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柏舟论剑  总是有意来争胜

也谈澹台镜明和脱不花

19991109|2001-6-22 01:14:33

谈了很多关于《萍踪》的东西,但话题总围绕着丹枫和云蕾展开,这并不代表我对其他人物没有感觉,如果让我上从玄机逸士,下至毕道凡的儿子毕擎天作文章,我肯定都能为书中和剧中的每一个人物写一篇或长或短的帖子。

一些喜爱的情节甚至能记住它是在自己书中的第几页第几行;萍剧中喜爱的镜头,可以整段整段默下他们的对白。因为阿九本就是个超级萍迷。

今天还是先谈《萍踪侠影》中的澹台镜明和脱不花。

澹台姑娘如同她的名字,象剧中丹枫所说:“心如明镜,明澄可人。”有时候我常常想如果丹枫先认识她,后认识云蕾,结局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因为她实在也如江南小弟所说——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

她不仅美丽、开朗、豁达而且还善解人意,但阿九认为她最可取的还是聪明。面对一场无望的情场角逐,慧剑斩丝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洒脱做到的。似乎金庸笔下根本没有过,羽生笔下又太多,但阿九觉得梁书中还是她的这般行径写得最自然也最感人。

象MAIR认为她在以后与丹枫相对的日子是会很痛苦的,我肯定不会苟同。我一直都认为嫁给丹枫,并不一定是件好事。以前我就列举过云蕾早死的很多原因,但都没写上今天这最重要的一条。

那就是跟太优秀的人相处,感觉总会很累,也会有很大压力,总会认为配不上,尽管这个人不会在意。但从人的本性上分析,老是采取仰视的姿势看身边的人,心理承受能力要多大指数,可想而之。影子有为丹枫特意写过一篇《包容完美》,阿九并不是说完美有过错,但它不是普通人可以适应的。就象我永远也不相信完美,但喜欢追寻;也象共产主义,人类大同的理想实现起来非常困难,但还是有人固执地相信那个梦。

所以说澹台镜明是幸福的也是理智的,从梁书的续集可以得到应证。她有了儿子云浩,还有了孙女云瑚,与深爱自己的丈夫一块终老。人生还有什么遗憾?!如果象剧中那样把自己锁在石洞里,不见天日,靠想念着一个可能不会记挂她的人度过余生。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和快乐可言!

象云彩认为丹枫如果和她相好,就可能会有光复大周的动向,我要持保留意见。因为一个男人的思想是不可能简单由女人来操纵的,除非这个男人非常没脑子。就象现在一旦有什么贪官要枪毙,就把很大一部分责任推向他身边的妻子或情妇,我很是忿忿不平,这些男人处心积虑才爬上那个高度,他的腐化岂可是枕边风可吹迷糊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用在贬义上,就是我要表达的意思。

丹枫是个明了大是大非的人,他的思想和抱负,不是一个他至爱的女人就可以轻易改变的,好在云蕾也不是个无理取闹之辈。象电视将丹枫改编成一个纯痴情种子,我是不赞同的。

还是回来说镜明,她没有掉进死胡同,聪明地选择了爱自己的云重,然后也有了在快活林的幸福生活。阿九一直都认为一个女人选择一个爱自己的人绝对强过选择一个自己爱的人,当然心心相印最好,一直也认为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从小翠爱上元丰就可见一斑。

阿九的分析都是建立在自己世俗的爱情观上,但应用在阿九这样的俗人身上目前还是很幸福的。阿九有两个同学就是抱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信念,付出的代价就是我的小阿九都会为她们唱歌时,她们还在为一段没有结局的情感,一个根本不值得的男人痴痴地做着白日梦。

所以从某意义上来说,澹台镜明绝对比云蕾可爱!

再说脱不花。在很多男人的眼里,脱不花无疑是最可爱的,当然象她这样不记回报的付出,甚至不惜与父亲翻目,最后还来个”身填炮口拼死护檀郎”,谁不感动?连张丹枫也是只觉一阵心酸,平素厌恶她的心情全都消了,不觉哭出声来,叫道:”脱不花妹妹,我领你的情了!”

