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柏舟论剑  总是有意来争胜

再次罗嗦一句云蕾和澹台,请多关照

zorchid|2001-9-7 13:59:01

各位朋友,初来松间,为什么我查询以前的留言总是失败呢?请教教我。

先写了下面的帖子,然后才看到精华里的文章,还是忍不住贴出来了,大家多多包涵。不过,在松间发现那么多与自己看法一致的朋友,真是不亦乐乎!终于可以尽情讨论了!

在我看来,云蕾和澹台镜明分别是理想和现实中最美好的女孩。

仔细想一下,云蕾的很多行为是由命运和性格决定的,她没有什么错。撇开容貌,她最美的地方在于侠骨和柔肠,而且这二者在她身上是完美统一的。不说她帮方庆,就看她与张丹枫初遇。最初,她是很讨厌那酸溜溜的书生的,可后来她还是帮他在酒楼治强盗,在破庙挡贼人,留下日月双旗。最后在树林里知道对方是高手,自己遭到戏弄,依然战斗到底。试问,纵览各武侠名著,有几位女侠做得到呢?(金庸笔下的女主角经常古怪精灵或心狠手辣,看着可爱罢了)我们又做得到吗?她的仁慈,说的不好是心肠太软。但正因为仁慈,她才会路见不平,才会反对张丹枫称王。其实这是女性身上最好的品德,她会是最温柔的恋人和妻子,最慈爱的母亲。当岁月流逝,容颜老去时,这些依旧会闪烁光芒。

澹台镜明是典型的江南美女,聪明大方,集山川之秀于一身。zorchid(深兰)生于江南,长于江南,觉得她很亲切。但知道江南虽美,江南的人却太精明,太会保护自己。尽管这不是缺点,尤其在现在的社会。她若是云蕾,不会有上述的举动。所以缺了一点强烈的吸引人的地方。不过现实中的zorchid还是很欣赏她处理感情问题的方法。

有时想,若张丹枫先遇见澹台,说不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这样的女子人人都会喜欢的),但一定不会有如遇见云蕾般强烈的知己之感,所以以后遇见“心地纯良”的“小兄弟”肯定不会错过的,因为他要的不仅仅是美女,也不是没见过美女。另外,zorchid有时觉得,相爱的男女双方在本质上应该是一致的,在表现形式如性格上应该是互补的。所以像张丹枫这样率性的人应该更喜欢含蓄矜持的云蕾,而不是爽朗大方的澹台,更不会是热情如火的脱不花。

想象张云地老天荒,容颜不再,心灵依旧的情形,真愿替他们祝福。梁老的笔把他们的后半生写得不好,zorchid不喜欢。

想问众网友,云蕾早死到底出现在何处?能否赐知?一直没找到。虽不喜欢,还是想看。另外,一直无缘看到刘松仁的《萍踪侠影录》,哪里有影音制品或下载?谢谢!


言之有理

alya9|2001-9-8 12:22:28

欢迎又一个萍迷。如澹台镜明初遇张丹枫张撕破日月双旗,我想以澹台镜明的性格可能不会光一怒而走也许一耳光打了去。


欢迎你,深兰。

比比风铃|2001-9-8 12:53:24

云蕾的结局,你可以在《广陵剑》里找到。她的性格真的不是很好,心思太细,如果养在深闺之中,恐又是一位纳兰明慧。而澹台姑娘如果象脱不花那样身陷情网就太惨了。我不敢想象镜明的结局。不过杨过身边性情各异的女孩子倒可能参考。一部《神雕》能与镜明一比的惟有郭二小姐。襄儿是不是非得找到杨过才甘心呢?不,她只是“天涯思君不可忘”。没有父母的怜爱,没有姐姐弟弟的关怀,不再有大哥哥半点消息,襄儿似乎仍未绝望,她竟开创出峨眉剑派,我常常怀疑襄儿会是这样子的吗?可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结局。金庸笔下最可爱最侠气最神秘的女孩子,金庸大约也不知道怎样安排她的一生才合理,于是留给读者去想象了。梁先生对人物结局的处理不及金庸,他很少留想象的空间给读者。金庸笔下很多他着墨颇多的人物都没有结局。根本不再提象杨过小龙女、小昭阿九(我不认为韦小宝的师父与袁承志的情人是同一个人),至于黄蓉郭靖的殉国根本是一笔代过。但梁先生对读者真是有同情心,例如非要将谷之华和金世遗、澹台镜明和云重并成一对,似乎这样才心安。呜呼!我们这些读者只能愧领先生这一番好意,真的说不出什么来。不知大家的感觉如何?反正我在读到练霓裳于卓一航去世后见到他留给她的礼物那一段时,真的感觉很不好。真的希望他们的故事能留个《飘》式的结尾......


云蕾决非纳兰明慧

alya9|2001-9-8 14:13:20

在青龙峡云蕾的那番表白“我虽恨你但我这一生决不另嫁他人”。我想云蕾宁可抹脖子也不可能象纳兰明慧一样另嫁。


云蕾的独立比较强。

比比风铃|2001-9-9 11:29:41 (内容缺失)


风铃姐姐知音也

苏茉白|2001-9-9 21:40:16

郭襄的确是金庸书里最可回味的女子了!每当我看倚天屠龙第一本的时候,郭襄自少林寺走后,转眼百年,一笔带过,真有一种“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的寥落感觉,这样的一个女子,度过了怎样的一生呢?

