妈的话头,希望知道多一点关于女儿的消息。

  “不错,小姐,你记得很清楚,是十岁了,我的侄儿见过她,他说小瑚和你长得一模一佯,人家都夸赞她是大同城里的小美人儿!”奶妈说道,前夫的消息她知道了,女儿的消息也知道了。但她能够怎样呢?她现在已经是“龙夫人”了。龙文光的官升得很快,和她结婚之后不过短六年,他已经从兵部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做到了京师的九门堤督了(京师的“九门提督”等于现代的首都警备司令),是一个二品大员了。

  为了体面,也为了丈夫势力,她不能和丈夫闹翻,甚至不敢让龙丈光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前夫的消息。

  伤心的事情假如能够发泄出来还好一些,郁积心中,那可是天下最大的痛苦,和奶妈谈过话后,一连十几天她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白天还要陪着丈夫作无聊的应酬,不久就得了心气痛的毛病。

  从前她喜欢在京师过繁华安逸的生活,但现在她对贵妇人的生活却是感到厌烦了。她对丈夫提出要求,希望能回乡下养病。

  龙文光亦已觉察妻子与他同床异梦,他正在做着大官,俗语说富贵思淫欲,妻子虽然美貌,对着一个木美人,却实在感觉不是滋味,于是也就乐得妻子离开,他好寻欢作乐。

  “你回我的老家也好。”龙文光说道:“我有一个侄儿,名叫成斌,前两年来京师你见过的。他的文才武艺都还不差,去年已经中了举人。不过他自己却想在军功上图个出身,飞黄腾达,可以更快。你回去养病,正好可以替我教他一点武功。咱们没有儿女,我是有意叫他过继给咱们这房的。不过也还是留待他有功名之后再说吧。”

  龙家老家在贵阳花溪,那是一个风景幽美之地。她离开烦嚣的闹市,在幽美宁静的乡下住下来,家居的生活倒是过得相当爽意,精神也渐渐好起来了。她把荒疏了的武功重新练起来,闲时教教丈夫的侄儿。龙成斌人很聪明,颇能讨她好感。虽有时她也觉得,这个侄儿未免有点油滑。

  乡居生活虽然比较爽意,她还是在怀念着前夫和她的女儿。随着时间的过去思念越发加深,每当更深人静就忍不住想起他们。“浩哥一直没有另娶,难道他还在怀念旧情?”“瑚儿长大了,她还记得我么?”好几次她几乎抑不住内心深处的一股冲动,想要悄悄回到前夫家里,偷偷的看一看她的女儿。她如今已经不是身在京师,不是在她丈夫的势力范围之内,她有一身武功,要到那里,谁也拦她不住。不过她能够这样任性而为么?她已经是九门提督龙文光的妻子,又怎能与驹夫藕断丝连?“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身。”大错业已铸成,后悔亦已莫及。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前夫和她的女儿能够原谅她么?心头的结难以解开,她这心病也是无法可治。她虽然离开了丈夫,可还是被囚在丈夫家中的一只金丝雀。

  想不到的是,有一天她忽然见到了她的前夫云浩。乡居的生活中,她每天清早都要到屋后的松林练武。有时侄儿陪着她,但更多的时候却是她独自一人。因为龙成斌不习惯起这么早,初时为了讨她喜欢,一早陪她练武,渐渐就只是十天之中只陪三两天了。这一天又是她独自一个人。

  练完了一趟剑术,忽地隐隐听到一声叹息。声音细得几乎难以察觉,但却又是何其熟悉!这轻轻的叹息之声,听入她的耳中,竟是有如晴天霹雳了!

  这一瞬间,她心乱如麻,但却已无暇思索。怔了一怔,立即循声觅迹,道上前去,在密林深处,果然发现了她所熟悉的人。

  这是在做梦么?她咬咬手指,很痛,并不是梦!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她的面前的正是她的前夫云浩!

  云浩似乎也因为突然给她发现而呆住了,来不及躲避她了。

  “浩哥,想不到我还能够见着你。敢情是老天爷垂怜我的思念之情,特地把你送来让我一见的么?可是,浩哥,我,我对不住你,我已经是没有面目见你的了。”良久,良久,云夫人方才能够哭着说出话来。

  她那里知道,这不是“老天爷”的“垂怜”,也不是“巧遇”,是云浩费尽心机,才能够和她见上这一面的。

  云浩打听到她离开京师,住在花溪乡下之后,这几年来,他三次路过贵阳,都特地跑到花溪,在龙家附近匿藏,并不希望能够和她会面,只盼望能够偷偷看她一眼。不过由于他每次都是有事在身,不能在花溪逗留太久;而且一个陌生的异乡人,也不便老是在她家附近徘徊。因此每次都只能花一天的功夫,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第一次没有见着,第二次见着了,她和龙文光的侄儿在一起,云浩没敢露面。第三次,也就是这最后的一次,他方才单独见着了他的前妻。看见她憔悴的容颜,禁不住发出了那一声叹息。

  “我不该和你见面的,”云浩说道:“给人看见,恐怕就要给你添上麻烦了。我只想知道,这些年来你过得好么?你过得幸福,我的心里也没牵挂了。”

  抑压已久的情感突然像冲破堤防的洪水,“云夫人”抱着前夫,涩声说道:“还说什么幸福?你看我已是抱病在身,只能苟延残喘罢啦!浩哥,过去的事……”

  “过去的事,莫要再提。你只说你现在想要怎样?”

