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柏舟论剑  总是有意来争胜

且回眸,去看那时的情强自控


这个问题你必须回答,再忙也得答:)

空山_灵雨|2001-12-25 13:46:52

  “同时,我还强调一点,痴情不是丹枫的缺点。我也为张云的爱情而感动,但是却从没以为丹枫是痴情的情种。雪山一段只是全文的插曲,我想梁先生写它,并不是想告诉读者丹枫痴情,而是写大义与小义的冲突。世人或可在民族大义的关口冲杀过来,却偏偏在小问题上不肯醒悟,连丹枫这样的一个可以力挽狂澜、扶大厦之将倾的英雄也难逃鸡口之争,就算你不争,反正你也跑不了。所以真的希望大家再把情感的部分看得淡一些。”

请问“天下第一情痴”算不算非常痴情之人?(影子不喜欢情种这两个字,非常痴情之人与情种差不多吧)

从揣摸梁羽生的立场来看,我觉得你说得也有道理。如果张云之恋与民族大义有冲突,我想无论张丹枫还是云蕾,都会弃对方而随大义的,至少梁羽生的立意肯定是这样的。从作者的构思来看,太义是基调,是萍踪侠影下一切恩怨的前提和原则。整部书至始至终,正面角色,半正半邪最终还是正面的角色(如张宗周)都不敢违反梁老的这个主旋律。

不过,雪山失忆一段,如果纯为突出民族大义,主要是为告诉大家“有时英雄也难逃鸡口之争,就算你不争,反正你也跑不了。”的道理。其实根本不用费这么多笔墨了。

如果从此出发点,至少在笔力支配上,对张丹枫的痴情渲染太过了。梁老是不是写着写着连自已都感动得有点失控啊?

以我看,至始至终,张云的感情在梁老笔下都没有被大义弱化,而是为了衬托大义,而被一再强化。同时,大义也为张云的感情作出铺垫,家国大节与儿女私情互为HONG托,相辅相成,这才是梁老的理想化式的经典爱情。

最后还有一点,我同意丹枫的痴情不是他的弱点,我以为那也是打动我的一个优点。但指点江山之余还要治理江山,嘻嘻,我看丹枫就不大合适。只怕这位理想化了的皇帝在封建中央集权制度下只能生存几天:)


塞上牛羊空许约

cindye1233|2001-12-26 12:26:14

许多人看天龙八部“塞上牛羊空许约”那一段都会流泪,包括我。不但第一次看时流,以后再看时就算一再在心中拉警报“小心小心,伤心小站要到了”,还是禁不住。后来才知道原来不单我们这些读者心有戚戚焉,金庸他老人家自己看都两行老泪。:)感情他自己也被自己的一支生花妙笔感动得不得了呢。这又让我想起老托了,他写《战争与和平》时,很多人都知道他快写到安德烈战死,纷纷哀求他刀下留人。此公甚妙,答曰我也不想让他死呀,这几天难过得不得了,可是我做不了主。据说写完后他自己为安德烈大哭了一场。可见作家虽然是小说的父母,但一部成功的小说照样是儿大不由娘的。有点象影子所说的——失控了。这时拿着笔的也许不仅是作者本人了。冥冥中他所创造的人物都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己的声音,故事的发展要与这些人物的成长相一致,倒不是能任人搓圆按扁的。我想梁老写到门前伤永别这一段时,八成也是边哭边写的哩。大概没什么心思想到突出民族大义上头去。

十分赞同影子所说的“张云的感情在梁老笔下都没有被大义弱化,而是为了辅助大义,而被一再强化……家国大节与儿女私情互为烘托,相辅相成”这一段。

李杜各擅一家,词分豪放婉约两派。在击节合应“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慷慨时,并不会因此妄责“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的苟安小民不懂爱国罢。


同意

lisaqyl|2001-12-25 14:51:59

有时想想,如果丹枫真的做了皇帝,云蕾会不会做他的妃子?

