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柏舟论剑  总是有意来争胜

云蕾那一刻和丹枫心路之我见

作者:zorchid  提交时间:09:53:26 12月26日2001年

背景:急死我了!不吐不快!只可惜年终太忙,没空写贴。

前提:已看过昨天下午4:30之前的贴子,很多不敢苟同。

正文:

1、从常理说,云澄和女儿没有可能去张府。云澄父女从老家至京师之前,肯定不知道大明使臣第二天一早就走,所以入京师的时间应该不迟于当天傍晚,不管是否马上就听说使臣要走,反正见云重的心情再迫切,我看也不会在后半夜,因为脱不花去见云重已经四更了。就算去了,云重的侍卫只能告诉他们云重去张府了,而不会告诉他们为什么,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脱不花是在云重排去他人的情况下才禀告详情的)。那么云澄正常的做法应该是留在驿馆等待。因为云澄应该知道,儿子是使臣,张宗周是右丞相,不管什么原因,他们有可能是谈公事。为儿子考虑,为大明考虑,自己也不该去打扰。想要训儿子,尽可以等他回来再说。尽管受的苦太大太多,值得同情,但要是公私都分不清,那同情都谈不上了。

2、云靖和云澄二人,我同情他们,但讨厌他们。主要是书中他们对儿女的态度。父母对孩子总是无私的,可他们就做得出,为了自己的私愤,爷爷要子孙拼命(平民与丞相对抗不是宋明吗),父亲葬送女儿的幸福,干扰儿子的公事,何况面对那么孝顺痛苦的孩子。也许我不是他们,对他们之苦体会不深,但我知道,父母再苦,心底里也会为孩子着想,除非他们变态。又不是康熙,将蓝齐儿送给葛尔丹,安抚几年又剿灭,阵前也不顾女儿的死活,还美其名曰替天行道,还有也先之对脱不花。从这一点上说,同意影子,丹枫做不好皇帝,因为他没那么冷酷。

3、退一步,按梁老的意愿,云澄去见张宗周了。但书中线索说明他们还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最多知道有急事。云澄应该很气愤,云蕾应该很着急。书中也没有证据说他们看见炮轰的那一幕了。且做一番假设:

if 他们炮轰前赶到 then

云蕾会什么都不管挺身而出想法救丹枫

理由:

客观上当时的情况连云重都什么也不顾何况云蕾

主观上云蕾可以替自己找到理由:“习武之人,怎能见死不救!要出人命了!更何况丹枫,于公于私,我都该救他。我只是去救他,救完他就回来陪父亲,不算背叛父亲”

if 云蕾死了 then

肯定不是自杀

那么客观上丹枫和她联手

凭他们的机智和武功,肯定有机会和能力解围(看松友们的了)

主观上我也不希望他们中有死伤

所以 break

else

皆大欢喜

end if

else

炮轰后赶到

if 丹枫死了 then

云蕾不会自杀,因为还有义务陪父母,但心碎了

else

丹枫未死

云蕾表面上继续为了父母不理他,尽管心中后怕万分

(深兰认为书中即此种情况)

end if

end if

4.丹枫潜入中原,心中应该有两套方案:

一、协助明朝退瓦剌,此条优先级较高

二、在协助明朝没有可能的情况下,重金结士称王称霸

证据:

(1)澹台灭明道:“你不为你爹着想,也要为你自己着想。你单骑入关,中原豪杰,谁能知你之心,谁能谅你?”

丹枫之心,应是方案一。

(2)只听得张丹枫又道:“我此次入京,冒险谒见,承大人深信不疑,异日若有所需,粉

身碎骨,无以为报。”

丹枫遇见小兄弟之前,早已准备上北京,还是方案一。如果于谦不理他,难说他是否会采取方案二。于谦既然接纳了他,方案二作废。

(3)飞身上马,朗声吟道:“中州风雨我归来,但愿江山出霸才,倘得涛平波静日,与君同上集贤台。”

此是方案二。

(4)张丹枫道:“我入关之后,细察情形,朝朝其实已是腐败到极,要报仇我看也不很难,我若找到地图宝藏,重金结士,揭竿为旗,大明天下不难夺取!”云蕾吃了一惊,道:“你想称王称帝?”张丹枫笑道:“皇帝也是常人做,一家一姓的江山岂能维持百世?不过我抢大明的江山,也不只是就为了做皇帝……”云蕾道:“就为了报仇吗?”张丹枫道:“也不只是就为报仇,若然天下万邦,永不再动干戈,那可多好!”顿了一顿,忽然一阵狂笑吟道:“人寿有几何?河清安可俟?焉得圣人出,大同传万世!哈哈,若能酬素愿,何必为天子?”