  “不,你不提,我要提。浩哥,我不是有心负你的。我是受了父母的骗。”

  “你的奶妈已经托她的侄儿告诉我了。如今我只想知道你的心意!”

  云浩催着她回答,不由得她心乱如麻了。不错,她现在的心情是愿意重归前夫的怀抱,但她的心里也正有着许多顾虑,虽说破镜可以重圆,但镜子已经跌破了,即使有巧夺天工的匠人,补起来也难免会有裂痕。破镜重圆,毕竟不是那么容易做得到的事。

  云浩叹了口气道:“我是个落魄江湖的汉子,你现在是九门提督的夫人,我其实是不该、不该……

  “云夫人”急得流下泪来,哽咽说道:“浩哥,你还不知道我的心,过去的事,我后悔得很,你不嫌弃我,我已经是感激之极了,我怎会嫌弃你。”云浩说道:“过去种种,比如昨日死,你既然不嫌弃我,就莫多顾虑了,跟我走吧!”

  “云夫人”低下了头,轻轻说道:“浩哥,你让我多想一想好不好。”云浩甚为失望,半晌说道:“不错,你已经是人家的人了,的确也是不能说走就走的。不过现在时候不早,我是不便在这里久留了。不如这样吧,你想清焚了,到桂林找我。”

  “云夫人”怔了一怔,说道:“你不是回家,是从这里路过,前往桂林的么?桂林我从未去过,到了那儿,怎样打听你的消息?”云浩说道:“我和单拔群约好在桂林相会,你到了桂林,可以去找一柱擎天雷震岳。我和单大哥多半是住在他的家里。即使不是,他也一定能够帮助你找得着我们的。一柱擎天雷震岳在桂林是大名鼎鼎,无人不知!”

  云浩之所以要妻子到桂林找他,有两个原因,一来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二来,假如叫妻子回到大同老家等他的话,她现在的丈夫,九门提督龙文光知道他家里的地址的,难保不派人找她回去,麻烦可就多了。桂林僻处南疆,龙文光在京师的势力虽然很大,对桂林可是鞭长莫及。何况在桂林还有一柱擎天雷震岳可以照料她。

  云浩是相信得过他以前的妻子的,虽然经过了这样大的一场变化,他还是敢于向她泄漏自己的行踪之秘。而且满怀信心的准备在桂林可以破镜重圆。

  那知他一去,竟成永诀!这次乃是他们夫妻的最后一面。他的行踪秘密,也因这一次无心的“无心之失”而泄漏了风声!秘密并不是云夫人泄漏的。

  “云夫人”正想说话,云浩忽地低声说道:“好像是有人来了。记住我的话,到桂林找我,我现在是非走不可了!”

  “云夫人”瞿然一省,心里想道:“不错,斌侄多半是这个时候起床的,要是给他撞见,可是不好。”于是点了点头,低声说道:“你走吧,你说过的话,我都记牢了。”她并没有肯定答复云浩,一定到桂林找他。可惜云浩临走匆忙,已是无暇推敲她的语气了。

  云浩的身法好快,一转眼就消失了踪迹,“云夫人”又是欢喜,又是羞惭。欢喜的是:“啊,他的本领比起从前又高明了许多了!以他这样高明的轻功,刚才本来可以躲开我的,他肯让我和他见面,看来的确是有心和我重续前缘的了。并非是听了我刚才那番辩白,才原谅我的。”惭愧的是,她可是还没打定主意,不知何去何从。

  心情正自混乱之际,那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云夫人”回头一看,果然是她丈夫的侄儿龙成斌。

  龙成斌还是像平常一样,向她陪了一个笑脸,说道:“婶娘,我今天又起得迟了。”

  “云夫人”细察他的神情,不似已经知道她的秘密。一颗心也就定了下来,暗自想道:“斌侄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他的内功造诣,是不会听见我和浩哥的说话声音的。”当下极力压抑心情的激荡,柔声说道:“你不习惯早起,那也不必勉强。其实,你要图个军功出身,以你现在的本领也足够了。又不是去闯荡江湖,也无须练什么内功啦、点穴啦、擒拿手法啦等等玩意儿了。何况有你的叔叔提携你,何愁将来没有富贵功名?”

  龙成斌装出惶恐的神气说道:“我知道叔叔会提携我,但我还是想依靠我自己的本领来图个出身。我虽然不是江湖人物,也喜欢和江湖人物交游。多学好一些本事,才不至给人家小看。”

  “云夫人”道:“你喜欢学武,我当然会尽心教你的。不过,你说你近来喜欢和江湖的人物交游,这却为何?”

