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柏舟论剑  总是有意来争胜

镜湖明月,语尤未尽


镜湖明月,语尤未尽

语不惊人5555|2001-10-22 14:20:50

无论你是夸奖我,还是讥讽我,我都收下啦,多谢。

影子姐姐一气之下,把云姑娘和镜明一并拉到世俗的度量衡前一比高下,无非是想说明“云蕾配不上丹枫”乃无稽谬论。我没有读出什么睬着谁抬高谁的意思来呀。你不满以出生论身价,嗯,有道理。只是那样“替”镜明说话,主观情绪太强,有些咄咄逼人,所以我忍不住捣点小乱。:)但我说的也是实情,要不请包大人立案查一查?

此间对镜明的争论久矣。平心静气将书中有关她的点滴略加梳理,我个人觉得她是一个可爱可敬的姑娘,虽然她身上也有我不喜欢的地方。

论容貌,我觉得她并不逊于云蕾。丹枫咋见之下,也不禁眼前一亮。而且也曾心中暗将她俩人比较,认为春兰秋菊,各自擅长。可见这里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但,镜明以貌美自矜。这让我对她的好感打了一个折扣。凭貌美自负的女子大多爱慕虚荣,我私自以为。相形之下,云蕾对美貌与否就显得平淡得多。她对石翠凤的容貌也心中称赞,但不会动辄拿来与自己一比。

镜明的落落大方和果断,很让人欣赏。她不忍伤云蕾的心;为了打消云蕾的猜疑,不但将丹枫的良苦用心告知,还假装对云重有意。可见她的心地亦是如雪似冰。

镜明自是有一颗骄傲的心,这种骄傲需要被欣赏,被用心读解。丹枫虽然欣赏她的个性,但却永远不会去读解她的心,他的心已整个用去读解他的小兄弟了。而云重会,会很用心。镜明一遍遍在心中将丹枫于云重作比,一步步发堀出云重的长处。这不能不让人佩服。镜明很了解自己。我想,在她的字典里,被关爱,被读解就是幸福的定义。所以她能自然地,逐渐地接受云重。在云重身上找到她要的幸福。责怪她移情别恋不能成立。她对丹枫的感情一见钟情的成份居多,这种永无回应的一时情动,远不是完整意义上的爱情,我以为。她为什么要为一份不成熟的感情守候?守候什么呢?

但若要凭镜明对自己幸福的主动把握,就说她比云蕾更配得上丹枫,实在是牵强可笑。丹枫要的如果只是一个不顾一切敢爱敢恨的女子,那么恐怕镜明也不是最佳人选,脱不花才是。


澄澄似镜,明明如月

影子|2001-10-22 21:43:16

其实很明白镜明是个非常不错的女子,但对云蕾的喜爱就是远胜于镜明,无奈:)

阿语的贴子有一处说中了影子的心事,镜明的自负,正是我隐隐不喜她的原因。

说到骄矜,也许容貌美丽的女孩儿,她们的天性中往往都铬有这样一份骄傲,毕竟美丽不是每个人都能唾手而得,那意味着更多的机会与优势,就象地位身份一样,很现实。

镜明一见云蕾忍不住与之相比,倒是极寻常的女儿家的心思:)

“镜湖明月”四字,让人眼前一亮,如见这位太湖边的女儿。但正因清辉如许,影子心中便一直奢望着她不只是渴望“被关爱,被——就是幸福”的女子。

爱情的最完满处不在于被,不只是给,而是给与被的交汇,情不自禁的付出和想得到着,情不自禁的想付出和得到着;同样的,真正的骄傲,并不是被爱便能够被读懂,镜明之选择云重,是不是过于理性了呢?

很喜欢与大家讨论萍踪,常想月白风清之夜,一番浅ZHEN低唱的情怀——只是有时因情忘形,不免声嘶力竭,音同聒噪:)


试剑石来

语不惊人5555|2001-10-23 14:49:35

比过花容月貌,比过家世出身,比过武功修为,比过性格成因;理想超脱地比过,世俗物欲地比过;云蕾之于镜明,一个是幽兰奇葩,一个如镜湖明月;究竟高下可否一判?