由此可见男人都会为这样痴情的女人感动,当然也有他们不肯承认的那份满足。但在阿九的眼里,脱不花最不可爱的就是愚蠢。

有时候常常想如果自己是脱不花,会不会在那千钧一发之时不顾生命救丹枫。想了很久,觉得自己还是不会这么勇敢。

因为阿九不会象脱不花那么傻,相处了十几年,都搞不清楚自己爱的人是不是爱自己,当然以阿九的自私也不会去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死。我肯定管不着他是侠之大者,还是革命先驱。阿九的生命只会为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留着。

不能再耽误发送的时间,因为阿九知道在同一时刻,三个不同的地方,有三个寂寞的人在同时进行着一项工作,实在不忍心让他们等得太久,匆匆结尾时只想补充小桐的一句话——

真正的爱情,是建立在两情相悦上的永恒!


阿九姐姐一番话惊醒梦中人

苏茉白|2001-6-22 09:54:01

一早来打开计算机,最先看到的就是阿九你这段话,看完眼眶竟湿了。

小桐早知道,执着并非是件好事,而且往往是悲剧的结局,譬如李乐天,譬如陈百强......小桐的伤心之事不想再提,只是小桐觉得自己越来越淡漠,常常有什么也不想要,无味了就想逃的心思,还自以为看破了很多......

自从来到松间,钩起了许多往日的激情!这么些相知相慰的朋友,小桐觉得自己的血液又开始流动......

“生命只会为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留着。”

“靠想念着一个可能不会记挂她的人度过余生。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和快乐可言!”

阿九你的话,非但不俗,而且是至理名言。只是小桐不知道怎样才能抹去阴影,对将来仍然充满希望?

阿九,关于你那两位同学,小桐想,或许他们也不想这样,可是机缘不是每个人都有。几年前在大学的宿舍里,女孩子们神聊,小桐坐在床上感叹:”我这么好,怎么没有人喜欢我呢?”被人一顿嘲笑:”小妮子思春了?你的缘分还没到呢!”我心里却是轻松的,充满希望的。

4、5年后,当单位的大姐拍着我的肩膀笑道”小姑娘有什么烦心事呀,你的缘分还没到呢!”我依然在笑,嘴角却挂着一份冰凉......

小桐说过极欣赏镜明,也包括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能够忘记丹枫而面对云重。关于脱不花,我想她也未必不明白丹枫的心不在自己身上,只是不愿接受罢了,她是天之骄女,一相情愿的只记得从小和丹枫在一起的快乐,当她的一切美好(爱情、亲情)都破灭的时候,她选择放弃,恐怕也不只是为了救丹枫。

小桐更不知道追求完美带给小桐的,是更理想的生活还是更大的失落?


“西红柿蛋汤”来啦:)

jiangna7978_cn|2001-6-22 23:19:45

脱不花和澹台镜明都是值得丹枫一爱的女子。

但张丹枫心魂所系,只有小兄弟一个。从相识相知到相怜相爱,乃至在信念、理想和前途命运上的彼此影响,是无可言说的默契、缘份,是共同的气质,经历令他们携手生生世世,这与相遇的迟早无关。

始终痴爱云蕾,与丹枫一样。

无可否认张丹枫的人格魅力。但完美不是虚荣,可以追求,也可以停在原地感受。如果一段感情令身心疲累,那么这压力更多是来源于太不信任自已。

我相信有丹枫陪伴的云蕾是快乐幸福的。


太对了

alya9| 2001-6-24 20:54:44

从来不怎么喜欢澹台镜明,,今日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因为人世间有天长地久有地老天荒。电视剧里澹台镜明更让人奇怪,在张丹枫与云蕾被迫分手,她说什么:你喜欢梅花为什么不可以欣赏桃花?十足是一个第三者。我并不喜欢林黛玉,尖酸刻薄,但她在得知宝哥哥另娶他人宁可一死,这样的刚烈,掩盖了其它的不足,红楼梦里别无他人有这样的勇气。


TO:我的影子

19991109|2001-6-23 21:36:55

影子,不好意思,给你的详细回信耽误这么久,因为阿九最近除了上班,来松间,看《澳门街》还比较清醒以外,其余时间全想着睡觉。另外在家用电脑,无法随心所欲,只能见缝插针。

……

你的西红柿蛋汤我吃得见了底,还在回味。你对澹台镜明的看法把阿九吓了一大跳,老天,你不会那么苛刻要求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吧?如果这样,阿九倒不可惜她,只担心云蕾会死得更早。天天面队情敌,外加自己的哥哥又单相思,就算张丹枫再怎么神机妙算,恐怕这类问题也无法摆平,云蕾只怕会愁死。呵呵。

