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广 陵 剑   作者:梁羽生

第六回 秘笈几番招鬼魅 瑶琴叠责谒宗师

  龙成斌正在念楼上的楹联,忽听得那两个汉子在旁边插科打诨,一个说道:“我最怕听书呆子的念书声,大哥,你给我唱一段京戏,解解闷好不好?”另一个汉子道:“好!”于是擘开喉咙,大声唱道:“一马离了西凉界,……”声音刺耳异常,震得陈石星耳鼓嗡嗡作响。陈石星不禁心头一凛:“这两个粗汉武功的底子倒似乎很不错呢!”龙成斌似乎有点害怕这两个汉子无事生非,忙道:“咱们到别处玩吧。”

  两个下了大观楼,只听得那两个汉子戏也不唱了,却在上面哈哈大笑,好像是因为赶走了他们,十分得意。陈石星道:“碰上这样两个俗人,真是大煞风景!”龙成斌笑道:“天下多的就是这种俗人,也气恼不了这许多,咱们到西山玩吧。”

  走出城来,天方过午,万里无云,是一个大好的晴天。陈石星胸怀舒畅,把刚才的气恼忘了,尽情观赏山景。心里想道:“昆明西山的景色,也不在桂林普陀山之下,只可惜少了一个七星岩。不过这里的‘龙门’之险之奇,普陀山却也没有。”

  昆明西山,果然名不虚传,越上山势越奇越险。一到“龙门”,更是令人惊心骇目。原来那“龙门”是从山上凿出来的,从下望上,峭壁千丈,上面的庙宇,竟似凌空而建,下面是苍茫无际的滇池。拾级而上,山风振衣,如登仙境。据说滇池中的鲤鱼,要是能够跳过“龙门”,就可以化身为龙。

  “龙门”两边,刻有一副对联,“仰笑宛离天尺五,凭临恰在水中央。”陈石星读过对联,下望滇池遥想漓江,悠然神往。

  龙成斌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你看这短短十四个字的对联,非但写尽眼前景物,还有不尽的韵味供人驰思呢。”陈石星细细咀嚼“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两句话,半晌说道:“大哥说得不错。我不懂做文章,依我看来,做文章的道理,和弹琴的道理,甚至和武学的道理恐怕都是一样。‘功力’之外,还要加上‘妙悟’。”

  龙成斌点了点头,说道:“我不懂武功,做文章的道理和弹琴的道理恐怕的确有可以相通之处,触景生情,情发乎辞,乃成妙文。弹琴也必须具有至性至情,在情景交融之下,心与琴合,方成绝唱,是故嵇康与好友刑场诀别,乃有广陵散从今绝矣之叹,伯牙与钟子期相遇,方能奏出高山流水之音。假如换了第二个地方,对着第二个人,也就未必弹奏得出这样好的琴曲了。”

  陈石星听他谈起“广陵散”的故事,想起爷爷临终之际,自己方才学会弹奏整阕的“广陵散”,便即拿来和爷爷诀别。不由得触起了心底的创伤,默然不语。龙成斌道:“小兄弟,你在想些什么?”陈石星道:“没什么,我在咀嚼大哥说的这番道理。”龙成斌笑道:“都是我不好,咱们本是来游山玩水的,我却大发议论,把你也弄得变成书呆子了。来,来,来,我带你去看龙门的一处名胜。”

  龙门沿崖凿成石廊,有的地方,仅容一人侧身穿过,下临无地,俯瞰滇地,当真令人惊心动魄。陈石星道:“幸亏是有善长仁翁凿出回廊筑有栏杆,否则一个失足,那就是粉身碎骨了。”

  走上龙门高处,只见有个魁星的石雕,是用整块石头刻出来的,只有手里的笔却是木头。龙成斌道:“雕刻魁星石像这个人,是远在石廊未曾开凿之前上来的。”陈石星诧道:“他为什么要冒险上来刻这石像?”

  龙成斌道:“龙门也是他凿出来的,在他死之后,后人才补凿石廊。”陈石星道:“那就更难得了。”龙成斌道:“开凿龙门的是个少年,有个哀艳绝伦的故事。你看这题记。”

  陈石星读罢题记,叹道:“天下竟有这样痴情的人。”原来“题记”记的是个古代传说,据说有个少年,因为失掉了他的意中人,心无寄托,便独自跑到西山上凿刻龙门,想为西山留下一个胜迹,纪念他的情人。刻到最后的魁星像时,没有合适的石头刻魁星的笔。这少年一生致力的工作,就差这一点点不能完成。伤心到了极点,竟从龙门跃下,丧身滇池。

  龙成斌道:“小兄弟,你年纪还小,不懂男女之情。虽然这是传说,不知真假,但我相信这种痴情的人,古代有,现代也有。所以我倒是宁可信其为真。”笑得颇有几分凄凉的意味。

  陈石星稚气的问道:“何以你这么相信?”

  龙成斌道:“我是将心比心。假如有一个令我倾倒的女子,要是我得不到她,我也会学这个少年。”

  陈石星道:“为朋友两胁插刀,我想我也能够。但我不会这样傻去自尽。”龙成斌笑道:“所以我说你不懂男女之情。”

  两人从“龙门”高处下来,走了一会,龙成斌似乎有点疲倦。倚栏杆休息。下眺滇池,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忽地说道:“小师父,我有几天没有跟你学琴了,你读过诗经中‘蒹葭’这首诗么?”

  陈石星道:“别客气,叫我小兄弟好了。读过的,怎么样?”

  龙成斌道:“古琴的曲谱,有许多取材诗经,不知有没这首?”