传说江南有一种异石,名曰“试剑”。宝铁奇兵异或普通剑器,一试便知。几番峰回路转,终水落而石出。影子姐姐不辞辛劳,终于手捧试剑石而来。

“爱情的最完满处不在于被,不只是给,而是给与被的交汇,情不自禁的付出和想得到着,情不自禁的想付出和得到着”,“真正的骄傲,并不是被爱便能够被读懂”---对真爱的理解,对幸福的定义和追求,不就是一件可以“试剑”的“异石”吗?

镜明理解和追求的爱与幸福,被给予的成分占到很大的比例。当丹枫“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诗声随风入耳,她心里痴痴想的是“若有人对我如此,我便是即刻死了,也心甘情愿”。当云重对她的一片关爱自然流露,她芳心自慰“他对我一片真情亦不在张丹枫对云蕾之下”。点点滴滴,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是她对幸福的诠释和追求。

在云蕾的感情世界里,授与受是合而为一的。她的痛苦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她不能无所顾忌地付出。她渴望与丹枫自由如风的相对,一如他们刚刚相识相知的日子。她何尝不知丹枫用情之深,如若只将自己作为受体,那她的幸福足以让她如沐春风,忘却世间所有的愁苦。然而让她心理全线崩溃的那一刻,正是她懂了仇恨和愤恨剥夺了她付出真爱的全部权利!

对爱对幸福的理解本因人而异,无所谓对错。谁也无权去论对与错。但对爱对幸福的理解和追求是有高低层次之分的。不是主张人人都去做“为爱而爱”的神,但“为爱而忘了自己”的人,常常让我仰头凝望。


千江有水千江月

影子|2001-10-23 15:00:00

一直不知道这句的出处,第一次看到“千江有水千江月”七个字,便惦记着这旷远宁和的意境。

没想到在松间竟能看到《镜湖明月》一贴!这份淡淡的从容平和,明澈如月,澄清似水,也照进影子的心野,令我自惭自愧,一时百感。

无论如何,换了我,没有这样的心情,也断没有这样的心胸会为镜明写如此一贴。

澄澄似镜,明明如月,但愿有一天,影子真的能以这样的眼光与心情评说萍踪,笔底有真,而不沾无谓的杂尘。

只是没想到,阿语又送来《试剑石来》,本以为我们的许多观点是相左的,那知一眼间,却似在另一条江中得见一轮心中的月影,委实讶异,更多的当然是欢喜。

也曾遇到过无数爱萍踪的朋友,遇到过无数喜欢丹枫与云蕾的萍迷,分享过许多不合时宜却为大家津津乐道的“痴情”,然而由表入里,一层层剖开抖落时,心情却渐渐陆离得与万花筒一般,不由我不怅然。

对幸福与爱的定义有千千万万,正如你所说的,无所谓对错;对幸福与爱的定义或许真的也有很多层次,只想有一天,可以不需要再寻传说中的试剑之石:)

不知天有几重天,今宵又是何年了?唯幸千江依然有千轮明月,我们可于各自的江中,找寻到自已的一轮。


寓喻果然高远

语不惊人5555|2001-10-23 16:00:00

<<萍踪>>宛如碧海青天的一轮皓月,照着江湖也好,照着沟渠、古井也罢,景致不同又何妨?各得各的景,各悟各的道。

只问夜阑人静、更深露重之时,心中是否月色依旧?痴情不改?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恰恰相反!

苏茉白|2001-10-23 23:04:27

镜明将自己与云蕾比较,只是因为知道云蕾是丹枫的心上人(而丹枫正是她自己所倾心之人),这种做法简直太正常不过了!换做云蕾是这种处境,也会这么做!这跟云蕾与石翠凤的关系压根没有可比性!怎么能以此指责镜明世俗、傲慢,简直是吹毛求疵!