  龙成斌道:“一来是因为江湖上的人物,多数是豪爽的好汉子,我喜欢他们,二来将来如果我有了一官半职,也可以招揽他们,为朝廷效力。”

  “云夫人”说道:“你倒是顾虑得很长远。怪不得你的叔叔常常对我夸赞你,说你将来定有出息,龙家子弟之中,可以继承他的事业的,也是非你莫属了。”

  龙成斌道:“多谢叔叔婶婶夸奖,还得请婶婶多加栽培。”

  “云夫人”勉强打起精神,指点龙成斌几路剑法。只见他练得中规中矩,成绩比往日似乎还要好些。倒是“云夫人”心神不属,和他喂招之时,好几次露出破绽。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龙成斌练得中规中矩,“云夫人”却是可以更加放心了。她是这佯想的,假如龙成斌业已知道她与前夫刚才幽会的秘密,料想他也不能如此保持冷静。“云夫人”是以己之心度人之心,她哪知道,龙成斌年纪虽轻,却是城府极深,其实她和云浩说的那些话,早已给成龙斌偷听去了。龙成斌是埋伏在乱草丛中偷听的,偷听完了他们的谈话之后,这才悄悄溜了出去,然后放大脚步的声音从远处重走回来。龙成斌埋伏在乱草丛中,几乎连大气也不敢透;而她和云浩又正是心情动荡,哪里还会分神细察周围的声息?

  练完了几路剑法,云夫人道:“练功夫不要贪多,今天就练到这里为止吧。”

  龙成斌忽道:“婶娘,你有什么心事?”

  “云夫人”吃了一惊,说道:“没有呀。你为何这样问我?”

  龙成斌道:“婶娘今天似乎教得不耐烦,或许是侄儿太笨了。”

  “今天你练得已经很不错了,是我的精神不大好。”

  “原来如此。婶娘,你没心事,侄儿倒有事情要禀告你。”

  “什么事情?”

  “明天我想上京一趟,婶娘有什么事情要我代办?”

  “也没什么事情。你告诉叔叔,我在乡下住得很好,叫他不必记挂。”

  “还有别的事情没有?”

  “没有了。”

  龙成斌好像没听见她的说话,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假如有什么事情,婶娘不方便叫别人做的,侄儿可以效劳。”

  “云夫人”面色一变,说道:“我有什么事情不方便托人办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龙成斌陪笑道:“婶娘你别误会,叔叔婶婶待我有如亲生!婶娘你又这样尽心教导我,我是把你当作娘亲一样的,但盼婶娘知道我的诚意。”

  “云夫人”道:“你的叔叔本来想要你过继给他。不过,我可没有这样福气。”这桩事情,她料想龙成斌亦已得到风声,所以刚才才会说那样的话。她自己也就不怕对他言说了,龙成斌连忙跪下磕头,说道:“叔叔婶婶肯要我做儿子,这是我天大的造化,只怕我没有这样的福气。”磕下了头,亲亲热热的就叫了一声“娘”。

  “待你叔叔禀明族中父老,成为事实之后,你才这样叫吧。好了,你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回去吧!”

  “娘,孩儿正是还有一件事情禀告。”

  “我刚说过,如今我还当不起你这个称呼,叫我婶娘。”

  “是,是,婶娘,请你多留一会。”

  “你有什么事情要说?”

  “婶娘,你虽然没有什么事情不便对人说的,但叔叔却有一件事情,不便对你说的,他和我说了!”

  听了这话,“云夫人”不禁面色又为之一变,说道:“哦,有这样的事情?那你方便对我说吗?”龙成斌道:“叔叔正是想要知道你的意思,所以叫我问你。”

  “云夫人”思疑不定,银牙一咬,说道:“好,那你说吧,究竟是什么事情?”

  龙成斌低声说道:“婶娘前两年回家养病,叔叔也知道你心里不大愉快。上次我到京城见他,他说要是你喜欢的话,可以把瑚妹接回来和你同住。”

  “云夫人”面色苍白,颤声说道:“他当真有这个意思?”

  龙成斌道:“他怕触你之忌,不便和你开口。其实若把瑚妹接到京城,是不大好;但接到这里,外人不知,那就无所谓了。”声音压得更低,继续说道:“叔叔说,其实他对云大侠也是十分佩服的,只是你们性情不投!没有缘份,那也怪不得他,他可并不妒忌云大侠的。”

  “云夫人”尖声叫道:“你别说了。”

  “是。叔叔只是想你明白他的意思,他并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我这次上京,会路过大同的,要是婶娘你愿意把瑚妹接回来的话,我回来的时候,就替你办这桩事情。”

  “云夫人”心乱如麻,半晌说道:“她年纪已经大了,那还要看她的意思。”

  “那么我先去看看瑚妹,问问她的意思好不好?婶娘,请你写一封信让我带去。”

  “你去多久回来?”

