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阅读:13766回复:32

[松间茶坊]【逝水残篇】呦呦鹿鸣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3-04-17 20:45
【松间水音】呦呦鹿鸣|给松间的朋友|观松间相册,并怀松间诸友|来来往往|忽然想起一句话|回深兰|你的驼铃,我的心情|谢斑竹骆驼|过往呢喃 whisper to the past|故友新知,对号入座|倦游燕|故园风雨后|
呦呦鹿鸣

提交时间:23:16:49 2000年07月25日 版权所有: lylok 原作

在递交星光无限的会长申请时,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填上了《松间水音》几个字。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喜欢“松”与“水”那一刚一柔、一静一动、交相辉映的感觉。至于“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一句,到是后来对照着“松间水音”几个字才记起来。

申请被批准对我而言是一件相当讶异也相当茫然的事情。网络的庞大与莫测另我在面对他的时候常常有着畏惧、自卑与无措。

当时面对空荡荡的《松间水音》,我不敢设想它的将来。

不知道这是间是否真的有着一种可以称做“缘”的物质,我原本不信,可却由不得不信,每一次踱进这间小屋,心中的快乐与期待便洋溢开来。这份快乐与期待,不仅仅来自荆轲、丹枫、松哥,更多的则是因为小屋中朋友们彼此的默契与真诚。

也许,投入地喜欢一个人便自然地会沾染上那人的一些特质。有了钟爱丹枫的朋友们,这间算不得华丽的小屋自然比别处多了几分熠熠文采与执著诚挚!

对我而言,这间小屋并不是垂髫少年们纵歌狂欢、游戏人生的天地,而是一处留给曾经年轻的心灵用以回首昨日的空间。

在进入星光无限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几乎以淡忘了江南的红叶,淡忘了易水畔诀别的背影,淡忘了少年时代执著的梦......

坐在这间小屋里,我尝试着拾回被岁月扯断的记忆。事实上,我可以拾回的不过是几缕昨日的碎影,但这已足以令我欣然。毕竟,在这个纷繁的陈时,除却昨日的记忆,我还寻到了一颗颗同样真诚的心灵。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楼主#
发布于:2013-04-17 20:47
给松间的朋友

版权所有: awood_xl 原作

是看了新浪的新闻,知道了松间。过来看时,为那句“为了永远的丹枫”感动良久。其后,又读了许多精采绝伦的文章,便有了加入松间的念头。只是心中依然有一丝迟疑,这儿,毕竟是松迷的天地,而我至今没有看过松哥的任何作品。若以痴迷“萍踪”为标准,我大概也算不上萍迷。凭心而论,从文学作品的角度来看,“萍踪”也许还算不上上乘之作(写到这,有些发抖,一两个鸡蛋似乎已然到手:))。对于我,之所以难忘“萍踪”,关注“萍踪”,还是因为那个光彩照人既完美又很中国的丹枫。但后来,在不知不觉之中,却成了松间忠实的读者,也为众萍迷的情绪所感染。今天终于决定,也来松间和爱丹枫的朋友一起聊聊。

看了这几天帖子,发觉大部份话题是关于电视剧“萍踪”“选秀”的,还因此引出了一些影迷与“萍迷”的松间大战。我也就此说一两句吧。 我不想妄论孰是孰非,也不觉得个性锋芒毕露有什么不对。 我只是觉得,每个人看问题的时候,都是带有偏见的,要绝对的公正和客观,大概很难。但是,多一些宽阔的心胸(如丹枫的虚怀若谷),能够包容不同的观点,倾听不同的声音,倒也可以做得到。如果每位松(网)友都一个风格说话,松间岂不成了“一言堂”?!如果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并诚恳地说出来,并不是没有原则,而是真正的客观和公平。(向影子致意了!)也是同样的道理,每个人对同一事,同一人都有不尽相同的看法,或公正或偏激,都是他/她的个人观点,如果没有涉及诬蔑种种,大可不必兴师问罪,定要讨出个说法。说了这么多,并不是要各打50大板,只为说明一个观点,有一个能包容不同意见,不同习惯的心胸,仅此!

