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绝响 | 风裳田田 | 云宵一羽 | 倩与谁传 | 柏舟论剑 | 书画连环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 回萍踪苑

 

pzxyl.com


 








 


蓼草番外模访之——现代篇


第一部 逝水流年

作者:淡妆_妖娆 2005/03/15 00:35 帖号:9715

迎面而来的大路牌上赫然写着:路段危险,晚上六点到早上六点禁止通行!!!一连三个惊叹号黑得惊心动魄。

谭静冷不妨就被吓了一跳。她大脑里有三秒的空白,接着才想起这是什么地方和这是怎么回事。在二级公路上摇晃了一个多小时后,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似乎被什么吓了一跳而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一条蜿蜒上山的小道入口那一块醒目的路牌。

谭静意识到这次的旅程终于开始进入正题了。

然后就觉得脚有点麻,动一动才知道会这么麻不是没有原因的——一只大麻袋滚了下来,正压在她的小腿上,而坐在邻座的党办干事小于,头枕着另一只大麻袋睡得正香甜,嘴角还残留着可疑的液体结成的白线。他们所乘的是单位里一辆29座的大客车,除了谭静、小于以外,车上还有团委书记老王,副书记小颜,党办另一干事人称龚姐姐的,加上不知为何被硬拖来的三个实习生,连司机一行共九人,以及大大小小不下五十只的大麻袋。此刻,除了专心开车的司机和醒过来的谭静以外,其他人都身陷在麻袋海里,随着山路起伏而载伏载沉,貌甚惬意。

麻袋里装的全是单位职工捐献的旧衣物,还有少数其他的东西,比如鞋子,棉被,蚊帐,书包等等。谭静之所以知道得清楚,是因为这些东西至少有一半是她亲手装进袋子里,然后一针针把袋口缝起来的。并且,谭静愤愤地想,几乎全是我装上车来的。老王一早就打招呼说在半路会合,小颜和龚姐姐两个,一见到麻袋如山便不约而同柳眉暗暗一蹙,小颜立时说:“我先上办公室拿些文件。”龚姐姐则十分凑巧地接到了一个电话,说凑巧,是因为谭静并没有听见铃声,却只见她执着手机说个没完,渐行渐远渐行渐远,终于声息俱不可闻。

谭静岂有不知这二人打的是什么主意,她银牙一咬,心里赌气道:“我偏不动手,看你两个回来怎么收拾。”但等了近半个小时,小颜和龚姐姐都还没有出现,倒是司机忍不住提醒:“小谭啊,快十点了,再不走天黑才能到那里,天黑路就不能走了。”谭静眼光一转,只见小于和三个女实习生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此时在现场的几个人中,就数自己年纪最大资历最长,总不能在新人面前意气用事,况且司机的话又说得十分正确。事已至此,谭静也只能另作打算,她环顾四周,想找一两个跑腿的帮忙,不是她自得,从小到大,只要她眨眨眼睛,微微一笑,多得是愿为她做牛做马的好汉,可把一颗头从东扭到西,半条人影也无,这才想起今天是周六。

谭静心中恼恨,看来这次只能忍气吞声忍辱负重了,那两个奸滑赛泥鳅的,有胆下次别让本小姐逮着小辫子。没说的,自力更生,搬吧!等到六人把麻包袋全搬上车,累摊在座位上时,不出所料,小颜和龚姐姐非常准时地回来了。

谭静只觉得车子一直在不断地绕着弯,路非常窄,而且很陡。往车窗外看了一眼,看到的是落差不小于五十米的山下的房屋和田地,如果不幸掉下去一定尸骨无存,谭静有点无聊地想,应该能上报吧?她甚至把新闻标题也想好了——特大事故:献爱心不幸罹难,某单位汽车翻下悬崖,四死五伤,两人当场死亡。