至于镜明和云蕾,前面已经说的够多了。作为女孩云蕾有很多优点,但是她最大的缺点就是对生活不够积极,当大家都为国家民族辛苦奔波的时候,她却一直消极的生活在一张羊皮血书的阴影之中。我决不否认她对爱情的坚贞,但是她却没有面对困难的能力。她听爷爷的话、听哥哥的话、听父亲的话,多少次对丹枫拔剑相向,却就是不会自己想一想,爷爷的冤屈家庭的苦难到底是谁造成的?是丹枫么!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云蕾的柔弱也只有丹枫才能照顾的了,别人谁能为她做得了这么多?纵有此心也没这个能力。所以他们二人的确是相配的。

另外,坚强的女子并不见得就不温柔,爽朗和暴躁更是风马牛不相及。镜明是典型的江南女子,她的深明大义与脱不花的任性刁蛮根本就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我就不相信她会对丹枫一巴掌打过去!


云蕾也有强的一面

兰若闲趣|2001-9-10 19:48:04  (内容缺失)


武功的强弱和坚强与否怎么能混为一谈!

撇开《萍踪》不谈,袁崇焕、于谦、文天祥等人都不过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却都是千古传颂的大英雄!而袁承志、张无忌之类,纵使武功天下第一,也不过是莽莽江湖上的一颗流星!

张丹枫之所以是我最爱的武侠人物,根本不在于他天下第一的武功(事实上在《萍踪》一书中,丹枫也远远不是天下第一!),他的智慧、他的心胸、他把多少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的那份勇气,才是我永远尊敬的!

以武论英雄,未免流之肤浅!

再说云蕾的柔弱根本就不是在武功上的,而是性格上的。

说到“散花女侠”,书中也不过一带而过,真正以“散花女侠”之名,名震江湖的,到是后来张云二人的女弟子于承珠。(|苏茉白|2001-9-11 09:48:29)

(兰若补充:云蕾在江湖上不过两三年便遁迹太湖。因此想于承珠不但承继她的武功,也承继她“散花女侠”的雅号。于承珠初初出道还没有扬名立万的时候,就有人知道散花女侠的称号,想来近十年散花女侠的威名并没有坠落。)


再说坚强

你想说的是在爱情态度上的柔弱吧。其实云蕾的性格倒不见得柔弱。

面对几孚失明的母亲,历经劫难且跛足的父亲,云蕾能潇洒地挥挥衣袖,与张丹枫并辔绝尘而去。那可真正是“坚强”到极点了。

一个只为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幸福着想,而不顾自己年迈的双亲的女子,纵然是个性坚强,又有什么可爱?这种人值得丹枫倾倒一生么?

云蕾撕衣绝情,拖着父母入屋时,只迈出了一步。而这一步却用尽了生平所有的力气。迈出这一步又要有多大的勇气!这勇气对一个爱恋中的少女而言恐怕已近所有的极限!这是亲手断绝她一生梦寐的幸福啊!这样沉重的一击,豁达,狂放如张丹枫竟都神志失常,亏得遇到上官天野痛哭好几场,尽情发泄之后才略又好转。

可云蕾又能向谁倾吐?向谁哭诉?暗地擦干自己的眼泪,还得面对自己饱经沧桑的爹娘!唉,求死易,偷生难;痛哭易,强颜装笑难啊!一个只为情生为情死的女子才是真正软弱可悲的,可云蕾咬牙忍住自己心中的万分伤痛,留守在双亲身旁,这是怎样的一种牺牲,怎样的一种勇气!谁又能说她是一个性格柔弱的女子?!(语不惊人5555 发布于:12:42:06 9月11日)


回复:我还是觉得云蕾是“柔弱”的

我很明白你的意思,你主要是想说云蕾其实也有很坚强的一面,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宁愿说她是柔弱的,而不是坚强的。这种柔弱是女性特有的,这集中体现在她柔肠侠骨、外柔内刚的个性。如果他是“坚强”的人,早就对“怎样处理跟丹枫关系”这个问题作出抉择了,就不用老是做无谓的思想挣扎,而致出现到“门前伤永别”这一幕。没错,云蕾是很坚强,能容忍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但她也很“小女人”,往往不能果断的处事,哎呀,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哦。如果是一个烈性子,很可能会把丹枫逼死的。(作者:himanccc  发表时间: 2002/12/04 14:58)


我从不认为应该为了爱情抛弃父母亲人

仁兄大大的误解了!

云蕾一个很大的优点(也是中国女性比较普遍的优点)就是韧性很大,能够承受旁人不能承受之重。

而我所说的是主动性和果断的能力。

就象很多电视里演的、小说里讲的,一个人暗恋另一个人,却总没有勇气表达,知道对方爱上他人,结婚,生子......这个人始终默默的为对方奉献着自己所有的爱心、青春、直到两人白发苍苍,最后才发现两个人曾经是相爱的。呵,这样的故事看似感人,若是真的发生在你身上,还笑的出来么?

我从不否认云蕾用情之深、忍受的痛苦之大,但是尤其是书的前半段,(具体的说就是古墓知道丹枫是仇家后到离开洞庭山庄之前),云蕾实在有些轻重不分夹杂不清!

在张丹枫救了毕道凡之后,张云二人在山洞避雨那晚,张丹枫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了,可是云蕾是怎么想的呢?

“云蕾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忽地转念一想:“我爷爷为了身受牧马二十年之苦,就要杀尽

张家所有的人,那么明朝抢去了他先人的江山,也就难怪他们如此愤恨,累及我的爷爷。可是这种种是非恩怨,我们后辈可管不着,爷爷要我报的仇我又怎能置之不理?””

(在张丹枫与朱明王朝的仇恨面前,云蕾爷爷的那点仇恨又算得什么?云蕾一面劝阻张丹枫放弃复仇,自己却又念念不忘要杀张丹枫,岂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其实云蕾早已明白张丹枫是什么样的人,否则也不会有“决不另嫁他人”之说,心中也是真爱丹枫,可就是非得矜持,不见丹枫时想的什么似的,见了又横眉冷对,她矜持一次,丹枫伤心一次,如果你觉得这样可爱,那我也无话可说:)

至于后来云蕾虽然心理一直都盼望能和丹枫在一起,可是总是持一种悲观的态度,怨天尤人,郁郁不乐,丹枫要是天天也这样,你想他俩还有戏么?