那时肯定是张家借助瓦剌势力卷土重来,而腐败的明朝本来是不堪一击,但在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时,在于谦等忠臣的感召下,全国上下也能一条心奋力抗敌。当然云家乃一门忠烈,绝对是站在明朝一边的,那么此时的云蕾一定会深明大义,绝不会象穆念慈那样一味软弱去纵容丹枫的,当然此时的丹枫也不是书中的为国为民的大侠了,而是汉奸,是千古的罪人。可是在云蕾心中毕竟与他有过一段美好的记忆,所以我想她肯定是在劝说不成之下大义灭亲,当然她的武功不足以大义灭亲,但此时的丹枫虽然迫于祖辈世仇一失足而成千古罪人,但心中对于小兄弟的爱却是真的(我想他的心情肯定也很矛盾吧),如此一来云蕾可能会为了大义灭亲而答应丹枫的请求入宫为妃,寻找机会刺杀丹枫!其实丹枫却是爱她的,所以云蕾很容易地就成功了,她为天下人除了害,同时也亲手杀掉了自己的爱人,心已死,除了自尽别无选择。

真的不愿这样一对天造地设的壁人、这样一段纯洁的爱情落到这样的下场。所以,飞刀说的没错,爱国主义好呀,学习雷锋好榜样呀,影子也说的对呀丹枫还是不要做皇帝的好。


哎哟,这回是谁布的局

语不惊人5555|2001-12-25 16:44:03

又把丹枫和小兄弟往绝路上“逼”。

不过,我看这局有些复杂,可能性多多。首先,丹枫能不能顺利登上帝位?第二,就算能做皇帝,那时的丹枫还会不会选云蕾入宫?


丹枫根本当不了皇帝:)

jiangna7978_cn|2001-12-25 18:24:52

萍踪里的正面人物,都被梁老赋于了对皇帝(皇位)的观点(在梁氏读本中一般都是这种价值观)。此处姑且称为第一种,代表人物如董岳、谢天华、云蕾、镜明等等,对皇帝这个名词的看法,归结起来是“没什么稀罕,值多少钱?”

第二种是张宗周、澹台灭明、石英等人对皇帝的看法。这几位因为是朱张两姓之争,态度与第一种有同又有不同,前面各位松友都有过说明,不复唠叨。

第三种,皇帝和皇位,呵呵,那诱惑,是想起500万的彩票的N次方吧?

第四种,是丹枫。一方面,想法设法光复大周,君临天下,成为皇帝,是家族予他的责任,是为张家子孙,为大周后人无法摆脱的命运;在丹枫心里,皇帝这个词,其“重”虽不等于TAI山,至少也是一座什么的山。这个重不是世人眼中的轻重,是家天下之下感情和义务的负重。

而另一方面,能哭能歌,亦狂亦侠的性格下,王候金银不过粪土,皇帝这个词——皇帝也不过是常人做,皇帝能不朽吗?皇帝有什么稀罕?一害一姓又能维持多久——如果能使天下太平,万民安乐,那么做皇帝也可——这大约是他内心交战时宽慰过自已的理由,也是萍踪中仅见他对皇帝或皇位比较好的评价了。

皇帝一词,于丹枫的矛盾,显而易见。

用流水形容他,那么皇位之类就是落花,如果机遇使花落下来,丹枫的本意是轻视和不屑的。

如果用落花形容他,那么皇位之类就是流水,此时机遇环境条件可就至关重要——

可是,且不论为流水还是为落花在他内心的挣扎。且看他就是逼着自已做花朵时,又是什么样子的?

还是古墓那一段,居然眉头也不皱一皱,便将生杀大权,悉数交给仇人之女!!??

难不成是他有把握云蕾不会杀他?或为了偿还父亲对云家的罪过,宁愿赔上小命?换了云重云澄拿剑拿刀拿什么的来杀他,他肯不肯一动不动呢?

还好云蕾没下狠手,不然的话,为国为民也罢,为帝为王也好,先为尘土了,嘻嘻。

还是那个观点,张丹枫的痴情,是他性格上的极大弱点。注意,此处不是云蕾支不支持他当皇帝的问题,关键他要做开国之君,是要成就帝王大业,断不能如此多情,更为情所绊。

要做成皇帝,我看第一得把云蕾杀了,就算云蕾支持他当皇帝也先杀了为好。不然——我看那,前景惨淡:(

再来说说我对皇帝这个词的看法。

皇帝皇帝,利益权力的最大拥有者,最高分配者。

后宫为三千女子争夺,庙堂为朋党臣子拼抢。

真善美,正义侠气道德等等等等,不必指望在皇帝身上完完整整的体现。Y英明的君主,往往俯仰于策略,精通均衡制约之道。

在我的理解中,真与JIA,善与恶,美与丑——YUE成功的帝王YUE有两面性,是非黑白,兼而有之,游刃有余,大约才是王道。

丹枫,肯定不成:(


我也不喜欢情种这两个字

chocolatesunny|2001-12-25 15:36:03

所以说丹枫不是。至于他是不是情痴,那要看怎么定义了。如果说情痴是为情而生而灭的动物,那丹枫就不是;要是说爱得深沉那就是呗。象丹枫这种情况还挺复杂,他可是在神情恍惚的情况下当的天下第一情痴,清醒了又一咬牙,能走动了。让我怎么给他定性呢?