想归想,谭静并不真的就希望成为明天报纸的头条,幸好一路无事,在不知绕了第几十个弯后,车子终于开进了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车刚停稳,便走上来一个精瘦的中年人,面容黧黑,脸笑开了象一朵菊花,老王早就从麻袋堆里奋力爬了出来,嘴里唱歌一样喊着,好久不见啦农乡长啊,老远把双手热情地伸出,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车门前,两双手紧紧地一握的那一刹那,谭静有一瞬的眼花,以为是敦实的老王猛地一下把瘦弱的农书记提上了客车。老王先介绍这位就是加芳乡的乡长,跟着开始介绍随行的人员,介绍到谭静时,老王说:“这是我们单位的团支部书记,也是我们单位的办公室秘书,我们单位里最漂亮最能干的就是谭静这朵电力局一枝花啦。”然后自以为幽默地哈哈哈笑起来,农乡长也跟着他哈哈哈,谭静心底不屑,面色不改,浮起个营业用微笑,农乡长看着她也笑了一笑,似乎对她颇有好感,倒是谭静觉得有点奇怪了,通常16岁以上男性看到她,总会有一会的失神,这位农乡长倒是神色如常……不过好奇的感觉转瞬即去,因为她感受到背后四道凌厉的目光,谭静无奈地轻叹,老王捧了她,又给她树敌了。

农乡长上了车,车子又继续前行了一段,路边渐渐出现了一些房屋,越往前开,房屋越多,穿过一条仿佛是市集,长不过百米的路后,车开进了一所学校。停在应该是操场的一块空地上。

农乡长下了车,向教室里呦喝了一声,便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群孩子,看起来年纪从八九岁到十五六岁不等,谭静目不暇接地看着他们象猴子又象蚂蚁,雀跃着将她拼了吃奶的力气才搬上车的麻袋一一扛下车又一一搬到教室里去了。从车上下来,站在山间的小学校里,谭静这才感受到了她从未体验过的刺骨寒意,而眼前这群搬着东西的孩子大多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衣,好些脚下还踩着塑料凉鞋,她突然觉得当初搬运时还嫌太多的麻袋,要是能再多一倍就好了。

正想着东西既已送到,就应该走人了吧?然而不,农乡长又匆匆引了几个人走来,一一介绍过,原来是镇长和乡党委书记几个,照例又是一番同志相见分外热情,紧接着小颜变魔术一样展开一条红幅:某某市电力局捐资助学献爱心。她毫不客气地把一角往谭静手上一塞,吩咐:“拿好啦!”另一角递给小于,两人一左一右展开红幅,老王和镇长居中,其余人等按职务高低一字排开,龚姐姐手中相机啪啪几下,这次的任务才算真正功德圆满。

“饿了吧?”农乡长走过来热情地问。“我们准备了午饭,吃了饭再回去吧。”

席开两桌,谭静不顾众人的苦苦哀求,执意与司机、小于几个同一桌,折腾了半天,她真的有些饿了,但看到桌上摆得满满的吃食,却又失了进食的欲望。

桌上摆的是一个火锅,汤里翻腾着几块羊骨头,火锅旁有一个粗瓷大碗,盛着些黑乎乎凝着油的物事,谭静一问,才知道原来是黑豆煮黑山羊。她最怕腥膻,从来不吃羊肉,这一刻,竟是无处下箸了。

匆匆就着青菜扒了一碗饭,谭静说声我吃好了大家慢吃,忙不迭跑出了屋子。大口吸进几口山间沁凉的空气,这才把满鼻的羊肉味给驱散了。回头看一眼另一桌的领导干部们,似乎没有她的挑食问题,看样子一时半会还吃不完,怎么打发这段等待的时间?谭静看向方才车开进来时经过的那段似乎是市集的路的方向,心下有了主意。