  陈石星道:“或许是有的,不过我不知道:“

  龙成斌道:“我曾为蒹葭此诗作曲,不知是否合律,想请你指教。”陈石星道:“指教不敢当。不过好在这里没有人,你弹来给我听听,咱们切磋切磋。”

  龙成斌借了陈石星那张古琴,叮叮咚咚的就弹起来。“蒹葭”是诗经“秦风”中的一篇,有人以为是不得志于朝廷的怨臣之辞,其实是首情歌。诗中写的是一个秋天的早晨,芦苇(即蒹葭)上露水还不曾干,诗人来寻找他的“伊人”,“伊人”所在的地方有流水环绕,好像藏身州岛之上,可望而不可及。诗道: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徊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译成白话诗就是:

  “芦花一片白苍苍,清早露水变成霜。

  心上人儿她在哪?人儿正在水那方。

  逆着水流去找她,绕来绕去道儿长。

  顺着水流去找她,像在四边不着水中央。”

  曲调缠绵排恻,陈石星虽然年小,不解男女之情,听入耳中,也是不禁有荡气回肠之感。

  琴声戛然而止,龙成斌推琴起立,说道:“小兄弟,请你指教?”陈石星赞道:“弹得好极了。”龙成斌笑道:“小师父,你怎么和我客气起来啦?”陈石星正容说道:“不是客气,我这是由衷之言。假如我弹这曲的话,音律方面,或许比你严谨,但一定没有你弹得这样感人。龙大哥是不是有一个令你心中倾慕的女子,但却还不敢告诉她?”龙成斌苦笑道:“你怎么知道?”

  陈石星笑道:“情发乎辞,曲表心声,这是你刚才说过的话。”

  龙成斌黯然说道:“你猜得不错。我自知配不上那位姑娘,所以一直不敢向她表露。”陈石星道:“龙大哥,像你这佯人材,天下最美丽的姑娘都配得上,何须如此自谦?”龙成斌道:“小兄弟,你不知道,这位姑娘喜欢武艺好的人,做文章我或许还懂一些,说到武功,我可是一窍不通了。小兄弟,你可以帮我的忙吗?”

  陈石星道:“这个忙我怎么帮得上?”

  龙成斌道:“你可以教我呀!”

  陈石星模仿他的口气笑道:“说到弹琴,我或许勉强还可以充作行家,说到武功,我这点微末之技,怎能为人之师?”

  龙成斌道:“你的本领在我的眼中,已经是好得很了。”

  陈石星笑道:“那是因为你不多接触武林中人的缘故。比起真正有本领的人,我可还差得远呢!”

  龙成斌道:“那么你可不可以给我举荐一位明师?”

  陈石星心中一动:“莫非他是试探我的?”但见他的态度甚为诚恳,不禁又在心中责备自己:“龙成斌对我这佯好,我怎么可以瞎疑心他?”当下苦笑说道:“我自己想找明师,都找不到呢?”这话倒也不是敷衍之辞,他此行的目的,虽然是要到石林去找张丹枫,但是否找得着,张丹枫又肯不肯收他为徒,都还是未知之数。龙成斌道:“小兄弟,你心目中有哪一位明师?”陈石星怔了一怔。说道:“我都未曾沾上武林的边儿,武林有哪些高人,我根本就说不上来。再说明师可遇而不可求,事先又怎能知道?”他这话可是半真半假,不得不瞒着龙成斌了。

  龙成斌好似甚为失望,颓然说道:“小兄弟,你这话说得也有道理,明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唯有希望将来能有奇遇啦。”

  陈石星心里对他抱有几分歉意,不想再谈下去,便即扭转话题,说道:“咱们还是谈谈弹琴吧,龙大哥,你的曲作得很好,还有什么新作吗?”

  龙成斌似乎给他挑起兴致,想了一会,说道:“我有一首即景之作,是用‘虞美人’这个词牌填的同,你给我配曲好不好?”

  陈石星道:“好,你把词念给我听。”

  龙成斌倚栏遥望滇池,缓缓念道:

  “韶华争肯偎人住?已是滔滔去。

  西风无赖过江来,历尽千山万水几时回?

  秋声带叶萧萧落,莫响城头角。

  浮云遮月不分明,欲倾滇池一洗放天青。”

  陈石星道:“好一个,欲倾滇池一洗放天青。这首词寄托遥深,感慨之中不失豪情。我的文学造诣很浅,恐怕领悟不够。姑且试着给你配曲吧。”龙成斌笑道:“多承谬赞,愧不敢当。但你的曲一定是作得很好的,我这首词得你谱成曲调,也可以沾点光了。”

  陈石星凝神想了一会,接过去琴,说声:“献丑”,便弹起来。

  词中表达的感情,虽然稍嫌萧索,却不失其豪气,正合他的心境。叮叮咚咚的弹将起来,当真是有如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涤荡胸怀;又如西风落叶,睛空飘落,瑟瑟秋声,令人感喟。听得龙成斌摇头晃脑。

  正当两人沉醉于悠扬的琴韵之中,忽听得有人擎大喉咙唱道:“一马离了西凉界——”刺耳的噪音,令得陈石星再也弹不下去。

  只见山坳转角处突然出现两个人,正是他们上午在大观楼碰见的那两个恶客。

  龙成斌眉头一皱,轻轻说道:“讨厌!”