最后,给松间的萍迷松迷:真的很感动,也很欣慰。在日益浮躁的今日社会,在世界文明备受西方文化冲击的时代,还有这么多的朋友,为心中的那份淡泊和恬静苦苦相守,钟爱并痴迷着很中国的丹枫和“萍踪”。不知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写在这儿,做结尾:

去留无意,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望天边云卷云舒。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沙发#
发布于:2013-04-17 20:48
观松间相册,并怀松间诸友

提交时间:13:07:56 04月09日 版权所有:hyc1279 原作

近来松间的论坛十分火爆,我每次进来都看见有关《萍踪》、丹枫的讨论,言来语去,好不热闹。但我熟悉的几个名字却不大看见了,不由得怀念起去年夏秋之时,论坛中海阔天空百家争鸣的景象,当时我也曾在此大放厥词,认识了不少朋友。昨天跑到松间相册去,看到好几位曾有言语上的来往却未见其人的松友,故以写下一点文字,算是小小的印象记。

小桐是我在松间最早认识的一位朋友,想必也是发言最活跃的一位吧。我比较喜欢她穿红风衣的那张照片,正象我想象中的小桐,一位伶牙俐齿、热情豪爽的幽燕MM。

阿九好久不见了,那天来露一露脸,忽然又神龙见首不见尾。许久不见,小阿九又长大了吧!

影子的照片只见半身未窥全貌,也已令人感叹:好一位秀雅的女子!印象中影子以前也是发言很踊跃的一位,不知怎地忽然就销声匿迹了,是不是改名换姓了?

我和小桐认识,好象是云枫还是叶子介绍的。现在这两位也不大见了。从相片看来,两位长得有点象。

阿语和我曾在梁羽生俱乐部那边交谈过,“语不惊人”的名字让人过目不忘。老杜说:“语不惊人死不休”,金本的《水浒传》结尾也有两句:“天寒薄暮弄柔翰,语不惊人也便休。”我喜欢后者,阿语呢?

相册中只有两位男士的照片,himanccc和我也在云宵一羽那边会过面,还有过言语上的小小交锋。himanccc的相貌绝对称得上靓仔(从照片上看来有几分象李克勤),有型有款,而且擅摆甫士。不过我更喜欢江南“玉树临风”的形象,随意一站,便透出一股闲淡的书卷之气。近来清韵书院有一篇《此间的少年》吸引了不少人,作者也叫江南,不知彼江南与此江南有无渊源。记起江南两番为我找《聂绀驽传》,能不忆江南?

以此怀久不见的松间诸友。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板凳#
发布于:2013-04-17 20:48
来来往往

提交时间:13:05:20 12月04日 版权所有:jiangna7978_cn

我好象是三四月份来到了松间,在松间知道的第一个人是会长叶子(lylok),松间水音这个闲雅的名字便是她取得。
第一篇被转到论坛来的贴子作者是叮当(抱歉,想不起她的ID号),那是松间论坛有关刘松仁最早的一篇文字。
第一个真正在论坛发贴的人是阿九(19991109),影子网上第一个真正对话的朋友也是她。她的文字,勾动我到现在都高涨未去的热情。
第一位出现在论坛的男同胞是副会长雷雨(残雷红雨),松间首页以及作品等栏的制作,都是他和叶子的心血。
图片主管名叫飞花爱萍(飞花爱萍),很少上论坛来,真正的一次发言,就是一贴《缺点也是一种一见倾心的缘》,一直令我难忘。我猜她可能是其中某位松友的另一个ID。
新闻主管名叫七七(zhy1227),用叶子的话形容她(他)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也少来论坛,却精心为我们打点了新闻栏。
以一贴《我看刘松仁》令松哥荣登SINA明星俱乐部首面的是云歌(闲云野客),我记得这贴子有1000多点的点击,令我们都引以为豪。为松哥写贴最多的,我想大约是他和阿九。
近来最惦记的松友是风铃,也叫铃子、雪儿(比比风铃),另外主持着好几个论坛,非常喜欢她的文字,想起她时,总有一种想倾听的情绪。
还有和我同好诗词的云彩(alya9),也是萍迷,精通历史,有很长时间没来了。
阿猫(knightbilly) 是另一位很久未见踪影的松友, 很有才气,想来想去,也许用“欣赏”、“特别”的字眼也行能凑合着形容她。
记忆中最后一位出场的男同胞是江南兄弟(多嘴的江南),当年我曾和他争抢过江南这个网名,因为阿九这个偏心的CAIPAN,从此我只好叫影子。
另外,常来松间一转的还有yeweifudan是在复旦读书的一位网友,阿扁鱼(abfish),蝉衣(hyc1279),牡丹、庄文轩等等这些朋友,只是影子不大熟。
至于萍迷,ydwyp是云枫,zorchid 是深兰,兰若闲趣被我简称为兰若、语不惊人555是阿语,苏茉白是小桐,lisaqyl是阿雅,cindye1233 自号阿C,和这两天刚看到hxy2861——
最近她们的贴子常常出没松间。有几个与飞刀已打过几架。