我的痴情观

jiangna7978_cn|2001-12-25 22:30:42

  仔细看一下,对于痴情的定义,影子与飞刀是近似的。

  不喜欢“情种”二字,因为觉得除了感情,再也没有空间容这类人生存了。所以,我将丹枫定义成非常痴情的人,但不是没了感情不能生存的人。

  至少,梁老写丹枫,是大义为先,私情为辅的丹枫。

  我以为上官天野称他为天下第一情痴,是赞他是天下第一至情至性之人!

  帝王路上,多少波诡云谲,多少无情才是“真豪杰”,皇帝二字,是蘸着无数人的鲜血写成的,不止是战争中的无数平民的冤魂,更有尔虞我诈下的士子权臣的怨魂。皇帝的宝座,更不是一颗渴望天下大同,永不起干GE的高贵灵魂能撑起的,那需要计谋,更离不开阴谋;那需要智慧胸襟,更需要小人肺腑——

丹枫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的智慧,但他没有这样的狠心。


这段极好!

语不惊人5555|2001-12-25 16:13:39

年少不解风情时,对情啦、爱啦没多少概念。看到丹枫雪山失忆的那一段,心下不解,暗自琢磨,至于吗?再往下到“清醒了又一咬,能走动了”时,不由不俯身躬腰。英雄难过情关,丹枫那咬牙一转身,从此定格成记忆中的不朽的影象。


且回眸,去看那时的情强自控

cindye1233|2001-12-25 18:26:39

寒风飒飒,张丹枫和云蕾相对而立,各自无语各自凄凉。澹台灭明摇了摇头,轻轻叹息,忽在张丹枫耳边低说道:“你抛得下大明九万里大好河山,难道就抛不开一个女子?”张丹枫心头一震,道:“什么?”澹台灭明道:“你的父亲指望你重光大周,你为了不让中华万里的锦绣河山沦于夷狄,冒了多少艰危,献宝献图,挽救了大明天下。你帝王之业尚自可弃,还有什么恩怨不能抛开?”张丹枫怔了一怔,道:“我视帝王如粪土……”澹台灭明紧接着道:“祖国河山待你回。”张丹枫面色倏而一变,由白转红。澹台灭明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在他的心上响了一个焦雷,这霎时间,他想起自己从漠北赶往江南,又从江南重回漠北,历经万水千山,经过无数劫难所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一番壮志,为了保全中华的锦绣河山,为了要使中国和瓦剌永息干戈,四邻和睦。这番理想至今即将实现,而自己却这样颓唐!张丹枫本是聪明绝顶,极能分辨是非之人,如此一想,顿觉胸中热血沸腾,不能自已,神智立时清醒。咬一咬牙,忽而说道:“澹台将军,多谢你来接我,咱们走吧。”向师父、师叔伯们行了一礼,眼光从云蕾面上一掠而过,急急转身便走。背后传来了谢天华和叶盈盈的叹息声,云蕾颓然坐在地上,眼泪流不出来。好在张丹枫不敢回头,若然回头,只要望她一眼,两人只恐就要痛哭相拥,谁也不忍走开。

澹台将军作政治思想工作很有一套,可是对儿女情长完全不拿手,竟然在后来动了一下将镜明许给丹枫的念头。要不是镜明和云重表现亲昵,只怕就让他得手了。不过想来就算丹枫自暴自弃,镜明也不肯。这大老粗以为女人如衣服,活该他打一辈子老光棍。:)


:)此话不妥

苏茉白|2001-12-26 00:02:35

“澹台将军作政治思想工作很有一套,可是对儿女情长完全不拿手,竟然在后来动了一下将镜明许给丹枫的念头。要不是镜明和云重表现亲昵,只怕就让他得手了。不过想来就算丹枫自暴自弃,镜明也不肯。这大老粗以为女人如衣服,活该他打一辈子老光棍。:) ”

不是这样吧:)

澹台将军对儿女情长拿不拿手不得而知,但是他的做法并没有太大的不是。

首先:“妻子如衣服”的确是封建思想的名言之一,但是不要忘了,前面还有“兄弟如手足”一句,和在一起才体现其男权主义糟粕。岂不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云姑娘再重要,把她和祖国河山、万民的命运放在一个天平上,孰重孰轻?!澹台将军此言,真正是胸怀广阔的大丈夫说出来的话,跟“大老粗”可是本质的区别!