  唱京戏的那个汉子骂道:“我不说你讨厌,你反而说我讨厌?”倏地加快脚步,竟然就向龙成斌撞过来。

  龙门沿崖的山路,本来是从没有路的地方开凿出来的,龙成斌倚栏之处,只能容得一人侧身穿过,倘若给他撞个正着,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陈石星大吃一惊,要救龙成斌已来不及。另一个恶客也向他冲过来了。陈石星连忙拿起古琴,在间不容发之际,一招“拂云手”将那人带着转了一圈,转过自己的背后。

  那人武功委实不弱,身体失了重心,居然能将势就势,身形斜转,一个反剪金钩脚,反勾陈石星脚踝,要把陈石星摔倒。

  幸而陈石星的武学造诣早已不是数月之前可比,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动作比那汉子还快半分,一个沉肩坐马,肘锤撞出,只听得“咚”的一声,那人虽然勾着他的脚踝,气力却还未能使得出来,就给陈石星的肘锤撞着胸口,骨碌硕的从石廊斜坡滚下去了。

  陈石星回过头来,眼前的景象令他不禁又是大吃一惊,他看见的只是那个唱京戏的恶客跌在地上,龙成斌却不知哪里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恶客一个鲤鱼打挺跃起,作势就要向陈石星扑来。敢情他是因为看见同伴败在陈石星手下,故而不敢太过莽撞。

  距离约莫三丈左右,掌风扑面,已是隐隐作痛,陈石星恐怕打不过他,唰的拔出宝刀,一刀劈下,把一块石头劈掉一角,石屑纷飞,喝道:“来吧,我倒要试试你的脑袋是不是硬过这块石头!”那恶客见陈石星的宝刀如此锋利,如何还敢上前邀斗,陈石星话犹未了,已是吓得他转过身去,拔足飞奔。

  两个恶客都给赶跑之后,陈石星方始听见龙成斌的声音叫道:“小兄弟,救命,救命!”

  陈石星探头出栏杆一看,只见龙成斌紧紧抓着栏杆下面的一根石笋,身子挂在半空摇摇晃晃。陈石星连忙解下腰带,双足倒勾栏杆,腰带的长度刚好够得上把龙成斌扯上来。

  龙成斌惊魂未定,过了好一会子,方才能够定下心神,气喘吁吁的向陈石星道谢。陈石星说道:“龙大哥,这件事情可是有点奇怪!”

  龙成斌道:“是呀,咱们和这两个恶汉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真是不解他们为什么这样横蛮无理,刚才不是老天保佑,我恐怕早已粉身碎骨了。”

  陈石星道:“龙大哥,你受伤没有?”

  龙成斌道:“还好,只不过擦破掌心。刚才那人向我扑来,我死撑他一脚,跟着就跌了下去,幸亏抓着了一根石笋。小兄弟,你的本领真好,这么凶横的两个恶汉,你一个人就把他们打跑了。”

  陈石星道:“不是我的本领,是他们怕了我的宝刀。”想起刚才的情形,心中犹有余悸。

  龙成斌喘息已定,说道:“小兄弟,你的这张古琴没受损坏吧?”

  陈石星心头一凛,连忙小心察视,吁了口气,说道:“幸亏没有受损。”

  龙成斌苦笑道:“西山本来还有许多名胜,可恨碰上这两个恶客,败了咱们的游兴,我是无心游览了。咱们不如回去吧。”

  一路上,龙成斌似乎害怕那两个恶客还会再来,一副惊魂未定的神色,匆匆忙忙的走路,已是没有心情和陈石星谈笑。

  陈石星却是不禁有点思疑:“那两个恶汉假如真的和龙大哥往日无冤,近计无仇,怎么横蛮,也不应该下此毒手?不过也说不定这两个人是冲着我来的,不是冲着龙大哥来的。他们会不会是余峻峰的手下呢?”陈石星猜疑不定,倒是不禁对龙成斌抱有几分歉意,“倘若真是那样,这倒是我连累了龙大哥了。”

  回到客店,龙成斌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笑道:“小兄弟,我今日里是死里逃生,你也受了一场虚惊,咱们可得好好喝一顿压惊酒了。”

  也不知是酒喝得多,还是日间所受的惊恐过甚,心力交疲,龙成斌吃过晚饭,便即蒙头大睡,不多一会,已是鼻息如雷。陈石星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不知不觉,只听得街上传来的击斫声,“笃、笃、笃”的连敲三下,已是三更时分。

  陈石星披衣起来,轻轻叫了两声“龙大哥”,只见龙成斌仍然是熟睡如泥,哪唤得醒。

  陈石星心乱如麻,“本来我可以陪龙大哥多玩两天,但还是早点走吧。反正迟早都要和龙大哥分手,那两个恶汉倘若是冲着我来的,我走了之后,龙大哥也可以免受牵累。”

  他正在考虑要不要留张字条给龙成斌,又不知怎样写才好。忽地窗门无风自开,一道白光射了进来,“咔嚓”一声,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已是插在桌上。刀尖穿着一封信。

  陈石垦只道是仇家找上门来,给自己来一套留刀寄柬的把戏,当下便把那封信拆开,心里想道:“这佯倒好,我的闷葫芦可以打破了。”但拆开来一看,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这封信不是写给他的,是写给龙成斌的。

  信上歪歪斜斜的写着几行大字:“龙三,难得你来到昆明,这笔帐我可要和你算了。有胆的明天晚上,你到龙门和我相会。我不会带手下,与你单打独斗。最后警告你,你要跑是跑不掉的。知名不具。”陈石星本来想要偷偷离开龙成斌的,看了这封信,却是不觉呆了。忽然有个人伸过手来,把那封信抓了过去,说道:“小兄弟,你受惊!”原来龙成斌不知什么时候起床,业已站在他的背后。

  陈石星道:“龙大哥,对不住,这封信是给你的,我不知道,拆开来先看了。”

  龙成斌看了这封信,面色大变,半晌说道:“小兄弟,有件事情,我要请你原谅,我说不会武功,这是骗你的。我名为秀才,其实也是武林中人。”

  陈石星笑道:“昨日你没受伤,我也有点怀疑你懂得武功了,但我不懂,这是怎回事?”