希望我误解你的意思了,其实我认为医心病最好的药就是时间。象我同学的烦恼,阿九就是嘴皮说破,等放了电话,我都能看见她还在遥远的地方哭。所以我对闲云说能搞定,现在想想全是在说大话。只有时间可以治疗,等她再有机会做妈妈时,什么不愉快即刻烟消云散。所以我也认为澹台镜明需要的也是时间接受云重,于是梁先生就安排了他们的万里同行。结局了,也甚合我意。

那天因为我看到闲云的大作贴了出来,连江南小弟的《我与梁羽生》系列也总结陈词了,我一着急,就象考试时看到别人先交了卷一样,自然思路全没了,本来还应该多写写脱不花的,没有她,我们的丹枫只怕在《萍踪》中就完蛋了,光这一点,我都要向她致敬。好在小桐和风铃补充得很完全,我也没什么遗憾的。

只是我还应该写上一句话,就是——对澹台镜明欣赏绝对大于喜爱;对脱不花佩服绝对大于恼恨。

说来说去,《萍踪》中我最喜欢的女孩子当然还是小兄弟,所以看到自己能穿上云姑娘的衣服走进别人的梦乡,肚子都笑痛了;只是有人看到用文静两字来形容阿九,肚子也笑痛了。哈哈!

对了,我也弄了一本《白马啸西风》在手上,只是还没深加研究,李文秀那样的女子太容易放弃,不大对阿九味口。因为看书不象看电视,电视就是少看几集,也还可乱评。但写读书心得就不能囫囵吞枣,不然连作者的意图都会摸错,更别说深入了解主人公的思想和性格。

应该没漏什么了,本来要发到你信箱里的,但SINA的邮政生意太好了,阿九个头又小,总挤不进,但又怕你等不及,不管三七二十一,贴到松间再说。另外我发现多数人都不爱下厨房,但肯定会眼巴巴地等别人做的菜上桌,因为阿九很多时候就是这种心情,既然今天阿九的大杂烩已经做好,也不在乎多给几个人尝尝。

最后想跟我的影子说,因为你是阿九影子,所以更盼望自己的影子是开朗活泼和快乐的,你千万别让阿九失望哦!另外学业为重,我可不想你哭哭滴滴拿张不及格的成绩单叫我签字。切记!


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jiangna7978_cn|2001-6-23 23:00:09

其实蛮喜欢走出洞庭山庄之前的澹台镜明,可惜梁老竟怕年方十八的澹台姑娘嫁不掉,急急忙忙把她发配给了云重。以澹台姑娘的心性,和她与丹枫相处时的细节,影子不觉得她跟了云重会觉得幸福。影子不想苛刻,可就是无法欣赏妥协的感情。

恰好这些天我们这边又播了徐克的一部片子《东邪西毒》,尽管影子看完后隔了半晌也没明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主角高深莫测的表情与玄之又玄的自白倒让影子也想深沉放纵一回,于是跟着喝了那坛名叫醉生梦死的酒,且一饮而尽。

无论如何还是痴爱云蕾,每每想起张云两人在青龙峡分手的一段,想起丹枫一首”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的歌,想起梨花飘飞间这痴痴远望的女儿心语——”我虽恨你,可我一辈子绝不另嫁他人!”醺醺然里便觉着拥有”我爱的人”的痛楚还胜过”爱我的人”能给予的快乐。

莫奈何!!!


阿九的观点适用于解决现实问题,我赞同

比比风铃|2001-6-22 08:01:00

风铃认为《萍踪侠影录》小说结尾部分处理得不好,太急;而剧集中将云重这个角色改编得不成功,我只能接受他是个凡人,不敢想象他会将男儿本色也丢掉。云重这个角色的塑造关系到镜明姑娘的感情归宿。如果云重是梁先生笔下的那个人物,我想澹台镜明是幸福的,反之,按剧集的路子走,她的痛苦不言而喻。但我觉得聪慧开朗如澹台镜明,是不会在什么洞穴里过一生的。这种安排太过了,女子的承受能力在那位编剧的眼中未免太低。

最是阿九这段话写得好:

“因为一个男人的思想是不可能简单由女人来操纵的,除非这个男人非常没脑子......”

