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绝响 | 云宵一羽 | 风裳田田 | 掠影浮光 | 柏舟论剑 | 荷塘诗话 | 倩与谁传 | 蓼草番外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目  录


  • 校园萍踪
  • 萍踪补录
  • 萍踪别录
  • 花语萍踪
  • 西湖游记
  • 萍踪补白
  • 洞房花烛
  • 天马行空
  • 星夜赴苏
  • 蒲公英的故事
  • 萍外片断之洞
    庭十年
  • ……

 


番外篇

萍踪片外之洞庭十年(一)



萍外片断之洞庭十年

作者:vanessafwl

(一)

暖暖甜甜的日子总是这样静静地流着。洞庭山庄的夏日仍一如既往的郁郁葱葱,衬着水更清,天更蓝,悠然仿若仙境。

这日有江湖上的旧友来访,小设了酒菜在庭院里,初夏的暖风熏着满塘的荷叶微摇,席间有白衣紫裳一对璧人,正是隐居太湖已有两年之久的张丹枫与云蕾。

才过晌午,承珠嫌大人们的话题无趣,硬是要拉了云蕾往外跑。张丹枫笑道:“珠儿,大家都正聊得开心,你却拉师娘去哪里?”承珠扮了个鬼脸:“我们去庄前练‘穿花绕树’。”云蕾只得盈盈起身,朝众人歉然一笑:“各位慢聊,我先陪她出去。”纤手在张丹枫的手背上轻拍两下,低声道:“你替我好好招待大家。”随了承珠在他的含笑住视中翩然而出。

席上有南宫世家的二公子,不由看得呆了:“久闻张大侠自有武林第一绝色相伴,如神仙眷侣,再无意过问江湖中事。今日一见才知竟是真的!”张丹枫又是微微一笑:“在如此湖光山色中潜心研习武学,本就是人生幸事。江湖中事,也不是轻易想问就问得了的。”忽又神色一正:“不过朋友的事,我们向来放在心上。各位今天相约而来,有什么丹枫帮得上忙的,但说无防。”几片乌云轻轻地飘过,带来一丝夏日的闷郁。

待张丹枫送了朋友出庄,已是炊烟袅袅,却不见了庄前花树林中的二人。问过庄丁,才知道已沿着山径去了溪边晾衣场,便也一路拾阶而下寻她们去了。

此时云蕾正若有所思地坐在晾衣场边的溪岸上,傍晚的山风凉凉地吹着,身边有承珠一个劲儿地咕哝:“师娘,怎么我练了这么久,还是连你的裙角都抓不到呢?”不禁展颜回头,用衣袖轻拭小丫头额角的汗珠:“不要着急,你看你现在跑得多快都不会被树枝勾到,已经进步了不少呀。”承珠傻傻地看着云蕾笑:“师娘,你都不知道你在花树林里穿来穿去,有多像仙女呢!哪天我能练到像你一样就好了……哎,对了师娘,你和师父比起来,谁的轻功高一筹呢?”“这个啊……”云蕾微微侧首想了一下,正要接着说,眼波流转却看见张丹枫正沿着山径而下,朝承珠眨了眨眼,“珠儿,看我和你师父捉迷藏,你就知道了。”说着身影一旋,已掠入场上层层叠叠晾着的衣单中。

承珠一愣,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眼前白影一闪,张丹枫已在眼前:“珠儿,你师娘呢?”承珠一阵无措:“我,我也不知道呀。”眼角却不由自主地往场上瞟去。张丹枫了然回头,只见一片猎猎飞舞着的白色布单后有紫色裙角闪过,扬声笑道:“云女侠,我已经看到你了,还躲吗?”远远地有如花笑颜探出:“佩服佩服,张大侠,只是小女子不认为你能抓得到我呀。”张丹枫不禁扬眉,似被挑出了兴致:“好呀,今日有幸与女侠印证印证。”云蕾的声音脆生生地响起:“珠儿,帮着数好了……若是数满一百你师父还追不上我,可要算他输了哦。”

“得令!”承珠兴高采烈地在溪石上蹦着,“一,二,三,……”数着数着,已然看不清张云二人的身影,只见一紫一白两缕轻烟,在场上穿绕。“……五十,五十一,……”这两缕轻烟竟丝毫有缓下的迹象。“……九十九,一----百----!时间到!”承珠的呼声中白影一顿,张丹枫叹道:“云女侠请出来吧,在下输了。”云蕾格格娇笑,晃出身形:“输了就要认罚哦!”

时有落山风劲吹,满场洁净的布单急舞,她俏生生地站在其中,一头青丝伴着浅紫的罗衣轻飘,整个人浴在紫色的夕阳中,仿佛随时要飘走的仙子。张丹枫不觉痴了,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只怕稍一眨眼就会消失不见。听得云蕾的娇笑声又响起:“傻哥哥,呆了吗?”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上前一步紧握住那对柔荑,才泛起一丝安心,低声道:“任凭娘子处置。”一抹嫣红泛上粉颊,云蕾稍稍往后一缩,嗔道:“珠儿在呢……”张丹枫不禁暗自轻叹,成亲已有两年,她却还似当年那个动辄害羞的小妮子。转头对承珠笑道:“珠儿,晚饭已经好了,你先回庄和云公公云婆婆一吃吧。”一边携了云蕾的手,在溪边坐下:“好了,现在可是没有人打扰了。”

偎在丈夫肩上舒心地叹了口气,云蕾用纤手轻探着凉凉的溪水,低声唤着:“大哥……”“嗯?”“你准备何时动身?”讶然望向她,张丹枫奇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出门?”云蕾淡淡笑道:“两广武林世家的人到得这么齐,应该不会只是来拜访那么简单吧。”微微坐正了身子,改用被水浸湿了的手指在他的掌心轻划:“而且我知道张大侠是断不会教朋友失望的。”抬起眼来,明眸闪闪蕴着暖暖笑意:“我猜对了?”轻轻地替她把几丝被风吹上面颊的秀发拨至耳后,张丹枫不禁赞叹笑道:“早说你冰雪聪明,你才是断不会教我失望呢。”剑眉忽又微皱:“小兄弟,此番难免重涉江湖,你可会恼我?”云蕾小嘴一撅,佯怒道:“恼!怎么不恼?”眼见张丹枫怔在那里,不禁噗嗤一笑:“我是恼你怎会有此一问。虽说张大侠仁义天下无双,小女子岂能让你比了下去!要不是早已定了近日要陪妈妈去治眼睛,我还真想与你同去呢。好了,快说说他们遇到怎样的麻烦吧。”

张丹枫的神色转为凝重,缓缓说道:“自年初以来,两广武林世家已有六名少女相继失踪,且都发生在每月初一。起初各家只当是自家的私事,案子一多才发现似是冲着两广武林世家一起来的。”云蕾“哦”了一声,听得张丹枫又继续说到:“两广的武林一直比较太平,除了因为民生富庶,也离不了各大世家的团结安定。此次事件一起,各家都有些乱了阵脚,难保不是有人想在两广武林兴风作浪。”云蕾接口道:“这样说来大哥还是早些动身的好,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嗯,”张丹枫轻执起云蕾纤手,望进她的翦水双瞳,“我也是如此打算。明天准备一下,后天就走。小兄弟,山庄这边……”云蕾盈盈一笑,也反握着张丹枫的大手:“大哥,你放心。”张丹枫心神一荡,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已然醉在她如初夏凉风般宜人的笑容里,竟无语了。

 


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