  “快则四十天,迟则两月。”

  “云夫人”想了好一会,说道:“信不必写了,你把我这根玉簪拿去,她认得是我的东西。你对她说,我很记挂她,她要是愿意跟我,你就带她回来吧。我知道你很会说话,比我写信还好。”

  龙成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婶娘,你先别夸奖,侄儿但盼能够不辱你的使命。”拿了玉簪,第二天就动身去了。

  “云夫人”在家里可是度日如年,想后思前,拖了一天又是一天,始终拿不定主意。

  剪不断,理还乱,她的心情可是比乱丝还更复杂,还更难理。

  她还能够重归前夫的怀抱吗?虽然她知道云浩是真心真意,想要和她破镜重圆。

  但云浩是江湖上响当当的豪杰,她已是失足的妇人,她若重归云家,有何面目见云浩那些直心肠的朋友,云浩不怕别人笑话,她也怕给人耻笑!在人家鄙视的眼光之下,抬不起头来,可是她又不能忍受目前这种寂寞无聊的生活,亲爱的人见不着面,纵然锦衣玉食,也是等于行尸走肉一般。最如意的算盘是:接了小瑚回来,她才带着女儿出走。找着丈夫,一家三口,逃到没有相识的人的地方隐居。”

  云浩愿不愿意这样做呢?

  她知道丈夫的脾气,云浩是十九不愿意这样做的,但即使这个如意算盘打不通吧,有了女儿在自己的身边,她也不至于活得像现在这样难受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心情,她才同意龙成斌去接她的女儿的。

  在拿不定主意当中,她只好暂且决定,一切等待龙成斌回来再说了。

  她没有前往桂林与前夫相会,但她派道一个心腹待女,女扮男装,到桂林雷家给她送信,让云浩知道她的决定,知道她的心情。

  她的侍女在龙成斌回来之前就回来了。带回来的,却是一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的消息。

  一柱擎天雷震岳的家莫名其妙的遭受火灾,早已烧成平地,雷家的人也不知搬到哪里去了。找不着“一柱擎天”,当然也就找不着她的前夫云浩了。

  龙成斌去了三个多月,方才回来,和他去的时候一样,回来的时候也不是独自一人,并没带着云瑚。

  “婶娘,这次有辱使命,我真是十分惭愧。”

  “云夫人”甚为失望,说道:“你没见着小瑚?”

  “见着了,她不肯回来。你瞧,这根玉簪。”龙成斌把“信物”交还婶娘,低下头说道。

  玉簪损了一小片,不用龙成斌仔细告诉她,她已经知道是她的女儿摔坏的了。

  “原来小瑚竟然这样恨我!”“云夫人”不由得心痛如绞,眼泪也禁不住夺眶而出了。

  但还有令她更吃惊,更悲痛的事情在后头呢!

  “婶娘,你定一定神,我还有事情禀告。但这件事情,我却不知是该说的好,还是不说的好?”

  “云夫人”听了这话,不禁又是一惊,咽下眼泪,强摄心神,说道:“你尽管说吧。”龙成斌道:“我这次比预定的期限迟了一个多月,方始回家,是因为听到一个离奇的消息。为了查究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我找过几个消息灵通的江湖朋友打听。”

  “什么离奇的消息?”云夫人越发惊疑不定了。

  “你知道叔叔和我对云大侠都是甚为饮佩的,纵然他对叔叔或许有所不满,叔叔还是一样关心他的。”

  “云夫人”心中冷笑,想道:“你是否钦佩浩哥,我不知道。但你的叔叔我是知道的,他若然当真如你所说,他也不会串通我的父母,用阴谋诡计把我从浩哥手中抢过去了。”但因她对云浩是真正的关心,是以明知他“口是心非”,也连忙问道:“是他出了什么事么?”忧急之情,现于辞色,也顾不得避忌了。

  “不错。”龙成斌点了点头,说道,“桂林有个外号‘一柱擎天’的雷大侠雷震岳,婶娘,你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吗?”

  “听过,他怎么样?”

  “听说云大侠在几个月前,到桂林和他相会,他去的时候,大概也就是我上京的时候。”

  “云夫人”不觉起了疑心:“他的消息怎能这样灵通?莫非那天和浩哥所说的话,已经是给他偷听去了?但看那天的情形,又不似呀!”

  龙成斌好似猜到她的心思,继续说道:“你知道叔叔官居九门提督,叔公身为兵部尚书,对各个地方的草莽人物,都是不能不稍加注意的。”

  这个解释也还相当合理,“云夫人”姑且信他,问道:“你在京师,听到他们的什么消息?”龙成斌道:“我到了京师不久,恰巧有一封八百里快马加紧的公文,从桂林送到兵部,公文之外,附带有个消息报告叔公,据说一柱擎天雷震岳家中离奇失火,夫人那天晚上,有人看见云大侠受了伤在他家里出来。”

  雷家失火之事,“云夫人”早已知道。但云浩受伤之事,她则是还未知道,不由得大惊失色,问道:“后来怎样?”

  龙成斌道:“消息很简单,我在京师的时候,也没桂林的消息陆续报来。后来的事情,我是在江湖上打听到的,但也还不知是真是假。”

  “不管它是真是假,你快说吧!”

  “据说那一柱擎天雷震岳空有大侠之名,其实却是一个假仁假义的家伙,不知什么缘故,他竟然下毒手要害云大侠。云大侠受了伤逃了出来,躲到一个朋友家里养伤,不料那个朋友又是和雷震岳勾结的,唉……”

  “他,他是遭害了么?你快说呀!”“云夫人”说出话来,声音都颤抖了。

  “那天晚上,他的那个朋友家中也离奇失火。有人看见他进去,却没看见他出来?”