云蕾可以说是在张丹枫不断的鼓励下才一步一挪的往前走的。及至在家意外的见到父亲云澄,云蕾的信心又丧失到了极点。须知,所谓张云世仇根本就是不得要领、误会居多,云蕾的父亲对张丹枫的为人又一无所知,一时间当然不好解劝,但假以时日,未必是做不到的事情,天下人都能为张丹枫感动,云蕾更应该是对丹枫最有信心的人,偏偏她又一下子放弃了!撕衣决裂,头也不回,(哪怕你给一个眼神,留一丝希望?)把张丹枫推下精神的万丈深渊,须知,云澄是你的父亲,你不想办法解劝,张丹枫是根本无法为自己辩护的,等于被判了死刑!最伤心绝望的人是谁?当然是丹枫!

“但还有人比云蕾更要可怜,那是张丹枫。云蕾此际,尚有父母在身旁抚慰着她,可是张丹枫的满怀凄楚,却连找一个人诉说也不能够。他绝望到了极点。如痴如狂,天地茫茫,孤身只影,竟不知该走到何处?”(原文)

张丹枫为这份爱情做出了多少的努力?现在真是彻底绝望了。他这等豁达狂放的人,都几乎被逼疯了,你说这场爱情中,谁受的伤害更大?!

因为自己的灰心丧气而葬送了两个人的幸福,能算是勇敢么?能忍受固然是好,为什么不能向命运反抗呢?! (苏茉白 原作 提交时间:15:08:39 09月11日)


也说云蕾

云蕾的个性与她的身世经历密切相关。

小桐可还记着《萍踪》开篇的一幕?

荒凉苍茫的绝域,一个年仅六、七岁的小女孩在驴车中巅簸和惊粟,见面没多久的祖父服毒惨死在她眼前,死时却留给她一片冰冷而充满血腥杀气的仇恨,重重压着她幼小的心灵。爹与娘不知在哪里?只有凄厉的叫杀声在周围不停的叫嚣着——

这样的阴影伏埋在这小小的心灵深处,已然足以影响这个名叫云蕾的女孩子的一生。所幸的是,此后小寒山上,与叶盈盈情若母女的十年时光,肯定很大程度上抚慰平和着她心中的创痛。但没有与同伴嬉戏的趣乐,没有双亲的呵护怜惜,只有充满了仇恨的回忆。空山中的平淡的日子真能挡住心头的寂寞和悲凉吗?

也许可以这样说,忧患与身世之恨是自云蕾懂事之时起便伴随她。与数代隐居太湖,在安定无忧中的澹台镜明相比,云蕾背负了与她年纪完全不相称的仇恨和不幸,这样巨大的仇恨与不幸,是她无从选择的,却又与她纯真良善的性情相违,很难不在她心理上造成另一个断落层。这种压抑、悲观、矛盾的断落,在她发现张丹枫是仇人之后难免情不自禁的体现出来。

古墓三日,和丹枫一起欣赏着远离愁恨时的云蕾,欣赏着对丹枫充满倾慕崇拜时的云蕾,在她了解到张丹机的真实身份之前,除了风暴来前隐约的不安忧伤,他们俩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充满了温XIN愉悦,这一段的云蕾,用“温柔似水”或可比之?

可惜真相终于还是有拆穿之时,一个习惯于那么多年都没在仇恨的影下的女孩子,知道自已深爱的人竟是十年来无时或忘的仇人之后,你要她豁然开朗,尘归尘,土归土,灰归灰,真是谈何容易?

她的情感历程是随着对张丹枫了解的加深而一步一步由阴郁走向明朗的,这矛盾而挣扎的心路过程中,她从刻意回避张丹枫的感情到去尝试、去接受、去争取。我反倒觉得这样的云蕾比较真实可信。

与澹台镜明不同(镜明在《萍踪》中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梁先生一早把她指腹给了云重,重心不在此,是以笔墨无多。山庄一段,她的个性虽然鲜明却嫌单薄,出了山庄后更让人失望),作为女主人公,云蕾的性格远较镜明复杂,而她在小说中的出场篇辐甚至还多于丹枫。“通达”一点来说,书中有些反复和“不近常理”的细节,实如梁先生早嫁镜明一样,与把握上的力度有关。影子个人特别不喜云蕾撕紫罗衣的那一段,冰天雪地,内功再好,也不能穿罗衫呀,更别提还莫名其妙的撕成两半:) (作者:jiangna7978_cn 发布于:21:39:01 9月11日)


呵呵呵,影子姐姐一番总结陈词......

每个人的性格形成都有他的历史根源(甚至是起决定因素的)但是不能把一切都归于“有情可缘”四个字。我们假设云蕾撕裂紫罗衫之后(其实无论撕衣还是拔剑,具体动作并不重要,只是说明云蕾的决绝罢了),张丹枫极度痛苦以至失去神智在山上乱跑,如果这时他失足跌死、或者真的清醒不过来了(一个人精神崩溃了,这些可能不是没有),我们大家还会不会同情云蕾呢?

老实说,要不是梁先生天生喜欢作月老,我真的怀疑张云的结局真的会象书中这样迅速大团圆。记得我第一次接触《萍踪》,就是听的评书,印象最深便是讲到“回家”一节,说书人并没有象通常一样说到最悬念处打住以掉人胃口,而是以一种无比痛苦、绝望、绵长的语调,讲述丹枫失心丧魄的狂奔着,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天大地大,竟没有地方容的下他一颗滚烫的心......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时的我在电视机前伤心的一塌糊涂,认定了这是一个无比的悲剧,所以无论如何也原谅不了云蕾在感情上怯懦!