有些男人很虚荣,尤其他失意的时候,无路可逃,回头发现他视为一向被供养着的女人,便觉得她是有责任的。我想那是他逃避现实的一种手段。至于贫官与其妻,我完全赞同阿九的观点,而且也为此恨了很久。

至于脱不花,我以为她最终以死恂志另一个动机也是不能忽视的,那是对其父的认识上的突变。象她那种天之娇女最受不了的恐怕也是这点。血脉相通的亲人间的背弃比男女之情受挫更令人伤心,由此而对人世间生绝望之念的,不仅有脱不花一人。男女之间与父母子女之间的感情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后者更为重要。而脱不花最终生存信念幻灭,其父当为首恶。试想丹枫一走,脱不花回府之后,又如何面对那个竟有食女之心的父亲!换作是风铃,也有心一头碰死。更何况是脱不花--自以为是父亲掌中至宝的郡主。

风铃自小受些不良影响,对男女之情看得很淡,但亲情还是抛舍不开。有人说越得不到越想弄到手,可能适用于风铃的这种心理。但我觉得现实生活中的事情,快乐为最终目的,不必拘于一人一事。风铃也有梦,如纳兰,如评梅,但我相信他们在天堂是过着幸福的生活,他们在人间的故事只是助我去认识这个混浊世界,我很少为他们而忧愁。痴而不悲,也是一种乐观。


为云重夫妇叫屈!

19991109|2001-6-2501:52:06

刚才说的那句话太露了,如有不满者,千万别往心里去。对不起!

因剧中澹台镜明一句话,云彩将她定义为第三者。我是坚决反对的。

男未娶,女未嫁,谁都有追求未婚青年的权利。第三者的概念只能用于已婚家庭当中。所以她说那句话我认为是人知常情,也是对爱大胆追求的一种表现。

象李文秀的轻易放弃,也就放弃了毕生的幸福;如果丹枫也是一个爱放弃的人,恐怕就没有了我们今天的讨论。

书中的镜明我认为不管是走出洞庭山庄还是没走出洞庭山庄,她都是非常可爱的。因为她和周山民的明智“放弃”,于是几百页就成全了张云二人。

另外书中的云重,我不觉得他有什么配不上镜明。大家不能把他跟丹枫比,说老实话,阿九认为翻遍全天下,都可能找不到一个丹枫。如果每个人都这样固执己见,阿九怀疑全人类的存亡有危险!

梁书中我也只觉得丹枫吟诗诵词让我感动,其余的人一旦附庸风雅,我就想笑,然后大段跳过去。特别是一个跟了毒龙尊者,从小在荒岛长大的疯丐也在那里扮才学五斗的高人,我对梁先生的如此博爱更是苦笑不得。难怪有网友评论说梁先生的书开头没几页就是一个在那弹剑高歌的知识分子,不伦不类,无法让平常人有看下去的兴趣。虽然过激了点,但阿九现在重温这些书,发现真的就这么回事。

云重只是一个凡人,他的人品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况且他对镜明并不亚于丹枫对云蕾,镜明能拥有他这颗赤诚之心应该是很幸福的。

另外整本书,除了个别细节问题,其余我认为梁先生无论是对情节的把握还是对人物的处理都非常到位。所以《萍踪》理所当然成了他最满意的作品,同时也成了我们最满意的故事和人物。

最后一句题外话就是阿九所读的长篇基本上全在19岁之前,而且除了〈〈萍踪〉〉其余也忘得七七八八了,现在看这类大部头全是走马观花。毕业时,一位也爱读书的老师说:“以后如果哪位同学能每年细看一本小说,并写一篇读书心得,那他就是一个真正爱书的人。”当年不以为然,如今深有感触。

庆幸的是阿九在松间结识了这么多真正爱书的朋友!