  “那家人呢?他们是什么人?”

  “听说是一个姓陈的老琴师和他的孙儿,那天晚上,他们倒是逃了出来。不过,也是像雷震岳一家人一样,不知逃向何方。在桂林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云,云浩呢?有没有人发现他的尸体?”

  “那家姓陈的人家早已烧成平地,云大侠的尸体倒还没人发现,但从那天之后,却是没有人再见到他了。”听这情形,分明已是凶多吉少。“云夫人”眼睛发黑,晕了过去。一霎那间,耳边似乎还隐约听见龙成斌在惊惶失措的叫着:“婶娘,婶娘!”

  这天的事情过去之后,“云夫人”绝口不提云浩之事,她的心气痛的毛病每隔三天两天就发一次,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严重了。幸而她心里还记挂着一个女儿,她还挣扎着活下去。因此她仍然每天练武,也幸亏她每天练武,增强了的体质可以勉强抵抗病魔。龙成斌也不敢在她面前再提云浩,直到过了三年之后,一个多月之前,有一天他从外面匆匆忙忙的回来……

  “最近江湖上发现一桩奇事……”龙成斌回到家中,和婶娘请安之后,劈头第一句就这样说。

  “什么奇事?”“云夫人”反正是闲着无聊,也想知道一点外间的消息,便问他道。

  龙成斌道:“江湖上出现一个年纪还未到二十岁的少年,会使云家刀法。”

  “云夫人”吃了一惊,说道:“他会使云家刀法?”她知道云浩并无徒弟,刀洁是只能传给女儿的。

  龙成斌继续说道:“还有更奇怪的呢,这少年用的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据熟悉云大侠的人说,这把宝刀正是云大侠的家传宝刀!”

  “这少年姓甚名谁?是何来历?”“云夫人”的面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了。

  龙成斌缓缓说道:“起初谁也不知他的来历,后来有一班关心云大侠的热心人到处打探,虽然还不是十分清楚,但总算知道他的姓名和籍贯了。这少年姓陈名石星,广西桂林人氏!”

  “云夫人”颤声说道:“你,你好像说过三年前云浩失踪那晚,躲在一个朋友家里,那个朋友也是姓陈!就在那天晚上,陈家和雷家都是离奇失火,人也失了踪。”

  龙成斌叹了口气,说道:“不错。姓陈那家人祖孙二人,爷爷是老琴师,孙儿三年前大概是十五岁。如今在江湖上发现的这个使云家刀法的少年,除了待有云浩的宝刀之外,随身还带一张古琴,琴弹得很好。论年纪也和陈家那个孙儿相符。唉,云大侠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其实用不着龙成斌说这句话,“云夫人”已是立即想到:一定是陈石星和“一柱擎天”雷震岳串同,谋害了云浩,夺取了他的宝刀。

  这刹那间,“云夫人”宛如万箭攒心,双眼火红,咬牙说道:“好,陈石星这名字我记下了!”说了这一句话,她的人也就晕过去了。

  想不到只不过是三个多月之后,这个陈石星,她认定了是害死她的前夫的陈石星,就在她回到故夫家中的第一天晚上碰上了。

  虽然“离婚”了十八年,在她的心里始终还是把云浩当作她的丈夫的,她要为丈夫报仇,她要把丈夫的宝刀夺回来,就用丈夫的宝刀把这个陈石星杀掉。

  想不到的是在紧要关头,她的心病忽然发作。

  更想不到这个她认定了是杀夫仇人的陈石星,她要取他性命的陈石星,本来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致她死命的,但他竟然以德报怨,不惜千方百计挽救她的性命!这样一个不辞舍己为人的少年,难道会是一个乘人之危,害人之命,夺人之宝的凶千么?

  是该相信谁呢?相信她的丈夫的侄儿龙成斌还是相信这个少年呢?心中一片茫然,似乎连思想也凝固了。在柔和的琴声之中,她不知不觉闭上眼睛,什么也不去想,舒舒服眼的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清晨时分,陈石星还守护在她的身旁。

  “云夫人,你好了点吧?”陈石星问道。

  “云夫人”又是感激,又是惭愧,说道:“好得多了。你竟然一晚没睡么?真是多谢你了。”

  “这是晚辈应该做的事情。”陈石星说道:“我弄了稀饭,你待会儿,我端进来给你吃?”