还有两个有趣的朋友,一个叫树熊抱抱,影子比较喜欢叫他松熊,在松间,他和去了美国的丁当最为投机。另一个叫猫仔,是姜大卫俱乐部的会长,给予过松间不少帮助。

想了一想,我记得的松友大致如此吧,来来往往,希望没被漏下的。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地板#
发布于:2013-04-17 20:50
忽然想起一句话

发布于:14:01:12 2001年11月6日 版权所有: 语不惊人5555 原作

——观棋不语真君子。

我也知道做一个观棋不语的君子真的很难,所以旁观了一段日子以后,我忍不住加入对弈者的行列。因为,这棋局的确很精彩。

作为弈者,也许棋道的高深还在其次,最难得是巧逢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攻守进退间的那一份淋漓快意,尽在彼此举手落子的不言中心领神会。珍视一个真正的对手与珍视一个知己同样重要!这些,旁观者未必清,不是么?

如果你是一位深谙棋道的观者,实在忍不住发表高见,那么请讲;如果你也看得兴起,欢迎加入;如果你觉得双方水平太差,你请忙你的,不敢浪费你的时间;如果你看了许久,却指着一人说,“这人手上好象有伤,莫不是昨天摔了一跤!”这未免有些 ---滑稽。

社会动荡,战火纷飞的春秋战国,尚能百家争鸣;反倒是生活安定而幸福的人,会轻松到容不下另一种声音?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5楼#
发布于:2013-04-17 20:51
回深兰:)

发布于:19:57:21 2001年12月6日 版权所有: jiangna7978_cn原作

叶子会长曾这样描绘她心中的松间:

“不知道这是间是否真的有着一种可以称做“缘”的物质,我原本不信,可却由不得不信,每一次踱进这间小屋,心中的快乐与期待便洋溢开来。
这份快乐与期待,不仅仅来自荆轲、丹枫、松哥,更多的则是因为小屋中朋友们彼此的默契与真诚。
也许,投入地喜欢一个人便自然地会沾染上那人的一些特质。有了钟爱丹枫的朋友们,这间算不得华丽的小屋自然比别处多了几分熠熠文采与执著诚挚!
对我而言,这间小屋并不是垂髫少年们纵歌狂欢、游戏人生的天地,而是一处留给曾经年轻的心灵用以回首昨日的空间。”

松间主要的话题当然应该是刘松仁:)
但就象叶子说的,刘松仁本不是时下那些绯闻新闻天天网上报上飞的星星,实在没那么多小道消息容咱们说:)
松间并不拘泥于固定的话题。只要求大家都必须遵从尊重论坛和论友这约定。松间至始至终都是开放式的论坛,是年轻或不年轻的心灵用以回首昨日的空间,用以筑建他日风景的一片松林。

不管是在谁的论坛,还是为谁的论坛。
最要紧的是当你说话时,会有人认真的反对着,会有人大声的赞同着,会有人皱眉,有人大笑,更有人在同样的天地中,静静的倾听着,听笔间心上,与你一同流出清朗的水音——

你舍得松间这么多朋友吗:)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6楼#
发布于:2013-04-17 20:52
学丹枫讲故事

发表于2002-1-25 09:56:38 版权所有:zorchid原作

小兄弟,你心地纯良,实乃我平生第一知己。可是世道艰险,我还是想讲下面的故事给你听。

唉,放眼望去,过尽千帆,不外三类,一曰名,二曰利。什么?你问三?三,就是所谓的时尚呀!