又论萍踪

苏茉白|2001-6-25 13:26:07

小桐这些天晚上不能上网,总是错过舌战群儒的精彩契机,早上眼睁睁的看着硝烟殆尽的战场,无限感慨、无限寂寥啊......呵呵呵

首先要说的仍是萍踪的人物。关于澹台镜明,我也是比较喜欢洞庭山庄的那部分,就如书中的描写,假设没有过云蕾,丹枫与镜明的相遇,很有可能会引出一段美好姻缘(影子和云彩要扔西红柿了!)呵呵,可是我还是要说,并不是每个人都象云蕾那样幸运,能够在情窦初开的时候恰恰遇到丹枫这样好的人!丹枫是千古奇人,镜明喜欢丹枫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说她是第三者我无论如何不敢苟同!那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喜欢丹枫,难道大家都是插足者?!云彩说在电视里镜明对丹枫说”梅花好,其实桃花也很可爱”很不堪,我却不以为然!这恰恰说明镜明对丹枫的感情很无私。须知,那时丹枫与云蕾的缘分似乎已走到了绝境,坚强、智慧如丹枫都一筹莫展,与其眼看他一世伤心,劝他接受另一份感情也没有什么不对。爱一个人能为他而死固然伟大,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能让他活得幸福!澹台镜明对丹枫的表白与脱不花对丹枫的表白不能混为一谈,后者娇宠任性,更多是为了满足自己得到丹枫,而澹台镜明主动成全张、云在先,实在是为丹枫着想多过为自己!

书中对澹台镜明的结局的确仓促,(其实连张、云的结局也不自然)无论是书中或是电视里的云重我都不大喜欢,电视里着实龌龊,书中的形象平淡,尤其是在丹枫的映照下,十分苍白,鲜活程度,我觉得还不如周山民。很难想象澹台镜明乍见丹枫之后,又能在短时间内移情于他。镜明肯定是为了逃避对丹枫的感情,后来慢慢接受云重不是没有可能,但决不会这么快,这是梁先生的败笔了。我同意影子说的”以澹台姑娘的心性,和她与丹枫相处时的细节,影子不觉得她跟了云重会觉得幸福。”但是不幸福不等于不幸,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活出人生的精彩,而真正不幸的人也不是多数。”如果这城市没有天荒地老,那么我宁愿饮一坛醉生梦死,哪怕回忆的戏台上只剩下自已,得不得到我都不舍骄傲的心。”小桐固然为你喝彩,可是这一坛醉生梦死的酒,却是你自己一生一世的酸涩,这是我们大家都不希望的。

关于宝、黛我不想多说。以他们所处的环境、的身份,他们所做的是封建的叛逆者、爱情的忠贞者,离开了那个环境,这种做法未必值得称道。云蕾是有封建大家闺秀的”历史成分”,可她从小学武,接触江湖人士,她是十足的江湖侠女,本不必有什么”在家从父、无父从兄”之类的糟粕思想!”私奔”二字,更是早该扔进历史垃圾堆!云蕾所顾忌的,无非是亲人的感情,但是这是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慢慢化解的,可是云蕾始终有些悲观,若不是丹枫一直不肯放弃,这段姻缘恐怕就付之流水了。况且,我始终也不明白”我虽恨你,可我一辈子绝不另嫁他人!”,云蕾恨丹枫什么呢?丹枫自始至终对云蕾做错过什么吗?云蕾要恨也是该恨张宗周(何况根本原因还不是他)恨也先、恨明朝的昏君奸臣!把一切算在张丹枫头上,一个伤心一世,一个抑郁终生,真是天大一笔糊涂帐!

我不是说云蕾不可爱,但可爱之人也会有缺点,我只就感情的处理方式说出我的看法,或许言辞有些激烈,嘻嘻,又想起当年在学校搞辩论赛的情景了:)

萍踪无疑是梁羽生最好的一部书,可惜有点虎头蛇尾,匆匆收笔。其实这中间可发挥的东西还是很多的。至于后来,《联剑风云录》、《散花女侠》都有提到丹枫,可是我只断断续续看到丹枫和云蕾似有一女、丹枫与侨北冥比武受了内伤活不到60岁就死了,而《广陵剑》又说丹枫孤单一人活到70多岁,而云蕾早死了10多年,这是怎么回事?小桐看得一头雾水!有那本书提到云蕾是怎么死的吗?

我以为,《萍踪侠影》为什么不易超越,张丹枫为什么无法超越,最重要的是,《萍踪》不象一般的武侠小说,把目光局限在练功、奇遇、得宝、复仇的圈圈里,虽然这些它都有涉及,但是合上书本,浮现在我眼前的,是清清楚楚的一位乱世奇才、翩翩公子,是浩如烟海的历史长河里一颗璀璨的明星!