其次,张丹枫既有大智慧又有深情,这是我们喜爱他的原因之一。但是一个人的自制能力毕竟不是无限的,此时丹枫的情感爆发大大淹没了理智,他需要什么?当然是理智的帮助。此时此地,作为师友,澹台将军难道应该陪着丹枫伤心发狂?

一碗鲜汤,浓了添水,淡了加盐。水和盐,本身没有错,成就与否在于平衡。人的智慧,恰恰体现在该加水还是加盐。

第三,动将镜明许给丹枫的脑筋,并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行为。这一点说过无数遍了,本不想再说,大家总是反对我假设,可是现在你们连当皇帝当妃子都假设过了,凭什么我就不能用假设的方法来论证我的观点?丹枫如果一生没有遇到云蕾,世界上就没有能和张丹枫产生爱情的女子了?没与初恋对象结婚便是自暴自弃吗?作为朋友,你认为一个人因为感情的一次失败抑郁终生好呢,还是鼓励他重新得到幸福(现实中这种例子太多了)?人的思想是在不断变化的,写“除却巫山不是云”的那个人,后来还不是又有新欢?即便是到现代,“一辈子是否只可能爱一个人,还是一辈子是否只应该爱一个人”都只是个人选择问题,没有对错之分,也与品德无关。何况当时当地,外人更不可能预知张云是否还有复合的可能、张丹枫的后半生到底会怎样。那么,作为朋友澹台灭明由此想法有何不妥?

倒说的好象张丹枫是立志守节的寡妇,澹台灭明是大脚媒婆一般:)

个人对于澹台灭明,是很景仰的。

再说,娶媳妇又不是考大学,打一辈子光棍也没什么可羞愧的!如果云蕾的爹始终不肯,你们不是也希望丹枫打一辈子光棍么?:)


学阿C:)

空山_灵雨|2001-12-26 09:01:58

虽不完全同意,但“张丹枫既有大智慧又有深情,这是我们喜爱他的原因之一。但是一个人的自制能力毕竟不是无限的,此时丹枫的情感爆发大大淹没了理智,他需要什么?当然是理智的帮助。此时此地,作为师友,澹台将军难道应该陪着丹枫伤心发狂?

一碗鲜汤,浓了添水,淡了加盐。水和盐,本身没有错,成就与否在于平衡。人的智慧,恰恰体现在该加水还是加盐。”这段精辟!

  我爱丹枫,在于他似神更是人。丹枫之有血有肉,不但在于最后为了家国大事能咬牙将儿女私情搁放一边,更在于他绝非梁氏读本中那些每分每秒都被崇高的爱国情绪(或也可称政治)弥漫全身的“高大全”式的面目。

  他是人,有因感情而失魂落魄,忘了祖国河山的一瞬。但他又是神,那样身不由已的深情,却还是挺过来了。

  澹台灭明的提醒,是神来之笔,比让爱国主义时时响彻革命人士的心FEI,令张丹枫自发自觉的醒悟,要深刻得多。

  至于灭明要将镜明许给丹枫,我想有几方面的原因。一,他从未结过婚(我怀疑他也不曾恋爱过),对于张云之恋想得过于简单了。张云之恋,情感上两人早已至死不渝,契二为一,已不是形式或肉体上的分离能阻碍的(虽然他们本人是那样渴望能够灵肉合一)。但这怪灭明不得,因为他不是我们,没有机会看到张的痴,云的真。二,我想,那是因为镜明本来也非常出色,至少论条件,她也配得丹枫(忍不住还是要俗一次,各位请谅)三,灭明与镜明,灭明与丹枫的关系,镜明是他的妹妹,对妹妹的偏爱,与丹枫也师也友也臣的关系,这样的联想非常正常

四,看到丹枫痛苦的不忍,这一点还是对情爱的不了解,或者说,对丹枫感情态度的不了解。

我想说的是,灭明在那一刻,要将镜明配给丹枫,是很正常的想法,怪他不得:)

不过,有一点我始终这样认为,那就是,丹枫会爱镜明的机会很小,这是我按萍踪的故事推理出来的,并不要求大家同意,只是我坚持:)

  至于如果真不能遇上云蕾,逻辑上应该还有爱上别的女子的机会,但如果就在那时那地,那个空间里,可能性很小。如果我说丹枫眼界极高,想必没人会反对,如果我说想打动丹枫,光凭美丽聪明善良还远远不够,各位有什么意见吗?

