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柏舟论剑  总是有意来争胜

最后谈一次《萍踪侠影》

19991109|2001-4-18 00:50:58

  真得有点不服气,我也曾在网上苦苦寻找过,终究一无所获。送你东西竟然没有新鲜感,再换一篇送给你《记恋张丹枫》(见第四篇)。当然作者肯定不是我,关于丹枫,我能够表达的都表达了,真有点江郎才尽的感觉。大概也到了此地无声胜有声的境界。


回帖|比比风铃|2001-4-18 15:49:55

  风铃抽个空子回你几句吧。嘻嘻......老板出去了!

  张丹枫侠骨柔肠,正合我意。独具其一的丹枫恐怕是风铃不能接受的。即然是理想,请允许我不现实一次!

  你猜云蕾处在脱不花的境地会怎样呢?我觉得她怎样也不会怎样。梁先生在萍踪最后的二三章几乎抛开了云蕾这个女主角。云蕾在《萍》中几乎可以视为丹枫陪衬,只是一个被感化的对象。嘻嘻,别生气,我就是这样感觉的。脱不花的个性很鲜明,她只是有点憨直过头,如果象澹台镜明,可能会可爱一些。

  电视结局可以这样理解,毕竟已是十年之后,那个老云澄想必过世了。我从不认为他尚在人间,云蕾会有私奔的举动,绝不可能。

  好人坏人,不过是人。我理解他们诸位。你可以想象云澄这辈子,他太苦了,精神和肉体双重的摧残,如果没有个目标发泄他的怨恨,他就只能怪自己命苦了!我猜他除非大彻大悟,信奉宗教,否则以人的本性而论,他一生都难以解脱仇恨。而他真正要恨的人,却是他不敢对抗的皇帝和他那不够明智的父亲。他将张氏父子列为仇敌,不过是一种臆断,或者说是以此来支撑他的生命。梁先生对这类人物的塑造不如金庸深刻,他笔下的主人公是真正的侠士,但时常对配角的处理过于草率。


最后谈一次《萍踪侠影》

  19991109|2001-4-19 00:16:09

  风铃,谢谢你那么热心跟我谈《萍踪》。尽管观点有差异,但我还是非常高兴。

  首先说张丹枫,先复制一段云彩朋友的发言---我去了中华影音库,刘松仁还行风流倜傥,结局莫名其妙。昨天重温《散花女侠》,张丹枫放着如花美眷的好日子不过,管尽天下事。特别是大青树那段,象个革命者于承珠则是个革命小将比起云蕾差多了。

  可能我是个消极避事,独善其身的人,尽管非常讨厌金庸笔下大多数男女主角,但金给他们的归宿却是我最喜欢的。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就算她希望过这种生活,他也会依从张的意思,这也注定了她在续集中的早死。在我的印象里,石林风光虽美,但绝对赶不上”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江南。可是云偏偏对石林情有独钟,也许她有跟张暗示过,江南是是非之地,一来逃不脱朱明王朝,二来琐事缠身。嫁了一个整天让她提心吊胆的老公,自然会郁郁寡欢。也许她死后,张真得后悔过,不然也不会陪着她的灵魂在石林中寂寞地度过余生。

  我的老天!不知不觉中肯定又得罪了大帮”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丹枫迷。也许同为女性,所以更站在云的角度,就象挂念米雪一样。大家气愤起来的时候,一定要对我手下留情。

  再谈云蕾,还是云彩的评论正合我意----很多人认为云蕾为爱付出太少不喜欢她,其实对一个名门闺秀在历经家破人亡身伏血海深仇,不可能不顾亲人反对。云蕾毕竟不是白发魔女,也不是脱不花对于脱不花的大胆示爱,张不喜欢甚至厌恶。云蕾对张的感情就如林黛玉外柔内刚。如在古墓当云知道张是世仇,宁愿与之比剑而死,用这样方法来表达自己,所以张丹枫脸上如哭似笑。如写成云蕾不顾家人反对与张相好,不如写林黛玉与宝哥哥私奔。

  精辟吧!反正我这样认为。云可能真得有很多缺点,懦弱、不解风情、甚至太绝情。但她骨子里散发的还是善良。如果不是因为同情弱者,就绝对不会认识张丹枫,也就不会有以后漫长的痛苦。大可顺理成章地嫁给周山民,做父母的孝顺女儿。我想就在张知道她是女孩子的那一刻,就认定了一生一世。以至于后来张为她受尽苦难,遇到多少钟情于己的少女,也从未动摇过。

  风铃,你既然觉得在那一时刻,她不会付出,我想要她等父亲死后,再与张共续前缘,那更是万万不现实。她连爷爷的遗训都不敢违背,何况是父亲的遗言。当然大多数人都站在你那边,不然亚视的编剧也不会这样改。如果要我把《萍》硬是写成悲剧,我就让他们死在一起。”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不过这样的话,肯定会哭死一大帮丹枫迷。哈哈!

  言归正传,我真得不是有心在这里大谈自己的偶像,而是手指在键盘上跳动时,就越来越起劲。各位松哥的FANS一定要原谅我的不合时宜,也原谅我不自觉得将他们进行比较。套用一句歌词---我不是不小心。

  以后,我再不会在这里喧宾夺主了,大家尽请放心,猫咪,问题你也不用回答了,我们还是来谈谈松哥的电视作品。残雷红雨,这两天怎么不见了,我建议他定个评分标准,大家分别打分并谈谈理由。这样的话,等松哥光临小屋,也有点实质性的礼物送给他。大家说好吗?

  很多次看到很多朋友和我同在CLUB,心里真是莫名的感动。在同一个时间,不同的地方,同一个小屋,大家同写上一个人的名字,不是一种巧合,而是你我一见如故的缘!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