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柏舟论剑  总是有意来争胜

艺术人生

比比风铃|2001-6-26 11:00:23

昨天我转贴的那张关于柳如是的文章其实与近日松间的话题有关。柳如是与钱谦益一对夫妻,据风铃所知,如是所爱之人并非钱老先生,但他们相知相守了半生岁月。而顾眉与龚鼎孳这对又是另外一种类型,时逢乱世,夫妻两人相依为命,彼此情深义重,视外物为无物。明末的秦淮河,历来被视为一个江湖,而如是与顾眉都是名动千古的“侠女”,其身世可怜,但其行事做人可敬。最令人感佩的是,她们在选择夫婿时,都将“知己”放在了首位。

再谈镜明。我赞同Jiangnan的那句话:梁老这样的安排本身有问题。我觉得镜明和云重,是有云彩所说的互补性,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可能是一对好夫妻,但知己恐谈不上。朋友们可以从云重的角度来想一想,他为什么要追求镜明。我相信不仅仅是由于镜明的美貌,但若说他是理解镜明的,我也不能接受。但奇女子澹台镜明,怎会是那种选个爱她的人就满足的女孩呢?她还有梦,她不可能在短短的几月之内感情突变。选择退出是明智的,但托终身于云重就未免有些草率。我认为这个人物在小说中是不完整的。梁老对完美的要求比其他作家更甚,但他对完美的理解有些偏执。我很受评梅观点的影响,直认残缺也是一种美。我认为镜明应该去寻找另一个开始,不必在这段故事中了结得如此干净。

至于云蕾,我不是很喜欢,但我理解云蕾。为父母而让步,不完全是孝的问题,想必各位朋友也都能理解。诸多小说中最入我心的女主角是林黛玉。至于武侠书中的女子,我喜欢郭襄。我觉得女人应该对自己的感情负责。评梅、黛玉、郭襄都很聪明,但也非常痴情,为一生中惟一的爱人她们悔、恨、悟,她们各自的生命因此得以升华。当然这往往是艺术作品中的人生。我重评梅,也在于此,评梅是那种敢将人生做成艺术品的女子。


我还有梦

jiangna7978_cn|2001-6-26 13:02:18

关于镜明的辨论,也许也是一盘下不完的棋?

其实风铃的一篇《艺术人生》已经概括了影子心底的想法。但看见阿九与江南老弟的贴子,影子忍不住要再补充两句。

首先是大家对于镜明的界定?究竟镜明是你理想中的女子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妇人?如果镜明只是一个凡俗之中的女子,影子自然不会如此苛刻,可我也只承认她的选择是一种无奈下的妥协,而非智慧。如果不是,那么阿九又怎能用如此通俗的眼光来衡量推比她

但是就算在现实生活里,影子认为象镜明这样的选择也是不会有标准答案的。有的人在感情上过早举械放弃,或者成全了他在凡俗之中的幸福。但也有许多人在这样的婚姻里一生耿耿,觉不到所谓的平凡淡淡即是真!这也并非没有实例,相信大家也能在周围看到。

阿九举的那位同学,情况我不深知,但“她身边就是走马灯一样的换人”决非影子期望“另一片江山,另一片丹枫”的态度,试问若是真心寻觅或投入一段情感,又怎可能如“走马灯”一样茫无目的?影子倒觉得你的那位同学非常现实,不似在寻一个“自已最爱的人”,而只是期望一段最合适她的婚姻(抱歉,泛泛之语,决没有攻击她的意思,只是有这样的感觉),只是最后的结局并不如阿九之类旁观者的理想。

至于说到理想与现实之间,《萍踪》肯定是我理想与现实中共同的梦想,对于《萍踪》中的人物,影子当然更多是寄于了理想。

最后要说的是,如果大家都惧怕作飞蛾,又何来荆轲刺秦?又何来一生痴等云蕾的丹枫?又何来我们这群多少年都释怀不下《萍踪》的朋友?


世俗的爱情观

19991109|2001-6-26 17:35:48

对于镜明的界定,我认为不必拘泥她是理想中的女子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妇人;或者一定要为她的行为是妥协还是智慧下结论。只要她自己觉得幸福,那就没有错!

爱情和婚姻本身就是试鞋,合不合脚,也只有自己知道。有的人在感情上过早举械放弃或草率了事,确实也没有什么好结果。但我们现在讨论的对象是澹台镜明和云重。阿九始终不觉得云重有什么恶习,会委屈镜明!

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的第六感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非常地敏锐,所以一般不会有懊恼后悔之说!也希望松间的每位女子都是聪慧的!

最后比较抱歉的是,因为时间问题,阿九不能老在镜明身上转来转去,我要表达已经非常清楚了。不管大家嗤之以鼻还是惺惺相惜,阿九的爱情观还是会这么世俗,因为我们本身就是生活在俗世中的一个俗人!


多嘴多嘴

多嘴的江南|2001-6-29 21:04:00

关于云蕾,大家的分歧并不多。至于静明,也许因为是站在男人的角度,所以多嘴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好了,停止关于静明的论战。

多嘴倒是颇欣赏厉胜男,总觉得她最像一只扑向爱之火的飞蛾,为了得到金世遗的爱,她不惜一死,说到坚守自己的情感,恐怕她是最极端的一个例子罢。不过如云彩所说,她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结婚对象,或者,她可能会是个好情人,可她的性格是在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谷之华则是另一类女子,不知为什么,看小说每看到有谷之华的段落,心情总会变得平静祥和,也许是因为她的人格魅力感染着我。梁公小说的人物中,澹台静明和谷之华是最好的结婚对象,所以金世遗即便被厉胜男抢走了心,最后还是走进了谷之华的港湾,因为那里永远不会有风浪。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