  龙成斌道:“说来话长,总之我是得罪了一个武功很强的恶人。今天碰上的那两个汉子,不过是他手下的爪牙而已。”

  陈石星道:“刚才来的那个送信的人呢?”

  龙成斌道:“也不过是他的爪牙。那个恶人自视甚高,手段又狠,他是算准了我逃不出他的掌心,才约我和他单独相会的。看来他是要我受够了他的折磨,方把我置之死地!”

  陈石星道:“约无好约,会无好会。既然打不过他,这约会不赴也罢。”

  龙成斌摇了摇头,说道:“跑不了的。一味躲避也不是办法。躲得过今天,躲不过明天。除非有个大本领的人帮我?”

  陈石星苦笑道:“我是有心无力。你的仇家如此厉害,今天碰上的他那个两个爪牙,我自问都没有取胜的把握。”

  龙成斌道:“我知道。说老实话,我和你结交,本来是想得到的助力,但从今天的情形看来,你的本领固然比我高明,可还远远不是那个魔头的对手。纵然你要帮我的忙,我也不能让你受累。小兄弟,我看你已经背起行囊,是不是准备就要离开这里的?”

  陈石星面上一红,说道:“我并不是想要瞒着大哥偷走,不过,不过——”龙成斌道:“小兄弟,你快走吧,用不着多说了。你能够这样关心我,已是不枉我和你结交一场。一个人死生有定,要是我明天晚上当真大限难逃,我也只好自己认命了!”

  陈石星热血沸腾,“我本来是个人家看不起的穷小子,龙大哥却对我青睐有加,待我情如手足,为朋友尚不辞两胁插刀,我岂能见死不救?”想至此处,不觉把本身利害置之度外,冲口而出,便即说道:“龙大哥,你和我一起走?”

  龙成斌道:“走,走到哪儿?”

  陈石星道:“大哥,你别多管,我自有去处。”

  龙成斌道:“跑不掉怎么办?你不怕连累你吗?”

  陈石星慨然说道:“我刚才想偷走,乃是未曾知道你的事情。如今既然知道你有灾难,若不和你祸福同当,这兄弟要来何用?我也不知道是否跑得掉,但总胜于束手待毙!”

  龙成斌连连摇手,说道:“不、不、不,你还是自己逃跑的好!”

  陈石星急道:“大哥,其实你也无须太过担心,那地方离昆明不远,不过现在起程,连夜赶路,跑得快些,明天晚上就可到达。到了那个地方,会有人帮忙咱们的。你的仇家再厉害,也不敢招惹那个人!”他怕龙成斌不肯答应跟他逃跑,是以只好先透露一点秘密让他知道。

  龙成斌喜出望外,把一个元宝放在桌上,说道:“难得兄弟这么重义,那么咱们就走,也不必惊动店主人了。”

  陈石星的打算是把龙成斌带到石林,托庇张丹枫门下。

  “张丹枫是普天下武林中人的都景仰的大侠,当然是侠义为怀的了。我拿云大侠的信物去求他,想必他会答允我的要求。要是他肯把龙大哥一并收为弟子,固然最好;就算不肯,他看在云大侠的份上,推屋乌之爱,至少也会给龙大哥以庇护的。”陈石星心想。不过,张丹枫是否还活在人间,到了石林,是不是就能找着张丹枫?这些都还是未可知之数,是以他对龙成斌也还未能说得太过确实,在未到石林之前,暂时只好含糊其辞了。

  龙成斌留下了房饭钱,便与陈石星偷偷离开客店。陈石星这才发现,原来他的轻功比自己还要高明得多。昆明的城墙三丈多高,陈石星无法逾越,还是龙成斌先用“壁虎游墙功”爬上去,然后才用准备好的长绳把陈石星拉上去的。到了郊外,龙成斌更是健步如飞,和从前判若两人,陈石星勉强才跟得上。

  “想不到龙大哥还有这佯高明的装假骗人的本事。”陈石星想起自己不久之前,还把他当作丝毫不懂武功的人,想要他“知难而退”的事,不觉暗自失笑。同时也有一点被骗之感。不过,随即再想:“他有他的难言之隐,我有一些事情不也是瞒着他吗?”

  陈石星听龙成斌把他的那个仇家说得那么厉害。一路上提心吊胆,生怕会在途中出事,给那魔头抓了回去。但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什么事情都役发生,比原来的预算还要早一个时辰,黄昏日落之前,就平安无事的到达石林了。

  西风残照中抬头前望,只见无数石峰,层层罗列,有助孤峰峭立,有的如障屏连,就像地面上突然涌起无数石笋。陈石星游目骋怀,心里想道:“前人咏桂林风景,有诗云:水似青罗带,山如碧玉簪。我只道是桂林独有风景,原来石林也是一样。”

  两人走近石林,只见头顶一块悬空的大石上题有“天开异境”四个擘窠大字,旁边还有“天道奇观”、“鬼斧神工”、“大气磅礴”等等赞叹的题辞,望入“林”中,但见万户千门,阴森可怖。

  龙成斌出现又惊又喜的神色,在石林的门户停下脚步,说道:“小兄弟,这不是石林吗?”

