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柏舟论剑  总是有意来争胜

此情无计可消除——影子独白

jiangna7978_cn|200191413:37:23

这么多年,震动到难忘的武侠小说,唯《萍踪》一部。

对于《萍踪》中那些一直为自已爱着的名字,有时会觉得,其实自已的所谓理解和感受,无论如何投入,都不可能与她(他)等同。

这两天一直兴致高昂的参与在松间,但面对象“回家”那一幕的讨论,面对“如果换了镜明,换了你我会是怎样”的问题,时常会一片茫然。

换了镜明,换了你、换了我,其实哪有可能如此一说?

如果真可换了镜明来面对,那么云蕾与镜明真的就只是两个不同符号的名姓而已。

镜明不是云蕾,她长在太湖,清澈的湖水一如她明澈的心绪,自懂事之日起,她便不在这纠缠不清的情怨恩仇当中(不谙忧愁本身便是何等的幸运!)。

如果“回家”一幕中,那个一袭紫衣的少女名叫镜明的话,那么当年暮色苍茫中归来的那个可爱的女孩儿,便也该叫做镜明?

把在幸运的环境中长大的镜明,把将小说从头到尾看了不知多少回,温了多少遍的你和我,突然置放在“回家”那一幕,纵算镜明和你我的果敢决断胜过了云蕾,又说明了什么?真的能说明什么吗?

那天看到阿语与兰若的回贴,一时又有感触,于是随手涂上一贴。本来在题目栏里打的是“随感”二字,沉吟了一下,改成“搞笑”。

当看到阿语的跟贴时,不禁也低眉笑了,这种“如果”真的是本身真的便不成立吧?

可是又不尽然,每当说起萍踪,说起“回家”,我又会不禁暗问自已,如果我是云蕾,我是丹枫,又会怎样?

反省内心,原来矛盾无处不生。

想到“回家”的一幕,那种榷心的痛便随之而来,纵然已经历了那么多年——

少年时节,第一次手捧《萍踪》,看到云蕾与丹枫相携来到家门口时,早已热泪盈盈。

阔别十年不见的母亲,就在那陋小的屋里!那怕记忆里的童年如此模糊不清,一眼也定能认出她来,这个世上,给予温情与爱最多的两个人,对自已最无私的两个亲人,一个陪伴在身边,一个眼看就要见面——

幸福重叠在一起,江河湖海般一瞬间奔来,一对微笑着落泪的情侣,那一瞬淹没在哪里?

可是,忽然间怎么成了这样?忽然间父亲从不知何处冒出来——那种寒冷,那种凄厉,那种茫然,是十年前的雁门关吗?

每一回,想到“云蕾全身颤抖,看一眼父母,又看一眼张丹枫,脑中空空洞洞——”便会不禁问自已,如果换了我,又会怎样?

会怎样?

下意识的,我想退回去。

我会退回张丹枫的身边,我不要我这饱经风霜的父亲了,我不要万里寻母,我无力割舍下他!

此后的岁岁夜夜,以泪洗面吧,悔恨与负疚会折磨我的心,更因此会CHI咬折磨到他。

是本能么,还是母亲看不清的双眼,父亲的满脸风霜?万万不能后退啊,如果那一瞬我是云蕾。

可如何往前走?

我挪不了步,我不敢负了父母,我又何忍负了身后的他?

我没有勇气和心力往前走这一步,只是一步路!

还是站成化石吧,也只好这样。平凡如我,只能是一个惆怅的看客,只能看这云蕾迈这千难万险,千痛万创的一步,看她柔弱的身躯,没有声息的消失在柴门里————

枉费无数遍的猜想

合上书,回家那一幕的回目映上来,门前伤永别。

情深是什么?在我看,还是“舍得”,舍下抛下你最不舍的,舍下你一世心中的深情,承起得到你并不愿的结果,你本不能的重,你本不需的哀——

我没有自虐的倾向,更不是“非悲剧不美”的支持者,但却相信,一个人的品性、骨气,越艰难时越会焕显出来。

一部萍踪,多少处细节,轻轻唤起心中最美好的感动;一部萍踪,每一句每一行,都情深到极处!

每每想起“回家”那一幕,便想,张丹枫和云蕾,是生命中何等坚贞与纯洁的名字!


对于如何解释“悲伤”|zhy1227

几天前在报上看到这样一段话,觉得挺符合我对云蕾在感情方面的看法,“对于如何解释“悲伤”日本名导小津安二郎曾有精辟见解曰:真正的悲伤不是涕泪纵横地哭得眼红鼻肿,而是拼死地让眼泪留在眸子里翻转,还要强挤出灿烂的笑容,向逝去的爱挥手拜拜,痛,藏在自己的心里这才叫真正的痛彻心扉。”


影子姐姐的情感真是细腻阿!

meizi_z|200191416:17:32

我想回家哪一幕应该是《萍踪》一书中最感人,最悲怆的一段吧,每每看到此处,不知不觉悲从中来,也总不禁要问上天为何如此不公平,硬要将两个真心相爱的人生生的拆开!