呵呵,可能因为这个,我对云蕾总是有些偏激吧:)

其实都怪梁羽生,回家一节云蕾的绝情是败笔,把澹台姑娘指给云重是败笔,连忽的在江南就“尽把恩仇了”了,也突兀的有点让人莫名其妙。(呵呵,梁氏不干了:“要不是我,那有你们所爱的丹枫!”:))

没办法,本来就没有完美嘛,小说当然也不例外,大家只好各花入各眼吧:)

顺便说一句,云蕾在书中的出场的确比丹枫多,但是我觉得是因为梁氏的叙述基本上是以云蕾的视线为主线的,而这样做的目的恰恰是为了更生动的塑造丹枫的形象:)(|苏茉白|2001-9-12 01:20:23)


嘻嘻,这位小兄弟的话也有道理

我觉得张云二人的感情之所以让我感动今生,是因为那份相知相许。

黑石庄外,荒林之中,第一次披心相见,云蕾冲口说出“你就是死了变灰,也还是汉人。”一语道破了丹枫生命的最强音!当世人都只凭丹枫的身世妄度他的为人,而古墓密室之中,云蕾却对丹枫说:“大哥,我相信你!”声音不大,但在丹枫心中,这话却重若千钧!难怪将她视为生平第一知己,无论以后发生什么,始终不离不弃!

丹枫身世之密解开,云蕾拔剑相向,在他的右臂上拉了一道伤口(如我记的不错,这是全书中,张丹枫唯一一次身体受伤)后,却无论如何下不了手杀他,所以坚持要比剑,宁可死在他的剑下。云蕾未说一句含情脉脉的话,可张丹枫却读懂了她沉默的心之语,所以发誓绝不与她动手,这一诺,便允下了一生一世的深情。

心心相印,生死相许,难道一定要锣对锣,鼓对鼓地明白说出来才算数? :-)

“张云二人在山洞避雨那晚,张丹枫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了”张丹枫不讲,云蕾也明白大半了。可是事情清楚了并不等于问题解决了。还有“在张丹枫与朱明王朝的仇恨面前,云蕾爷爷的那点仇恨又算得什么?”这话我不能同意。理由以后再论。这里暂不提。

“撕衣决裂,头也不回,(哪怕你给一个眼神,留一丝希望?)” 呵呵,她当时若敢回头看他一眼,迈那一步的勇气就再也没有了。未及进屋,恐怕就当场晕过去。

不过,我还是很赞成你所说的幸福需要两个人的努力。只是现实之中,很多事每每出人意料,不是你想尽力就能尽力的。(语不惊人5555 原作 提交时间:07:30:00 09月12日)

只是想纠正一个观点

真的到了绝望的时候吗?

什么当场昏过去的话,我无法赞同,又不是无法改变的生离死别,只是云蕾自己把前途否定了!遇事不先想办法,动不动就发昏,不成了琼瑶人物,哪里是名动天下的女侠!

正如影子姐姐所说,云蕾的性格与身世有关,她的情感我们也都可以理解,但并不能因此就否认她的缺点,甚至是把缺点当优点赞扬!,丹枫什么时候爱上云蕾的?古墓疗伤、谜底揭开之前,两人就已生情愫,丹枫一开始就喜欢上了这女拌男装、正直侠义、热情纯真的小兄弟,他是因为爱她,才说过“小兄弟,无论你怎样折磨我,我也是心甘情愿”。丹枫是因为喜欢她的优点,进而喜欢她的全部,可是很多人竟然以为丹枫就是喜欢云蕾的矜持冷淡、欲言又止!这是什么道理!甚至以此证明丹枫不会喜欢镜明那种爽朗热情的女子,这也太不了解丹枫了!丹枫怎么会象陈家洛那种人似的,只喜欢柔弱女子!

如果再要大肆赞扬“悲壮主义”的爱情,那我就更无法苟同了:)(作者:苏茉白  发布于:10:35:05 9月12日)


没完没了:)

回家的那一幕,除了紫罗衫那个细节,影子以为云蕾的举动是应该被理解的。

父亲的出现本不在云蕾和张丹枫的预期中,父亲火山般的愤怒更让她寒冷得足以窒息和绝望!(在这里不只云蕾,丹枫的感受足以说明当时情势的困难)。云蕾受到的震荡之巨,那种无可奈何的绝望,并因此被迫作出的抉择,其实都只在很短的一瞬间。

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有时候,你越在意的人事,越不能非常理智的去面对(不然,以丹枫那样豁达的人又怎会几乎也承受不住呢?),在那样的情境下要求作为当事者的云蕾冷静理智的考虑未来,相信前途还是非常光明的,可以积极争取,是不是有些不现实呢?

云蕾并没有把自已的前途否定了,“回家”的那一瞬,她甚至没有否定自已前途的权力。

只是一步路,但我相信她是鼓起生命中所有的勇气往前走的,我甚至相信她没想到自已能走过去,她宁愿在走过去之前就昏过去什么都不知道。那与琼瑶笔下淑女式的晕倒不能混放在一起。

生命中的有些重和哀,便是在承受的同时也得放下。

至于说到镜明,她的爽朗热情是没人会排斥不喜的。但喜欢与爱是两回事。丹枫于她,影子个人以为只会是一种欣赏。

其实若细述下去,丹枫遇到镜明时的心态与他初遇云蕾时有很大的差异。初入关时,丹枫的心态中有愤世嫉俗的成份,他也还未能完全摒弃仇恨,他的狂放中兼有极深的伤痛孤独感,可以说,云蕾性格上的许多特点,如她涉世未深的一片纯真与仁慈温柔的心性等等都是强烈震撼打动吸引他的地方,后来林中披心相见,古墓相伴,情种深埋,一步一步行来,更非偶然。