这就是方案一和方案二同时存在的表现。

5、云蕾在黑暗中虽是看不清他的面容,也可想见他的狂态,忍不住接口说道:“做不做皇帝,那倒没有什么希罕。只是你若想抢大明九万里的江山,不管你愿不愿意,只恐也要弄至杀人盈城,流血遍野,何况现在蒙古又要入侵。你若与大明天子为仇,岂非反助了瓦刺一臂?”张丹枫怔了一怔,忽地柔声说道:“小兄弟,你的话也有道理。小兄弟,大哥听你的话,你说不让我做皇帝我就不做皇帝。小兄弟,你说吧,我就听你的话。”声调温柔,言语甜蜜,云蕾面上一热,身子往里一缩,手掌往外怒道:“谁要你听我的话!”张丹枫道:“怎么啦?又生气了?”

不同意小飞说的小兄弟教育丹枫一说,也不完全同意其他松友关于这段解开心结一说,只愿意认为张大哥早有谋略在胸,小兄弟又认同大哥的第一方案,一方面推动了他增加此方案的优先级,一方面加深了大哥的知己感和爱意。至于“大哥听你的话”,一半是认真,一半是调笑。

鸡蛋、砖头来吧,不过我这几天实在太忙,大部分时间只能当看客,免费午餐了:)


我先答:)

空山_灵雨|2001-12-26 13:19:58

没细想过这个问题,先扔块土砖再说:)

照我看,一,与毕道凡的恩怨有个说明、了断;如果有可能,将毕道凡争取过来,有利于将来称王称帝。

二,应对绿林箭,周山民公仇兼加私愤,处处制肘,虽然张少侠不放在心上,但走三路还要与绿林人物打一架,万一前方出现小兄弟的身影,要追被他们耽搁了好事怎么办:)

三,也许是小飞认为比较重要的,那就是设法结交各方英雄,如果决定要实施方案二的话。

最初之时,丹枫有重金结士,笼拢这说法没错,但以此推出丹枫步步为营,时时处处以此为中心目标,就错了。即使从萍踪前半段来看,丹枫的的交友(对真朋友)也是因义,以真。江湖BA气之余,更肝胆相照。

我曾说过,丹枫来中原时的初衷,可能主要还是为了考虑要做皇帝。但——丹枫从来没有打心里认为天下就该姓张,在我看,他矛盾。还张家河山的念头一直有,但对不对,该不该的问题也一直困挠着他。比较同意深兰的两手方案之说。


攘外安内

cindye1233|2001-12-26 14:42:39

老蒋说攘外必先安内,被骂个臭头。当时骂,现在也骂。但不可否认他的想法对他的中华民国千秋大业而言是正确的选择。回头想想,如果不是日本人在这时入侵,共产党也许早被灭了,又哪里来的新中国?

明末腐败,灭亡是迟早的事。但若不是李自成起兵造反,牵制了明军一半的兵力,满清也没那么轻易就得了手。太平天国也一样,虽说是农民起义,为的还不是一家一国?客观上还是拖了国家的后腿。

天下大乱,正是群雄揭竿自立为王的大好时机。若在这时适逢外敌入侵,国家非沦为他人之手不可。我以为张丹枫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才将可能有造反野心的人齐聚一堂,显显自己的本事和霸气,叫你们这些人都死了那份心——要争,还得过我这一关。:)这就顺利地安了内,要攘外时就省心得多了。

我还是把张丹枫的境界想得很高的:他是为了天下永息干戈,四邻和睦。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语不惊人5555|2001-12-26 15:34:29

绿林箭说大不大,说小亦不小。大可以将它用作招集义士的一面旗帜;小也可说成一群乌合之众会盟的暗号。假舟济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湖。要做开国之君,这点道理不懂,好象不够格吧。

周山民提绿林箭时,张丹枫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心中已有对应之策。不花钱就有人为他打广告拉赞助,何乐而不为呢?开个记者招待会,以丹心昭示天下难道不是目的所在?