  陈石星道:“不错,咱们这就进去吧。怎么,你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吗?”龙成斌道:“慢来,慢来。你以前来过石林没有?”陈石星道:“没有。”龙成斌道:“那就太冒险了。主人游记中说:石林万户千门闭,不亚武侯八阵图。这岂是可轻易进去的?倘若迷失道路,就不能走出石林了。”陈石星道:“这点险值得冒的,咱们所要寻访的那位前辈高人,就是住在这石林里面。”

  龙成斌道:“那位高人是谁,你现在可以和我实说了吧?”

  陈石星一想,既然要带他去见张丹枫,自然该把实情告诉他,便道:“是武林中人公认为天下第一剑客的张丹枫。”

  龙成斌“啊呀”一声叫了出来:“你为什么不早说,原来你是和张大侠相识的?”陈石星怕他误会、说道:“我不是故弄玄虚,离开昆明之时,我也想不到能够这样顺利平安到达的。不过,我和张大侠从来没见过面,可谈不上什么相识。”

  龙成斌沉下面色,说道:“小兄弟,你是和我开玩笑吗?”

  陈石星道:“大哥别急,请听我说。我与张大侠虽然素昧平生,但却是受人之托,来见他的。那个人是张大侠的至亲,他告诉我,只要我替他把事情办妥,张大侠料想可以收我为徒。”

  龙成斌道:“那个人是谁?他托你办的又是什么事情?”

  龙成斌打破沙锅问到底,倒是叫陈石星感到为难了。云浩的秘密,应不应该告诉他呢?

  龙成斌见他面有为难之色,故意叹了口气,说道:“小兄弟,我本来不应该打听你的秘密,但这是和我生死攸关的大事,我自是难免关心。唉,小兄弟,咱们相处了这许多日子,难道你还不能相信我吗?再说我若完全蒙在鼓里,见到了张大侠的时候,只怕说话也不会得体呢!”

  陈石星暗自思量:“我既然是和龙大哥一起来见张大侠,这些秘密迟早都是瞒不了他。我向张大侠禀告之时,难道好意思叫他离开么?既然迟早要让他知道,又何必令他多忧虑几个时辰?”

  一个不过十六岁的大孩子,虽然饱经忧患,毕竟还是未能深切的认识人心险恶,终于把秘密吐露出来:“这个人名叫云浩,他是张大侠的内侄。”

  “为什么他不亲自去找姑夫,却要托你?”龙成斌问道。

  陈石星黯然说道:“云大侠已经死了,他是临终之际嘱托我的。”想起伤心往事,自己的爷爷也是同一天惨死,不觉热泪盈眶。

  “小兄弟,你心里难过,痛痛快快哭一场吧。我虽然不是你的亲人,但却无殊异姓手足,你就把我当作亲人吧。伤心的事情,哭了出来,说了出来,也许会好过一些。”说得十分真挚。

  秘密泄漏了一点,就好像防洪的堤坝穿了一个缺口,终于会渐渐扩大,让洪水都宣泄出来。待到陈石星抹干眼泪之时,他已经把自己祖孙二人的遭遇,以及云浩的遭遇,原原本本都告诉龙成斌了。

  龙成斌得知来龙去脉之后,心中大喜,脸色丝毫不露,假意安慰了他几句,说道:“小兄弟,你的遭遇真是不幸,不过古人说得好,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你受了许多折磨。现在已是否极泰来的时候了。你有云大侠的宝刀为凭,又有张大侠手书的剑谱作证,张大侠一定会相信你的话,收你为徒的。”陈石星道:“但愿如此。我还有个奢望,假如咱们能够成为师兄弟;那就更好了。”

  龙成斌装作十分感激的模样,说道,“小兄弟,多谢你的提携,我但求能够托庇于张大侠宇下,躲过这场灾难于愿已足?”说到这里,忽地好似想起一事,说道:“小兄弟,云大侠给你的信物,你没失掉吧?”陈石星道:“这样重要的东西,怎会失掉?你瞧,张大侠手书的那几页剑谱,就是放在这个盒子里面。”一面说话,一面拿出那个盒子。

  龙成斌眼睛发亮,挨近陈石星身边,忽地伸指向陈石星胁下的“章门穴”重重一戳!陈石星正要打开盖子,做梦也想不到“情如手足”的龙成斌突然会暗算他。“咕咚”一声,登时倒在地上。“章门穴”是麻穴,给人点了,动弹不得,话也说不出来,但却没有失掉知觉。

  龙成斌首先抢了那个盒子,跟着拿了那把宝刀,狂笑说道:“小兄弟,你别怨我心狠手辣,与其你做张丹枫的弟子,不如我做张丹枫的弟子。”陈石星一听就知他是想要冒充自己,骗张丹枫收他为徒,气得几乎晕了过去。

  狂笑声中,龙成斌继续说道:“小兄弟,你别怨我。按理说,我从你这里得到的好处,是不应该再杀你的。但我可不敢相信你甘愿吃这大亏,即使你不和我为难,我也怕你泄漏秘密。为了免除后患,只好杀你灭口了!不过,你心爱的古琴,我让它陪你葬吧。也算是尽咱们异性兄弟一点情份。”

  龙成斌缓缓抽出宝刀,弹了一弹,赞道:“好刀,好刀!”就像猫儿戏弄自己爪下的老鼠一样,在陈石星身旁把玩这把宝刀,却不立时斩下。也不知是由于宝刀的寒光,还是由于感到人心的险恶,陈石星只觉寒意直透心头!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都是我的不好,我怎么可以这样轻易相信别人。”无可奈何,唯有闭目待死。忽然听得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叫道:“好刀,好刀!好手段,好手段!”龙成斌吃了一惊,顾不得挥刀去杀陈石星,连忙跃过一旁,横刀护身,这才转过头去。

  陈石星听得声音好熟,睁开眼睛,只见来的两个汉子,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先后在大观楼和龙门碰上的那两个恶客。龙成斌插刀入鞘,笑道:“原来是你两个,倒把我吓了一跳。不过,你们何必也跟来这儿?”身材魁梧那个汉子说道:“龙老三,恭喜你大功告成,我们昨天充当你的配角,这出戏唱得还不坏吧?”