  “生命若是无数个如果”贴,已将要表达的都表达了。

  至于灭明,对他敬PEI,但算不上非常。原因可借阿语的一句,灭明始终将自已作为张姓的家臣。这一点他比云靖幸运,因为他遇见的是一个明主。不过,同苦乐时的明主,共富贵时面目未必还仁慈(我这样说倒不是要抨击张宗周),不过后来他与张宗周暗中助明,确是个大好男儿。


嘿!当真是不作声就被当哑巴:)

|cindye1233|2001-12-26 14:15:00

去吃个便饭回来,赫然发现给小桐放了一冷箭,而且还放了就跑了。没关系,不怕你不回来。:)

方才觉得影子几乎完全把我的话说完了,这才偷懒啥也不说,好歹我有标明观点的,哪里就把我归类成默认了?

先来回你第二条,我可没说要澹台灭明陪张丹枫一块发疯。他也做不来,换了谁都做不来,真做得来的是真疯了。澹台将军此刻的任务是安慰少主人。可怎么安慰呢?是细言温声,拍拍他的头吗?主从有别,谅他不敢,而且要他做就好比让他去绣花,就算拉得下面子也非弄巧成拙不可。要么来段笑话,逗他破涕为笑?澹台将军何等英雄人物,岂会干这种插科打诨的勾当。除了守在一边,防着丹枫掉下水沟,他最好什么也别干才是有自知之明。果然他就什么也没干。他这样干十分正确,我表扬他。因为他除了动了动拉郎配的心思外一动也不动。虽然我不认同他这心思,但这心思毕竟还停留在想法阶段,整体上说,难扣他的分。不过我想这与其说是理智的帮助不如说是他本人理智的选择,丹枫是自己冷静下来的(好象不是很成功,有点强颜欢笑的意思)。或者你又要说这是无为而治了。:)

胸怀广阔又怎的?就不可以说他大老粗了么?他虽有看穿事情症结的锐眼,却从不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这些小儿女的九曲十八弯他就拐不过来。我说他是大老粗专指他不解风情,你倒给我硬扯到通晓大义上头去,真真让人气结。:)对丹枫你都没有要求一切完美,对澹台却不能说他一句不是了么?

旁人要弄明白丹枫的心思,确实是困难了点。不过想来只有澹台会立马想到那儿去。他这一动脑筋呀,可就让我看出他九成九没谈过恋爱了。:)小兄弟是张丹枫的小糖人儿,哪里是再买一根就能代替的?他的逻辑思维可也太简单了吧?可以理解他的好心,却担心他好心办了坏事。我看他打光棍是咎由自取,说不得有好些人给他抛过媚眼,他一概当人家眼抽盘筋哩。:)


这回的角度有点高哟:)

语不惊人5555|2001-12-25 06:27:20

先谢谢小飞。本来要对你“恨追猛打“的,看了你的跟贴,我就乖乖地下网关机了。不过松间的规矩是:交情归交情,论点是论点。我还得站稳立场再与你理论理论。(赐教还是算了吧。我虽比你痴长几岁,但公理面前无长幼。谁说的有理,咱们听谁的!)

就说说对张云二人的定性吧。一下就打上“大地主阶级家庭”、“无产阶级红小兵”的阶级烙印,看得人心里是扑通、扑通地跳。怎么说文化大革命都过去一二十年了,这阶级斗争的弦还得这么紧绷着?

如果一定要从唯物主义的历史观的角度才能把一切看得清晰入骨,那咱们就来试试。得从朱元璋和张世诚说起吧。两人集结义军抗元,没的说,民族矛盾为先。待到两人逐鹿中原时,就由原先的无产者蜕变为地主阶级不同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了。之后的战争,不过是地主阶级集团内部利益再分配的纷争。张世诚败北,其利益集团的军事、经济力量遭到重创瓦解。其残余势力退出中原,不甘失败。准备纠集、整顿外部势力卷土重来。张宗周作为张氏集团的继承者,抱定于朱氏集团再争土地利益的信念。而澹台家族、石英一家几代都是这个集团的追随者。毕家则是另一股实力教小的地主集团势力。

