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拂童子
总版主
总版主
  • 注册日期2013-04-18
  • 最后登录2020-03-04
  • 粉丝4
  • 关注1
  • 发帖数5735
  • 威望3302点
  • 银元1655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阅读:6805回复:0

[松间茶坊]那些年我们一起读的书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4-05-16 08:43
那些年我们一起读的书
2012年12月30日07:00来源:信息时报
苏苏教师

  1980年,我开始到离家三四公里远的县城读初一,是个住校生,过着很集体主义的生活。当时印象深刻的有两部书,一是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二是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萍踪侠影》。
  看《哥德巴赫猜想》,是因为中学数学老师的鼓动,他动不动就说起《哥德巴赫猜想》,尤其是对不爱数学的学生,老师更是恨铁不成钢地说:看了这篇激情澎湃的报告文学,你们想不爱上数学都难了。结果我们宿舍很多同学受老师的蛊惑,都废寝忘食地阅读了《哥德巴赫猜想》,而我从小就不爱数学,为了能培养自己爱上数学,有天晚上我跑到学校图书馆去找刊登这报告文学的一九七八年第一期《人民文学》来看,结果发现杂志被翻得烂烂的。我心里乐呀,我想一定有不少像我这样不爱数学的人来这里找力量来了。结果,我看完后,却只记住了两点。一是那个著名的比喻:“自然科学的皇后是数学。数学的皇冠是数论。哥德巴赫猜想,则是皇冠上的明珠。”虽然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哥德巴赫猜想是什么,但这个浪漫的“明珠”比喻,却立马让我折服。另外一个是说陈景润“走路时总在思考问题,撞到电线杆也会头也不抬地说一声:对不起”。我觉得这个情节酷毙了,便也想尝尝这样撞电线杆的滋味。于是,我曾经拿了本数学书,一边走路,一边看。可是,每走两三步,我就会偷瞄一下前面,因为生怕还没撞到电线杆就先摔了一跤,把脚崴了划不来。结果,最后我总是一步不差地走到了每一根电线杆面前。想想真是心有不甘,只好用脑袋轻轻碰了碰电线杆了事。这么一碰,实在淡乎寡味得很,力量没找着,要爱上数学已经遥遥无期。不过,我哥哥却在碰过电线杆后,从此狂爱数学,他算是阅读《哥德巴赫猜想》修成了正果。
  16岁那年,我看了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萍踪侠影》,这是我最早看的一本武侠小说。《萍踪侠影》是一个叫黄洁铃的女生弄来的。当时我们宿舍很大,是旧教室改造过来的,一共住了24个女孩。全宿舍24个女孩谁都抢着想早点看,于是就采用最公平最老土的办法:抓阄。我运气不好,抓到了18号,想想还要17个人之后才轮到我看,那颗心早就被搔得痒痒的。好不容易轮到我看了,哗,书上已粘满了蜡烛白花花的泪痕。那是个大热的夏天,24个晚上,蜡烛影子鬼魅魅地晃到天亮,48只眼睛全熬成了红红的兔子眼。我们16岁的青春,因为《萍踪侠影》,话题与梦想都空前地一致像张丹枫一样潇潇洒洒闯天涯。18岁高中毕业时,那个叫黄洁铃的女孩还在我们宿舍很多女孩子的毕业留言本上各创造了一小段武侠文字。可惜的是,后来几经搬家,我把留言本弄丢了。
  如今,与中学的朋友们聚会,大家都会说起集体主义生活下的阅读,而也正是这些集体式的阅读,成为了我们人生一笔重要的财富与回忆。
  “我与读书”征文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