  陈石星这才知道龙成斌说的什么“仇家”,原来全是假话。他和这两个恶客原来是串通了来骗自己的。龙成斌勉强笑道:“老李,你是擅唱反派的角色,当然是唱得出色当行了。”另一个较为瘦小的汉子说道:“不过,这宗生意是咱们合伙做的,你得了好处,可不能把我们忘掉啊!”

  龙成斌道:“这个当然。咱们自家兄弟,难道你们还不相信我吗?”

  那“老李”说道:“不是不相信你,但总是先君子后小人的好。既然合伙,帐目就得分明。我们要不是暗中跟你来到这儿,怎知你有什么进帐?”

  龙成斌听他口气,料想已经瞒不过他们,便道:“我和这小子说的话,想必你们已听见了。那么你们应该知道,这好处可是在后头的呢!你们想想,张丹枫只能收一个徒弟,当然只有由我冒充这小子。待我学成之后,方能和你们分享!”

  那粗豪汉子道:“老韩,你的意思怎样?”那姓韩的道:“大的好处,固然是在后头,小的好处,现在未尝不可分赃!”

  龙成斌道:“分什么赃?”

  那姓韩的道:“李大哥,你要宝刀,我要剑谱,如何?”他不直接答复龙成斌如何分赃,却和那粗豪汉子商量,显然是他们之间,业已有了协议。那粗豪汉子笑道:“本来张丹枫的剑谱当然更珍贵一些,但咱们是自家兄弟,做哥哥的还好意思和你挑肥拣瘦么?你说怎样就怎样吧。”龙成斌忙道,“这样不行呀!”

  那粗豪汉子冷笑说道:“龙老三,一个人应当知足才好,你已经占了大大的便宜,还和我们争论?”

  那姓韩的接着说道:“是呀,龙老三,你想想看,你做了天下第一剑客张丹枫的徒弟,将来你的武功不是天下第一也是天下第二的了,这好处不比什么宝刀、剑谱大得多么?亏你还好意思和我们掂斤论两?”

  龙成斌苦着脸道:“两位大哥有所不知,这两件东西是我要拿来当作信物去见张丹枫的,待我学成武功,再给你们不迟。那时我非但可以给你们宝刀、剑谱,我学到了手的武功,也可以转授你们,那不更好?”

  那粗豪汉子双眼一瞪,说道:“龙老三,不是做哥哥的不相信你,但俗语有云:现钟不打反去炼铜,我可也不能这样笨呀!”

  龙成斌皱眉道:“你们拿走这两件信物,却叫我如何取信于张丹枫?”那姓韩的笑道:“龙老三,你能言会道,一张嘴能把树上的鸟也哄下来。这小子已经把全部秘密告诉你,你还怕骗不过张三枫吗?”龙成斌道:“你们别忘了张丹枫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人,他岂能像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容易受骗?”

  那姓韩的道:“这也未必。君子可以欺其方,云浩死在桂林,这总是真的。陈琴翁祖孙于云浩有恩,这也总是真的。你说的既然都是‘真话’,没有‘信物’,料亦无妨。”那粗豪汉子似乎等得已是甚不耐颊,大声说道:“龙老三,我不管你怎样去骗张丹枫,我们可不能帮你白干一场!”

  龙成斌道:“我已经答应将来把好处分给你们了!”那粗豪汉子冷笑道:“将来,将来,谁知你将来不会藏私!”总而言之,废话少说,宝刀剑谱,快交出来,否则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龙成斌作出无可奈何的神气,苦笑说道:“两哥哥既然这样不相信小弟,我也只好依从你们了。”

  那粗豪汉子一道:“对啦,你早肯这样,不是少了许多唇舌?”

  那姓韩的道:“你把藏有剑谱的盒子放在地上,我自己会拿!”

  粗豪汉子瞿然一省,说道:“对,你把宝刀抛给我,不许走过来了。”

  龙成主苦笑道:“两位哥哥如此多疑,难道小弟还能暗算你们吗?”当下掏出盒子放在地上,那姓韩的折下一枝树枝,把盒子拨到跟前。粗豪汉子道:“宝刀抛过来!”

  龙成斌道:“是!”陡然间只见刀光如电,龙成斌以迅捷无伦的手法,倏地拔刀出鞘,就掷过去。

  那粗豪汉子虽然有所戒备,却想不到龙成斌在给他们喝破之后,还敢骤施杀手。要想拔刀招架,已来不及,只听得“咔嚓”一声,血光迸现,宝刀已是插入了他的心窝,就在此时,那姓韩的亦已飞出一支钢镖。龙成斌听得暗器破空之声,慌忙斜身疾闪。饶是他闪得快,肩头给钢缥擦过,也划开一道伤口。还好未伤着琵琶骨。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不约而同的去抡那把宝刀。那姓韩的汉子抢快半步,但亦已无暇去拾宝刀,只能一脚把宝刀踢开,让大家都得不到。姓韩的汉子喝道:“龙老三,你好狠!”龙成斌冷笑道:“谁叫你们苦苦相逼,我这是无可奈何!”口中彼此指责,拳脚也是此来彼往了。陈石星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看他们打得十分激烈,不禁暗暗吸一口凉气,“原来龙成斌的本领果然是比我高得多。这汉子的本领也是在我之上。”

  论本领龙成斌是比那姓韩的汉子稍胜一筹,但他受了镖伤,此消彼长,却只能堪堪打成平手。

  龙成斌道:“韩大哥,咱们别打了吧。宝刀剑谱,全都送给你!”