爱的过程虽说是选择,但并不是所有的优点累积分最高的人必然是你所爱的(在我看来,镜明也远不见得便是累积分最高)。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为她(他)身上的某些特质所吸引震撼,所谓情不自禁,没有道理可寻。

丹枫不爱镜明,镜明输的不只是一个时间的次序。感情是玄之又玄的东西,离了缘份,什么都不是。(jiangna7978_cn 12:06:33 9月12日)


可怜的云蕾

最要命的一段就是张丹枫失意发狂。。害得云蕾成了罪魁。。可怜的云蕾。。其实,反过来想想,这也说明了张丹枫在感情上脆弱的一面。。。

在佛经上看过一个故事。故事说,小猴被猎人捕杀,母猴嘶声而亡。猎人好奇,剖开母猴查看,不惊呆了——母猴的心碎了。。

每每看到门前伤永别这一段,就叹息不已。看到云蕾“回避了张丹枫的目光又回避了父亲的目光,这两人都是她最最心爱的人,她不忍令这两人伤心,然而她又不能不令他们伤心。她咽下了自己的眼泪,她不敢看这两个世上最爱惜自己的人,她不敢想象这两人的心中感触如何,她自己的心却先自碎了。此情此景不说自明。董岳、谢天华和叶盈盈都低下了头。这种难以分解的恩怨,即算师徒之亲,也不知如何排解。山风吹来,每人都觉得一股冷气直透心头。”有时就想梁老不够狠,干脆,就让云蕾心碎死了,张丹枫放天地一大哭,死了心了,就完事了。。。

只是很想知道,换了镜明,或是你我,又将如何面对这两难的处境?又将如何处理这两难的处境??(作者:兰若闲趣 发布于:12:16:13 9月12日)


呵呵呵,丹枫还脆弱......

“害得云蕾成了罪魁”?!难不成到是丹枫是罪魁?

换了镜明我不知会怎样,换了我一早就会去彻查爷爷遭人陷害的真相和证据;换了我就算在哥哥面前一时解释不清许多,也不会在单独面对丹枫时仍然不理不睬;换了我就算是先要维护爹爹的情绪,也会想方设法让丹枫知道——“你等我!”

既然两个都是亲人,难道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投靠一边抛弃另一边?!

佛经上的故事和这是两码事,小猴死了是无可挽回的,张云的命运却绝对是可以争取的,这样死了,是为了爱情么?根本是懦弱的表现!

人们遇到困难都去死,人类早就灭亡了!(苏茉白  2001-9-12 13:16:14)


回小桐“呵呵呵,丹枫还脆弱......”

正是为了查找当年的真相,云蕾才会来到雁门关找周键。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而牧马二十年之恨,不仅是家仇,更是国耻。在回中原之前,血书已经写了两份。云靖恨张宗周是卖国贼的事明摆着。

而王振的掐害,以致云靖毙命,那是另一桩仇怨了。云家的仇敌,实际上是两个。

云蕾上京,已经把事情的真相弄明白了。并在适当时机把真相和哥哥说了。

问题在,张云两家这层仇恨的阴影,假如进张家做了张宗周的儿媳妇,在未来的日子里,让云蕾怎么去面对张宗周?又让张宗周怎么面对儿媳妇?不管怎么说云家三代的遭遇都拜张宗周所赐。

书中并没有提到这一层,但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得出来。张云到瓦刺的京都,先觅客店住下,而后张丹枫才说同探相府,而不是直奔相府。当时看到这里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想想也是,张宗周对儿子这年来的事一无所知。张丹枫和云蕾相恋,父亲的态度怎么样,张丹枫心里也没底。冒冒然把仇家之女带回家,后果如何,实难预知。这是丹枫细心之处。而从始至终张都没有把这事告诉父亲。

可以对比,张丹枫助于谦败瓦刺,那是对整个中华民族尽责。面对朱家天子时,张丹枫也友好不起来,只有说不出的怨烦。朱家的人毕尽是他的仇敌。

云蕾肯定想过这一层。面对张丹枫的感情,打定主意这辈子不嫁人完事,并不把婚嫁之事放在心上。

其实,说到希望,只要二人不死不嫁不取,就有希望。小桐的设想,倒象金庸笔下的人物。

门前伤永别,以张云二人的纯厚,自然不会隐瞒张的身份,何况,还是张自报家门的?和朋友讨论的时候,说及:怎么不编个假名,让云澄先接受张丹枫然后再道真相?只是以张和云的教养,他们不会这么做的。事实也说明了这一点。

说母猴心碎,只是想说,动物尚且如此人何以堪?云蕾受的痛苦难道还会少了?说到死的问题,这和自杀逃避是两码事吧。(兰若闲趣|2001-9-12 16:36:54)


造一个阳奉阴违的云蕾?

十年之后,周健倒是保留了云靖的使仗,可惜当年的三个据说可救云靖性命的囊丸却无人为之保藏,要不也是铁证如山了。

云蕾大可一边表面上敷衍哥哥,一边与张丹枫柔情密意;那怕是撕衣进屋时,也应该与张丹枫眉目传情,暗示“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哎呀呀,我笑得不行了。。。这个云蕾,丹枫遇上可得退避三舍。:) (语不惊人5555|2001-9-12 13:37:18)


什么叫阳奉阴违?!

