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阅读:1677回复:1

[掠影浮光]最贴切梁羽生诗词意境的男子【转】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05-13 07:22

最贴切梁羽生诗词意境的男子

(2008-09-25 16:36:23)/青菟九品莲

羽客传奇,万古入胜,生公说传,千石通灵”——此四字,是对梁羽生老先生嵌名写照!
金庸是活在我们眼皮底下的大侠,而梁羽生不是。尽管梁氏小说风靡华人世界数十年,尽管《萍踪侠影》《七剑下天山》这两年又成影视热点,但他依然恬淡,在异国继续一个老人的普通生活。这是他的选择。梁公独坐川上,静看尘世。已80载。耄耋之年再回首,梁公说,文心侠骨,统揽孤怀为真名士。这,是他一生追求的风骨。
梁羽生先生的国学功底出类拔萃,不说年轻一代作家,即使他的同辈,能够企及者都不易寻觅;他的历史知识、四裔学知识、民俗学知识,丰富得让人难以置信;更尤其是诗词联(特别是联),他对这一领域中的探索、研究、实践可谓首曲一指,称为专家都嫌不够。他曾作过一千首对联、近千首诗;他曾写过厚厚两本一千两百多页的《名联观止》,对古往今来千余首名联进行深入浅出的介绍、点评,其中牵涉到的才识、学养,让人叹为观止、敬佩难已。
然而,介绍梁羽生,仅仅介绍他的才学成就还是不够。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他不求名利,他在他的事业达到顶峰时,无声无息地隐居悉尼;他生活简单,除了写作就是读书,闻窗外事,却不闻自己事;他为人正派,多的是热情、少的是心机;他是个名人,但却很少意识自己是名人,是个即便被告是名人但转个身就会忘记自己是名人的名人……
论及新派武侠小说,就不能不提到梁羽生。因为梁羽生可算是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他于1952年开始武侠小说写作,直到1984年,前后一共32年,共创作了小说35部,160册,1000多万字。梁羽生是典型的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的文人。蕴涵在他作品中的那种氛围和意象是现代中国人失落了很久的中国,是梦幻里如诗如画的中国。五岳的山山水水,宋明的村镇酒肆,伴随着琴棋书画,刀光剑影。从长河落日圆的大漠,到杨柳依依的江南;曲径通幽的庭院,小桥流水的人家。总之,中国文化美好的一面,诗情画意的一面,全部在他的作品中表现的淋漓酣畅。上至儒道释的哲学伦理,下至民俗,无不活泼的呈现在读者面前,使生活在现代的中国人感到内心深处的。在梁羽生的小说中大量的运用了中国古典诗词,这些古典诗词的运用特别能体现他的写作特色和人文情怀。
梁羽生能在他的小说中大量的运用到旧诗词,这是因为他的中国文化底蕴相当的深厚。
1922年,梁羽生出生在广西的蒙山。家乡的青山绿水赋予了他清灵的想象,还有浓郁的诗词氛围赋予了他诗人的气质与纸上风云的豪气。梁羽生曾经说过:清末四大词人,我们广西竟占其二哩!他说的是王半塘(1848-----1904)和况蕙风(1859----1925)。王半塘的词写得气势宏阔,笼罩一切;而况蕙风的词则寄兴渊微,沉思独往他们都是梁羽生未曾谋面的前辈词人。在梁羽生成长的过程中,还有更多直接影响他的词人,他的外祖父就是其中一位。梁羽生的外祖父是前清的举人,辛亥革命以后,归隐家乡,过着传统名士的生活,留有一册《眉隐集》,算得上是位小有名气的词人。在这种环境中,梁羽生小小年纪,就有了相当深厚的古典诗词根底。据说,他九岁的时候就可以对对了。少年时期,他的诗词已经传遍了当时的几个县。抗战爆发以后,由于梁羽生的家乡处于遥远的南国,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及。反而迎来了一大批逃难的文人。这批文人中就有著名的学者简又文教授以及后来成为一代学术巨匠的饶宗颐。梁羽生拜简又文为师,在偏远的南国,年轻的梁羽生与一班学者高谈阔论,上下千年,纵横万里。他的学养,他的家国之恨,逐渐形成,于是开始大量创作古典诗词。