关于美貌一说,我从不想在萍踪中开个比美大会。美貌之人惹人爱是事实,但是以美排位实在庸俗!如果是不是最美真的那么重要,岂不知天外有天?若见着比云蕾美的,难道丹枫就会移情别恋?丹枫不爱镜明最大的原因就是遇到镜明前已经有了云蕾!有谁会比他心爱的女子更美?!可笑你们竟把“镜明不如云蕾美貌”也当成镜明落选的一个理由!你们把丹枫当成什么了?!

至于说镜明在感情上喜欢被爱而不愿付出,更是混淆黑白!毫无疑问镜明一开始向云蕾暗示自己对她哥哥有意,完全是为了打消云蕾的误会,完全是为了成全张云二人!那时她对云重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在短短时间内要克制自己辛酸的情感还要笑脸成全别人,恰恰表明镜明的情商和智商都很高!如果真象你们所说,她只想得到不想付出,这时自顾自伤心还来不及,哪有闲情管别人的事!由得张云误会去吧!

至于后来与云重在接触中暗生情愫,你们也认为镜明不必为单方的感情苦受一生,那么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有什么不对?!你们又从哪里就断定镜明跟云重只是因为云重对她太好了太好了?!以镜明的性格,是仅凭甜言蜜语百依百顺就可以被折服的么?再者,你们只看到云重对镜明付出的似乎多于镜明对云重,就断言镜明只愿接收不愿付出,须知两人相处总有付出多一点少一点的,哪能那么均等?如果这么比,丹枫为云蕾付出的比云蕾对丹枫也多的多,岂非云蕾也只喜欢接收?!

你们喜欢云蕾远多于喜欢镜明,很可以理解,除了性格上的偏好,最主要的原因不过“先入为主”而已!这也是丹枫不考虑镜明的直接原因。爱情不可能见一个比一比,但是我们只是在以旁观者的身份讨论人物性格和假设的各种可能性,如果你是张丹枫,你希望你爱的女子对你仇深似海,一副永远也化解不了的样子么?


我的看法

语不惊人5555|2001-10-26 02:08:54

美丽、美好的人或物,谁都忍不住会驻足顾盼的。

“镜明是不是配的上丹枫的好姑娘?“我的回答”是。“”丹枫会不会喜欢镜明?“回答是”会。“但喜欢不是爱。我们会喜欢很多种人,但只会爱一种人或一个人,至少我是如此。

爱有很强的专一性和排他性。但这不等于爱了一个人,以后碰到可爱可敬的异性,就只能背过身去。我也会将自己所爱的人与自己最好的朋友作比较,这并是说我想将他们都占为己有。只是比过之后,对他们的了解都更深些。

比较可能是一种学问。我不喜欢镜明初初看到踏诗而来的云蕾,就拿美貌相比,且一比就自先矮了一截。给人的感觉不大好。但我却很欣赏她以后对丹枫和云重的比较。”情人的眼睛是瞎的“,而对丹枫已有些”先入为主”的镜明,不但眼睛没瞎,连心都是雪亮的。小桐说她情商智商都很高,倒也不是虚夸之辞。一个女子能清清楚楚界定自己所要的幸福,能排出感情的困扰,这样地客观看待自己身边两个性格不同的男子,不由人不佩服。

我不曾说过镜明选择云重“只”是因为云重对她好;也没说镜明“只“要被给,不愿付出。我说的是镜明流露出对被给的需要要多一些。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一个老农对幸福的理解是年年风调雨顺,有好收成,全家丰衣足食。一个科学家对幸福的理解是有新的发明创造,造福全人类。他们的理解不同,但你能说谁对谁错吗?当然科学家的理解层次高些。但我们没必要去要求老农的几亩地养活全国人民,做一个伟大的农民,他才能觉得幸福吧?

至于小桐说道“离开丹枫,云蕾还有多少表现?”,我是大大地不服!我看没有丹枫,云蕾只会有更上佳的表现。云蕾的多愁善感、悲悲戚戚,部份人莫名冠之的“自私,怯懦”不都是因为一不小心爱上了这个仇家之子吗?若她爱上的是另一个少年才俊,坚强果断恐怕才有一展的机会。


你这比喻岂只不恰当!