说是市集,其实也没几个摊子,也没有看起来象是要买东西的人。所有摆摊的人都蜷着身子,有些摊子连摊主也不见,倒是有几堆人聚在一起烤火。谭静本也没打算买什么东西,只是慢慢走来走去,摸摸萝卜,问一问青菜的价钱,一时手痒掐了一把猪肉摊上的猪尾巴,行经一位老婆婆的摊子,但见塑料布上只摆着几个丑模丑样的桔子,心下有些恻然,便十分豪爽地掏出五元钱:“我全要了,不用找钱了。”说完卷起桔子转身就走。

这一转身,迎面对上一双清澈如星夜的眼睛。

谭静活了二十三年,除了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影视明星,现实生活中还没碰到过比她貌美的女子,说不骄傲是骗人的。但这双眼睛的主人,肤如白雪,发似流泉,眉目清朗,另有一种干净明澈的气质,谭静饶是女人,并且还是个美人,看着她也一时的失神。

女子看到谭静已发现自己在看她,也不甚尴尬,略有些羞涩地绽唇一笑,谭静不由自主也向她微微一笑,脚下便向她走了过去。

走近了才发现,坐在小粉店的门槛上,怀里抱着一本书的这个女子,年纪还很轻,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身上的衣着很朴素,应该是本地人吧?想不到在这种穷山僻壤还能有这样标致的美人,谭静心里赞叹,天天看着这个美少女,也难怪农乡长不象一般人那样对自己惊艳了。

“你要吃什么?”站在美少女身边炒着一锅粉的二十来岁少妇模样的女子冲着谭静问了一声,少妇亦面目不恶,甚至可称娟秀,谭静暗暗称奇,随口道:“来一碟炒粉吧。”

小地方是不可能有卫生筷这类东西的,谭静拿起木筷,掏出纸巾擦了一擦,她也知道这样做跟不做没什么区别,但聊胜于无,至少心理有点安慰。仍坐在门槛上的美少女站了起来,走进内室,隔了一会又端着一只瓷碗走出来,直走到谭静桌边,将碗放在她面前。

谭静有些惊讶地看着面着这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开水。

“拿这个来洗吧。”少女朝她笑道,声音还没全脱稚嫩,但声线柔美,说不出的好听。谭静突然觉得有些惋惜,这样一个容貌既美、身材不错、声音好听,而且心思灵敏善解人意的美少女,竟然生长在这个与外界隔绝的穷乡僻野,怕是注定要兰在幽谷无人知了。

“谢谢。”谭静也向她笑笑,这时炒粉端上来了,谭静本没有吃好,闻到油香一时来了精神,挟起粉吃了一口,味道竟然不坏。她不无欣慰地想,看来,再怎么穷山恶水,还是有美人还有好吃的东西的。

少女端了水给谭静,仍然在门槛上坐下,低头看起书来。

谭静吃了半碟炒粉,肚子饱了,心情也不错,就想看看少女正在看的是什么书,但始终看不到封面。这时,听到一个声音说:“你们是从某某市来的吧?”谭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少女的声音,此刻店里没有第二个客人,应该是在跟自己说话。

“嗯,对啊,是从某某市来的。”

少女抬起头,转过身看着她,又问:“你们这次带给学校什么东西?”

谭静想了一想,老实说:“一些旧衣服,还有一些钱。”说起来丢脸,其实是因为那次抗洪救灾捐款捐物时,工会工作失误,没有及时把东西送到扶贫赈灾中心,中心不肯收了,才想出了这个把东西转赠给加芳乡小学的主意。

“没有书吗?”少女神色中似乎有些失望。谭静突然觉得对她很抱歉,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若是专为加芳乡小学捐献的话,应该会有几本书,偏偏这回的送温暖活动,送的是一批出清的积压物资。

几分歉意,又忍不住好奇,谭静看向少女怀里抱着的书,说道:“这次没有书,嗯,你在看什么书?”

少女嫣然一笑,把打开的书页合上,露出封面来。原来这书还包着书皮,书皮上工工整整地写着几个字:高中语文第五册。旁边还有几个小字:郓蕾蕾。

下一页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