万紫千红

jiangna7978_cn|2001-6-2520:30:16

呵呵,小桐,看见你和阿九的回贴真好。当年影子游离在松间之外,有一个原因就是松间关于萍踪的话题太少,而影子除了武侠,其他的内容都不擅长。

你的前两段正好写出了影子想说的话,不过对于脱不花,我挺喜欢书中的她,尽管她的一厢情愿,有时让人啼笑皆非。

再往下就有分歧了,还是有关澹台镜明的。

其实对澹台镜明的看法,在回风铃和阿九的贴子中已经说及过。刚刚又看了一遍阿九为云重夫妇写的鸣冤录,细想之下,阿九眼里的澹台姑娘确实冤屈,因为按照阿九的推理,澹台之所以选云重,是对他确实有好感,而且“书中的云重,我不觉得他有什么配不上镜明”。

而小桐说的却恰恰是影子的心语“无论是书中或是电视里的云重我都不大喜欢,电视里着实龌龊,书中的形象平淡,尤其是在丹枫的映照下,十分苍白”。

影子对镜明的不解正在这里!有没有必要用一个苍白平淡的云重来作籍口,有没有必要遁逃到“爱我的人”的伞盖下,借以忘记她心中真心爱着的名字?

影子曾提过,不嫁云重,她还可以有另一片江湖,另一叶丹枫。

如果说爱上丹枫,且一定要拥有他,这段感情才能算是圆满的幸福。那么她已然退出了这场无望的角逐,为什么不给自已一个希望,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其实纵算在此后的江湖中也遇不上能令她倾心相爱的男子,饮了那醉生梦死的酒又何妨?这一生一世难道就因此注定酸涩不幸?在“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之间,如果只能选择其一,为什么就不能勇敢的选择爱人?为什么选择爱人就一定不幸?只因为“我爱的人”已永远不可能得到么?

难道把一生赌押在期望着“后来慢慢接受云重不是没有可能”的牌局上,便肯定不酸涩了么?

“不幸福不等于不幸,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活出人生的精彩,而真正不幸的人也不是多数”,云重真心对待澹台镜明,料想她婚后的日子就算不幸福,也不至于太潦倒。可若只是渴望平淡的日子,配是丹枫眼里“敢作敢当”的率性女儿?

如果退回到锱珠必较的现实里,对于澹台镜明式的无奈自然不能苛责。但这样的选择也委实愧对聪明一语,只是怯懦罢了。(呵呵,小桐和阿九的西红柿也要扔过来吗?)

反而比较喜欢电视剧中的澹台镜明(结局除外),就象小桐说的,她不计得失的为丹枫付出着,敢于面对和承担自已的感情,从未退缩过。

对于云蕾的看法,影子与云彩相近。

在影子看来“我虽恨你,可我一辈子绝不另嫁他人”,这个“恨”不是恨丹枫,而是恨命运的不公,恨“上苍对我何其残酷”,恨她深爱的人却偏偏是她不得不“恨”的人。

其实云蕾爱丹枫之深,绝不在丹枫对她之下,只是内敛的性格,表达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云蕾的优柔寡断(是这么写吗?)是她性格上的缺点,而这犹移的原因确实“无非是亲人的感情”。

尽管如小桐所说的那样“这是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慢慢化解的,可是云蕾始终有些悲观”,但影子觉得在亲情与感情之间的抉择不止“无非”这样简单。

我本人更倾向风铃的观点“男女之间与父母子女之间的感情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后者更为重要。”

一部萍踪。云蕾一直在这两难的处境里,无论是进是退,就象书中所语“她不想令他们伤心,但又不得不令他们伤心”。直到最后,在她的家门前,当她为了不忍打击历经劫难的父母,终于还是舍弃了丹枫,舍弃了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感情时,我只是为她的坚忍难过,为丹枫伤心,却始终不觉着这行为是愚孝。

写到这里,突然有些可笑,其实谁是谁非并不重要,就如小桐曾言“人世间万紫千红,我独爱你那一种”,喜怒之间,都因为这说不清道不明的缘。最欣慰的莫过于松间的好气氛,所谓万紫千红,也可以用来形容论坛吧?