毕家虽不是望族,但总有些势力和影响。联纵之术该用点吧。

如果张丹枫真铁定了心要自立为王,在获鹿的表现可远非上佳。一听毕道凡自愿把事情都扛下来,他转身就走。错失良机了吧?得赶快发表一篇极富煽动性的缴明言论吧。要不就赶快制定一个“分田地,均贫富”什么的政治纲领。可他除了眼光从云蕾面上一略而过之外,什么都没做。


可是因……

空山_灵雨 原作  2001-12-26 21:26:30

中州风雨我归来,但愿江山出霸才,倘得涛平波静日,与君同上集贤台。”这首诗么?

深兰关于丹枫的心路,我百分之九十五同意。还有百分之五的不同,就是关于这首诗的了,将其引为方案一,影子不大了了。

第一,此诗第一句有中州风雨四字,此处风雨何解?可是暗示外敌虎视DANDAN,危机四伏?中州风雨我归来,丹枫就在这样的情形下归来了,也明白眼前有两条路,方案一和方案二。

第二,此诗第二句颇有气势,但——是自诩么?若是,遮遮掩掩也未免太小家子气了,这句诗我看得改一改,“且看江湖出BAO才”如何?这才是丹枫的狂放气魄。

我的看法是——可不全是自许。

第三,倘得波平涛静,这四字回应风雨一句。期望风雨息止,如何息止呢?在外敌入侵之时,揭竿而起?趁火打劫(是不是这么写)?以丹枫的聪明,应明白哪个方案更可行。

第四,“与君同上集贤台”。个人以为此诗第四句才是诗眼,此处“与君”二字与第二句“但愿”应合,说明丹枫口中的BAO才未必是指问DING中原之才,人数看来也不止是丹枫自已一个。那么是什么材料呢,有没有可能意指方案二?

(若要为帝为王,不管是为了自已着想,还是为了老百姓的生计着想,也不会期望一山有二虎,多几个BAO才出来的,除非有矫情之嫌)。

至于丹枫吟完此诗时看了云蕾一眼(我倒不希望又是政治思维又在作崇,如果是,那么是方案一还是二已见端倪,但——我只当他是情热难抑),那么“与君”又作何解?自是在场诸位了。

最后,关键点是“同上集贤台”一语,集贤台是什么东东?是封禅用的么?若要君临天下,又怎能与手下平头并肩,安于混在贤才之中?如果说是为要收拢人心,礼贤下士,不能崭头露角得太早,那么此诗我看是多此一吟,就别吟了,暗箱操作就成了:)

如果丹枫完全是为了表达方案一,建议还得改一改,“望君同上求贤台”比较明确,至少不会产生歧义。

胡扯了这么一通,想说的是,此诗究竟何意,还待推敲,至少,我将它看为方案一方案二兼而有之


“霸才”

zorchid|2001-12-27 01:00:00

可是,方案一不需要霸才呀。

我以为,“但愿江山出霸才”一句,类似毛泽东“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一种满怀豪情而又谦虚的自夸。


我以为

lisaqyl|2001-12-26 15:35:05

藏宝地图是张家与毕家共有的(虽然毕家只不过充当了中间人),如果按照现在股权比例的划分方法,张家是控股方,至少占了51%以上的股份,毕家占50%以下的股份。那么对于这份公共财产如何处理就要有第三方在场做见证,现在称之为公证,那么,众多武林人士就成了公证人了。我认为丹枫此举的主要目的在此,虽然藏宝图的秘密不能为外界所知,最后毕道凡输得心服口服,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自以武林中最隆重的礼仪送丹枫出门,此举无YI于表明以后天大的事都由丹枫说了算,这就是丹枫的目的。

至于什么绿林箭我想不过是个凑巧罢了,因为丹枫曾经说过他一得到宝图就会马上去获鹿(好象是电视里这么说的),可见这个计划他早就有了,那时还没有绿林箭一事呢。

不过,两件事既然这么凑巧撞到一起了不如两件一起办,最好能在群雄前面表明自己的立场:我并不是什么奸细,我其实不愿看到外族入侵,就象谁说的基于第二方案的考虑:重金结士。同时也向那些人表明:我张丹枫可不怕你们的什么绿林箭,叫那些反对的人知难而退。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