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绝响 | 风裳田田 | 云宵一羽 | 倩与谁传 | 柏舟论剑 | 书画连环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 回萍踪苑

 

pzxyl.com


 








 


换个角度的《萍踪》


作者:匪兵兵 2005/03/22 14:33  帖号:9787

张丹枫见这两个人,一肥一瘦,正是昨夜在屋外偷看的人。

看他们举动粗鲁,而身法沉滞,身上的功夫定是平平。张丹枫心中暗笑,“这倒也好,省得我去寻那沙涛,这两个人倒可以试他们一试。他们若不是沙涛手下,便佯装让他们得手,我好寻上沙老头门上去,只说出重金请他寻我所失之宝。慢慢再将所图之事与他说明,只是不知他是否有这个胆魄,能有此雄心,成此大事。若他们是沙涛手下,我已露出宝物,他们不能得手,沙老头自然会另出新招,我只等着便是了。”

思索毕,只管在照夜狮子马上,摇头晃脑地看路边景色,慢慢向阳曲城行来。

又走了一个时辰,日已高及头顶。张丹枫见那阳曲城已经在望,便策马进城,眼见一家大酒楼酒旗招展,兴之所致,跳下马来。小二早就迎上来接过缰绳,将马拴在路边,口中不停地说着酒楼的菜式,引他上了二楼。

张丹枫占了邻窗的桌子,要了几样小菜,一壶汾酒,喝了一杯,眼角瞥见那一胖一瘦两个小贼也进了城,正在四处探望,寻找自己的踪迹。微微一笑,心道:“待我再戏耍他们一回。”于是对小二道:“换大杯来。”小二拿了大杯上来,张丹枫一气喝了三大杯,运气一逼,将酒气逼上来,再看时,那两人已发现了栓在路边的白马,跟进酒楼来。

眼看着小二引了二人在旁边一桌落座,两人也叫了酒菜上来,虽是吃着,眼睛却一直望着自己。心中一笑,怱听得马蹄“的的”之声,只见一匹红马缓缓行来,行到楼下,那马上的人也一跃而下,由小二引着进来了。

张丹枫略略一看,进来一个白衣少年,不过十七、八岁模样。眉目极是俊秀,身材甚是单弱,背上却背了一柄长剑。自行要了两个小菜,一壶酒,坐在一边也喝了起来。

张丹枫又喝了一杯,吟道:“烹牛宰羊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故意摇摇晃晃地,做出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来,看那两人。果然那两人见他一副醉样,便当他果真醉了。那瘦子道:“一饮三百杯,好呀!兄弟,别人一饮三百杯,这三杯酒你还不喝?”他的同伴跳了起来,叫道:“胡说,你喝一杯要我喝三杯!”瘦汉子道:“你个子比我大三倍,我喝一杯,你非喝三杯不行。”肥汉子怒道:“放屁放屁,我偏不喝!”瘦汉子喝道:“你喝不喝?”提起那酒壶便灌,肥汉子大怒,用力一推,给汾酒淋了一身,两人打将起来,跌跌撞撞,撞将过来。

张丹枫故意将身子向前微探,待他们直撞过来,撞在自己身上。怀中的荷包“啪”的一声落在地上。他早已伸手在怀中将荷包解开,那荷包落在地上,里面的金锭和珍珠都滚落在地。一时之间,酒楼里的吃客都看了过来。本来肥瘦二人打闹,就已经惹得众人侧目,张丹枫的荷包落地,自然引得更多人都看过来。

张丹枫一脚踏在荷包上,对肥瘦二人叫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抢东西吗?”两个汉子倏然停手,喝道:“谁抢你的东西?你竟敢赖人,看老子打你!”横眉立目,磨拳擦掌地就挨近来。他们跟了一路,此时找到事由,自然是想动手了。

众酒客都围上来,纷纷道:“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只见那白衣少年也走了过来,眉头一皱,双掌向两人一推,道:“你们闹酒怎么闹到别人的座位来了?”张丹枫听他说话乃是雌音,显得年龄尚幼。只见他手脚却极是灵活,一推之下,已顺手将二人的银子都摸走了。肥瘦汉子竟不知晓,只是怔怔地看着他,那肥汉子嘴里嘀嘀咕咕地犹自道:“谁叫他赖我们偷钱。”那瘦汉子却手抚胸口,面上略有惊色。旁边人哪里知道此间的秘密,劝好劝歹。二人摄于这少年之威,不敢再来,又借众人之口做台阶,不发一语乖乖回去坐了。想来那少年功夫不弱,一推之下,定是力镇二人。仔细看了两眼,只见他容颜极是俊美,眉宇间神采飞扬,只是面上还是稚气未脱。心道:“这可是才出道儿的小朋友,虽是好意,却只是坏了我的好事。你教训了别人,看我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好教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闲事莫管。”