云家两代根本就是朱张两大地主阶级集团利益争夺的直接牺牲品。周健一家则是这场争夺的间接牺牲品。澹台灭明笑云靖“愚忠”,他也不过半斤八两。只是他没有被牺牲掉罢了。张宗周恨云靖,是恨他站“错”了队,没有站到自己的阵营里。

本阶级集团间的争夺应该算是内部矛盾吧,尽管其惨烈程度也会达到横尸遍野,血流成河。但是当民族矛盾激化时,这种内部矛盾就要退居其二了。周健一家、云蕾、云重是等人很易于服从这种矛盾转换的。因为他们不处在集团矛盾斗争的巅峰。所以我不赞同你说云蕾是”无产阶级红小兵”。她没有那么高的阶级斗争觉悟,革命精神也没有那么彻底。她能区分“忠于国”和“忠于君“一部份也是得益于与张丹枫的相处。

进退维谷的当数张氏父子。在这样的矛盾转换中也最痛苦。张宗周极不情愿地屈从这种转换,而张丹枫高人一筹地积极顺应了历史潮流。

丹枫是“大地主阶级”出身,但不是这个阶级的代言人。他有没有洗心革面成为无产阶级的一份子,我看可能性不大。他和云蕾婚后,不是还拥有洞庭山庄的产业吗?但我们管他是哪个阶级的干嘛?

说到丹枫的心路历程,我有个问题问小飞,丹枫得了宝图后,为什么决定上京,而不是直奔江南掘宝?


同感,同感

语不惊人5555|2001-12-26 09:40:34

小兄弟虽偶尔试试男装,但也是逼不得以。一有机会她就换过来了。况且,她的张哥哥也是喜欢她女儿装束,骑在马上都心儿飘飘的,也不怕摔下来。干嘛非得把她说成“不爱红装爱武装”的红卫兵小将?于成珠因为这种倾向过于明显,已经遭到大家的嘲讽了。可不能把小兄弟也往这条路上推!:)


cindye1233|2001-12-25 20:20:32

阿C其实是星爷的准Fan,很多口头禅都跟他学,所谓蕉也,粤语中“招”也的谐音。可别以为我要拿蕉来打你。不过你连刀都啮簇了,真有只蕉来也打你不了。:)

小飞说把我放在师长级的位置,实在是太抬举我了。阿C当老师无非为了糊口,又兼贪这工作的清闲,离为人师表还有段距离呢。在学生面前尚没几分老师的样子,更不敢在小飞面前摆谱了。再说人生观世界观的问题,地球上有五十亿人,就有五十亿种思想,谁又真有资格把自己当作上帝来评断孰是孰非呢。话虽这么说,却还是一刀一刀向你招呼。:)莫怪我(我想你也不会怪),只是不吐不快罢了。

老实说,看你这几个帖子实在憋得慌:)看来是我素质有问题,才没办法接受这一类的玩笑。别以为我根正苗红,以马列主义者的角度来看,阿C绝对是个异端。首先是因为眼看着这样充满浪漫主义色彩,英雄主义色彩的成人童话硬生生被拉下云端,适应不良;再来是疑云丛生——萍踪是政治小说还是革命宣传读本?有必要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末枝,都带上政治的眼镜来看吗?甚至连一滴眼泪都要追究动机纯也不纯?

宁愿象当初那样看它,纯粹的当成一个英雄的梦,一个美丽的爱情。简单就简单了吧,这世上的高山大海已经够多了,我只想要一眼未被污染的清泉,虽然浅,却能洗去扑扑的风尘。


走下神坛的张丹枫?

cindye1233|2001-12-25 21:56:04

我想在小飞的眼里,一个现实的、有政治手腕的、不为私情左右的、可以做一个大帝的丹枫——尽管带了世俗的色彩——才是最完美的吧?虽然对丹枫的许多作为状似贬低,不知是不是花了眼,:)我却以为看到小飞口中的丹枫越来越向一个千古明君的道路迈进。而这样的人是小飞所赞赏的。对吗?

若干年前有本书叫走下神坛的毛泽东。将他扯了下来的手段是赋予他一个普通人的色彩。而我所见的将丹枫“往下扯”的举动,更象是赋予其政客的色彩。而后来让他境界升华,岂不是再一次将他推上神坛么?有点糊涂了。:)小飞你再多抛些珠玉出来,让我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罢。

梁老的政治意识虽有,手腕不行。所以若萍踪真是本政治小说,恕我直言,实在拙劣。而我想之所以被称为样板戏,当是因为里面的人物高大全,而且又是他那几乎同一路数的小说中的经典吧?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