从前,有一所茶馆,经营的不是泡沫什么茶,也不是奶茶,而是地道的茶壶冲出来的纯粹的中国茶。这年头呢,此类生意肯定是不会火爆的,但这茶馆却着实不差。因为,有一帮子茶友天天来捧场。不是因为茶馆主人,而是因为他们真正地爱茶。所以,其乐融融。

有一天,外面传说一个快餐店要推新品,与茶有关。这样的快餐店哪儿都有,也许叫老档买,也许叫记得吭,也不去管它啦。反正为了刺激消费,经营者想了这么一着。郑重其事起见,他们特意从云雾深处的茶农那儿批来了上品的茶叶,然后开始做市场策划。

听到这个消息,茶馆的茶友们可坐不住啦,爱吃快餐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也叽叽喳喳、兴奋莫明。于是,*@%$#$%^%……最开心的,莫过于快餐店市场部经理了:你们爱干啥都行,还不是为我免费做广告?

不知是早就内定,还是调查结果,反正方案出来了!下面隆重推出的是:
绿茶汉堡!!!
红茶土豆泥!!!

大批的人们蜂拥而至!
快餐店盆满钵满!
广告公司盆满钵满!

茶友们呢?有人去尝了一下,只要不把汉堡和土豆泥当茶喝,味道似乎也可以接受。至于茶的话题,可以回茶馆接着再续嘛。于是风波慢慢平息。而这个时候,市面上又开始促销另一种新的食品了!爱吃的朋友们再一次精神大振,准备好钱包。至于山中的茶农?也许只管种茶?也许小口袋也满了?不知道,也不敢乱说。反正没人关心了。

好了,你累了,我的故事恰巧也讲完了。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7楼#
发布于:2013-04-17 20:53
你的驼铃,我的心情

版权所有:jiangna7978_cn 原作

如果说我们都曾是独行的骆驼(叶子语),心中都有着一片孤寂的沙漠,那么萍踪、丹枫、刘松仁——,这一切是我们回首各自的从前,记忆中恒远的翠色。

我想绿洲对于我们,有各自不同的意义。不过,当我听到远处和悦的驼铃声传来,却知道,那是同一种怀念和美丽:)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8楼#
发布于:2013-04-17 20:54
谢斑竹骆驼:)

版权所有:zorchid 原作

独行的骆驼若以驼铃声来唱和,眼前便不仅仅是孤寂的沙漠了。

你对我“问影子”一贴的答复,我一直未回,其实你说得很对。
无论如何,骆驼总是独行。
无论如何,驼铃声于己于人,都是美丽的。

持续的阴雨终于停了,气温也陡降,在这寒冷的冬日里,在温暖的松间,想起那首诗: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圣诞快乐!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9楼#
发布于:2013-04-17 20:55
过往呢喃 whisper to the past

版权所有:cindye1233 原作

又见流星:)

从流星想到的--还记得那是什么吗?是阿雅的一篇美文,引来了我的第一个跟贴。只是如今,不知散佚何处?就从那时起,私心里将大家的松间当成了自己的后花园,常常在这里说些不着边际的任性的话,就象不请自来的生手胡乱种花。奇怪的是花种得难看,竟还有人赞一声好,于是便让我得意忘形地继续下去了。直到--心在松间,身老桌边。肌肉神经约束了芳华二八的我:(。于是沉寂了,沉寂了相当久,再回故园时,故园似是风雨后。

记得当年初见,松间像是一个繁花似锦的大花园,多少如玉如英兰心蕙质的女子,多少玉树临风:)经纶满腹的男子,或穿花绕树,或独立中宵,各自精心打理着小小苗圃,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互通有无,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啊啊,我又在胡扯了^^)。间或有观点分歧之争,却是在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中,借他人杯酒浇胸中块垒,说不尽的酣畅淋漓。正当得起那一句: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松间的鼎盛时期,当是彼时。