苏茉白|2001-10-26 10:52:51

“我说的是镜明流露出对被给的需要要多一些。”

你从哪比出来的?仅凭“若有人为我这样,.......也值得”(记不清了)的一句话?镜明为丹枫为云蕾付出了多少?她又得到了多少呢?你们凭什么这么说她?!

云蕾就没有这样的需要么?你们屡屡说云蕾在爱情上只知道奉献不考虑索取,我不得不反问:云蕾给了丹枫什么?当胸一剑和一片撕碎的罗衫?云蕾一知道丹枫是仇人之后,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报仇。她要报仇,是为了自己和家人,她为这段感情伤心,也是为她自己,她事事站在丹枫的角度上考虑么?在石洞中丹枫说起与明朝的世仇,流露出报仇的念头,云蕾马上握紧剑柄,说明什么?(当然也说明云蕾的爱国),可她不能容忍丹枫去报仇,自己却一再喊着要报仇,这便是她的无私?

云蕾没怎么“流露出对被给的需要”,那是因为丹枫已经恨不得把所有能给她的都给她了。就象一个生在巨富之家的孩子,从来不缺锦衣玉食,又怎么会有象穷人家孩子望着米店的渴望神情?

至于: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一个老农对幸福的理解是年年风调雨顺,有好收成,全家丰衣足食。一个科学家对幸福的理解是有新的发明创造,造福全人类。他们的理解不同,但你能说谁对谁错吗?当然科学家的理解层次高些。”

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想出来的!镜明跟丹枫有缘无份后来接受了普普通通的云重就是老农思想追求“老婆孩子热炕头”?云蕾爱上绝世高人张丹枫却为几十年前的恩怨一副债主的高姿态既不能杀也不能爱自己痛苦别人痛苦就是“科学家的追求比别人层次高了”?云蕾经历的一系列痛苦是为了普渡众生吗?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爱人,怎么就比别人的爱情层次高了?!

你说出“老农和科学家”的话来,本就已戴上有色眼镜!


豆若冷了,就来再说说

语不惊人5555|2001-10-28 10:14:25

首先,我只说我自己的看法,我无权代表其他任何人。所以没有“我们”,只有我。你可以赞同,也可以反对,但请说明赞同什么,反对什么。我没说过的话,请不要随意引申。可能有时表达上有歧义,那我们就先搞清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是镜明流露出对被给的需要要多一些。”这不是比出来的,是我从镜明的心理活动中体会出来的。不是仅凭一句话,是凭她两次心理活动。镜明在书中描述的不是很多,我只能凭这些点点滴滴来推知。“镜明为丹枫为云蕾付出了多少?她又得到了多少呢?”这两句,我看了有点懵,不解其中深意。

“云蕾就没有这样的需要么?你们屡屡说云蕾在爱情上只知道奉献不考虑索取,”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的原话是“在云蕾的感情世界里,授与受是合而为一的。”这也是凭她的心理活动,她没有亲口告诉我,估计她也不会。她这样的女孩,心事不会随便向人吐露。

到这里为止,我以为我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从她们各自的心理活动推测她们各自对爱和幸福的主观理解和追求。

至于那个不恰当的比方,我是想用它来说明“对爱对幸福的理解本因人而异,无所谓对错。谁也无权去论对与错。但对爱对幸福的理解和追求是有高低层次之分的。”这一论点。并无影射镜明的理解是老农的理解,云蕾的理解是科学家的理解之意。这里你的变量替换太快,也不管是不是等价变量。看得我有些瞠目。我就是再怎么偏袒云蕾,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她夸成科学家的。