  “云夫人”精神好了许多,肚子正在感到饥饿。陈石星把热腾腾的白粥端了进来,居然还有两样小菜。“云夫人”吃着稀饭的时候,眼角不禁潮湿了。“真是难为你了,你也来吃吧。”

  陈石星笑道:“城里很难找到粮食,但幸运得很,你家厨房的米缸,却还有点白米,大概够咱们吃三两天的。我还带有干粮,我已经吃过了。”

  心乱如麻,思如潮涌。“云夫人”觉得有许多话要向这个少年倾诉,但却不知认哪里说起的好。陈石星伺候她吃过早餐,说道:“你的精神刚好一些,别忙说话,再歇会儿。”云夫人道:“也好,你把你的事情先告诉我。”陈石星道:“我正是要把云大侠和我的一段遇合禀告夫人,三年前……”

  “云夫人”微笑道:“我不喜人家称我做夫人,你还是叫我伯母吧。”昨晚她本来不许陈石星称她“怕母”的,如今却是不自觉的把他当作了侄儿了。

  陈石星从如何救了云浩性命说起,说到云浩后来又是怎样不幸的死亡,说到云浩临终的嘱托;然后再说到自己在石林拜师,张丹枫怎样收自己为关门弟子,又怎样在临终之际,把白虹、青冥两把宝剑交付给他……。从陈石星口中,证实了丈夫的“死讯”,“云夫人”的心里当然是悲痛。不过这也是她早已知道的事情了,虽然还是不免悲伤,却不至于像前两次那样痛不欲生了。

  陈石星知道这种悲痛之情,不是寻常的言语可解,只能默默无言的坐在一旁,心里想道:“当年他们两夫妻或许是因为一时之气,闹成反目。其实她对丈夫还是情深义厚的。外人却因不知底细,夸大其辞了。”他是因为“云夫人”昨晚要杀他为夫报仇,而她的悲痛之情,也决不是可以的装出来的,因而得出这个判断。其实“云夫人”的悲痛之情虽然不假,但不知个中底细的却是陈石星,而不是“外人”。

  过了一会,“云夫人”抹干眼泪,说道:“你的师父是云浩的姑丈,他没有和你说及云家的事情?”

  陈石星黯然说道:“晚辈福薄,拜师之日,便是师父归天之时。我和他老人家相聚不到两个时辰,他只能交代几件重要的事。”

  “云大人”道:“他叫你把青冥剑交给我的女儿,可曾说了一些什么?”

  陈石星道:“他说这是云家之物。”

  “云夫人”道:“不错,这是你的师娘、瑚儿爹爹的姑姑生前所用的宝剑,那把白虹剑呢?”陈石星道:“他老人家付托给我,叫我用这宝剑。”

  “云夫人”若有所思,半晌说道:“他有没有和你说及这两把宝剑的来历?”

  陈石星道:“我只知道是师父师娘所用的兵刃。”

  “云夫人”道:“除此之外,你的师父还应该告诉你一些事情的,难道他来不及说么?”

  陈石星面上一红,讷讷说道:“是,他没有说。”

  “云夫人”观言察色,立即知道他是因为害羞,实在他是已经知道师父的用心的,只是不敢在她面前说出来罢了。

  白虹、青冥乃是雌雄宝剑,也是张丹枫夫妻当年的定情之物。“云夫人”心里想道,“原来张丹枫是有意把瑚儿许配给他,张丹枫见到他的时候,是已经知道浩哥死了的,他是云家唯一的长辈亲戚,自是有权替瑚儿作主。嗯,浩哥要他把宝刀刀谱送回来,说不定也有这个意思。”

  想至此处,“云夫人”不觉呆呆的望着他,又再想道:“这小伙子,武功很好,心地尤其良善。但只不知成斌说的另一桩事情是真是假,如果瑚儿真的已经有了意中人,这头婚事也是勉强不来的。”

  她想起了龙成斌的另一桩事情。

  那天她心病复发之后,在她卧病期间,龙成斌就像是她的孝顺儿子一般,每天亲奉汤药,在她床前问暖嘘寒,殷勤服侍。

  她虽然觉得这个侄儿有点滑头,也不由得感激他的细心照料了。

  有一天她的病情好了一些,龙成斌忽地和他说道:“婶娘,那日我本来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老人家的,不料你老人家病倒,拖到了今天。我想还是和你老人家说了的好。”

  “云夫人”如惊弓之乌,不觉又是一惊,说道:“是坏消息吗?”

  龙成斌道:“请婶娘宽心,虽然不算是什么好消息,但也不是坏消息。”

  “云夫人”道:“那你说吧。什么事情?”

  龙成斌道:“这次我回家的时候,到过大同。第二次见到了瑚妹。”

  “云夫人”心弦颤抖,说道:“她怎么样?”

  龙成斌微笑说道:“瑚妹很好,她已经长大成人,是一个十分标致的大姑娘了。”

  “云夫人”道:“我想知道的是她和你说了一些什么?”

  龙成斌道:“她懂事多了。我告诉她,你十分挂念她,她低下了头,说道:“我也想念妈的,但我想等待爹爹回来,问过爹爹,要是爹爹允许,我才能见她。”

  “云夫人”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悲伤,说道:“她还愿意认我是她母亲,那我死也死得瞑目了。不过她要等待爹爹回家,这希望恐怕是十分渺茫了!”

  龙成斌说道:“我怕她经受不起刺激,不敢把云大侠失踪的事情告诉她。至于在江湖上发现那个会使云家刀法的陈姓少年的事,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更不敢回去告诉她了。”

  “云夫人”叹口气道:“我也不敢存什么指望了。但我可不忍心见她变成无父无母的孤儿。”

  龙成斌道:“是呀,叔叔也是这样想的。”

  “云夫人”道:“啊,你叔叔也和你说起她吗?”