梁羽生的小说中运用了大量的诗词,这不仅是因为他有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学功底,也因为武侠小说与传统小说的关系十分密切。中国传统小说惯用诗词,在明清时代的小说中,诗词的运用是有一定的规则套路的。章回小说的回目是对偶的句子,可以当作一付对联来欣赏,并且概括了这一回的主要内容,如在《红楼梦》中第二十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梁羽生是新派武侠小说作家中古典文学功底最好的,在众多新派武侠小说作家中,梁羽生是最忠实传统章回小说写法的,可以说,他的小说形式上是传统章回小说,而内容里却涌动着新思想新理论。所以凡是传统章回小说中所有的形式,在梁羽生的小说中都大量存在。比如,章回小说每一回回目是对偶句,在梁羽生35部小说中所有回目都遵循这一规则。
如:牧野流星,碧血金戈千古恨;冰河洗剑,青蓑铁马一生愁。 ---------《七剑下天山》
这些对偶句不但句意相互呼应,用词典雅,就连平仄也是非常符合规矩。如果没有深厚的古典诗词功力,是很难做到的。梁羽生的小说,每部作品开头都有一首开篇词,这也是与传统章回小说一致的。如在《白发魔女传》的卷首就用了一首《沁园春》:
一剑西来,千岩拱列,魔影纵横。问明镜非台,菩提非树,境由心起,可得分明?是魔非魔,非魔是魔,要待江湖后世评。且收拾,话英雄儿女,先叙闲情。
风雷意气峥嵘。轻拂了寒霜妩媚生。叹佳人绝代,白头未老,百年一诺,不负心盟。短锄栽花,长诗佐酒,诗酒年年总忆卿。天山上,看龙蛇笔走,墨泼南溟。
梁羽生的出现改变了武侠小说日渐衰微没落的命运,开拓了武侠小说的新天地,新境界和新时代。他的小说是崇高与优美的统一,既追求一种金戈铁马的豪迈之气,又有婉转多姿的缠绵之情;既有严肃的历史精神与侠义本质的表现,又有一种对迷离超迈灵动多情的人生境界的展示。而小说中的古典诗词的运用更使得他的雅致深入骨髓,使他的小说一派自然清韵,有如浮云流水,天籁之音。梁羽生将中国传统文化带入到武侠小说中,在他的小说中运用到的大量的古典诗词使武侠小说不再只是刀光剑影,而展现了另一片清新圆融的天地,也使中国传统文化在现代文学的大潮的冲击下,找到了另一种与现代文化相互融合的存在方式。
独立苍茫每怅然
恩仇一例付云烟
断鸿零雁剩残篇
莫道萍踪随逝水
永存侠影在心田
此中心事倩谁传
每每念及《萍踪侠影》这首开卷词,不由得慨叹悠悠。那个白衣胜雪的书生,照夜狮子宝马神骏异常,江南三月,大漠飞沙……一幕幕,总触动着我心底的弦。习性爱诗词,爱江南,爱沧桑雄壮、沉浑大气中的深情细腻,我对《萍踪侠影》用情至深,情有独钟。多少年,枯槁了心灵,却不曾忘却丹枫侠骨柔情,这个爱国奇男儿,心比天高,情比海深。就这样始终固守在灵魂深处,虽然朦胧,却清晰如昨梦。这萍痴,从此瞎了心,自丹枫后不曾看见过世间男子。而他的出现,是叫人惊诧了!一半悲,一半喜,两岸三地竟然有这样一个冰版丹枫,仿佛上天为梁老定做的佳馈,是他,是他了。眉宇攒英气,星目蓄灵韵,最不堪见那痴儿微醉舞剑,何以尤似画中人?就是这股梦中带来的味道,是前缘的牵引么,竟令人过目不忘?原来世上真有这么一种男子,一个眼神就能美得令女人心痛……
儒雅中透着善良,质朴中透着高贵,为人低调诚恳的他给我的感觉是只象演员不象明星。这是一位能令我停留驻足的男人,象梦。我很清楚,那不是思念不是爱,但也许早已经超越了思念更超越爱。他于我,象亲人非亲人,象知己非知己,不是浓情更非迷恋,似景仰非崇拜,似关心非留意。他就这么不经意地,非常契合地触动了我心底的柔软角落。其实不敢被牵绊、不甘被迷惑,看见他,却只能走神了,这样的感觉确有一点隐痛,但很隽永…………
梁羽生的小说中塑造的男性大侠们大多是能诗能文的书生才子型人物。从张丹枫到唐经天,这些大侠都可称得上是翩翩浊世佳公子而且他们都是视富贵功名总等闲的。这些人物可以说是梁羽生心目中理想的侠客。他们不但有着侠者的风范,武功卓绝,而且不失书生本色,文才出众。而梁羽生笔下的人物大多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而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他在《萍踪侠影录》中塑造的大侠张丹枫了。这部小说是在梁羽生完成《七剑下天山》的两年后的作品。所不同的是,张丹枫不但继承了纳兰容若的才情,而且更胜一筹的具备了绝世武功,是梁羽生小说中完美的侠者:仗剑江湖,不失书生本色。他唱过天道无常人世改,江山历劫剩新愁,唱过短鬓萧疏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