云蕾那时的举动应该是实不得已吧。如果那时云澄的语气态度可以有半分的松动,云蕾也一定会努力去争取她的幸福的,在此之前云蕾已经这样做了啊,只是云澄实在是个近乎于顽固不化的人呀。


顽固不化的云澄?

语不惊人5555|200191506:00:34

我有异议。借此再罗唆两句云澄。

有人评说云澄“胸无大志,一生碌碌无为”,武功没学好,救父没救成,最后没摔死,还成了张云爱情的绊脚巨石。依我看整部书中,命运最悲惨的就是他了,没见过有这么背运的人。

兰若对他的评论甚为公允,借来一用:

“他的悲惨遭遇,始自父亲出使瓦剌后,云澄就没有再过上一天安逸的日子。云澄是名臣之后,在云靖出使之前,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为救父亲,弃文习武。由于救父心切,不等满师,就单骑深入胡边。在师兄的帮助下,终于救父逃至雁门关,被也先的追兵打落深谷,被树杈挡住才捡回一条性命,却生不如死:浑身伤痕、终身残废、武功尽失,几乎成了废人。父亲遇害惨死,自己也成了“叛逆”之后而无法回中原,天地茫茫,连个立足之地也没有,云家家破人亡。苦难的遭遇伴随云澄度过了三十年,一个人一生中的大半生。。。这一切的一切,都拜张宗周所赐。以其说云澄对张宗周的仇恨是尊循父命,不如说是来自自身的切肤之痛。所以,他憎恨张宗周。。。

然而,张宗周突然自杀身亡,以死谢罪,对云澄的振荡是非常大的。世上还有什么能比以死亡来赔罪更真诚的?就凭这一点,张云两家的恩仇就该泯灭了。何况,云澄本身也是善良的人?

不可否认的是,云澄是爱女儿的。雁门关外心灰意冷、万念俱灰的时候,是对儿女的挂念支撑他活了下来。门前伤永别那一幕,那情景,做父亲的看在眼里,他没有逼女儿动手,没有逼女儿去报仇。虽则当日发作,过后,便绝口不提,也不对云蕾责备。并在相处的日子里,极力避免谈到张家。这是因为,做父亲的知道了女儿对张丹枫的情意。”

名臣之后,饱读诗书,焉知他不是胸怀报国安邦之志?本应是金榜提名,鹏程万里。而张宗周因为一己一时之愤,把他的一生都几乎毁尽。“惟有自己的痛苦是最真实的”比起他斑白的发,面部的伤,跛了的脚,他内心的伤是不是更沉,更重?命运作弄人,也倒罢了,可这是命么?

将心比心,谁忍轻责他“碌碌无为”?


不孝这个罪名

语不惊人5555|200191507:43:23

实在太大,谁都不会背。所以大家都一致否决。

当场自杀,又软弱,又让更多人伤心,效果也不好。

云澄与丹枫那一刻又势成水火,诸位还有良策吗?我看云蕾只能留下来了,紫罗衣就别撕了,要不要回头看看丹枫安慰一下?以什么眼神呢?

云澄怒成那样,云蕾还情急下弄疼了他。我看这样:云蕾看看云澄,又看看丹枫(时间稍长一些),俯身拾起云澄的破衣,怯怯地说:“爹,您别生气,蕾儿留下来陪您,陪一辈子。”然后进屋。门要不要关?怎么回头看丹枫?别人来吧,我不行。

可以后怎么续呢?


这样就好嘛:)

苏茉白|200191621:57:28

丹枫是聪明人,这样尴尬的场合自然不会赖着不走,当然心情也是极其沉重,至少不会失心疯。

心情沉重嘛,走着走着信马游缰,仍然可以碰到上官天野那些人,然后在澹台灭明警醒下回身奔赴国难......稍作修改就行了:)

最好再加点云蕾那一方的过程,否则一笑泯恩仇太突然了。


嘻嘻,怎么还没人来请我二人作编剧?

语不惊人5555|200191713:04:53

这该做影剧的剧本还行。该作书嘛,艺术感染力就差很多了。

说到影剧,我个人之见,再拍《萍》剧就算了(留点回忆,空间好不好?)我梦想着,要是将其制作成卡通动画,恐怕好些。一方面艺术效果更可震撼人心;另一方面,《萍踪》终是一个完美如画的梦,永远超乎着尘世,存在于我一尘不染的理想境界里...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