  龙成斌道:“叔叔说万一她的爹爹有什么不幸,她也还有母亲,叔叔也愿意做她的后父的,叔叔说论理咱们应该把她接回来,给她找个婆家,那就可以了却一桩心事了。”

  “云夫人”道:“她年纪还小,找婆家的事情可以慢谈。我只希望她愿意跟我就好了。”

  龙成斌道:“婶娘你有所不知,要替瑚妹找婆家的事情,叔叔并非毫没来由就谈起来的。”

  “云夫人”怔了一怔,连忙问道:“什么来由?”龙成斌道:“叔叔听到风声,有家人家想娶瑚妹,瑚妹是否喜欢那个人,叔叔还未知道,但要是不阻拦他们的话,恐怕是会成为事实的。叔叔很为这桩事情担心,唉,那个人,那个人……”

  “云夫人”不禁又吃一惊,说道:“那个人是谁?出身何等人家?”心想莫非是和金刀寨主一类的江湖人物?在云浩眼中是侠义道,在她丈夫眼中则是视同叛逆的,否则她的丈夫也不会这样担心了。

  哪知龙成斌说出那个人来,却是大出她的意料之外。

  龙成斌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这个人名叫段剑平,出身倒是十分高贵,他是大理段家的小王爷。”云夫人松了口气,“我怎么想不起段家。云家和段家一向颇有交情,我在云家的时候,云浩也曾和我谈过这位小王爷的。说是这位小王爷人很聪明,十多岁年纪,文才武功拥已颇有根抵了。可惜我没见过他。算来他大概比瑚儿年长十岁,但只要人好,丈夫大妻子十岁,那也平常,可是龙成斌的叔叔为什么要担心呢?”

  龙成斌似乎知道她的心思,继续说道:“论理段剑平是小王爷身份,门第高贵之极,云家攀上边头亲,应该是可以算是美满良缘的……”

  “云夫人”皱了皱眉,打断他的话道:“瑚儿的父亲,不是贪图人家富贵的人;瑚儿要是喜欢那个人的话,我想她也不是因为那个人是小王爷的。她的性情自小就似她的父亲。问题只在于这位小王爷是不是好人?”

  龙成斌道:“婶娘说得对极,问题就是出在这位小王爷身上。”

  “云夫人”道:“你的叔叔已经派人查过了么?是否他的品行不端?”

  龙成斌道:“恐怕比品行不端还更严重!”

  “云夫人”道:“哦,那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龙成斌道:“婶娘,你莫着急,待我慢慢告诉你。”

  “这位小王爷今年二十六岁了,还没定亲,听说他为人风流自慕,收了许多美貌的婢女,虽无妃妾之名,却有妃妾之事。

  “富贵人家三妻五妾那也稀松平常,令得叔叔更担心的,还是另外一桩事情。”

  “云夫人”道:“那又是什么?”龙成斌道:“段氏在大理称王,始于宋氏。宋氏积弱,鞭长莫及,只好让他自立为王。大理汉夷杂处,汉人少,夷人多。段氏本来也是夷人,只因年代久远,汉化日深,如今已与汉人无异罢了。”

  “云夫人”淡淡说道:“我倒没有门户之见,至于是否汉人,那也无关紧要。”龙成斌道:“问题却也不在大理段氏并非汉人。”

  “云夫人”道:“然则在于什么?”龙成斌道:“宋代积弱,鞭长莫及,把大理视同化外,只好让段氏自立为王。但我朝就不同了,太祖(朱元漳)灭元,把蒙古人逐出漠外,四夷宾服,封功臣沐英为黔国公,坐镇云南,当时就想把段氏削除的。只因不欲操之过急,而段家在大理又颇有威信,故而让他保持王位,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军政大权则早已不属段家了。所谓称‘王’,不过是个虚衔。”

  “云夫人”皱了皱眉,说道:“你和我说这些干嘛?段剑平是‘小王爷’也好,是老百姓也好,只要她爹爹喜欢,她自己也喜欢那就行了。”龙成斌陪笑说:“婶娘说的是,我也并非是看重权势的人。不过,是老百姓还好,倘若是朝廷疑忌的人,瑚妹嫁了给他,那就可能惹祸上身了。”说至此处,龙成斌看了“云夫人”一眼,跟着压低声音说道:“我这次去见叔叔,得知一个秘密的消息,朝廷准备对付段家,为期恐已不远。”

  “偏偏这位‘小王爷’段剑平又不自检点,他和江湖上的三教九流人物交游,那还不算,甚至和雁门关外的金刀寨主,暗中也有往来。皇上正在密令叔叔,暗中派遣高手,搜罗段家私通叛逆的证据。但因最近瓦刺南侵,边关告急,这件事情才暂且拖延。”

  “云夫人”道:“哦,原来你叔叔是因为得到皇上密令,恐怕我受牵累,故而担心的。”心里却是不大相信丈夫会有如此好心,肯为她们母女着想,“文光城府甚深,做一件事必定是权衡过利害的。莫非他是有甚图谋?”