  那姓韩的道:“谁相信你的鬼话!”“篷”的一声,长拳捣出,正中龙成斌胸口。龙成斌好像一根木头似的,晃了两晃,“卜通”倒地。

  那姓韩的大喜,上来察看龙成斌死了没有,正想补他一记窝心腿,不料脚跟突然一麻,自己先站不稳倒下去了。原来龙成斌用的是苦肉计,倒在地上,乘其不备,突然将他勾倒的。

  龙成斌忍着疼痛,连忙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把那姓韩的汉子压在下面。

  龙成斌使出吃奶气力,紧紧扼着他的喉咙。那姓韩的汉子拼命反击,翻翻滚滚,困兽之斗,分外骇人。龙成斌肋骨断了两根,但十指如钩,紧扼对方咽喉,仍是半点也不放松。过了半支香的时刻,那姓韩的汉子发出呜呜的怪叫,终于支持不住,气绝而亡。看得陈石星毛骨惊然。

  龙成斌筋疲力竭,受伤亦是不轻,他杀了两个伙伴,已是站不起来。慢慢爬过去,把那口宝刀从那个粗豪汉子的身上拔出。那个汉子的胸口开了一个窟窿,血如泉涌,当然是不能活了。

  龙成斌只觉浑身无力,心里想道:“好在我早就点了这小子的穴道,不悄他会反啮,慢慢杀他不还迟。”吸一口气,慢慢又爬过去,拾起了那个盒子。狂喜之下,龙成斌哈哈笑道:“两件宝物都到了我的手上,张丹枫的徒弟我也是做定的了。再过几年,我的武功就是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啦!”他按捺不住好奇之心,一面狂笑,一面打开盒子。先睹为快,要看一看张丹枫的剑谱究竟如何奥妙。

  那知乐极生悲,笑声未已,跟着就是一声惨厉的呼叫。原来他触动了机关,盒盖倏的弹开,刀片伸出,割断了他的一根手指。

  俗语说十指痛连心,更何况龙成斌是在力竭筋疲、身上受伤之后,突然给割断一只手指,哪里还支持得住?一声惨叫,登时晕倒,不省人事。陈石星又惊又喜,“苍天有眼,果然是恶有恶报。我刚才本来要给他打开这个盒子的,要是他不那么心急,此际剑谱早已到了他的手中了。他点了我的穴道,却不知道开盒子的方法,断送了一根手指,这是活该。想不到这个盒子又一次帮了我的大忙。”不过,陈石星还未能说是就已脱离险境。关键在于:他的穴道是否能够在龙成斌醒转之前解开?

  龙成斌是用重手法点了他的麻穴的,倘若没人给他解穴,必须十二个时辰方能自解,龙成斌不过一时晕了过去而已,他的武功底子甚是不差,虽然受伤也是不轻,但在十二个时辰之内。一定会慢慢苏醒。那时陈石星的性命,就仍然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在这样荒僻的地方,哪里会有人来?除非是隐居在石林的张丹枫会走出来。但“石林万户千门闭”,张丹枫深藏石林里面。纵有天大的神通,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他又岂会无缘无故的走出来。陈石星叫不出声,唯有心中苦笑,笑自己的希望太过不切实际,实是渺茫。

  陈石星紧紧注视龙成斌,龙成斌动一下,他的心头就跳一下,幸好龙成斌还未醒过来。暮蔼苍茫,天色渐渐黑了。要想有人来救自己,这希望是逾加渺茫了。

  陈石星忍受不住精神的磨折,蓦地心头一动,“求人不如求己,我何不试试自行解穴?即使仍是不能成功,也总胜于束手待毙!”于是索性不再去注视龙成斌,试行慢慢凝聚真气。

  云浩留给他的拳经刀谱附有正宗内功的修练方法,可以自行解穴。不过陈石星只是练了三个月,只能说是略窥藩篱,要想自行解穴,谈何容易?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陈石星但觉丹田一股热气升起,看来是有点成效了。修习上乘内功,倘若有了相当火候,自行解穴,最多也用不了半个时辰。但现在已不知多少个时辰过去,陈石星仍然只能一点一滴的慢慢凝聚真气,身体丝毫不能动弹。

  天色完全黑了,一轮明月也从东方升起来了。龙成斌在地上翻了个身,喉头发出咕咕的声响,看来用不多久,他就可以醒过来了。陈石星咬了咬牙,暗自思量:“死生有命,我总之尽力而为。”对周围的一切,宛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如此一来,真气的运行倒是比刚才加快了许多。

  龙成斌终于醒过来了!

  断了的手指,鲜血还是在流,很痛。不过,他却是可以动弹了。他敷上了金创药,养了一会神,觉得好了一些,留心察看,只见那个盒子还在他的脚边,盒盖已经自行关上。

  龙成斌拿起一根树枝,把那盒子轻轻拔动,看见盖子并不弹开,方始大着胆子,战战兢兢的把那盒子纳入囊中。原来这个盒子,倘若不是去打开它,就不会触动里面的机关。

  一轮明月正在天心,龙成斌恢复了两分气力,心里想道:“这小子武功不弱,只怕用不了十二个时辰,穴道就会自解。当务之急,我可得先杀了他。”此时距离陈石星被点穴,已有七八个时辰,要到天亮之前,他的穴道方能自行解开。龙成斌做梦也想不到他会自行运功,凝聚真气,当下毫无顾忌抓起宝刀,哈哈笑道:“小兄弟,幸好我能够在你的穴道未解之前醒来,这是我的命大福大,你只好自己认命了!”