照你这么说,鸡蛋一定要去碰石头,医生一定要对患了绝症病人说你不久于人世了,地下工作者都要冲到战场和敌人拼刺刀才是烈士?!真真才是可笑!长江还要绕过山峰奔向大海! 丹枫有错么?张云的爱情有错么?张丹枫和云蕾一家真是敌我矛盾么?想方设法化解冤仇、对善良的人、对自己所爱的人好一点,有什么不对? “阳奉阴违”四字,简直搞笑! 原来你欣赏的人是象黑旋风李魁一样,做事不用脑子、只凭一腔热血的。呵呵,幸亏我不是云蕾,更幸亏兄台不是丹枫!否则大明早亡了!(苏茉白|2001-9-12 15:12:13)


就事论事

我的意思是说,你的意图是好的,但不符合当时当地的情形。丹枫没有错;张云的爱情没有错,但有一时克服不了的困难。想办法化解冤仇,张丹枫在做,云蕾也在做。但是当矛盾突如其来地激化时,要他们在几秒钟内作出十全十美的反应,可能吗?完美如张丹枫,在这件事上的处理,也不能说是十分尽如人意。云蕾没有刻薄丹枫,反而时时牵挂着他,为他的处境,安危担心。她并没有在众英雄面前说过一句不利丹枫的话,甚至因心中悬挂他而堕马。这些不是她对丹枫的好吗? 云蕾对丹枫横眉冷对,是缘于心中的愤恨。试问她能不恨吗?她的爷爷忠君爱国,(忠君虽说迂腐,但爱国并没有错呀)却被莫明其妙地卷入朱张两家的世仇,两代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仇,这怨岂能是一句张宗周“年轻气盛”因云靖“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大明使臣便让他去牧马”就轻描淡写地一代而过?细究起来,张丹枫也有为云蕾稍欠考虑的地方。古墓之中,云蕾伤未全愈,他却抛下她一人独自伤心,万一这时有强敌来害她怎么办?洞庭山庄,云重刚刚逼云蕾当众拿出血书,还要声色俱厉地斥责她,丹枫为什么还要当即上前拉她的衣袖?

再说句题外话,大明早亡倒未必是坏事。大明大清都该早亡,让中国封建史短些,国家或许会比现在更好些。(语不惊人5555|2001-9-13 04:00:13)


还是不同意见

丹枫那时若还留在古墓,云蕾到底杀他还是不杀?那才是针尖对麦芒呢!

再说大明,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决定社会性质的是生产力,中国那时连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影都没有,就是换十个八个朝代也还是封建社会。(李自成就是最好的左证)更何况若让瓦剌游牧民族入主中原,战争的生灵涂炭不说,殖民统治更是令人心寒!(清朝又是证明)。如果你说异族统治还促进了民族大团结,呵呵,那我们八年抗战也是多余的了。(苏茉白2001-9-13 09:02:51)


回小桐的“还是不同意见”

后面不好看了,放到前面来。

这回你不许动脑筋了:)?丹枫留在古墓,大可凭武功高强点了云蕾的穴道,让她平静下来。然后把事情的原委一一道来,顺便诉诉衷肠什么的。软硬兼施地让小兄弟服下丹药,当然最好云蕾听了以后,对张丹枫佩服地一塌糊涂。反正爷爷的仇比起张家与朱家共争天下的大仇来说,实在微不足道。干脆算了。

等到两人从古墓出来,心心相印,侬情妾意自是不用说了;双剑合璧更是所向披靡,把一帮绿林好汉杀得闻风丧胆;一对少年情侣,武功盖世,男帅女俊,敢爱敢恨。唉,怎不叫人艳羡?

可这味道怎么越来越象盗版的杨过与小龙女?:)

所以嘛,张丹枫离开古墓与云蕾撕衣进屋都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情非得以。你可以原谅丹枫离去,为什么不能体恤云蕾的一片苦情?

还要论大明早亡的好处吗?明朝中后叶,在富庶的江南一带,已经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具体是以小规模的手工作坊形式,进行小批量的生产。但这与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已有了本质的区别。而这一时期,也差不多是西方资本主义的萌芽期。好了,跑题了。这个问题以后探讨。(作者:语不惊人5555 发布于:11:25:27 9月13日)


至于你那盗版杨过小龙女

至于你那盗版杨过小龙女,到是很有想象力可惜想象力驰骋的太厉害了就叫做“白日做梦”,搞不好要去看精神科了

凡事都有度,你为什么总是走极端呢,好象人们都要么不动脑筋,要动就只有歪脑筋?

照你的方法,我也可以推广下去:云蕾身负“国耻家仇”,就应该当着父亲的面大义灭亲将张丹枫一剑捅死,然后徇情自刎,既省了相思之苦,又慰了爷爷在天之灵,圆了爹爹多年心愿,更不用去管明朝瓦剌狗皇帝死了才好天下大乱搞不好乱世出个孙中山还带领人民走入新纪元呢!呵呵呵,“忠、孝、节、烈”样样具全!烈女呀!张丹枫也借光儿死得重如泰山了!(版权所有:苏茉白 原作)

这回可有点不分清红皂白

你说让我去死吧,倒有点可爱。这回这一萝话可有点劈头盖脸,让我莫名其妙。;) 让我先理理头绪:

你先说若我是丹枫,大明早亡了。(你没提供论据,暂不能成立。)

然后我指出大明早亡可能不是坏事,理由是中国封建史短些,国家可能比现在还好些。

你又说明朝“那时连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影都没有,就是换十个八个朝代也还是封建社会”,前半句我不同意,后半句我不肯定,所以我列举了明中后叶,中国确有资本主义的影子。

铃子据史推断,假设满清提前入关或若瓦剌入主,结果不可知。(推测有理)

我只说大明早亡,也许好。还来不及推测,你却把满清入关的一大堆不是数出来。(说得我象吴三桂似的:( 。) 还说指望一个游牧民族帮中原搞资本主义(谁指望?我可没有)。然后把希特勒,孙中山这些名人都请出来了。(面子倒很大噢。)不过,我可没想沾他们的光。你后面的推测不是我的本意,我不能依单照收。

对历史,我可是说话很留神的;不象侃武侠,可以驰骋想象。(语不惊人5555|2001-9-14 11:22:54)


又要抠字眼了

苏茉白|2001-9-14 13:23:29

在下奉陪

注意我说的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影都没有”,“阶级”是什么?哪一本历史书上说过中国明朝中后期出现了资产阶级和和无产阶级?你不同意请找出证据

说你是丹枫大明早亡虽是是戏言,但是依你的观点,丹枫与大明的冤仇也是与生具来,不能选择的,一定要报仇,揭干而起?那瓦剌正好乘虚而入,江山还是要交代在侵略者手中!要么实行悲壮的“舍身主义”?丹枫既不能报家仇又不能助外敌还要眼睁睁看着心上人离去,唉,心一碎死了算了!于是乎皇帝无能奸臣当道于谦孤掌难鸣......瓦剌铁蹄之下,中原岂有完卵?你哪几个小萌芽救的了国吗?