梁老的萍踪享誉海内外数十载,现代年龄较小的朋友,但凭一部苍白空洞的所谓大制作,未必懂得张大侠究竟美在何处,究竟凭什么可以征服众多武侠书迷。今人也未必喜爱诗词与古典文学作品,在如今网络文学盛行的风气下,很多人渐渐生疏了手写体和国文水平。即使品起诗意武侠作品来,也如猪八戒吃人参果,囫囵吞咽、不识全味,可叹可惜!与其他作家相比,梁羽生笔下的侠客,多的是才情,多的是文人情怀。而改编成影视作品后,往往这一份古典才情和气韵重重的精华被删改至面目全非,怎不教广大梁老书迷痛心疾首、欲哭无泪!特别是梁老代表作的重要角色张丹枫,每一改动都牵动着萍迷的心,象与不象,好与不好,已经不能置身事外、淡然处之了。
本人细观,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神韵、演技,演员黄海冰都称得上是极为贴切梁老诗词意境的。至少,这个冰版丹枫我是认可他的努力的,但此冰角因改编过度纰漏粗劣多多,非不能接受容忍,而是这已实非丹枫者所应为,原梁老笔下的丹枫一角的塑造堪为完美。黄海冰是一位出身军人家庭,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人品、艺德俱佳的青年演员,演遍金庸梁羽生古龙三大家的经典武侠人物,被影迷誉为古装王子。为了张丹枫不可能的完美,极尽心和力。于今也就逐渐对一切释怀,非求全责备,呵斥棒打就能恢复原髓精华,在几许痛惜中找寻符合完美的感觉,也不失为一种提升心志的方法罢。如这首《萍踪侠影录》里的《踏莎行》,几许落莫与惆怅,非常符合我看完萍剧的心情。
掠水惊鸿,寻巢乳燕,云山记得曾相见,可怜踏尽去来枝,寒村漠漠无由面。
人隔天河,声疑禁院,心魂漫逐秋魂转。水流花谢不关情,清溪空蕴词人怨。
也许丹枫一角若然失落了颜色,便不能令我勾起有关原著的美好回忆。把张丹枫刻画得栩栩如生,丰采照人,是梁老成功之处。而把屏幕上的张丹枫演绎好,是演员的责任。我相信,黄海冰是极为重视这个角色的,因为名著名角又加上网选造势,他有压力很正常。虽然他也许因为时间关系,未必完全读懂原著,但他的悟性还是很高的。撇开剧情,单从他的气韵方面,还属表现不俗。我也同意,这种塑造拘于太多限制,未能很好表达出丹枫豪迈不羁、多才巧智、大气从容的一面。但瑜还是瑜,成色如何,就留待他人去评说吧。但此丹枫一角,令我确认古装应该属于他的强项。他的强项是儒气带有潇洒,正气中带有温雅,飒爽中带有平静。也许演员永远不希望被定型,他若能演谁象谁,也是过硬的实力表现。可是,我却最欣赏的,还是他那极贴切诗词意境的气质。前路漫漫,祝福他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演员,一个自由快乐的演员。为我尊敬的梁老,也为了缘分中注定瞩目的青年演员黄海冰,撰此长文,以资纪念。

注:黑体字部分为原创,本文部分资料引用自风裳田田·萍踪苑-听松观雪论坛(扬之水)、《成都商报》、南方人物周刊(陈静)、上海知青网(黄惟群),特此鸣谢。也以此文对混迹一年多的海魄冰情网站和网友致意,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感谢我的童话有您陪伴分享。
扫拂童子
总版主
总版主
  • 注册日期2013-04-18
  • 最后登录2020-08-08
  • 粉丝4
  • 关注1
  • 发帖数5735
  • 威望3304点
  • 银元1655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楼主#
发布于:2016-05-10 15:10
那个白衣胜雪的书生,照夜狮子宝马神骏异常,江南三月,大漠飞沙……一幕幕,总触动着我心底的弦。习性爱诗词,爱江南,爱沧桑雄壮、沉浑大气中的深情细腻,我对《萍踪侠影》用情至深,情有独钟。多少年,枯槁了心灵,却不曾忘却丹枫侠骨柔情,这个爱国奇男儿,心比天高,情比海深。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