然后渐渐的渐渐的,有些人似晨星隐没在天际。松间有些苗圃被弃置了,只剩些去年的黄花,教人惦念那些个可能明天回来,可能永远不回来的主人:(。接着,无数杨花过无影,影子姐姐折了杨柳,果然没了影子,接下打狗棒的阿语,又是个语若不惊人,打死不见人的主(^^开玩笑的,莫怪莫怪),好在还有个深兰姐姐,玲珑剔透,为松间的将来指明了方向,大伙将松间大花园拾掇拾掇,便成就了后来的松间茶馆。虽不若当年热闹,却也别有佳处。清茶一杯,知己二三,字如珠玑,齿颊留香,(这就是--珍珠奶茶,啊,我又开始无厘头了:))茶香亦不惧巷子深,好松茶者,好萍茶者,闻香而来,闻香而醉。松间进入了后鼎盛时代。这期间,松间茶馆无端被当成非法建筑物,后院仓库惨遭铲平,诸多珍藏流失散佚,当是此时,幸得有远见的少年英侠小飞侠先防患于未然,再有高人阿雅和阿木的鼎力相助,打造了一个新的仓库,总算力挽狂澜。奈何纵是如此,还是有许多典藏珍品,奔流到海不复回。:(经此一役也,松间元气大伤矣。

然后,时代的流行是沉默,越来越多的人只是静静地来去,徒留客串跑堂们拼命撑起场面的同时,怀念着,几至滴下泪来,而泪滴到竹子上,便成了斑竹。再然后,连我自己也因故不能来了,竟然也成为了惦记的对象,说不得别人哉:)。(只是被人牵念的感觉实在蛮不错的,消失的诸位,该不会是迷上这种感觉了罢?:))

昨夜,我又梦见回到了往日的松间……(仿自蝴蝶梦:)),长长的绿藤,延伸向无尽的深处,浓绿深处,仿若有笑语不断。但此时此际的松间,却的的确确,不再是花园,而是冷清的废园,与惨淡经营的茶馆。我站在这里,脚下只有黄叶满地。

词云,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又见流星。

繁花开放到极致便注定要殒落,松间盛极而衰是逃不出世间定理。但世事也不过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就如现今,面对着风光不复当年的松园,故人如我虽只剩长吁短叹,在不期然闯入其间的新人眼中,或许竟是何等美丽的等待开发的天地。任何美好的东西,都不会缺少喜爱它的人,旧的痕迹淡了,自会留下新的痕迹,总有那么一天,或许在松间,或许在别的什么地方,另外有那么一些人,重新地在他们的手上,开出似锦的繁花来。

戏作此文,送给新至松间的松友。以期诸位少壮, 让这片落红无数,春泥累累的土地,又见百花盛放。
又及,教务处想让我过劳死,课已排到世纪末,这次我是真的要变成潜水员了,不要说什么怀念我,因为我仍在松间左右:),只是其他也变成潜水员的诸位,有空多露个面儿,被人念叨了那么久,好歹让人知道最近过得好不好:)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10楼#
发布于:2013-04-17 20:57
故友新知,对号入座

版权所有:cindye1233 原作

曾经在松间发过一帖,由衷盼望松间能在新人手中重新繁花胜锦,未料这一愿望竟是在听松实现,**的火 炬呀,终于传下去了(作垂泪貌,请自行想象)。听松渐渐热闹起来了,小黑宝、妮酱、shally16、yellandyaw等诸位少壮,一个比一个新鲜活泼,让俺无论多忙,有空必往听松钻,即使无暇发言,一想到天天能看到各位生动的文字,就不禁作雀跃状,正可谓老师聊发少年狂,呵呵:)