仁兄提起吴三贵,对呀!都是重大历史时期的关键人物,土木堡之变中,张丹枫可以说是身系天下苍生的,如果一心碎就去死,对于国家来说,与吴三贵拱手让出山海关又差得了多少呢?

社会历史发展的进程决定,在张丹枫生活的那个时代,救世主不会提前降临,和平远比战争来得重要!

说历史,更不能仅凭感情!


人前又再说恩仇

语不惊人5555|2001-9-16 07:55:25

依我的观点,

“丹枫与大明的冤仇也是与生具来,不能选择的”---对!

“一定要报仇,揭干而起?” ---错!

张士诚与朱元璋逐鹿中原,争霸天下。张士诚败北,朱元璋称帝。澹台灭明说“朱元璋巧夺天下”,说得无限愤慨。但这个“巧”字或许从反面说明朱元璋的帝王之才。昔日楚汉相争,项羽乌江自刎,至死还没明白自己为什么兵败,还怪天不助他。须知自助才能人助,人助才能天助。

朱元璋能从红巾军的一个小头目,到得刘承恩,徐达等一大批能人异士辅佐,成就帝业,定有其必然的因素。后来对张的后人赶尽杀绝,道义上说是大大的不对;但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为了安邦定国,也还勉强过得去。云蕾对他的一番评价“这义弟不顾手足之情,当然很坏。不过他能驱除异族,还我河山,却也算得是个英雄豪杰。”就很中肯,让人觉得这种话断不能出自一个肤浅女子的口中。

张家远走异邦,卧薪尝胆,要卷土重来,本来可以理解,也没什么不对,但要借瓦剌的兵力就万万不能了。正如云蕾所说,“做不做皇帝,那倒没有什么希罕。只是你若想抢大明九万里的江山,不管你愿不愿意,只恐也要弄至杀人盈城,流血遍野,何况现在蒙古又要入侵。你若与大明天子为仇,岂非反助了瓦刺一臂?”张丹枫初入中原,就是因为不愿循着祖父,父亲两代的做法,借外族报仇。但并没有完全打消“找地图宝藏,重金结士,揭竿为旗”,再夺天下的念头,这从他吟的:“中州风雨我归来,但愿江山出霸才,倘得涛平波静日,与君同上集贤台。”便可看出。正是云蕾的一番话警醒了他,这才有了以后那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

如果将影子的“舍下”该为“抛下”的话,那么正是他这种“抛得下”的胸襟,胆识,气魄深深震撼着我们的心。放眼武侠世界的英豪,大概都只能望其项背,有又谁可以与之比肩!

张丹枫超越出与他同时代人的局限,他清楚地化分出“忠于君”与“忠于国”的区别;他竭心尽力维护的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家一姓的江山!

但从个人的感情上,他对朱家天子依然是有恨的。如此一来,云重的感受是不是也变得可理解了?


你理解有误

苏茉白|2001-9-16 21:31:43

我正是主张“抛下”私仇为大局的,无论是丹枫、云蕾、还是其他人!

我也从未说过云蕾“肤浅”呀!

我加了引号的“舍身主义”,只是为了反驳一些人“放弃爱情、放弃生命”的所谓解决办法(没有人说过吗?不可能吧!)因为我认为仇恨代表过去,爱情和生命则意味着将来,人应该更看重将来而不是过去!

云澄的感受,完全可以理解。每个人都能想到仇恨对于他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放下的,而且,事实上他生性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所以云蕾更应该做好作持久工作的准备呀!

所以,我的观点一直是:战略上“放弃仇恨,将爱情进行到底!”,战术上想尽一切办法,把损失减到最小!


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云蕾

版权所有:比比风铃 原作

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云蕾后来会是一个因张宗周之死而瘫到地上惟知痛哭的女子。散花女侠,何等的英姿飒爽!怎么只能破紫衣、枉悲泣呢!很值得同情,但怎么也不象云蕾所为。最后云蕾又跟没事人似的出现在丹枫面前。我搞不懂她面对丹枫有什么可笑的,读书的人都哭得一塌糊涂了!丹枫这边可是九死一生呀。这书的结局我是无论如何觉得淡。虽然我对电视剧的结局很不以为然,但米雪姐和松哥最后一场戏还是深得我心。浅笑轻歌怎了得人间愁苦呢?


再说结局

作者:语不惊人5555 发布于:11:48:40 9月14日

云蕾哭是因为感伤丹枫的丧亲之痛,这还看不出么?

兰若闲趣的那篇贴子,不是把结局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都说得清清楚楚了吗?你觉得分析的有不全不合理的地方吗?是哪一点,哪一位呢?说来我们再讨论讨论。


尔非鱼怎知鱼之苦?

alya9|2001-9-12 13:45:33

明朝是中国历史上礼法最严的时代,就算是侠女也不可能象普通男子般自由,以现代人的观点去评价古人现实吗?如君所说去做,云蕾早就与丹枫私奔,何必受尽磨难。


呵呵呵——

作者:苏茉白 发布于:15:49:37 9月12日

自古有云“侠以武犯禁”,本就是反封建礼法秩序的!