如果我的看法都清楚了,那么请你谈你的看法。

我对你的观点有点搞不情,可能只忙着说自己的了。别见怪,希望现在聆听还来得及。


随便加上几点

jiangna7978_cn|2001-10-26 13:12:25

趁还没走,再胡扯几句。

影子的观点还是与阿语比较接近。

“爱有很强的专一性和排他性。但这不等于爱了一个人,以后碰到可爱可敬的异性,就只能背过身去。我也会将自己所爱的人与自己最好的朋友作比较,这并是说我想将他们都占为己有。只是比过之后,对他们的了解都更深些。”这段你说出了我的心理话,也正是我对上面那位网友齐人之想不以为然的原因。

“我不曾说过镜明选择云重“只”是因为云重对她好;也没说镜明“只“要被给,不愿付出。我说的是镜明流露出对被给的需要要多一些。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一个老农对幸福的理解是年年风调雨顺,有好收成,全家丰衣足食。一个科学家对幸福的理解是有新的发明创造,造福全人类。他们的理解不同,但你能说谁对谁错吗?当然科学家的理解层次高些。但我们没必要去要求老农的几亩地养活全国人民,做一个伟大的农民,他才能觉得幸福吧?”这一段也说中了影子的一些想法。

另外再加一点,我以为感情不止有很强的专一性和排他性,更是不太理性的,真正陷在爱情中的男女,往往感性的成份会不能自控的更多一些。这也正是当影子看着镜明不住将丹枫与云重比较,不住心中欣慰,我却不住对她失望并怀YI她的感情,更终于不喜欢她的原因。冒昧的打个比喻,没有攻击镜明的意思,只是我真这样感觉,镜明之“爱”云重,那过程总让我觉得似看一场解剖实验,逐层分析深入,实在太过理智和客观了。

在镜明和云重之间,我不怀YI云重的感情,却常怀YI云重懂得镜明多少?我并不是想贬低云重(毕竟他是云蕾的哥哥)。反之,我倒觉得镜明更了解云重。可惜这种了解缺乏基本的激情,更近于良师益友之间的情怀。对于镜明与云重之恋,我总以为云重对镜明是爱多过了解,而镜明对于云重,是了解多过爱。爱与了解更似能量一样呈单向流动。这可不是影子欣赏的一种。

在感情的选择上,我以为真正的爱情还有偏好性,无论时序如何颠倒,都不会有损这份选择,(当然如果特别的偶发事件令你更有质的转变和飞跃除外)。我想这也许便是对许多人来说,心头总有“最爱”二字的由来。


十分赞同你的观点

残雨打萍|2001-10-26 15:17:46

我很赞同你的观点,如果纯以丹枫的角度,那么这些贴子也全都不用贴了。丹枫心中的最爱最美都是云蕾,念兹在兹的也都是云蕾,我并不排斥丹枫对澹台镜明有好感的观点,如果没有反而不正常,如果有好感就一定要涉及爱,要涉及到先遇到会不会爱这是很可笑的,因为这种事情是无从比较的,很欣赏一位网友的话:除却了缘分,其他什么也不是。如果什么都可以拿来假设什么都可以拿来取代,那么我假设我生在古代,我是个绝世的美人,我先遇见丹枫,也许众位朋友觉得这种假设未免太过夸张,但实际上澹台镜明与张丹枫虽然没差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却差着心间的距离。


十分赞同你的观点

苏茉白|2001-10-30 15:55:38

我一点也不觉得你的假设夸张。这种发散性的思维谁都会有。

其实故事本身不也是梁老先生的一个“假设”么?张丹枫是历史人物么?

想起前几天在内地射雕留言板上看到周迅迷和赵薇迷的口舌之争,(对赵薇和周迅我不做评价)

有人论证小燕子“一个社会底层的女孩子,没有父母兄弟姐妹的照应,却能与柳青、柳红一起,闯荡江湖,还要照顾一大群孩子,如果腹中只有草莽,她可能在那个社会立足么?”“尽管大字不识一个,更没见过什么场面,却能在皇宫里游刃有余。”等等......我当时差点没笑歪,所谓“立足、游刃有余”不都是“琼瑶阿姨”幼儿园里的一种假设么,哪个江湖、谁家的皇宫是那个样子!她那么写,大家那么看罢了:)