新人带来新气象,也带来新问题,无它,称谓的麻烦也。新人们的名字……都好长啊,不少是一串英文,某位更是一串数字,印象是够深刻了,可是,记不住咧?若要酬歌应答起来,还要担心打错人家名字,你说烦也不烦?说麻烦其实也不麻烦,因为松间的传统早就解决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各人网名之外还有一个简称,比如俺,大名cindye1233,简称就是阿C,既方便又亲切,着实大妙。所以,生力军们,请报上宝号来吧!我也将在此出没的几位松间老将们的雅号一一呈上,今后再见,要更亲热些才成:)

choco115,也就是松间的chocolatesunny,听松的开国……嗯,女皇,言辞风趣,常发他人不敢想之语,善使一刀封喉之小李飞刀,所以又名小飞。另外,飞大侠小飞侠什么的,也是她。
jiangnan79,松间的身份也是jiangnan79,曾任松间斑竹,非常非常亲切的人,非常非常清丽的文笔,在她面前阿C是要心悦诚服地跪拜的:)没看到只要一出事俺们便大呼小叫地叫影子姐姐么?雅号是影子,但别忘了一定要加上一个姐姐:)空山灵雨是她的又一件马甲,新人们可别被她唬了。
zorchid,松间中也是zorchid,雅号深兰,又一位蕙质兰心的姐姐,在她面前俺也是不敢造次的:)电脑专家文学高手,哪一项都呱呱叫。近来不怎么说话了,想来是在埋头建设听松仓库吧?
语不惊人55,在松间这名字后面要多两个5,都叫她阿语,松间现任(?)的临时斑竹,说是放自己大假不知所踪了,不过,且慢相信她真的语不惊人,阿语同志向来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如何横溢的才情,新人们,拭目以待她放假归来罢。
lisaqyl,松间中也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一位,那位著名的萍踪考题的作者,阿雅是也。文字是极秀婉的,人也是ppmm的,近来也不大出声了,难不成又加入净衣帮了?
jinjin885和walsr2002是一所大学里的学妹和学长,也是志同道合的死忠萍迷,更是阿C的老乡:)一个是桔子,一个叫多多,多多是难得的男同志啊,松间的男同胞,转战到听松来的,多多是唯二一个了罢?怎不教人泪满襟:P这两位,在松间最困难的时候加入,结果美文不少,剩下不多:(,桔子和多多呀,要加油呵,要把逝去的岁月追回来呀~~~~
hiamanccc,是来自广东省的阿轩,非常象李克勤的一位酷哥,转战到松间来的另一个男同胞。丹枫的小时候就出自他笔下,真怕给福纳抄袭去了:)
还有几位松友,在听松有过短暂的出现,但是实在不知是否还在,篇幅所限,无法一一详介,俺便偷个懒,笼统点点了,各位还请原谅则个。兰若闲趣,简称兰若的,便是这位爱极纳兰的女子:)残雨打萍,在松间向来是行走如风的,一时间我倒想不起她有没有简称了,在听松好象是换了一个名字,是否月下霜?cynthia719叫流星,好象刚加入松间不久松间便倒了:)还有云彩1234,向来都是唤作云彩的。青草头合该就是草头吧?松间中惊鸿一掠后,现在定居国外么?当然当然,怎么能忘了松间的老大松间叶子呢?只是叶子喜欢隐身幕后,近来才再度现身,谨向松间的开国元老致以无上的敬意,新人们,赶紧跟着鼓掌呀:)

回忆往事是很累的事,纵使其实我也只是半途不请自来的,一一细数从头也累得紧。松间曾经的辉煌只能留在记忆里而无法再现,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容啊,有多少只能在梦中追寻(虽然从未见过),那犀利的苏茉白(小桐),尔雅的比比风铃(风铃),玉树临风的多嘴的江南(江南),率性的阿九,真松迷的闲云野客,非常专业的树熊抱抱……什么时候找到或想起要找到组织,可真是个问题。关于他们的历史掌故,还是留给松间的元老叶子、影子姐姐与阿语等人来回顾罢。我便以此文,作为“点名”的暂时结束:)

新人们,别听故事听得出神,赶快报上名来呵!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11楼#
发布于:2013-04-17 20:59
倦游燕