关于《萍踪》的回复

19991109|2001-6-2611:49:44

首先回复小桐。

基本上来说,小桐是站在阿九战线的。虽然她也觉得镜明接受云重太快了些,但她还不认为云重一无是处。梁先生确实难逃偷懒之嫌。呵呵。

关于云蕾在青龙峡的感叹,我的理解和影子云彩一样,云蕾恨的只是命运对其不公。

至于张云的后半生,梁先生当时不知是心情不妙呢,还是记性不好,简直就是不负责任的乱写一通。既然作者都那么马虎,小桐实在也没必要费神去研究。

云蕾的死因你可以参照一下我的胡思乱想,如有不同意见,欢迎送西红柿蛋汤!

另外我想请教梁先生,学武的人会那么容易早死吗?要塑造痴情种子一如金庸笔下的黄药师,也不用采用如此残忍的手法。莫名其妙!

对《萍踪》的整体评价我曾在《杂谈》的一篇帖子中写过,和你的观点几乎如出一辙。

然后回复影子。

阿九知道无论怎么说自己的影子可能还是不能接受镜明。这里我只想举一个真实的事例。阿九读书的时候,班上有位女同学,虽然不是沉鱼落雁的美貌,但绝对是因可爱而美丽的女孩子。真的真的很讨人怜爱,性格和相貌有点象《澳门街》的祝君好。阿九站在同性的角度欣赏都认为她的一笑一颦有着不一般的魅力。而且她有着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我想凡是见过她的人一旦又知道她的名字,晚上一定都会为她做梦。确实如我猜想,然后她身边就是走马灯一样的换人,学校时如此,工作后也如此。当年阿九也和小桐有一样的感慨,所以对她羡慕得很,一直我也认为她是幸运的,有着那么多的挑选机会。但阿九做梦都没想到在她新婚的那一天,竟然感慨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差。阿九顿时愕然,阿九一直认为她的丈夫是最优秀的,耀眼的学历,成功的事业,俊朗的容貌,细腻的心思,实在无从挑剔。都弄不清楚她到底失落了什么。所以在爱情问题上阿九是坚决反对一味地等待和反复地挑选。岁月无痕,因为等待和挑选的最后结果往往不是最好的。

在未婚少女的眼里,每个男人都是不一样的;但在已婚妇人的心里,大多数男人都差不多。因为阿九的外婆、妈妈、已婚的同学同事,当然也包括现时的阿九真的都这么认为。阿九不会强人所难的把自己的观点硬塞给你,你和云彩叶子风铃对爱的看法,十年前的阿九也是这么想的,记得当时有句流行语——不在乎天长地久,只愿意曾经拥有。有几年里,阿九几乎把它当成爱情的座右铭。现在想想当年的幼稚,都会哑然失笑。

至于李文秀,阿九才看了书的小部分,还没有更多的感觉。

不过就目前看的前一段来说,也许她是没有放弃过苏普,但她放弃的是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终身幸福。

你说:“苏普只把文秀当作童年的玩伴记挂着,他真正爱的人是阿曼。”后来可能是,但是因为文秀的逃避和善良才会造成后来的局面。我们实在不能苛刻要求十多岁的小孩子有丹枫那样处理感情的魄力和执着。

而且和你有恰恰相反的结论,阿九相信真爱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平淡却又甜蜜的结果。另外阿九也要画蛇添足的是,对爱大胆的追求和适在其所的放弃绝对是最忠于自己的一种表现。

其次回复云彩。

阿九的中国小说读得都不多,外国小说更是不用提。当年泪流满面的《蝴蝶梦》现在也什么都不记得。倒是什么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和《一千零一夜》等等记忆犹新。让大家见笑!还好小桐简单而又深刻的跟贴,就是阿九要表达的。

再次回复风铃。

首先感谢你为我们大家贴那么好的文章,特别是顾眉与龚鼎孳的处世哲学是阿九非常欣赏的。另外在镜明问题上的立场,我还是固执认为你们是站在未婚的角度,也许有一天你们会自然改变的。到时再来讨论吧!

最后总结陈词。

关于《萍踪》对张云二人的看法,大家的意见都相差无异。但对澹台镜明和云重的评价有这么大的反差,确实始料不及,尽管对爱情的看法在一本书的基础上确实很难谈得透彻,但一片万紫千红的景象是阿九所深爱的,今后大家继续努力吧!

结尾的时候想起了〈〈梁祝〉〉的曲子,阿九喜欢的是成双追逐的蝴蝶,而不是孤独扑火的飞蛾。〈〈化蝶〉〉那段,是阿九崇尚的爱情最高境界!