艺术据说是来源于现实且高于现实。至于小说,我以为只要符合逻辑,怎么编也无所谓,电视还有A、B剧呢。至于怎样才算符合逻辑,符合谁的逻辑,呵呵,谁能象制定行业标准那样划出个线来呢?跟看画一样,自己感觉去吧:)

所谓“缘”正是现实中事情偶然方面的感性说法罢了。现实中偶然发生的事实解释成“缘”,也无可非议,因为人们解释不了它。可是小说本就是人创作出来的,所谓”既成事实”就是成书出版么?如果再用“既成事实”去证明什么,未免可笑。

我们现在生活的四维空间决定了事情结果的单选性和不可逆性,但是艺术创作没有这个限制,否则那么多人也没有必要研究、续写红楼梦,还设想出种种结局。

你说的恰恰相反,镜明与张丹枫无缘,事实就是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至于“心间的距离”到底有没有,他们并没有机会进一步接触,所以无法定论。

至于“如果有好感就一定要涉及爱,要涉及到先遇到会不会爱这是很可笑的,”有好感就“一定”怎样我可没说,但是爱的前提肯定是要有好感。而“先遇到会不会爱”真不知道你从何笑起,不是说爱情全在时间上,但是对于同样有可能产生爱情的人,爱情肯定会首选先遇到的一方,这简直就是普遍规律!不要跟我说对于一个人,世界上只存在唯一的人与他心意相合,其他人就肯定不和!如果你反对,请直接回答以下问题:

请问你要结婚(爱),肯定要跟认识的人结婚(相爱)对不对?你认识的人在全中国十几亿人中只占微乎其微的分额对不对?怎么这么巧唯一适合你的人就在这微乎其微的分额中?!而且不唯你如此,全国结了婚(或者找到了爱情)的人都这么巧,他们唯一合适的人也都在他们视线范围内?!而且绝大多是恰恰也是在他们年轻的时候?!还是说他们都是“随随便便”、“胡乱”爱的?(这一点也请阿语回答。)这不是假设了吧?


本是不范畴里的两回事

语不惊人5555|2001-11-01 12:20:27

雨萍的话没错,因为她是把张丹枫当作特定环境下特定的人来评说。她接受了梁老为丹枫设定好四维坐标,前后因果,性格气质走向,再由这里说开去。

小桐的话也没错。只是你看雨萍的时候,已不在她认可的时空里。在你的时空隧道里,约束少了,个体变得更自由了,事情发生、发展的秩序可以颠倒,可以重来。然后你说,可以有很多假设,很多可能性。我只是奇怪,好象大家一开始就没有意识到,我们讨论的前提似乎不在一个平面上。我们好象在说同一事物,却是在不同的范畴里。

问阿语的问题,在阿语原先设定的范畴里,我无法作答。因为阿语确是将自己也锁定在<<萍踪>>设立的时空,看到的是特定的丹枫,云蕾和镜明。忽然间,你告诉我,那不是普遍适用,世间其实有许多未知的可能性。我才隐隐悟到你的本意,这才发问,在你那样一个时空里,有怎样的约束和前提。

前提换了,时空换了,是不是也该换用新的推理和证明?


静明就是不如

波儿77|2001-11-1 19:37:45

云蕾。没有云蕾漂亮没有云蕾武功好。在小岛住得太久没出外见识,自以为武功好不知天外有天,连云蕾手下败将沙无忌也打不赢,自以为漂亮一见云蕾当别人是仙女,张哥比她作什么花张哥还夸赞过石翠凤美貌,石翠凤未必没她漂亮,她算是什么亚军了。石翠凤武功和她也差不多都是庄主的女儿,是张哥的下属,就算没有云蕾,和张哥处久了张哥爱上谁还不定呢。云蕾让张丹枫受苦他愿意受啊。想压倒别人先看自己有没有条件,人争一口气,去找名师多学学,去做美容手术,去下毒啊,光自以为是有什么用。我爱历胜男活该谷之华倒霉。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