版权所有:兰若闲趣 原作

这个像册收录的是松间一帮部分萍友的倩影,后来听松也申请过一个像册。听松像册上除了松间老友外,记得还上传了小寒和可人的玉照。可惜,听松像册后来被水淹了,已经湮没无闻。当年建立相册的时候,兰若和几位松友达成的协议是:若然二十年后还记得给兰若的邮箱发邮件,兰若就把照片寄上。人情如纸薄,厮混一生的也就是身边的家人同事朋友,抬头不见低头见。在这里人人都如匆匆过客。萍踪寄迹,就算是知晓来源去处,缘尽后终究还是逃不过两两相忘。

从2000年发现羽生堂留言簿、松间水音萍踪论坛开始,再到现在的听松观雪萍踪论坛,厮混了四、五年时间,兰若一直不是发贴的极积对象,绝大部分时间处在潜水阶段混吃白食。偶而在网上搜到有关萍踪的东东,顺手就搬过来。没有贴子就继续潜水。潜潜浮浮地混了这么些年,当年松间的老友大都已经去了,还有些许老友将留未留,将去未去。看到有关萍踪的贴子顺手就提溜过来,大概是积习难改……

羽生堂、松间水音、听松观雪都曾经有过它们的顶锋时刻。从现在留下的贴子就可见一斑。松间水音自从“新浪星光无限”关闭后也跟着关门大吉。现在的听松观雪盛况已经不再,将来怎么样,也顺其自然。世事无常,兴衰更替,再自然不过的事。经历过当年的盛况,也不惧今日的寂寥。就如松间老友阿C说的“松间明月在,流泉去无声。去的只管去了,留的也只管留。松间水音是昔日萍迷理想的寄托,可以千年寂寥而不变坚守,为了永远的丹枫。”闹喧过后,回到当年独自喜欢萍踪的状态,有着久违的平静宁和。当然,交流阅读经验是一种喜悦。萍踪适合交流,也适合独自一人静静地喜欢。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萍踪的方式。听松观雪论坛的很多老友都是在松间水音俱乐部相互结识的,虽然大都已经去了。另有一部分听松混过的网友,已经另开山头。兰若从小就养成一颗树上吊死的脾性,所以仍然在听松吊着,而且会一直吊下去。本着一直以来的习惯,潜潜浮浮。无它,只为这里曾经有过寄托。行云流水,各适其适。

影子在去年这个时节就感叹:“初到松间,曾喜孜孜的想,将来怎样?当年松间战氛腾腾时,也曾亦喜亦忧的想。。。将来会怎样?再后来,松间不再,听松新人满目。。有的朋友去了,许是真的去了,任凭多少言语也挽留不住的背影,再不曾来一字。有的朋友沉默了,许是忙,许是疏懒了,许是静静的听,比忙忙的写,又有了新的体味。无论如何,无论聚也好,无论散也罢,一年年的春复秋来。。俺相信,心上都有份惦念,在这儿。有此,也足够了:)”

至于别录,真是后悔自己给自己找了个苦差事。别录的框架结构预计写三十来万字。有心绪就写写,没心绪就搁下。能不能续完,俺自己心里也没底,也许会写上几年,也许不了了之。随缘吧!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12楼#
发布于:2013-04-17 20:59
---------------------------------------------------
附上:故园风雨后 cindye1233| 03 十二月, 2004 16:26
 
故园风雨后

版权所有:cindye1233 原作

有时候,有些风,更能显出树的形状。

人一旦开始怀旧,便开始老了。那些放棹于云水的老友,想一想,也只是在我们这里失了音讯。现实生活中的他们,远离了听松,却并不一定就远离了烦恼。这世界上绝对的清静之所怕是不存在的,倘若真有,也只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

网络是个奇妙的东西,记得初次接触时,当时的名言是: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虽然很蠢,可是我真的相信。然而,除了的确有个别人戴着不同的面具出现,事实上网络扮演的是过滤网的角色。因为不直接面对,没有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顾忌,网上的人们披着马甲,却以比现实生活中更真实的面貌出现。名字可以改变,相貌也可以改变,但一个人的内在是永远无法改变。有点荒谬——真实的生活里,人们或许多多少少都在说假话。而在网上,人们披着马甲,说着真心话。