尊驾屡屡说“私奔”,更是可笑!封建时代凡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合的都叫“私奔”,洞房之夜揭开盖头才能见面,自大唐以后,只有妓女才有先谈恋爱后结婚的机会,以此标准,我们的侠男侠女有几个不是“私奔”?尊驾若看不惯,又何必来读武侠小说!

便是“私奔”又如何,卓文君与司马相如、杨过与小龙女.......呵呵呵呵........

我为“私奔”浮一大白!


忍不住为云蕾说两句

语不惊人5555|2001-9-10 12:22:56

云蕾虽有林妹妹“心较比干多一窍”的心细和多愁善感,但她决非只知报家仇的肤浅女子,她有思想,有决断。她对张家的恨,首先是出于对“国贼”的恨,其次才是有切肤之痛的家仇。

她几次对张丹枫刀剑相向,那是在未明了丹枫愿共抗外敌的一片丹心之前。当她听到丹枫和于谦的谈话之后,她的剑就没有再指向过他!

说“当大家都为国家民族辛苦奔波的时候,她却一直消极的生活在一张羊皮血书的阴影之中”,这话不确。她和丹枫从江南到塞北,难道不是在为国奔波?她难道不曾热血上涌,要杀王振,救皇帝?尽管她对这个皇帝也很厌恶。

云蕾也不是只会听爷爷,听爸爸,听哥哥的人。她有抗争过,首先是找个借口暂不认哥哥,因为哥哥对丹枫仇恨太深;然后是主动劝说哥哥放弃世仇,共御外敌;最后是试图说服妈妈来成就与丹枫的一段姻缘。当然最后的一条因为父亲的出现而彻底落空。还有,不难推测在张宗周自杀谢罪以后,她自然费了不少心力来消除父亲对张丹枫的成见,让父亲最终明了丹枫的为人并慈爱的接受了他。这才有了一笑解恩仇的结局。

云蕾对丹枫的感情是随着对他的了解而逐渐加深的。她对人对事都有自己的判断。我个人尤其欣赏在石洞中,他二人倾谈,当张丹枫说到也要报仇时,她忍不住又紧握剑柄的细节。比穆念慈强太多了,明知杨康的卑劣,还让自己一味陷下去。

云蕾因为爱了丹枫,才洒了太多的眼泪。但一个象她这样侠骨柔肠的女孩,是不会对生活消极的。她有戏弄翠风和取笑丹枫俏皮。每每读到她展眉一笑,自己也会情不自禁心境转明。:)

丹枫爱她不是因为她柔弱要人时时照顾啊!

丹枫将她比作空谷幽兰而镜明是玫瑰,确实有知人之明。云蕾身上有一种如仙的清丽出尘,这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镜明自小生活优越,尽得父母关爱,恰如温室中的玫瑰。直到明白丹枫心魂所系,只他的小兄弟一人,才悟到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老天对人,倒也不总是厚此薄彼。

哎哟,一不小心说了一萝筐的话。就此打住吧。

很喜欢和各位探讨云蕾,总觉世人对她的评价太欠公正。


能不能不撕紫罗衣?

zorchid|2001-9-10 12:50:04

你说的很对。

不过我还是不太喜欢梁老让云蕾撕了紫罗衣,

因为这样张丹枫太痛苦了。


苦极甜来

语不惊人5555|2001-9-10 13:18:46

没有极苦,哪来日后重逢时的极甜?

说不定,丹枫和云蕾洞房花烛之夜,云蕾甜甜一笑,要丹枫闭上眼睛。等丹枫再睁眼时,云蕾手中多了一件紫色的罗衣。这罗衣颜色稍旧,细看时有不少针角,似是让人撕碎后,又一针一线极费心力地缝合而成。张丹枫一阵心情激荡,紧紧握住她的手,低声说道:“小兄弟……”眼中滴下泪来,后面的话却哽咽着说不出来。云蕾低眉一笑,轻声说道:“还叫人家‘小兄弟’!”

呵呵,喜欢吗?


这个情节阿九和同桌也构想过!

19991109|2001-9-10 18:00:14 (内容缺失)


也只有我们这等爱极萍踪之人会联想那么多了.

zorchid|2001-9-11 08:48:28 (内容缺失)


我有同感

jiangna7978_cn|2001-9-11 20:35:39

在《萍踪》中,澹台镜明出场时与云蕾身处的情势完全不同,她没有云蕾一样充满忧患的童年,际遇可谓天差地别,如果将七岁的小镜明换到云蕾当时身处的环境中?长大后的镜明不又是一个云蕾?

一直以为云蕾不只是柔弱多愁的女子!(其实柔弱多愁也没什么不好呵,象丹枫这样完美的男同胞就喜欢嘛,嘻嘻)在她身上,自有一份坚忍和倔强,更不乏侠气的本质、对情感的执着。阿语(姑且这么叫吧)提到在山洞中的那个细节也是影子对她又喜又爱的原因之一。

在大是大非,大节大理上云蕾是绝不会亏屈稍损的,无论是在感情上还是在气节上,她都是那种“宁为玉碎”的可敬的女孩子。


各花入各眼:)

jiangna7978_cn|2001-9-11 20:40:44

云蕾纯真自然,镜明爽朗大气,这两个女孩子实际上各擅所长,也各有缺撼(这些缺撼与她们的经历环境其实息息相关,不能深责)。

以影子的观点看来,云蕾的缺点是太过压抑自已(或说柔弱是她的缺点并不为过);而镜明初出场时,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番自负,自也有其可怜可笑之处,为此张丹枫曾感叹“你这小妮子怎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过说到性格,这世上也许没有可以称为完美无缺的性格?有也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条件下更有利或更适合的一种吧?明朗、忧郁、狂放、保守——在不同的人和事面前,个性挥发出不同的色彩。

个性无所谓好与不好,不过各花入各眼罢了:)


相关链接:

  说说萍踪的结局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