举起酒杯,摇摇晃晃走到他面前,笑道:“老弟台,你也喝一杯。”左手将酒杯向他面前一送,右手却轻轻地将他的荷包内的东西尽数扒了过来,那少年犹未察觉,只觉他酒气扑人,向后一退,张丹枫向前一凑,又将他刚才偷来的那几块碎银也尽数摸了过来。那少年看着那两人坐回去了,方道:“多谢你了。”转身回自己坐的桌边去。张丹枫依旧一脸的醉相,摇摇倒倒地走回自己的座位,忍着笑容,冷眼看他们如何收场。

那两个汉子盯了那少年一眼,对掌柜地叫道:“掌柜的,结帐。” 瘦的先掏银子,一掏没有,面色发青;肥的一看不妙,伸手摸自己的荷包,银子也不见了。两人面面相觑,做声不得。张丹枫见他们两人对视一眼,都望向那白衣少年,自然也是知道是他所为,却不敢张扬,不由得暗笑。向那白衣少年看去,只见他目不斜视,只顾喝酒吃菜。掌柜的过来道:“承惠一两三钱。”两人面色尴尬,手放在怀中拿不出来,掌柜的道:“两位大爷赏面,承惠一两三钱。”瘦汉子嗫嚅说道:“挂帐成不成?”掌柜的面色一变,冷笑道:“来往的客人都要挂帐,我们喝西北风不成?”酒保也帮着吆喝道:“你们二人是不是存心在这里闹事?闹酒、打架、撞人,现在又要白食白喝?不给也成,把衣服脱下来。”看热闹的酒客哄堂大笑,都说这两个汉子不对,这两个汉子无奈,只得脱下衣服。酒保道:“这两件大褂不够。”伸手把两顶帽子也摘下来,道:“算咱们倒霉了,快滚,快滚!”两个汉子光着头,上身只披一件汗衣,在寒风中抱头鼠窜而去。张丹枫见二人狼狈不堪,也是好笑。

那白衣少年面有得色,微露笑容。又喝了两杯,对那掌柜的道:“掌柜的,结帐。”那掌柜的满面堆笑走到他面前道:“承惠一两二钱银子。”那少年伸手一摸自己的荷包,面色大变,张丹枫忍着笑意,看他左摸右摸,额头出汗,越发好笑。

那掌柜的在旁边道:“你老可是没有散银?元宝金锭都成,小店替你找换,不会骗你的成色。”想是见他衣着甚好,一副公子派头,因此好言好语与他说话。

那少年急得面色都变了,那掌柜的见势不对,冷笑道:“大爷,你怎么啦?”张丹枫估计他又要叫人来剥这少年衣裳,心道:“也让你急得够了。”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走过去,道:“四海之内皆朋友,千金散尽还复来。这位小哥的帐,我这边会了。”摸出一个十两的银锭,抛与掌柜,笑道:“多下的都给你。”那掌柜自然是千恩万谢。

那少年满面通红,低声道谢。张丹枫见他神色甚是沮丧,心道:“我再拿你取笑一回。”故作认真地道:“谢什么,你下次喝酒时多穿两件衣裳,结帐时就不怕了。”说罢,走下楼来,跨上白马,向城外走来。

走不多时,只听见后面马蹄声响,听来正是那匹红马的蹄声。张丹枫心道:“他定是猜疑我了,前来试探。且不管他,看他如何。”依旧缓缓前行。那白衣少年赶将上来,看了他一眼,手中的马鞭“唰”地一声,向白马背上抽来,鞭梢却直指张丹枫肋下。

张丹枫知他必要试探自己,见他手起鞭落,已知其意。自己若是躲闪,必然露出武功的底子。因见他满脸稚气,象个孩子一般,这一鞭只不过试探而已,他定不会用力。于是尖叫一声,不闪不避,让那鞭梢挂上衣裳。他果然不曾用力,于是越发装得象些,顺着鞭势,身子摇了几摇。那少年竟不觉察,好生过意不去,道:“失手打了你,我这厢给你赔罪了!”张丹枫心道:“他不象是江湖中人,功夫虽不差,也不宜涉这趟浑水,且打发了罢。”口中道:“吃白食的又来了,你不要以为我有几个钱就来缠我,我的钱是交好朋友的,像你这样吃喝了人家的又打人家,我可不敢领教呀!”

那少年并不怀疑他,一脸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你酒还未醒么?”张丹枫装醉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呀,呀!我不和你喝酒,不和你喝酒!”话音一落,双腿一夹,胯下白马四蹄翻盏,如飞一般向前奔跑。那少年催马来赶,哪里赶得上。

下一页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