也许每一段感情都该经历由深变浅、由浓转薄的阶段,也许相聚后就该各分东西,若不如此,是否将无法有一个新的开始?从松间到听松,不知不觉已是四年过去。这一生该奉献给萍踪的热情,应该已经奉献完毕,低头思量,是该两两相忘了吧?是该我到桥边寻一叶扁舟,放舟中流的时候了吧?然而偶一回头,眼中所见仍是那亭亭的故园。

她婷婷地立在那里,不管你说她美也好,不美也好,她只是婷婷地立在那里。(阿语)

故园纷扰,也曾经雨打风摧。故园寂寥,将那残红无数,都化作沉默的笙箫。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13楼#
发布于:2013-04-17 21:00
柴米客
为什么我的眼睛微微湿了呢?无论跑出去多远,还是在家里感觉最好啊!
2013-04-13 19:50
兰若闲趣
散花女侠
散花女侠
  • 注册日期2013-04-17
  • 最后登录2017-10-04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175
  • 威望958点
  • 银元2146个
  • 贡献0点
  • 鲜花0朵
  • 社区居民
14楼#
发布于:2013-04-23 19:57
在松间轻盈地苍老 (转)

  (节选)……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普通人觉得这境界太清,太闲,太冷。松间的岁月如水。屠隆描述道:“石上壶觞坐客,松子落我衣裾。”

  松树为伴,生活便多了点山石气。玄墓山寺院的门口有棵大松,枝繁叶茂,风水先生说不吉利,劝寺院砍了它。僧人征求前来做客的天全翁的意见。他看看松树,很喜爱,慢吞吞说:“木在门,成闲字,你们不喜欢吗?”他真是理解松树的人。长干大枝之下,人类的许多忙碌失去了意义,不如花点时间静坐观松。云来聚云色,风度杂风音。一棵松树是自然的一根琴弦。

  房前屋后种下一株两株松树,就引来几许清风,半轮明月。曹唐诗云:“自种双松费几钱,顿令院落似秋天。”枕上听风,窗间读影,小院也藏晴雨,牵扯出一派空山晓烟。钟幅自筑山斋,手植一松,当晚梦见红衣人告诉他:“松围三尺,子当及第。”谁说一圈圈年轮冷漠无情?其中织入了不知多少人的命运。三十多年后,钟幅登上仕途,使人量之,松围果然三尺。

  种下一株松树,松树就成为你的编年史,只是我们的目力不足以阅读这么一本深奥的大书。孙齐之也在自己的宅院里种松,树长大了,院子却要换主人了,他死活不肯把这棵松树列入卖契。后来,他在邻居那里租了间房,开个窗子,时时自携酒茗,闲坐窥松。见到松树有枯枝黄叶,辄敲门而入,亲往检涤。朋友笑他“卖宅留松树”。也许他真能读懂那棵树的记忆,不然,日日挂念什么?

  饼杂松黄二月天,盘敲松子早霜寒。松间的生活是浓浓的松意。松花黄色,故称松黄。《山居杂志》云:二三月,松树发花,以杖叩其枝,则纷纷坠落,张开衣襟盛之,调以蜜,可作饼,曰松花饼。松花也能酿酒,岑参诗:“五粒松花酒,双溪道士家。”还有松叶酒,庾信便喝过,“方欣松叶酒,自和游仙吟”。清隽如许,真是仙家饮食。松脂又称松肪,松腴,也能食,苏东坡诗“结茆穷山啖松腴”,他的笔记里还载着详细的配方;松脂照明,陆游诗:“一盎松肪读隐书。”他的书卷飘逸出醉人的松香。自烧松烟制墨,诗赋小简之间,想必处处留下松纹。茯苓是更贵重的,久服则不饥延年,松间人说不定能分享松的生命。

  白居易爱松。“欲得朝朝见,阶前故种君。”他欣赏松的凌云姿态,喜爱它的晚节之美。松树的确老而弥烈,可是它性缓,要漫长的时间去成熟,他竟相信自己见得到手植松树的晚节!四十来岁后,再种松树,他才感到岁月迫人而来:“栽种我年晚,长成君性迟。如何过四十,种此数寸枝?得见成阴否?人生七十稀。”其实,不一定要看见岁晚的苍松,让我们在松间轻盈地苍老也是好的。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