  忽听得“当”的一声,突然间一颗石子打来,把他的宝刀打落地上。龙成斌大吃一惊,定睛看时,只见陈石星已经跳了起来!

  原来陈石星在这千钩一发之际,一急之下,奇经八脉突然打通,真气瞬息流转全身,穴道已然自解!

  陈石星打落了他的宝刀,戟指骂道:“龙成斌,在你读的是圣贤书,行为却是这等卑鄙,连市井小人都还不如,还幸苍天有眼,你这小人害不死我!”

  龙成斌虎口隐隐作痛,只道陈石星已经恢复武功,就要来杀自己。他受伤不轻,如何敢和陈石星交手?

  “小兄弟,请你念在往日之情饶我一命。”龙成斌吓得连宝刀也无暇再拾起来,一面叫一面飞奔。性命关头,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跑得居然好像没有受伤一样。转瞬间,滚下山坡,跑得影子都不见了。

  陈石星喝道:“滚你的吧!谁还和你称兄道弟。”一口闷气吐了出来,突然双腿发软,不由自主的又坐在地上。原来他的穴道刚刚解开,飞出石子,打落龙成斌手上的宝刀,体力其实亦是早已支持不住。假如龙成斌不是给他吓跑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陈石星睡了一觉,天明方始醒来。看了看两具尸体,心中犹有余悸。“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两句老话当真说得不错。”慨叹良久,纳刀入鞘,想道:“还好宝刀和古琴没有失掉,只是可惜张大侠的剑谱却给他拿去了。不过那只是几页有图无文的草稿,谅他也未必看得懂。”

  朝阳冲出云海,大地遍洒金光,天际阴霾尽扫,陈石星迎着朝阳,踏入石林。

  陈石星一面走一面赞叹,“前人说石林乃是天开异境,果然名不虚传,和七星岩相比,当真是难分讲轻。”但见石峰处处相连,构成了各种各样的图案,几乎是移步换景,佳妙纷呈。

  不过陈石星却是无心细赏,他急于知道的是,张丹枫是否还在石林之中。

  石林奇峰罗列,万户干门,张丹枫即使是在石林,他也不知该当如何寻找,只好信步所之。

  忽地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峭壁下面一个小湖,湖边野花杂开,幽香扑鼻,峭壁上题有“剑峰”两个大字。

  陈石星蓦然省起,云浩曾经对他说过,张丹枫每天都在剑峰练剑,剑湖洗剑。这“剑峰”二字就是张丹枫的手书。自己在无意之间,竟然误打误撞的来到了剑峰之下、剑池之旁了。

  可是还是没有见着人影,他高声叫道:“张大侠,晚辈陈石星奉令亲云浩之命前来求见?”也是没人回答。

  陈石星坐在湖边,放下古琴,蓦地心头一动:“我何不用琴音表达来意?”

  他弹奏的是屈原“离骚”的一节:“制麦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不吾知其亦己兮,苟余值其信芳。”前两句以制衣裳来比喻修身,亦即以香花来比喻君子的美德。后两句用浅白的语句来说,就是:“只要我的内心真是高洁芳香,没有人知道我那又何妨?”这几句诗本来是屈原内心的“独白”,用来表达自己的“孤高”的,后世则借用来颂扬隐士高人。张丹枫隐居石林,自是不折不扣的当世高人,是以陈石星弹奏此曲,用来表达自己对张丹枫的仰嘉之忱。

  一曲告终,余音袅袅。但只有剑湖的水轻轻荡起涟漪,剑峰上仍是空林寂寂。

  “莫非是张大侠不愿接见尘世俗人?又难道他根本就早已不在人世?”陈石星猜疑不定,心乱如麻。想起自己历尽艰辛,方能到此,倘若找不着张丹枫,爷爷的仇如何能报?悲从中来,难以断绝,不知不觉又把“广陵散”弹奏出来。

  广陵散的后半阙是天下最悲怆的曲调,当今之世,除了陈石星,也没有人会弹了。林中的鸟儿,本来是习惯一大清早离巢觅食的,此际却不知是否受了琴音的感染,三三五五,尽都停在枝头,伤心得不能振翅高飞。

  正在弹到伤心之处,忽听得有脚步声隐隐传来。

  石林里是无数傲兀矗立的石笋,聚而成“林”。人在林中,往往在穿右插,找不到出路。故此前人诗云:“石林万户千门闭,不亚武侯八阵图。”那脚步声由远而近,好像就要来到跟前,其实却还不知要多少过“路转峰回”才能见面?

  陈石星初时听到脚步声,乃是又惊又喜;等到听清楚之后,却不由得只是有惊无喜了。

  来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的脚步声。

  云浩曾经告诉他,张丹枫是独自一人独房石林的。十多年来,除了一个云浩之外,根本也就没有外人进过石林。而现在却是三个人一起前来。

  寻常的人,绝不会无缘无故,冒险踏入石林的。那么依理推测,假如不是张丹枫的话,那就十九是张丹枫的仇家了。

  陈石星正在怔怔不安,手指在弹琴,眼睛则全神贯注视着脚步声的来处。

  忽地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背后发出:“不要再弹了!”正是:

           广陵散绝千秋恨,此曲人间哪忍听?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