  心念未已,只听得龙成斌果然说道:“叔叔的意思,还是把瑚妹接了回来,早日替她找个婆家为妙。听叔叔的口气,似乎在他的心目之中,亦已有合适的人家了。”

  “云夫人”道:“是什么人家?”

  龙成斌道:“叔叔没有明言,我也不便问他。不过叔叔有封家书给婶娘,或者信里会有言及。婶娘,你可有精神阅信?”

  “云夫人”道:“好,给我看吧。请你出去叫丫头拿参汤给我,不必你在这里服侍了。”龙成斌也好像有点尴尬的神色,应了一个“是”字,暂且告退。

  “云夫人”拆开丈夫的家书一看,这封信果然是和她商量云瑚的婚事的,但他心目中的“女婿”却又是大出她的意料之外。

  原来她的丈夫,竟然主张把她的女儿嫁给他的侄儿龙成斌!

  他说云瑚虽是她的女儿,名份上和龙成斌也算属于“兄妹”,但毕竟一个姓龙,一个姓云,并非不能婚配。这个侄儿将来是要继承他的,不如亲上加亲,就让他们成为夫妻,两全其美。

  但“云夫人”可不觉得这是一件“美事”。这倒并非她拘泥“伦常名份”,而是她从自身的遭遇,觉得这件事决不可行。

  她在龙家,精神上已经是感到痛苦的了。她的女儿性情和父亲一样,比她倔强得多。她是不能想像女儿会做龙家的少奶奶的,何况女儿很可能已有了意中人呢?

  在她喝过了参汤之后,龙成斌又借口向她请安,走来和她搭讪了。

  “叔叔的家书看过了么?”

  “看过了。”“云夫人”淡淡的说道:“没什么,只是普通的家书。”龙成斌因为说过自己不知道这封信的内容,自是不敢拆穿“云夫人”的谎言。大失所望,暗自想道:“婶娘或许是因为有所顾虑,一时未能决断,须得考虑几天,我也暂且不必迫她,慢慢的用水磨功夫吧。”

  “这封信我没看过,但对瑚妹的事情,叔叔也曾对我有过指示了。”龙成斌道。

  “什么指示?”“云夫人”问,龙成斌缓缓说道:“叔叔说,婶娘如果愿意亲自去把瑚妹接回来的话,他可以同意。他还叫我陪伴婶娘去呢。要是婶娘觉得不便踏进云家的话,写一封亲笔书信也行,信我可以带给叔叔,叔叔会派人和我一起去接瑚妹的。”“云夫人”叹了口气,说道:“我病得这么重,哪里还有心思,一切侍我病好之后再说吧。或许在我病好之后,我会亲自回京师去和你的叔叔商量的。”

  龙成斌不敢过份催迫,说道:“等婶娘病好再说也好,不过——”“云夫人”道:“不过什么?”龙成斌道:“侄儿过两天恐怕就要出门,叔叔有点事情要我替他奔走。”

  “云夫人”道:“那你尽管去吧,待你回来的时候,说不定我的病也已好了。”

  龙成斌道:“上个月我在京师的时候,听得探子来报,报说瓦刺已经调集大兵,很可能就在最近期间,进犯中原。雁门关是第一个他们要攻占的地方,雁门关一失,大同恐怕亦将不保。瑚妹的事,恐怕还是早早接她出来为妙。趁我这次上京之便……”

  “云夫人”道:“边关告警,已非一次。我以前在京师的时候,也差不多每年都听得你的叔叔说是接到告急文书,但朝廷每次都是委屈求和,结果也都是终于无事。我看这一次十九也只是雷声大雨滴小的。”龙成斌强笑道:“但愿如此。那么瑚妹的事……”

  “云夫人”皱着眉头:“瓦刺兵不会这样快攻占大同的,你的瑚妹也不是寻常女子,我倒可以放心。还是等待我的病好再说吧。”龙成斌也是像“云夫人”一样想法,以为瓦刺这次南侵,仍旧不过是嘘声恫吓,心想:“好在叔叔已经把我当作儿子,什么事他都会帮忙我的。有叔叔支持,也不怕婶娘作梗。软的不成就用硬的,不怕那个丫头不落在我的手中。现在催婶娘过急,反会惹她反感。”他打好如意算盘,第二天便离家去了。

  其实“云夫人”并不是不担心她自己的女儿,她只是不愿意龙成斌陪她同去,更不愿意她的丈夫利用她的亲笔书信去接她的女儿。

  出乎“云夫人”的意料,这次瓦刺南侵,可不是“雷声大雨滴小”,而是来得甚为迅速。

  龙成斌离家不到一月出息传来,雁门关已经失守,大同被围!

  “云夫人”自然大为焦急,说也奇怪,心情一急,她的病倒是暂时好起来了。

  这次她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身体好了一些之后,便即独自一人,重入江湖,来到这个兵荒马乱的大同。

  想不到没见着女儿,却见着了把他前夫遗物送来给她女儿的陈石星。

  她看着陈石星放在桌子上的宝刀和宝剑,尤其是那把青冥宝剑,想起了龙成斌所说的段家小王爷之事,不由得心乱如麻了。正是:

           识得鸳鸯双宝剑,女儿心事却难明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