为阿九的“八股文章”再添两笔

苏茉白|2001-6-2613:15:34

每个男人都差不多的说法小桐目前也不好接受,只是一个人的爱情和两个人的爱情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那个“既是爱我的人,又是我爱的人”才是最可珍惜的,这就是所谓缘分吧。

影子和我们的分歧亦不过是认为镜明应该等待“另一叶丹枫”,呵呵,能等到当然是好,可是哪里还有啊......小桐的感觉,这世上找一个好人不难,找一个象某某人一样的好人太难,这种象,不但包括了一些大的、基本的条件、品质,还有那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毛病、甚至缺点,甚至习惯......何况丹枫?少女心中的初恋情人就是一个完美的模子,是模子总要有形状,总要排斥此形以外的彼形,以这样苛刻的要求去衡量,真的要寂寥一生了。镜明能够认识到“梅花好,桃花也很好”我很高兴。其实放弃是痛苦的,但也是对自己负责任的。我想象中的镜明,不会马上嫁给云重,也不会把自己终生锁在地宫里追忆丹枫,她或许依然荡舟太湖,或是丈剑江湖,也许最终为云重真情所感......总之,我喜欢的,是澹台镜明热情、大方、聪慧、爽朗、深明大义的性格。我们亦不必为梁先生赶稿子安排的蹩脚结局计较了。

秦淮八艳的故事小桐也感慨良多,说实在的,没有一个人的结局是我理想的。顾眉与龚鼎孳在感情上或许是最幸福的,但是龚鼎孳的三番五次的背叛国家的行为我不能苟同。小桐最看不起愚忠,但是人应该是有气节的,如果说龚鼎孳投靠李自成是“弃暗投明”,那清军入关对汉家天下绝对是弊大于利的,也许我们站在历史的角度,说满人入关促进了民族融合、建立了新秩序,但当时的烧杀抢掠,民族歧视,简直是亡国之耻!而龚先生高官得作,骏马得骑,怕也不是忧国忧民吧!对于感情处理得开明、勇敢,与处理国家大事并没有必定的联系,亦不能将功补过。

小桐比较欣赏《儒林外史》里的杜少卿,就便不能“兼济天下”,也不必打着名士的招牌干些龌龊的勾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尽我所能,其余的、随它去吧!


又有分歧

jiangna7978_cn|2001-6-2613:30:10

还好没下网,再与小桐唠叨两句。

首先,影子与小桐和阿九的分歧不止在“亦不过是认为镜明应该等待“另一叶丹枫””。最大的分歧是什么叫做对自已的感情负责?人生需不需要有执着感情的梦?退而求其次是不是所谓的聪明?

影子也不同意你这一段“这世上找一个好人不难,找一个象某某人一样的好人太难,这种象,不但包括了一些大的、基本的条件、品质,还有那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毛病、甚至缺点,甚至习惯......何况丹枫?”丹枫只有一个,自然不可能再寻到。如果镜明是出于这样的心理在找丹枫,且在这样的心理上再找一个云重嫁了,影子会更不喜欢她!

我理想境界中的镜明,是一个拥有彻彻底底的骄AO(打不出来)的奇女子,不管是否拥有过她爱过的名字。


执著本身没有错!

苏茉白|2001-6-2614:34:38

哎呀仁兄怎么还没有明白小桐的意思,小桐是说:

对感情执著没有错!但是要让这种执著对你人生的危害(伤感、殃及池鱼的放弃)降到最低!丹枫可能永远都在镜明的心底,镜明却不见得为此一定要去作尼姑!相反,镜明若为此抑郁一生,丹枫是不是心里也不好受?

退而求其次的说法我不能接受,情人眼里出西施,就算那人(不管他是不是云重)才貌人品不及丹枫,爱情是不能比较出来的。镜明已有的性格表明,她是爱憎分明的女子,肯定不会为了逃避而嫁人,早说过了那是梁先生的败笔。

至于爱情,并不是只有完美的人才值得爱!小桐以为云蕾并不完美,但是丹枫爱的人就是她。而我们都惊叹、倾慕于丹枫的完美,亦不会都为了丹枫终生不嫁,当然,仁兄除外。

这绝对是对自己负责任的表现,不只是对感情,而且是对自己的人生!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